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为何说印尼现在增长最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0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大海螺 于 2015-11-20 17:20 编辑
1 g, z9 L  o) c8 T/ w4 [$ y4 Z1 X$ X6 L) z+ g& _( R
雅加达街头,一辆摩的停在路边,司机拿出口罩和绿色头盔,等在路边的乘客穿戴完毕,在拥堵的车流中穿插飞驰、畅通无阻。这是印尼本土一家打摩托车软件的应用场景,这家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金。4 E8 p" @; y# I4 J& D) e

- ~  I- f" A8 j
  \& W5 N& \' E3 Q1 {" v! q
q2.jpg

$ @' J% O/ n! \. f' }; v" w- z2 n. y+ M) `
: r$ R  u/ z# _
摄影/i黑马

1 a1 ]; V) t6 r( n; k. C

2 b. N9 ^9 _! T! `" H; b4 n: ^" l在这里,出行、电商、手游是这个国家发展最快的行业。在这里,摩托比汽车多,安卓机比苹果机多,社交激情超过购物热情。这就是印尼。一块没有经历过PC时代的洗礼,就直接跨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处女地。
7 d6 @4 `  F4 \/ P1 m1 i; R
. X& L4 m6 B' e" {! n* L# e

& F+ E# M/ b" x* v% p

& P7 K/ h6 U& ~. d如今,中国的创业者们也来这里发掘新的机会。在电商、出行、手游等移动互联网领域,和印尼本土企业一同掘金。也许不久后,这里会是中国创业者们发掘的又一处金矿。
/ U1 m* O8 `/ {/ p
+ R0 r, P1 ?4 L. G' t/ t

5 d+ P) K/ d" J2 R; _) M8 C/ w5 n在双十一国内电商激战到白热化的时候,i黑马踏上了印尼的国土,在这个东南亚人口最多、面积最大、从最东到最西需要飞行7个小时的岛国,i 黑马实地考察了5天,将为你讲述中国创业者到底为何选中了印尼。) I" i8 {3 j9 I# i4 S
# X: ~! G' C8 v, M& ^9 i

" y" f9 g9 p2 h! ?: i' W
印尼创业:似8年前中国,机会遍地# n$ e0 _: E5 H6 D

* U$ ?- G3 y# b& J* G9 u7 v
/ `/ p) D# p& \, i3 s; x& {& A# E9 ^

2 ~/ z9 N8 |. A5 R& \3 ]# B
6 x; q& T' d, D2 `6 C
8 f8 ~" G6 q1 }# Z
摄影/i黑马

4 F; {4 _; ~6 @9 G! _2 n

+ s  J4 w/ q+ _2 a- K当下的印度尼西亚是八年前的中国:人口红利显著、经济增速迅猛、城市病隐现。更为关键的是,这里同样在历经互联网的变革,并且有着自己的特征和脾性。  d1 _1 {$ x$ _
9 n0 A1 s, A# E* N. l# A
" C) V3 E" y& _& }; u5 k% j
在这里,手机是安卓的天下,三星占比超过40%,中国的联想、oppo、小米都有不错的销量,苹果只占很小份额。# Y% @  s: L7 e* y" \; E
$ ~2 {# r* t4 V) k$ r
+ u( y" {4 S' l) d3 b* X% i% V* z! [
在这里,社交热情比购物的热情高昂,Facebook、BBM、whatsapp早已占据了大片江山。
9 t& t: p; ^$ B$ T8 s7 w
/ d9 o2 v# {; ?) s' x# B
0 {% p9 Y; j8 h8 n; V# J5 W# l; y$ z
在这里,摩托车比汽车多,同时深受另一个岛国——日本的影响,90%以上的摩托和汽车来自日系品牌。' l' k" H( M+ m5 \& U& c
……
% f  u7 j& \# q& H& U
. S( t+ \3 g" d* }4 S
" [" c) b" E2 [' R/ d
以上,是印尼给i黑马的最直观印象。- d2 h% m, s2 u# Q1 Q1 ?

3 o& c0 K+ f- [. e. @7 X
8 u$ z! W$ o& c) o; W/ h3 ], F
与中国截然不同,印尼的互联网没有经历PC时代,直接跨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根据UC公布的数据,印尼78%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没有电脑,“每月流量超过500MB的用户达到了71%。”UC印尼负责人钟伟对印尼市场感慨,“电脑不是生活的必要元素,但智能手机是。”
* a0 J( n4 r+ [9 q( C8 E4 N* `6 M. U- t, i2 Z
$ c3 E. N- c* v+ Q# h$ M
这个市场的还有一个特点曾经让全世界震惊。在一项关于全球最活跃Twitter城市调查中,前十名有两个来自印尼,雅加达居首,万隆第六。人们对社交的热衷超乎外人的想象。UC统计的数据显示,拥有智能手机的用户几乎人手一个社交软件,而安装了购物软件的用户只有3.1%。人们社交的热情显然高于购物的热情。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客观因素的存在,譬如物流、支付等不发达制约了电商的发展。
4 b3 J8 c9 G* G6 _! |# H* ]* T; ?
/ k1 ~; o9 e2 x4 i6 ?  J5 q8 {8 g
8 X( y" O' F" u$ G/ D3 x2 ^
“印尼现在相当于中国的2007年,(中国)做风投最好的时候也是2007到2008年。”印尼投资机构ConvergenceVentures(CV)李国栋对i黑马表示,他从2012年进入印尼从事早期互联网风险投资。言下之意,这个全世界人口排名第四的国家,正处在一个投资的黄金时期。1 B6 O+ p! C: Y5 F5 E5 Z% L8 i

) F6 ]8 {3 L$ I, ]: x/ h
/ H$ m8 M' k" k! g7 j
“印尼遍地都是机会。” UC国际事业部负责人Kenny Ye说,他同样负责印度市场的开拓。他认为随着印尼智能机出货量的递增,互联网创业的机会将越来越多,只是物流、在线支付、网络信用等方面还需要长期培育。! L  ]. Q6 v  _8 v' d4 v/ ~- c% ~

- o. w) M$ \7 |& f" R8 `
+ [9 F3 S: `- `& H
印尼掘金的原住民与外来户- V1 a' s4 A5 F. K% S; ?
6 v& k, f3 F) ^: O, a  Z9 `4 n9 n
2 @! v! R0 K+ D
q3.jpg

! G/ @$ s: m& X+ z' a  c# s! o  f+ f1 W. Z- G+ m$ d- ~  a. W4 B

& [" i2 m1 ?# l3 p3 r0 v$ V! c" y
摄影/i黑马
1 W" f$ U( R( T8 o
( Z0 M# R2 y# f4 r6 s' K( p# ~5 Z
Nadiem Makarem(纳迪恩·马克瑞恩),印尼版滴滴“Go-Jek”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操一口纯正的美式英文。在我们到来之前,他已经成为了当地的创业明星,公司估值号称已过10亿美金。
; i3 W4 H" k) k" V& r% J; |3 g4 Z! M8 ^  h
/ r/ n$ x2 c9 f; k) \4 ]# `/ @
这个印尼的互联网“独角兽”Go-Jek其实是一款打摩托车软件。其提供的服务除了打摩的,包括运货、送餐、购物等等,“满足人们所有的需求”。Go-Jek把共享经济带到了印尼本土的摩托车市场,利用社会闲散的摩托车资源服务于普通工薪阶层。Nadiem表示,入驻的车主全部都是自由职业者,而非雇员。
" {% O1 i9 ?) `1 c
0 I: d; h1 x4 v* ^" L% c
5 C) {' L4 D0 H2 Z( h$ y% D
低廉的价格受到了当地白领阶层的欢迎,他们愿意支付10元左右的价格支付打摩的费用,而不用遭受堵车之困。在雅加达,一个工薪阶层的收入普遍在2000-3000元人民币之间。
  V  Y0 Y6 k$ O# l3 R
" P& [) B& a6 P4 Y7 A2 V

. k  |& T2 U* x+ O* g% `* lGo-Jek的成功得益于雅加达庞大的摩托车用户。作为当地最主要的出行工具,摩托车已经占领了大街小巷,人们戴着头盔,夹杂着轰鸣,在狭小的汽车缝隙之间往来穿梭。除了越南和中国,很少国家有如此壮观的街景。
8 p5 u" I) ?) N- n7 v( K# _
; T+ G& m4 G0 z# G' C! s: k9 a
8 _' t# X9 m3 j" o: ~0 [: f- w  @
尽管这只是印尼的独特市场,Go-Jek也开始有了竞争对手。Grab Taxi创始人是Nadiem在哈佛商学院的同学,现在两人多了一层对手的身份。Grab Taxi从出租车起家,覆盖整个东南亚出行市场,近期也盯上了印尼的摩的市场。2014年5月,Grab Taxi获得了中国在线旅游公司去哪儿网的投资;同年12月,日本软银集团向GrabTaxi投资2.5亿美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而Go-Jek也传出被红杉资本注资的消息。为了争夺市场,两家已经在价格上进行补贴,拉拢司机与乘客。不过Nadiem透露,以后将逐渐减少对摩托车主的补贴力度。5 ?$ Q, J6 o% `( V

2 _6 E- g; c/ ?9 ]4 e4 a; p+ P
# ~' W2 n7 r/ ^/ ?% d
印尼的电商同样走在了其它行业的前面。Hendrik Tio是土生土长的企业家,年近50,1999年开始做线下门店,售卖3C电子产品和服装。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到来,转型创办B2C电商品牌“Bhinneka”,目前整体销售额60%来自线上,40%来自线下。
7 v3 E5 Q1 b5 i; e  q; ^. q; L4 e( \& h# R
( \! Y9 p0 z) N7 U& X/ r3 E  L
Bhinneka在雅加达自建了物流团队。“印尼与中国不一样,基础建设不一样,物流也有很大的区别。” Hendrik Tio说的区别是印尼岛屿遍布,导致物流建设的落后。Bhinneka不得不在雅加达之外选择与第三方的物流合作,甚至也在利用Go-Jek的摩托车和货车配送能力。
1 ?, _( V/ E! c9 K
, k' x( `3 k  N6 z  D) N7 j
3 Y' p4 `. Q4 F5 U+ \+ }( V$ v" y
印尼本土的C2C电商平台bukalapak同样选择与第三方物流合作。它的平台做法与淘宝相当类似,对中小卖家进行评分评等级。之前的人们喜欢在社交网络上售卖产品,bukalapak相当于为这些在社交媒体卖东西的小商家提供卖货平台,也对消费者提供质量保障和售后服务。目前,bukalapak平台上已经有50万个卖家,累计交易用户300万。这些卖家之中20%有线下店铺, 80%卖家是没有店面的家庭主妇等人群。( V9 t1 O6 _5 m7 g1 a
- e; D) W' W: u5 V& d
; g" J5 z- l  k! r) u# W1 T; ~
而在电商领域,也有中国创业者的存在。B2B电商平台Wook与本土to C 做法不同。它一端连接中国的工厂和3C品牌,另一端连接印尼线下零售店。创始人许龙华来自中国,他看中这里的市场和机遇。他对i黑马表示,印尼市场直接to C还不成熟,中国的C2C或者B2C电商之所以能够成功,关键在于中国发达的工厂和制造业,实现了F2C(工厂到个人),省去了大量中间环节。/ B7 V" t2 D/ U( y0 s7 x

) x! ^7 j2 b- o6 G% x( @

; m6 l& \& ^- r与别人不同,在上海做Wi-Fi的周培转入印尼市场,更多出于竞争考虑。国内Wi-Fi市场全免费策略,使得很多初创公司难以为继。目前,周培的龙默升科技覆盖了雅加达上百家商超。他为这个初级市场提供的Wi-Fi服务,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没有宽带的用户,通过内置SIM卡实现上网,商超免费,大企业客户则需要承担一定费用。另外一种是没有宽带也不内置SIM卡,只提供Wi-Fi盒子,用户连接后直接下载盒子内的应用,省去手机应用的下载流量。他的盈利来自于广告和大客户的安装使用费用,“没想到广告主对于我们的渠道这么信赖。” 这一点也令周培感到意外,目前已经开始有多家企业投放他的Wi-Fi弹屏广告。5 i& Q( `& l7 m, i7 \

7 A) v1 a7 }' M# y1 ]) s+ A
; @7 c4 R7 J: X- H
除了创业公司的进入,嗅觉灵敏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远渡重洋。2013年3月,腾讯旗下产品微信进入印尼市场;2013年,百度在雅加达开设办事处;2014年10月,阿里旗下公司UC正式在印尼落地,囊括浏览器、应用商店、UC联盟三项业务。UC浏览器在正式进入印尼市场之前,已经有了14%的市场份额。一年之后,这个数字增长到49%;2015年10月,京东低调尾随其后。
% b% q) W2 p( Z2 c. w( k& I) S4 a7 D
% f8 L8 n) A. j% _) _; \

, r" p  y; F( I8 ~
外国企业念“本地经”
! [3 ]# h' I+ r$ ~" D" B0 n' e
, w3 J9 N2 v# ^' u1 f; S; y
9 ?2 n. \- W- V2 z  M
夜晚十点,赤道附近的雅加达北部海岸,依旧停满了汽车和摩托。尽管印尼的人均收入水平不高,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在这里享受着习习海风和抒情音乐。: y: ~& f* p# q9 j
- q) r, W/ m9 Q
7 q1 ?( D+ l- Q5 M8 |
读懂这里的文化和脾性,成为外来企业本地化的一项重要内容。1 v4 L& k6 N( ]0 v# f) n/ Q
: C8 G8 I9 Q; t/ c. S

0 L+ ^, l. C6 k2 L1 T+ H五年前,许龙华还是TCL江苏区域经理,离职后第一次来到印尼便决定要留在这里。如今,他创办的B2B电商平台Wook在印尼当地员工超过300人,这个数量还在增加。
) `; M  T8 v+ P! C4 A3 m9 P: A) x" |/ `- H* r/ \" _' e
1 S; E0 s% T. G+ g% o8 f
这里的生活理念的确让他印象深刻。曾有当地员工问他借200块钱,给老婆看病。许龙华当时很是惊讶,他原本以为这位天天抽15元一包香烟的员工相当富裕,后来发现这里的人们并没有储蓄存钱的习惯。超前消费的理念也经常令人头疼,没到月底便个个囊中羞涩,干活没心思。“政府也要求按时发放工资,绝对不能拖欠,最多不能超过每月的3号,不然没人干活了。”许龙华说,有些公司甚至想出了按周发放工资的方法,增加发放次数。0 B* S0 q, I0 m
. ?2 Z, i3 [7 f: T4 P' g. W

7 D/ X0 f( }9 _  f+ x+ M2 J创办wook之前,许龙华曾成立非凡品牌,主营3C配件,尤以充电宝为主。这是他经过长时间调研确定的方向,印尼智能手机开始普及,而充电设备却并不充裕,精准的定位为他捞得印尼第一桶金。也积累了丰富的本地运营经验。譬如他发现当地喜欢塑胶材质的充电宝,因为印尼天气炎热,金属容易发烫。譬如这里的人们估计也不会买罗永浩的账,因为他们不喜欢白色和黑色,而更加青睐鲜艳的颜色,跟他们的穿着一般。
  \0 Z$ Z0 m) S5 R4 D( M
1 ]6 g( Y. K/ s- x8 n7 s

/ M. U- C% i* _# `" \而周培转入印尼市场之后,曾常常为员工效率苦恼。雅加达是著名的堵城,相较于北京上海,堵车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通常规定9点上班,加上堵车迟到、吃早饭、做祷告的时间,上午几乎无法干活。一天下来,每位地推人员平均只能完成10个Wi-Fi的安装量,而安装的时间只需要十分钟,大部分耗费在了交通和员工自身的积极性上。周培干脆让业务员上午不用到公司,直接去客户处安装,减少路上的时间消耗。
: p' F7 M  V. K; p' W' Q  u4 P9 v* N7 ]/ l/ Y
  b4 P: o. s! O- l. C) S$ f
做游戏分发的Indofun创始人李宗磊则从一开始就将产品印尼化,除了使用印尼语,他还专程返回杭州,指导游戏制作人员如何将印尼元素植入游戏,包括制作了印尼形象的卡通人,界面风格和逻辑设计都根据印尼当地习惯进行改动。0 P- O% V& O1 N) J7 \

! P7 R: S& B1 U( \; B
  B9 U9 U: a' o7 Q8 U7 o1 Z& h! }
BBM是印尼最受欢迎的即时通讯软件,在中国风靡的微信只排在当地的第五名。由于印尼用户对社交软件的热衷,利用社交媒体进行营销也成为当地互联网企业最为常用的做法。不过,相比于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工于心计,这里的营销充满了初级阶段的味道和风格。Go-Jek创始人告诉i黑马,他们之所以能在印尼获得如此高的曝光度,除了社交媒体的广告传播,基本上依赖于口碑。另外,印尼无处不在的摩托车再次出场。Go-Jek给摩托车司机配备了绿色头盔和外套,车主本身就是一个个移动广告。而诸如Google、Facebook、Twitter等国际互联网巨头早已成为当地公司网络营销的渠道。Hendrik Tio透露,在Google上,“三星”这个关键词,每点击一次的费用高达5美元。而电视与户外广告牌依旧有市场。尤其是电视,这是偏远地区接收信息的最重要渠道。* Z2 q. r* x) z7 Q. a

4 O$ x# e8 O1 f7 F0 b) ^
5 H( O1 U& x% d, G$ I
创业桎梏:基础设施之痛3 ]" `& A" f  z% C5 H% i5 o) E1 E4 T
" [4 M% X  j5 u) a
6 {6 M" ~# i1 ]$ ^4 S! R
2 e2 A& x; o+ j! f" f; Z
在雅加达市中心,有一段裸露的钢筋和水泥墩,与周围的高楼反差强烈。这里原本规划了一条轻轨,用以缓解城市拥堵难题。不过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冲击下,这一切随之化为幻影。近20年过去,烂尾的轻轨成了那个时代最好的记忆。/ _6 Y" ~3 a* Z

1 `& H" z/ P6 W$ q6 a/ w
4 [8 {+ I* X, u) _* K! `5 a, R
“20年前的雅加达与现在的雅加达并没有太大改变。”李丽娜是在当地长大的华人姑娘。当其它城市和国家都在进行扩张时,她发现雅加达一直在维持现状。一个很好的例证是,雅加达作为印度尼西亚的首都和东南亚的经济中心,容纳了1200万人口,尚未开通地铁和高铁。
2 k! O7 b6 s/ E3 Q2 ^: u2 u" C, }* S: e9 Q; N/ Y5 v* U8 V# l
. Z. P, Q; A: y: g8 b$ ]% [6 {
印尼被誉为“千岛之国”,大小岛屿总量超过17000个,这是旅游的福音,却成为了电商和互联网的障碍。从印尼最东端的巴布亚省飞到最西端的雅琪需要7个小时。而尚在移动互联网起步期的印尼根本没法满足全国铺设光缆的需求。其连接网络的方式是在各个岛上建信号塔,居民用手机上网。这也是印尼互联网能够直接跳跃PC时代的客观因素。2014年整个市场27%的是智能机,手机出货量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预计在2016年年底达到1亿台。
; G9 b3 R& U. R  g  G/ J; i
" F0 H" t# _/ d

# H9 p( }" ~" V
q4.jpg

/ R$ o+ r3 |- T, b' ^' T
& O7 E( [6 _  y' O. c. V& }, w" H! B" S5 P) G" t% y! h
摄影/i黑马

, K/ w, `8 c3 X8 B+ ?: @8 t

5 p3 K# `# Z( X9 J, b, K( l除却市政建设方面的痛点,移动互联网自身的问题也异常突出。做游戏分发的李宗磊对于在线支付有着切身体会。李宗磊在印尼待了11年,今年从电信出来创办了游戏分发平台Indofun。然而,用户的付费习惯却受到了支付工具的制约。在Indofun的10个付费用户中,6个通过运营商支付,3个银行转账,还有1个购买点卡。这种支付方式非常不便利,以银行转账为例,需要输入该公司的代码到柜台或者ATM机上办理;代价也相当高昂,运营商要从中分走40%,银行要分走20%,点卡要分走15%。其直接的结果是,支付成功率只占到有付费意愿用户的百分之一。9 o3 l' ~6 f5 w

4 \& f& x) B9 k. E

* o7 v4 N* K! R  y: p0 b" i% s1 j还有一组数据或许能更为清晰地表明这个市场在支付环节的薄弱。印尼有8000万个银行账户,实际对应的人数只有1000万;有1200万个信用卡账户,实际拥有信用卡的人也只有300万。相比于2亿多人口的国家,这点用户数还有太多需要提升的空间
5 _3 n9 ^7 ~' G9 Z6 r! ^7 y
; u( N- ~) ~0 E6 c9 w$ S

1 y  w+ G! ~4 B6 D( |8 l9 R不过,并不是所有人对支付问题都无法容忍。在Go-Jek创始人看来,支付会成为障碍,但不是当下关注的重点,当下应该更加关注如何将规模做大。: C/ {; ?/ D, c! ?
- @9 n. g  X, v( K& d7 K; O

+ v1 s4 x5 u# B- N& P3 A互联网技术人才的缺乏同样是印尼互联网浪潮的短板。印尼并不缺乏大学,据悉,印尼的大学数量已经达到了3000所。不过印尼的大学与国内人们的认知存在差异,“一两栋楼就是一所大学,人数平均也就上千人。”李宗磊高中毕业后到印尼留学,当时进入的是华商捐建的总统大学,每年入学人数不到200人。据他介绍,印尼很多大学没有宿舍,规模很小。而互联网所需要的计算机专业学生,印尼每年只有一万人毕业,远无法像印度一样,满足国内甚至国际市场的智力输出。
) M+ n% A& w& G  b" _3 k
& g: c9 U2 C  t+ S$ k# d
- }; z: F5 V( ~& A& c
这种人才匮乏在企业的具体做法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几乎所有在印尼的中国互联网企业,都把开发团队放在国内。“收的简历就没几个靠谱的。”李龙华抱怨,他在印尼组建了一支接近300人的队伍,主要是市场和地推人员。他原本打算在当地也建立一个技术团队,没能实现,最终把50多人的研发和采购团队放在了深圳。与Wook一样,李宗磊的Indofun和UC的研发团队全都放在国内,在当地基本还是运营和市场人员。7 [" a; @# ]& i& f" q
# ?7 l8 x( B3 ]9 {2 A0 C
# x# U4 a$ X; Y# X+ }9 L; ^
这个国家面临的所有机遇和挑战有着特殊和共性之处,当地政府也开始意识到新局势的到来,专门成立了创意经济部。而来自中国的创业者们,相比于老一辈辛苦打拼的华侨,新一批有着互联网思维的华侨也将在这里重新开始耕耘。7 P5 v! ?; K7 ~+ P# p- d+ d
- D4 p; y0 W8 ~5 ?# ~

2 k* R" F) v1 O# K! F
注:印尼当地的货币为印尼盾,为方便理解,文中全部按人民币汇率进行了换算。4 s" P" }7 \8 |% B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85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