开启左侧

[经济金融] 美国会衰落吗?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22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经济与投资研究% I3 ?  f" t8 V


( l8 P7 k2 `, n: G3 |5 M
美国会衰落吗?
* Q9 {. ^' n, V, I  |0 |

9 O7 w" A: r3 n1 Z7 a) z- u近年来,不少机构预测,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在国内,成为全球王者,亦成为不少人的幻觉。但在中国了望未来的时候,我们却发现,美国,仍然站立在高山之颠。
1 F* l# H, s6 ?5 m8 k+ l
; t6 v3 l) Z: e, [* G . f8 A1 S+ `2 {
自世界步入近代和现代以来,曾经诞生的世界性霸主有西班牙、英国、美国。而此前两大霸主,都已经日落西山,其衰亡历史,很容易使人联系到目前的美国。' n+ j1 w- `8 C" z
: ^/ K7 p- c' c# k; R3 g$ T7 D: ~5 @
未来的美国,是逐步衰落,还是走出困境,仍然占据世界舞台的中心?
; G' w  N1 c" O0 R+ K+ i" k
4 C! a3 d) u, M8 Y0 A8 N+ L. F- R美国会象西班牙和英国一样衰落吗?; ~: O0 Z/ R, m4 _+ q* L4 I

" D( }4 A, `# o9 K0 F5 _7 u. O无不死之人,无不衰之国。! `9 Q) i6 e: R# q
, ^& v/ Q4 W& K1 g9 ~
曾经的世界霸主荷兰和英国的相继崛起和衰落,令人嗟叹,而当今美国遭遇挫折,是否也意味着其衰落的开始?
# w# Q" y% J# h0 X0 D & _3 A; w( U4 O: M* R- d$ P* Z  {$ [
荷兰、西班牙与英国曾经的衰落,很大原因,是因为其母体与海外殖民地之间,存在严重的结构性矛盾。以西班牙为例,其16世纪鼎盛时期,殖民势力范围遍及欧、美、非、亚四大洲。
" O  _; S4 U* R7 j$ \ : b: o" d$ O  x* U3 Z" i6 j
但是在西班牙本土,各种奢侈品消费兴盛,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日益萎缩,英国、法国、荷兰的加工业占领了西班牙国内和殖民地的市场。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击败。由于母体经济的残缺,西班牙国内经济缺少自我调整能力,其海外殖民地或独立建国,或被新起帝国侵吞,西班牙从此一蹶不振,最终被英国取代了霸主地位。* j5 p6 y& r3 c- B7 p& C/ l, x
9 t. ~, G5 b* `, G$ ^
英国的衰落过程与此类似,持续两个多世纪成为世界霸主之后,英国本土的工业,也日益空心化,金融等高利润行业,才是本土商人热衷的事情。随着法国、德国、美国,乃至后来的日本和俄罗斯均逐步进入现代国家行列之后,英国惟我独尊的“世界工厂”地位逐步被打破。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对于海外殖民地的控制日益削弱,此前依靠海外资源掠夺的优势几乎荡然无存,英国也由此衰落。% T7 O: `5 [$ x) P
1 u" ^) b! Q; ^: ?( x
但是,当今的美国,与西班牙、英国却大为不同。
6 @0 H" ^$ w/ a8 R0 x$ I- h& z6 ?
! s5 Z% x3 m0 [* S$ w5 k西班牙与英国在衰落时候日益成为虚体经济,而美国仍然拥有强大的实体经济,美国不仅制造业和服务业发达,在很多后发国家牺牲农业,造成普遍的结构性矛盾时,美国竟然超越中国、印度、埃及等传统农业大国,成为世界第一农业大国。无论是传统产业,还是服务业和新能源、新技术等新兴产业,美国仍然走在世界前面,而且产业结构非常合理。2 Y+ L) F$ a1 I( M( e

# V, g) W  q! q& Z西班牙与英国过于依赖海外,其经济是外生性增长的,而美国一直是一个内生性的经济体,拥有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国内市场,具有巨大的自我调整能力和抗击风险的能力。
' N% H" K" U8 `5 G1 S " |9 ?  l+ s2 H0 e/ U% p
美国与当年的衰落时期的霸主西班牙、英国有巨大的不同,这就是美国能够仍然自我调整更新,维持世界霸主的根源。
: a( M- m4 U  Y9 ?4 C  o3 T
# L* h. F5 c) P% n, b日、德为什么不能后来居上?5 d% T$ Q0 P: D; ], d

6 J$ t' }/ T# q作为美国之后最强大的日、德两国,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性巨头吗?
) X+ D$ r3 W- G5 N$ s
/ F0 m: y4 h% a6 J# @% n不能。* t7 f5 d, Q/ X2 L5 z
  e- U# V4 d2 I2 V
从历史上说,日、德两国是一种缺乏先天禀赋的国家,从来都不具备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基础,只能成为次强国。
! K( Q. m- F% i+ X & I$ m0 i4 {9 s2 y5 u
德国与法国、英国的战争,除了争霸欧洲之外,更主要是争夺对于殖民地的控制权,而其本源,仍然在于无法解决国内危机。其国内战略调整能力差,一旦发生经济危机,只能依靠掠夺外部资源来解决。所以,德国只能依靠闪电战打垮欧洲一些小国,一旦碰到前苏联这样的真正巨头,则不可避免失败。( F* {2 A+ K% U' P4 |
6 r5 Q* o4 Q5 x1 @  u9 q
日本同样如此,作为一个岛国,其先天禀赋有限。上世纪上半叶日本侵华,在某种意义上说,正说明日本经济强盛的脆弱性,只有依靠中国的资源,方可立足未来,很多当年侵华的日本高级军官和政府官员,在对华战争之时,既骄傲自大,更有隐藏于内心的恐惧,在某种意义上说,征服中国是日本无可选择的必然之路。但是,既然历史没有给予日本这个机会,在未来,日本将是一个会被日益边缘化的国家。日本的崛起,只不过是得益于中日之间现代化的时间差,在中国尚处于中世纪乃至半封建社会时,已经脱亚入欧的日本,对于中国有一个体制上的比较优势。日本失去了征服中国的机会,即等于失去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永久机会。# F/ H; K- T' N, I1 ]
# ]$ Z. S5 x7 e- o5 m
同时,日本和德国的崛起,某种意义上具有依附性。二战后两国均由美国占领和完成现代化改造,其残余的封建制度,被逐步扫清。美国逐步将其培养成卫星国,他们共同的特性是:高素质的国民及由此造就的丰富人力资源、贫乏的国内资源和国内市场,可以纳入美国的体系,而不太可能成为独立的不可控的经济体。与美国经济的巨大互补性,是日本、德国迅速崛的重要原因,台湾、韩国某种意义上也是走的这条路。
  b3 r1 E9 [# t8 |: u5 D- h! ^, W/ R % S6 M/ H/ `2 I$ g
先天的缺陷,使日德缺少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基础。纵使美国衰落,日德也无能力取代,新的霸主诞生之后,日德仍然只能成为未来主流经济体的互补性力量,这是日德等类国家的宿命。
1 Y3 Y9 _9 e: R6 f . \8 [% v1 p1 E6 t& e/ D" f
均势竞争使新兴国家无法成为中心
/ _# U$ ]2 t, ?
" v! T4 p6 y! k6 K新兴国家兴起,并逐步取代传统强国的假设,已经普遍流行。7 I6 r! l5 _; Z- O( A. e. r
; K2 b% K7 }: ]# }* s0 O2 s
《全球通史》的作者,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理阿诺斯曾提出了一个广为流传的“遏止领先”法则:在转变时期起先最发达和最成功的社会要改变和保持其领先地位将是最困难的。相反,落后和较不成功的社会则可能更能适应变化,并在转变中逐渐处于领先地位。
0 n6 L8 Y! p2 ?9 V1 q$ q$ f / L& ^2 ?; I0 M8 W9 a
虽然遏止领先假说被普遍接受,但是,这个假说,存在着一个前提,即起先最发达的社会已经彻底腐朽,失去其调整能力,而相对落后地区能够产生新的,完全不同的文明。3 k) m: y7 X! T' H; h. t

7 Q& P6 H! ?: Y# M/ x+ O( v2 E几大新兴国家保持目前的增长势头,要追上美国,尚且需要数十年时间。更何况“月亮走,我也走”,在新兴市场逐步发展的同时,美国也在同步发展,仍然具有强大的自我调整能力,远未到日落西山的时候。
- y7 `, w" A9 A6 O7 k- N
2 [, z' {9 Z+ D' l9 t6 k2 \! b更值得注意的是,未来的新兴国家的崛起,不仅面临着与美国等传统强国的竞争,也面临着新兴国家之间的竞争。新兴国家的群体崛起,反容易出现均势竞争的格局。难以有某一家远远超越众人,一枝独秀,直追美国。7 B, @7 ]: ]2 t* ~% c
! M7 ~3 R. `& f- X' S
在未来时代,无论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还是传统工业强国,都难以产生如当今美国这样的超级强国。在资源与市场等领域竞争的日益激烈,将使各种崛起力量分化。新兴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将成为未来经济中重要的一级,但是无法产生一个独立的、成为全球经济中心的大国。  l( u6 s" k$ ]  x3 z5 r

( y' f) m( y4 {2 i1 x. F7 j知雄守雌,为天下溪
! \0 B. F* p. Q& T # z' o: e9 i) w  d9 @0 y. r" h! M
美国的强大,不仅在于站立山颠,执天下之大象。更在于沉潜于山谷,虚心汇聚天下资源。
; L$ i/ H( I/ c  B8 }5 r' S
; e4 z% ]; X$ g# i7 F; L, l在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强盛,得宜于全球化与“后暴力时代”,它有两大特征。
9 d7 x! {$ q% k0 h; K3 | 5 ?, M7 z! ^8 B3 ~; q+ v- {
其一是,与古罗马与近现代的西班牙、英国动用军队地他国的征服不同。美国更多是借助全球化的进程,通过跨国公司进行网状的资源整合,这样的整合不需要政府和军队,而是以个体的企业为具体的资源整合的主体。而这种跨国企业,其业务分散在全球,其对于全球的资源利用,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也是分散的。如IBM,其研发中心设在印度,利用印度的人力资源,其采购中心部分设在中国;而在全球数十个国家,都有销售网络;而从1967年,麦当劳在加拿大开第一家国外分店开始,其在全球一百个国家共拥有分店超过三万家。
9 y! p$ \* ^5 k$ l+ A8 v
( B; {) B$ h, c7 U$ c& D5 b8 v这种资源利用和经济扩张的方式,使美国的影响既随全球化扩展,又不会遭遇到具体的挑战。这与传统的帝国遭遇到殖民地的抵抗即土崩瓦解有天壤之别。这种渗透是无形的,而且是分散的。其主体是跨国企业,而非国家。美国的航空母舰暂时开不到的地方,麦当劳和可口可乐早就到了,这是以前的世界性霸主无法比拟的。3 m; L. V( g% G
& ^( z) L2 @' O* R& D) k
其二是,与传统的通过武力掠夺占领资源不同的是,美国更多地体现了现代性。主要通过自由交易和互惠互利的原则,来获得外部资源。
* f$ f' n# K6 F8 ]& \
  n0 @+ D# b1 f1 h与历史上最强盛的任何帝国都不同的是,美国的强盛,并没有建立在外部的扩张之上。无论是古代的罗马帝国,还是近现代的西班牙与英国,其资源依靠武力掠夺,所以一旦武力失败,也失去其资源控制能力。  _' }3 a& }4 n  i7 W5 ?

7 @  q- j3 i2 N% r而美国是一个富有雄才大略的国家,其从100多年前开始,即提出极度富有远见的“门户开放”政策,以贸易和交换为主要的资源获取渠道,其海外虽有驻军,却基本没有殖民地。
" N" B+ J/ P6 s8 Y8 @3 K
! r# J" G3 v) g: P2 @( Z4 l/ b这种以为交易和互惠而非控制与武力掠夺的新的交往方式,使美国获得了更为久远的利益。美国作为一个新兴国家,其吸收全球资源的能力非常强大,对于全球的资源控制能力,更多通过跨国公司体现。( N$ w, @2 a! J, h  u& A
4 o7 E' y  e: n. G$ t5 z
6 e# v# D- C4 \" j- w
在金融领域,美国的十大银行,其投资遍及世界各地,在中国,很多知名的新兴公司,背后都有美国大银行的背影。在基础资源领域,美国大石油公司控制了全球石油的流动。在大众产业领域,微软、IBM、可口可乐、麦当劳、福特汽车、通用汽车等,风靡全球。甚至在下游产业链,沃尔玛成为全球数十万家供应商的销售商,以及全球上亿消费者的提供商。而美国,则似乎是一个扩大化的沃尔玛:它本身并不拥有更多资源,但是,却是各种资源的聚汇之地。" z* y& _" G% f4 r: e

' ?7 o7 ~8 X! J) ~/ V3 ~在全球500强中,美国企业约占一半,而在全球化浪潮中,市场自由度的加强,使这些世界性巨头全球性资源整合能力日益增强。+ O4 p4 G$ Q1 V

9 U( p' m  D! L/ q: [2 I; H; Z上帝,国家,可乐
' ]- J- M$ f, e; K( [5 o   O% u$ k( `5 D, G5 Q
美国的强盛,不仅仅在与器物文明,更在于制度文明。3 r6 F: b4 ]8 R  r" b- I; g# E

) D! ~/ Y1 O9 Z3 E" \0 u8 u有一本书,叫做《上帝,国家,可乐》,在国家与企业的背后,还有上帝的影子。而上帝,则更多的是一种价值观与文化的象征。正如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所言,美国的强盛,不仅在于硬实力,也在于软实力。) H, S* h6 f9 e3 F

& I: \7 y1 {0 K1 ?- i) r在商业领域,美国亦仍为全球之王者,在商业文化,商业环境与具体的企业治理领域,均领先于全球。9 i$ V- C. c8 o- q3 b2 [* N
8 N9 b3 C/ b/ w6 ^  p
  R. @  t8 ~8 ~1 d' z
同时,美国不仅是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最为自由的经济体。美国显示了强大的包容能力和无与伦比的自由精神。美国建成了自由开放的帝国主义,这正是英法称霸世界时,因自囿于欧洲传统的傲慢优越、无法转型而没落的原因。这亦是东亚等富有威权主义传统的国家无法达到的彼岸。美国将现代商业精神发扬光大。
. P- ?0 p$ k% {) K/ I) Q. J
9 u" g) _4 ?# }$ R" e4 b这种自由的经济体,提供了良好的商业环境,在美国注册的外国公司,当为全球之冠。而在具体的企业层面,很多崛起于美国的商业巨头,能够成为全球性企业的楷模,亦体现了在微观运营层面,这些企业处于领先地位。
4 f. c5 n& B& o0 N2 {  
7 R3 {( n6 j7 K3 [$ J( \# z/ f1 S在美国,绝大多数上市公司最大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一般低于5%。充分的股权流动性、全民投资与严格的监管等特点,让美国投资者得以在市场原则下自由选择投资机会,充裕的资本优势让美国公司得以不断扩大投资规模,并积极拓展全球经营,提高全球竞争力。在全球范围内,美国式公司强调公司治理、股东利益至上等理念备受推崇。" K# _" Y; z; I2 z

7 E) `/ G- @, y8 k( f9 b自我革命的国家才有希望
- L" ?" i: }3 Z5 J0 g
6 l$ s* X( u4 ~改革是最大的红利。& m' s5 }7 [; |9 p" g

* y- Y. I+ d. X2 B% M  E5 [/ p在亚洲,日本亦是靠改革而腾飞。19世纪后期,日本搞明治维新,中国人嘲笑日本是小国,不愿学革新。后来日本崛起,击败了“老大帝国”的中国。而在二战之后,日本更尽兴了全面改革,彻底扫清了封建残余,打击财阀实力,推行现代文明,由此实现了二次腾飞。' Z. B9 c8 a. z: F& C3 D
0 T- L; M1 m& V, \% [
美国能够强盛200年,并且至今不衰,就与其强大的自我内部革新能力有关。未来中国要赶超美国,最大的希望,并非在于硬实力,仅仅在经济总量上超越,更重要的是软实力。# F: c1 c# e+ T5 W0 l6 a; ]' D# P
& c! f/ Y/ \0 {
中国的改革,日久弥新。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毛泽东领导的二次共和再造,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是为中国的现代化的三次重要变革。未来,中国需要第四次大变革,以彻底扫清现代化的障碍,实现全面振兴。
) P0 ^! L5 w3 {/ s. T* w! j3 u) T8 F8 I! s( T
3 W. G  n5 y% O% q0 q1 V7 t/ Y6 ]
by 罗天昊

6 ?% q9 D' e. T  ^: E) {1 G3 L3 M+ V& r2 L6 V! I  \
' X( T0 Y' x6 a, l
; V1 p& @" X' C) y. {+ ^
中国制造业:一枕黄粱
( K& s9 g8 J4 w  R

/ d% @" F, a& ^编者按:本文作者香山居士,某大型国企的高级技术工程师,平时喜欢金融投资,自谓"行走在技术与人性之间"。
. V8 X$ p9 |' {4 q# W, D+ W. G: G
% C4 I; q+ p* R6 w! b( o# \
% q4 P0 j  H' {8 O1 l一、- e, K$ \- i# e

# c4 g: ]+ Z( n5 {
: c& g5 L" y$ B: J& Y' X1 D18世纪60年代的第一次工业革命,让英国成为工业化国家的老大,在差不多整个19世纪,英国所向披靡。
" ~, }/ h* C/ s$ j* H, {0 v" F# z# ]+ X* q8 g' V% X

& F' k8 ]* @5 |到了19世纪70年代发生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人类社会从蒸汽与纺织时代跨入到电气与钢铁时代,美国、德国和日本强势崛起。
& Q5 V! r& f+ ]' X& c# S* v) h% L8 |6 I6 P  C6 m. ~+ J3 A
/ P" n- i7 u+ k" ]( ?
进入20世纪中叶,美国借助信息科技革命,进一步强化了其霸主地位。3 d7 X  K. L! @+ Q* D3 k

; Q( q# o; o0 j1 ^
$ r! Y' p: R" X- D7 ?6 u以上是过去两个世纪,人类大概的行走路径。( \  f3 }: }3 V" u/ x
/ `# j& v& B9 u6 Q
5 |6 O9 z5 k! @- B
很遗憾,近两个多世纪里,没有看到中国的身影。中国去哪儿了?
6 q5 }7 R5 }- ^3 v+ c9 Q$ E4 K1 U9 I
4 H8 v6 j  p0 S: O# i. \$ X8 _$ t( y" P* l) s
很可悲,封建自闭,一枕黄粱。
" v7 z0 `0 g7 J& W6 D9 p5 @& I4 [+ U  D+ J, C
7 O# O6 d* k* K4 m9 v& i6 a* P
二、$ C$ J- }) ^+ u+ `
* Z) @- g1 o3 B
( L" Z1 I* I" i7 B: c
进入新世纪,全球产业竞争暗流涌动。中国制造面临着新的发展拐点,我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新一轮发展中面临的巨大挑战:一方面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战略,另一方面一些势头强劲的发展中国家也积极谋划布局。在工业强国面前,我们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与差距,特别是当德国吹起嘹亮的冲锋号角-德国的工业4.0时,我们自己觉得有点慌,快马加鞭,奏出不甘人后的乐章,于是在去年的5月,《中国制造2025》横空出世。4 w! i% {( H5 B- R* @
9 w) b  K  V+ C1 U- \

& G. Z9 f9 c* j& }; U0 R乐章有三节,第一节是2015-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历史的包袱那么重,我们更应该以史为鉴,不能再失去任何机会,不管能否实现,梦想还是要有的。) `. P' q# H6 Y7 k0 P* E8 x4 l
9 F# n4 j* [. h- q
5 a& B2 S0 {& v; K7 ]
但横亘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几排小山丘,而是一座座大山。5 a( }) N9 p) q. E

! m2 Z6 _' T6 u! e7 g  C4 K# X* l/ m4 z/ m7 n5 L$ x
首先,整个产业资金流脱实向虚的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每次谈都感到很沉重。: q& f8 g+ [# ~4 c0 ^6 t9 V
0 G$ B& \4 T0 U

) l$ s, K# _9 e. r/ e其实作为一名身处制造业的人,我自己也是很担忧。我担忧的不是自己的饭碗,因为毕竟是我所处的行业属于高端制造业,和传统的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的制造业还不一样。但即便是高端制造业,目前还是国家在主导,说到底是国家烧钱在推动大基建,但你会发现ZF提出的PPP项目模式根本没有人搭理。更可怕的是,民间投资持续下滑,现已负增长。5 z4 `2 \% H' @& y9 Q
! o8 m" V2 N# Y; g7 L% `" b8 p

: g, V! Q8 k4 c8 ?8 c0 f+ ]( c现在人们崇尚的不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发展,而是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为代表的虚拟经济。越来越多的企业把投资重点转移到银行理财、信托投资、股权投资及不动产等领域。
! e8 Z' H, m' y. ^' G9 F" f( b/ j( _, r3 p7 J! u! g# ?  ^. m7 I
% h( I" L3 E" m0 h1 s
脱实向虚急剧蔓延。为什么?因为钱多,傻子也多。即使自己是傻子,只要比别人聪明一点,钱就会向你砸过来。其实本质是整个社会的浮躁不安,人们心中已经信心散失,缺乏安全感,致使虚拟资本不择手段追逐暴利。8 _3 \' F) F2 p/ e: l9 P
) p. ]- b5 o& n7 }

  {9 h# J# k, e6 T我相信人性本恶,贪婪是人的本性,如果不加以遏制,无异于全社会都在playfire!6 X- E/ c; C8 e5 S7 t! t8 M0 \! s

; L# r  i2 l6 l9 \6 E  f6 Q+ h9 k/ q( U0 @' I, s0 X
三、
. ]0 w( {- Q2 z( {% t" W
. O, Z& S! {5 k1 ~6 p, l+ X. s. Z+ t8 D
我担忧的是脱实向虚后的一地鸡毛!
( S" L+ a2 q" z) p' O2 T9 J2 o) N1 |! }5 {3 t
( K* O/ u! J8 T  x
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很火。
" Q/ @" V1 w( P2 ?) _$ y, M
( B' ~$ n  e! \0 N' }; m
8 B- x' I8 G: ^" }可以说BAT是目前中国很了不起的公司,但在本质上BAT们只是起到了平台的作用,起到了管道的作用。我从来不认为中国有了BAT就是有了王牌在手,因为它们本身不创造水。如果这个社会没有了水源,有了平台,有了管道又如何?反而管道长期空置会生锈。所以BAT了不起,毕竟提高了社会效率,解决了大量的劳动力就业,但没必要去拔高与神化,因为它们还能活多少年,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 a' ]; I2 r3 E- [4 p# e7 H3 y- w) D( }; ^! U9 J. y/ i

. B- e2 [+ g- Q" U金融领域是乱象丛生,在该领域有很多投资机构,股权投资、风险投资、P2P等,其业务范围也不一样。也许是我个人的视野不够,我承认它们是参与社会经济运转的一部分,但总觉得太多太多的机构本身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只是在玩投机炒作,在玩资本的游戏,你说他们创造的价值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为部分人牟取暴利也算一种价值的话,可能还是有点价值?
: O. q0 y( I2 Y0 j$ S' Y) [1 \9 h0 N% h- i
% O5 Q% v$ k6 L: \' u" Z
再来看看楼市。从去年开始,当房市四小龙腾地而起时,空气中弥漫着蛋糕的芳香,但多数人只是闻到了点香味,便再无缘分享这场盛宴。人们望房兴叹,企盼那些人吃的是最后的晚餐。
+ l, S' q9 g7 m: e8 c  S; v; t; S+ H& d
7 ^; G& U; _5 L- p/ m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巴曙松表示,中国在2015年底的居民房货收入比就已高达0.46,已经超过日本泡沫时期的水平。每一轮房价的上涨,都伴随着居民杠杆率的持续上升。中国居民杠杆率从2005年的17.1%猛增到2015年的39.9%,今年这个数字可能超过43%。0 P' q- B: j1 N+ E( {
1 u; Z4 z" H+ `$ d# O& y, T
9 Y8 J5 K) N  v' T
钱是最聪明的,它会流向利润丰厚的地方,资本用看似最合理却又最无情的方式在攫取着越来越小的蛋糕,于是人们不断地加杠杆。
' L4 L1 j! U8 U5 j; L  |! N
9 R3 d. l5 e* k7 N( h. e* Q
/ Q; p; R$ a5 K6 K0 K& D感觉很酸爽,后果很严重。; f& ~6 o7 L$ V3 D+ |4 W& G7 a
! P; g9 d9 `. I0 z# P

: N2 }9 p: q& L" A# o( P/ j/ O四、
4 L( u  x4 O6 y, Z5 Z3 v1 ~
; K, k0 _4 t$ k: j, g: X+ g! c7 Q0 P" X
实业为本,金融为用。我们还是要回到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高附加值的制造产业。
. o* S3 d# W2 D% J/ T* T5 x3 _7 G5 X

) W, J: i0 r/ r1 [6 v我们大家都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成就了英国的王者风范,但随着伦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国内的食利阶层日益壮大,对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投入不断下降,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日不落大不列颠帝国后来走向了没落。
! \1 v9 U$ S4 X, V% G6 N+ c; w4 `% j+ a8 A* Z
# a( ^% ?8 o/ ]6 D. m
大家再想想德国,在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中,唯有德国经济一枝独秀,为什么?因为工匠精神,因为德国从不投机取巧,因为德国高端工业制造业占GDP的29%,成为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 C- J: I! \# d
; ~) j2 b8 d, w5 n4 h

) [! G  J2 `$ z, c2 i6 m1 G再者,从整体来看,企业技术人员对技术的尊重与热爱不再,至少不像以前那么踏实,默默耕耘。工程师无心钻研,遑论创新,弃技从商已不是少数人的选择。创新?能更新就不错了!
! a7 O" i& X  Y9 b8 \" }  \. u# h$ K' _: O4 P! a( f* }

6 a! w4 z2 w+ {# \5 V1 g其实,中国最缺的不是钱,而是对技术的敬仰与尊重,对创新的冲动!
" q% {+ `0 o! e' I! I% C7 E8 A0 w% k& i/ Y& H( a

3 A# a! n; i5 }3 G# B0 ]; H0 d为什么?当人们高谈阔论互联网+的神奇时,当人们被一夜暴富的金融神话诱惑时,当人们被日益高涨的房价抛弃时,还有多少人能在试验室里埋头到凌晨?& f8 t9 T* A1 d$ [- I

4 p' z1 }" Z- ?$ p% `2 C
: @% x& i( L5 |7 h$ |1 o$ ?需要提及的是,目前我国企业缺乏明晰的研发投入体系,研发经费缺乏持续性。很多时候不是人们不愿意从事科研,而是没有强大稳固的工作及家庭保障。技术人员也有自己的家庭,当每一个普通的个体还在为自己的父母、子女担忧住房与柴米油盐时,你还指望他安心地在冷板凳上做上三年五载?笑话!- F: Y! {7 T% h5 B+ ]
8 K8 ]  I7 M$ L2 _( P, x3 B. C; y
! }5 L; i- R1 L; x) `
对于我国制造业,还有一个不可不提的方面,就是企业与高校产、学、研的结合,其实目前的融合度并不高,也存在着诸多问题。企业与高校各打算盘。产、学、研本来是一条非常好的路子,在我国走得却很缓慢,也变味了很多。高效的研究成果很多就是闭门造车,在数量上可能可观,但没有太多市场价值,实乃资源的巨大浪费!另外,企业的技术发明专利与实用新型专利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拼数量,实际上很多都没有太大的价值。
. S4 d. w% n9 |. `- w
5 O$ n0 [8 {7 e3 z
- O( N9 }0 x8 a5 t$ F1 z# w! @事实上,不管是高校还是企业,特别是国企,行政化色彩甚浓,官员的眼里只有政绩、土地、金融,很多对实体技术一窍不通,缺乏合理的实体产业政策规划。体制问题始终严重制约着制造产业的转型升级。$ J4 Q5 p+ K% e7 S  y9 N

0 Z( g; O- P) i$ [5 U
4 u0 u0 @) D0 S1 C. Z; h虽然现在中国智造已在前进的路上,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依然任重道远。一线的人都清楚:我国制造企业虽然也有技术上的革新,但缺少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而任何缺乏核心技术的模仿创新,将无法根本扭转我国在制造业领域的弱势地位,更别说弯道超车。
5 D( @, y+ `5 \5 `5 x5 \* e! {6 n: V
2 ^+ P3 Z' t% D8 Q+ h. l3 @0 T1 D' E  P/ `, g# H
尾声
2 k8 S# u* M. m1 P
/ `6 C2 ~8 B: K: j1 G
# t" r- P0 @7 c4 Z毫不夸张地说,国与国技术上竞争的残酷丝毫不亚于战争,只是它是一种表面文明的战争。纵观历史,任何国家的崛起都是凭借其强大的经济优势,不管是当初的英国,还是今天的美国,日本,德国,都是挟高附加值制造业睥睨群雄、傲视天下。从某种意义上说,制造业实力的强弱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兴衰。
3 D. C) O7 m6 i6 C- Z, E5 J- K4 P: m- y1 g' x- b5 O9 d

" ]# x1 s  I' B过去的两个世纪,中国一直在打盹。建国初30年,一直在各种乱折腾。改革开放30年,终于醒了,中国利用"后发优势",采用拿来主义与模仿,外加中国人的勤劳,低成本且快速地创造了经济奇迹,让我们跟上了世界,没有被拉下太远。" t; `% t9 U; W/ P! h( x

9 v4 K, G: \: j& E& }1 x( Z1 p9 T+ e) f+ _
这是一种幸运,但也是一种诅咒:当某一天,我们发现无法再复制上述模仿玩法的时候,我们会无所适从。
( g, O1 e1 l- W
5 m! |0 d# u3 |( j' a' P# G4 `
( O) N/ d8 O+ h+ W2 X7 _于是我们开始玩金融、玩资本。2 ?# {% K3 p' s- s2 X. y! w
' R; e2 s3 n* _! Y

! @' R" q4 E! ?' B% s+ o, s今天,我们又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我希望如今的中国,能够自我革新,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做制造业,做"中国制造"。9 g9 K, i+ Z/ F' |
! ?- j& J) F0 z  R4 L
3 G) i" p' k$ q- o4 N
否则,目前看起来热火朝天的各路资本游戏,就一定是一枕黄粱。大国梦,也真的会是梦。2 ^" j: f1 S! b  R3 I2 B1 N3 m; t
by 香山居士 | 格隆汇
$ U# e( J' J: K& o

* U3 j9 u  S) \; g" S* A: U+ |5 H7 u# s
2 E  t' Z/ i! G  w: e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7921-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