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艺术品扫盲] 一块石头,皇帝文豪尽折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9 B+ ^; t7 f3 {& U( f2 b7 ~5 l* Q/ s' |7 L8 m
文房四宝之一的砚台,不仅是中国古代文人的文房用具之首,更凝聚了史事传奇、人世沧桑和夙愿宏志。自唐至今,文人多爱砚藏砚,“文人砚”带着它本身的故事一起流传后世。

8 f5 B$ @/ j5 q
|李白也称赞|

! i7 V7 f6 E( ]0 g6 X
质地优良的石材与墨相濡相亲,不仅让研墨质量和效率得以提升,且过程舒心愉人,文人自然喜不自胜;石质温润如玉,石纹变幻无穷的天然之美,成就了传统石雕工艺的神技巧思,又让原本单调、枯燥的文房生活变得情趣盎然,更令文人欣喜异常。
# w# I! a8 |: y) l/ ^+ K# x
+ L. a0 S$ y8 T! t: O) A
▲《幽荷清气》端砚落款为“康熙癸丑年沈荃”,此砚与原石的石纹相配合——秋波纹上展碧荷,石眼为露珠,筋脉流畅自然。

5 {% [, Z% e$ L: K/ B  `
有太多的唐代著名诗人都曾以诗咏砚。诗人们还互赠佳砚、赋诗以示深情厚谊,诗仙李白在《殷十一赠栗冈砚》中写道:“洒染中山毫,光映吴门练。天寒水不冻,日用心不倦。携此临墨池,还如对君面。”砚在他的笔下尽显一片浪漫情怀。
$ _( p+ ^# @+ A  w1 h6 n- a+ t. X# q
时入南唐及宋,文人爱砚之情更甚。南唐后主李煜喜砚,还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设置了“砚务官”,掌管造砚,官居九品,每月有俸禄可领。为一块“石头”设立一个特殊的官职,可见它在当时社会上的地位之重。
2 _* O4 n% Y  o; t, ]0 A

  E" n8 {# x9 z▲清代铁保在山东为官时,得到一块上好的淄石,做了几方砚台送纪晓岚。此砚也在《阅微草堂砚谱》中有著录。

7 k! {6 E* {8 f$ P" T6 E
苏轼在宋朝算是文人迷砚、藏砚、赏砚的领军人物。其一生不仅访砚、藏砚、赏砚、铭砚乐此不疲,且开设砚屏之雅风。纵观苏东坡一生,其写就砚铭近三十首,几乎占了他全部铭文的一半,足见其爱砚之深。黄庭坚紧跟苏东坡之后,对砚台的钟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曾亲自到龙尾山探砚,作诗《砚山行》而高歌:“不轻不燥禀天然,重实温润如君子。日辉灿灿飞金星,碧云色夺端州紫。”遂成歙砚史上的传世美谈。

3 Q2 n% X( G9 B# i, F
清代推动文人砚的关键人物是纪昀,也就是为人熟知的纪晓岚。在他的影响下,清中期之后直至民国,有越来越多的著名文人参与制砚、藏砚,最终将文人砚推至如今都令人仰慕之境。

. s) Y; Y. v5 D3 K: r
其实,纪晓岚并不是主动去制砚,而是在写书之余有选择性地收藏。他把阅微草堂的另一个书房取名为“九十九砚斋”——但实际藏砚远超此数。此间的每一方砚台背后几乎都有纪晓岚刻的铭文。
4 S" A; |2 P5 [2 E! A( w/ B  k

/ K7 l! H+ p& r, R" J3 C
|一石流千古|
# H& z! \. N; y4 [9 p
端溪石砚是名砚之一,对诸多唐代墓葬的考古发掘可证,端溪石砚是从中唐以后开始有规模开采,至晚唐流行。

) \% g. `/ P* k7 O
至于与端砚齐名、产于江西婺源龙尾山的歙砚,也只是在北宋唐积的《歙州砚谱》中才有追忆——唐开元年间有猎人采歙石为砚;但终不见唐人文献的零星记载。可见,歙砚在唐代仅是以个例初现,至宋代才令文人喜爱。

1 g! E; O6 J  ]) m5 J2 V6 y
但也正因中晚唐时期的端州、歙州开启了采石为砚的历史,才让砚慢慢深入文人内心,并确立了文房用具之首的崇高地位,更是造就了砚文化辉煌至今的千年篇章。
( I" l# n: d3 [1 `- Y# k
从普通的文房用具,到承载情感的文化载体,砚台演化出一个专有名词“文人砚”。

9 V" \7 N+ K0 b8 `
9 o( m' I+ L2 o8 G6 M: n
▲巧用黄膘石雕刻的《将进酒》砚。供图/刘礼福
* l' y! p* L1 S# e6 _7 L
皆言“文人砚”发端于宋,成形于清,而于清末昭名天下。也正是由于前述上至帝王下至臣宦,包括欧阳修、王安石、蔡襄等知名文人,将砚石之天然与文人之性灵遂渐融合成趣,或参与制砚,或为砚作铭赋诗填词,或著书立说,不仅使砚有别于其他文房用具的单纯工艺品属性,更让砚开始拥有自己蔚为壮观的文化内涵,而且还将砚的发展推向第一个历史高峰,遂成传承中华文化的一种载体。; N8 m3 o* R2 [5 v/ j- Q% L* c
1 B$ O" k# }( v# N7 U) M
明代砚制虽基本承沿宋习,但自中后期受社会风尚市井民俗化趋势的影响,分岔路而行:一条是世俗化路线;另一条便是文人砚更趋成熟,书画及文学的养分更多地滋养砚文化,并成为一种流行风尚。砚台被抬高到一个崇高的地位。

- d0 x' V" n1 B7 b6 X& j+ u1 n1 r
到了清代,中国砚台步入最耀眼的“百花齐放春满园”时期,选材配料强调唯美,工艺和雕刻精益求精,形式和题材中诉求丰富多姿,而且“文人砚”更是各自风流。
! E1 O, J; C2 Q# |% [4 U% u+ E3 j
|主要看气质|
$ e! m4 _& e6 }- }4 ?, [
然而,如今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文人砚”,却常与“礼品砚”和“商品砚”难以区别。强调装饰雕刻之美所表现的艺术价值,却是在迎合时代的审美风尚。常从藏家和学者嘴里听到评价如今的文人砚是“美则美矣,了则未了”,说的就是缺少文人的气质。
/ a, g; ^' Z8 T4 _
“文人砚”是砚文化的最佳载体,但文人砚并不是符号化地在砚上雕刻梅兰竹菊。正如王正光常对砚工和求学者所言,砚上之学是表层,旨在知晓雕刻什么纹饰合适;砚下之学是关键,着重表现唯美追求和古雅气质,这才是“文人砚”需要深谙的砚道精神。而“文人砚”的高低之分,便在这文化气息的多少和精神境界的高低。
' Z+ I  T( c5 g- x. u  E9 B
- R2 y" H) g# v. s8 H6 ^. M9 W
▲此方名为《冰肌》的徐公砚为老坑石,此种品质的砚石目前已面临绝产。供图/刘礼福

: ~$ w5 {# `/ N' k6 t
难怪砚界常言——制砚人的文化素质越高,他的艺术修为越深,他的砚作就越有味道,他的砚作内涵就越丰富;而欣赏砚台的人的文化艺术修养越高,就越能体悟到隐藏在砚台深处和散发于砚台之外的精华与韵味,也越能以丰富的想象力和知识力去诠释和解读砚台,赋予砚台更丰富、更深刻的人文蕴藏。

) M7 `& W+ j! h8 y+ _( j! z, g0 s
●●●
新媒体编辑/钟新星
以上内容由《世界遗产地理》整理,
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谢绝商用。

8 _# w5 @' s: i$ R' z9 t7 w
* u' i% n& j2 ]; \1 ]4 T
8 C: s1 i# G  g6 l- h: d9 p3 h, l& D' C* k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793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