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金融八卦女] 好好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想不开,要去VC搬砖?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30 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很多外行人觉得风投这个工作非常棒:穿梭于各种鸡尾酒会和交际派对,可以乘坐私人飞机,领一份底薪$500,000的年薪。但是看本文有10年风投经验的前辈告诉你:风投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年轻人还是要思虑清楚,你是否真的适合做VC?

ps : 今天金融八卦女app推送了一篇微信上不能推送的劲爆文章喔,赶紧下载金融八卦女app查看~

文/ 孙志超

看到不少问题,都提及”未来想做VC……”,实在觉得诧异。下面分几个段落来说这件事情。

先引用一篇老文章,关于VC的职业测试,原作者是Guy Kawasaki。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以风险投资家(VC)为终极职业目标的。我身边有很多(当然想做投资银行的更多,因为投行的门槛相对低些)。他们往往在对这个行业知之甚少的时候,就信誓旦旦地立志要成为VC,如同年轻女孩子上街赶时髦一样兴奋难耐。他们不知道,这和你浑然不知每生产一个明星要牺牲千百万个同样优秀的演艺人员的残酷就立志要献身镁光灯下,其实是一样的可笑。

VC和创业者有一个最重要的共同点:你不是仅仅为了钱,而是为了帮助别人活得更好,而不是死得更快。沈南鹏在功成之后去了红杉中国,每天的工作强度比自己创业时还要大。很多人对此不解,甚至连好友也不解:“至少沈南鹏已经是中国前一百位富豪之一,他为什么这么勤奋,我也不懂。” 如果你能够明白个中道理,你才具备了做VC的先决条件。如果你不是一个本质善良、助人为乐的人,那还是趁早断了当VC的念头。最适合你做的毕生事业是投机倒把和贪污腐败,如果连那个胆子都没有,你这辈子就肯定没有发财的机会。

VC也好,创业者也好,最后能活下来,而且能好好地活下来的是有基本道义、良心和责任感的人。可惜我们的教育从来不从这个浅显而实用的角度来教会学生们受益一生的道理。

读我这篇文章的朋友们,如果多年后,你成为了一个成功的VC,别忘了写信告诉我一声,我会欣喜地和你举杯庆祝。

我们正处于泡沫当中,如果你还想多要一个证据,我这就给你:年轻人又试图挤进风险投资行业里来了。我每个礼拜会收到好几封类同的求职信,内容

如下:

我即将大学毕业,主修经济学。我始终(“始终”这词儿对二十多岁的孩子是个什么概念,我扯远了……)对创业经营很感兴趣。而且我在学校主持一个创业俱乐部。我在高盛做分析员,现在我希望能进入风险投资领域来加深自己对创业的理解,用我以往学到的知识来帮助创业者们。我能熟练操作PowerPoint, Excel和PhotoShop.

风投这个工作看上去的确很棒:穿梭于各种鸡尾酒会和交际派对,乘坐私人飞机,淹没在成堆的创业者中,领一份底薪$500,000的年收入,外加以$16亿出售YouTube这样的公司而到手的收益。谁不想要这样的工作啊?(老实说,我也想。)

首先,告诉你一个令我汗颜的事实:我根本不是什么“成功”的风险投资家。我在这个行当混了10年,可我还没有成功地做出过一笔轰轰烈烈的大生意。因此,我也许并非提供入行建议的好人选,不过知识欠缺又何曾妨碍你成为一个博主?

好了,下面是我对想要成为造就未来明星企业家的各路英豪的一点告诫:
风险投资应当是你职业生涯的终点,而不是起点。它应该是你的最后一份工作,而不是第一份。

我的理论是你年轻的时候,应该每周工作80个小时,开发一件改变世界的产品或服务。而不是坐在会议室里,边听创业者解释为什么她没能完成计划,边在Blackberry上看你的email,然后冷不防地迸出几字珠玑:“你应该和MySpace联手; 我可以把你介绍给我们投资的几家失败公司。”

而且,创业者应该对那些选择风险投资,而不选择跨入“现实世界”的年轻人心存不屑。何必去听取来自这些背景不超过学校书店或在投资银行摆弄电子表格人士的建议呢?财务模型几乎是无关紧要的,因为耍弄财务伎俩在做出一件好产品并卖掉它的过程中帮不上什么忙。

我炮制了一份风险投资家资质测试(VCAT) 来帮助人们判定自己是否适合从事风险投资行业。如果你想参与在线测试,请按此。我在Electric Pulp的朋友们帮我在他们那儿制作了这个测试。接招吧!


第一部分: 工作背景


你是什么职业背景?

工程师(加5分)

销售(加5分)

管理咨询(减5分)

投资银行(减5 分)

会计(减5 分)

MBA (减5 分)

理想的风险投资家的背景是工程师或销售人员。工程师背景有助于你理解要投资的技术-举例来说,该创业者是否无视物理学定律。销售背景能帮助每个创业者在市场上引进一项新产品并卖出去。让我第三次在这个博客里鼓吹,“销售解决一切问题。”

要成为风险投资家最差劲的三个职业背景是管理咨询师、投资银行家和会计师。管理咨询的坏处是让你相信“实施容易洞见难”,而创业企业正相反。投资银行的坏处是让你迷信电子表格至高无上;公司是为华尔街而非客户而建。而且,投资银行家总是倾向于完成交易,而不是建立公司。会计则误导
你以为历史不仅能够重演,而且能昭示未来。

最后一点是关于MBA教育和风险投资职业之间的关系。这个学位的好处是能够帮助你在做一些投资决策和辅佐创业者方面提供一些额外的工具和知识(比如说,计算出$16亿的25%是$4亿)。坏处是获得这个学位(我就有一个)导致大多数人对那些初出茅庐的创业者怀有一种空洞的妄自尊大感。总而言之,弊大于利


第二部分[size=1em]: 第一手经验


你可能占据了地利,但你也得在合适的地方拥有合适的经历。具体来说,你有没有遭遇过以下这些事件?

曾经在一次浩大而持久的经济衰退中遭受重创,并由此明白自己是多么无能为力。(加1分)

曾经在一家成功的创业企业里工作,因而对于创业胜利如何冲昏头脑能侃侃而谈。(加1分)

曾经在一家失败的创业企业工作,由此你明白了三个道理:第一,取得成功是多么艰难;第二,这世界不欠你什么;第三,被解雇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加3分)

曾经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由此你真正懂得一个公司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加1分)

做过CEO ,由此你在经历了依靠系统运作的幻想破灭之后,不再会从董事会的角度来运作一家创业企业。(加2分)

曾经用自己的钱做过天使投资人,由此理解了在用别人的钱投资时的信托责任。(加2分)



第三部分: 必备知识



最后,你能为创业者们回答以下这些问题吗?因为这是创业者们需要得到的建议。(别担心:很多现在的风险投资家也在这部分上翻了船)

我如何在没有预算的情况下推介一项产品?(加2 分)

我如何能确定自己的产品是否真的有需求?(加1 分)

如果客户讨厌我们的第一个产品怎么办?(加1 分)

我如何能让Walt Mossberg(注1) 给我回电话?(加2 分)

我如何去和Demo的人套近乎?(加1 分)

我如何能上TechCrunch? (加1 分)

我如何能让Fox Interactive的人回我电话?(加1 分)

我如何能占领一个已经有五家在做同样事情公司的市场?(加2 分)

我在专利保护上该花多少时间、精力和财力?(加1 分)

我们在产品构架上赌错了,我该怎么办?(加2 分)

我该雇佣什么样的人:年轻的,年长的,没经验的,有经验的,工资低
的,工资高的,本地的,外地的?(加1 分)

我如何能不花太多钱,就让雇员走人?(加2 分)

我该怎么告诉我最好的朋友,因为他是共同创始人,所以他不能担任CTO?(加2 分)

我如何能让BestBuy的采购员回我的电话?(加1 分)

我如何对付一个要求送回产品,并获得全额退款的客户?(加1 分)

我如何炒人鱿鱼?(加2 分)

我如何进行公司裁员?(加2 分)

测试结果


根据以下准则衡量你是否已经为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做好准备了:

40分以上: 打电话给CalPERS(注2),告诉他们你正在筹措一笔新的风投基金。

35到39分: 打电话给红杉和Kleiner, Perkins(注3),告诉他们你愿意加盟。

25 到34 分: 把你的简历撒向2,000家风险投资机构,然后祈祷吧。

24 分以下: 在你能得分更高之前,就先做你该做的事,并且继续乘坐西南廉航走南闯北吧。

要点总结:你在历经劫难之后,才能成为风险投资家。这样至少有两个积极作用:第一,你能在一群年轻时就入行的垃圾风投艺术家当中脱颖而出。第二,你才能真正帮到你的被投资公司-这才是风险资本该做的事情。我们10-20年后再见吧。

译注:

1:Walt Mossberg是华尔街日报的技术栏目的主要专栏作家。
2:全称为California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是加州的一支
大型养老基金。
3:Kleiner, Perkins也叫KPCB,是沙丘路上另一家著名的VC。投资过的公司包括Amazon,AOL,Compaq,EA,Google,Sun等等。
(引文完)

如果一个应届生或者毕业未久的新鲜人想加入VC,通常会是两个需求——

  • 长期从事想最终成为某家VC的合伙人。
  • 寻找你想加入的创业公司。


如果是第二条,其实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是第一条,千万要确定已经想好。首先,你加入的身份是associate或者analyst,等待你的是大量“杂活”,真正的杂活。在几年过去之后,除非有幸晋升,否则你会发现你永远缺乏所谓的“实际经验”,也没有“金融知识”,比起在bank稳步发展多年积累经验的人,只能孤独地等待着投出好项目并且沾上一些光,或者重新投入实际的公司运营当中去。

没有真正的操盘经验或业界资源,即便你成长为较高级的VC职位,依然会面对以下的困扰——

1、对钱没感觉。由于你一直在花基金的钱,而且由于风险投资本身就存在血本无归的可能性,所以你很少承担指责,也感受不到濒临破产的压力。

2、面对优秀公司没有底气。也许你接触的公司里95%都发展的一般,但真正有价值的其实只是那5%。而当你满腔热情的和这些优秀公司的CEO交流并表达自己的看法时,在对方看来只不过是浪费时间,因为——“你懂条毛啊?”

3、等不到反馈。大多数工作都有反馈,工作一年、两年甚至更久 ,你很清
楚自己的业务成绩,和同龄人相比,你也很清楚自己的发展是否跟上大家。即便在一个小项目上你也很容易从用户、上司等地方获取反馈并受益。但VC经常要等待数年来获得成果,而这成果甚至是个失败。而市场变了、科技变了、产业变了,可能你发现双手空空,从头开始。

4、难以了解自己的优劣势。如果有幸加入一家优秀VC,和优秀合伙人一起工作,在和他们工作方式、思考结果、决策模型、待人接物等方面进行比较之后,你可以发现自己的优劣势。但是,如果你没有什么经验就开始工作,怎么知道你是否在和优秀合伙人一起工作??

5、难以验证自己的成长阶段。要想成为能独挡一面的VC人,需要看到别人看不见的团队优点、项目潜力、行业趋势,需要敢下别人不敢下的注。但问题来了,VC技术哪家强?你如何知道你看的是对的而不是因为跟大佬多混了几年就自以为是?这一行里,超级装B、超级牛B和超级傻B在某些阶段中非常的相像。

九合的王啸说:“从我个人的背景和经验看,未来一定是在座的创业者创业成功之后,更适合做天使投资人,因为早期项目是需要半个拍档,这个天使投资人不但是一个财务投资人,而且是一个真正能跟创业者同呼吸共命运,或者说能做项目分析,还能帮忙找人、找钱,这样的话只有经历过创业整个过程的人,才知道创业过程当中的艰辛,你才知道在第一阶段他最需要什么,在发展阶段他最需要什么,什么时候管理会出问题,什么时候你跟他讲讲建立企业文化,这些事情没有经历过这一糟的人,做天使投资人都很难,所以为什么我说天使投资人是创业者出身的,包括我,我是参与了百度最早期的创业过程,我知道百度从零到一万人整个的过程当中,经历了哪些事情。”

于是,很多人会说,我有行业背景,搞过大项目,有眼界有实力,做VC不在话下。很好,但你又会遇到这么几件郁闷的事情——

1、回报不一定高。做VC比起成功的创业者,回报高不了太多,比起很成功的创业者则差得远。真正能把VC做好,需要的能力比创业者可能还要综合一点,你不但要有创业方面的经验、产业的背景,还有帮助创业者融资的能力,还要对业务进行梳理的能力。而且你要同时管理几十个项目,所以它的综合管理能力要求更高,不是那么容易。做VC,必然要将领域扩展到你之前从事的行业之外,新领域的项目如果看不太懂,失败的概率就比较高。

2、扎得不够深。也许过去的从业经历让你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多产业的认识,但这方面有时候反而会成为你的掣肘。因为你对产业规则比较理解,看早期项目的缺点比较明晰,对创业者需要哪些帮助比较了解,但某些面向未来的真正创新一定是来自于创业者的。随着你对产业的远离,敏感地意识到突破点所在的能力会开始下降,更不用说对于你没有深深扎进去过的行业。

3、过去卖力干活,现在卖力做决定。即便以前你是CEO的职位,做的决策也不如VC的万一。作为投资人天天都要做决策。你过去可能具备了优秀的业务能力和突破能力,但如果面对几千万的投资纠结,面对小案子也纠结,晚上想来想去睡不着觉,那基本上干不了这行了。

4、信息过载,并行操作。作为CEO,要抓大放小,找出重点;而做为VC,最重要的是迅速过滤信息,在你没有接触案子之前,你永远不能直接下定论,你需要大量接触项目,筛选出需要沟通的,再筛选出需要深度沟通的。作为CEO,你可能希望专心的做一件事,抛开杂念,最高效地完成之后再进行下一件,并且把重要度低的事情交给合作伙伴和下属。然而,作为VC,你级别越高,要做的事情越多,最终意味着你要把时间排得满而又满,至于排不进去的,只能同时处理;即便是敲定处理这件事的时间,都可能是并行的。

5、团队个毛。也许你在各家公司被各种不同的方式洗过脑,比如说“团队精神”。然而,VC是孤独的,甚至越强的VC人越少,各司其职,甚至还有潜在的竞争关系。在这里,信奉的是所有事情自己搞定。什么?搞不定?要你何用?而作为前CEO,更要适应和所投项目之间的关系,从场上玩家的状态退到一种顾问都不如的关系状态。


工作能不能胜任是一回事,工作好不好则是另一回事。


假设你成功地在VC职业道路上马不停蹄,一飞冲天,但我依然不确定你是否会真正喜欢它,因为它会面对这些事情——

1、政治。政治无处不在。合伙人之间可能有政治,不同地域的分机构之间可能有政治,和跟投方之间可能有政治,和下轮投资方之间可能有政治,和LP打交道可能有政治……当然,这里的政治不是那么负面的含义。不过,你是否是个心智成熟、处事圆整的人,直接影响到长期的发展。

2、时间。且不说从一个项目中收获成绩要多年,整个VC行业都是用时间堆起来的。你发现好案子拿不到,因为你不是合伙人;你发现拿不到足够的钱,因为你不是合作人……等你做到合伙人以后,发现资历不够募不到资,依然是个打工的……等到自己做基金了,发现留给你的时间却很紧……

3、不刺激。无论你觉得压力多大,但终究不如创业者经历的人生那么充满刺激和深层次的领悟。并且,当你经验越来越足,资源越来越强,资金越来越多之后,风险其实在下降,也许你可以间接感受到所投公司体验的快乐、哀愁、绝望或激情,但你的体验中很难还有真正的“激情”可言。

4、坏消息。对VC而言,有个282理论,即20%公司会成长得非常出色,20%很快会挂掉;80%的公司要么回本要么最多赚个小钱(对天使而言可能是191)。所以,你每天听到的都是公司不那么好的消息,每天都要帮助公司想办法。至于那优秀的公司,他们很少会给你填麻烦,至于好消息,即便一年一次,也无法和海量的坏消息想抗衡。如果你是一个需要正能量刺激才能过得开心的人,掂量掂量吧。

有一种情况单独交代一下——

抛开工作内容和喜好之外,如果你只是因为觉得自己看项目一向很准想来做VC,那么:有钱有判断力,适合做VC有钱不懂行,适合做LP有判断力没钱,适合替人理财。

拓展阅读:如果你已经做了VC(风投)


现在让我作为一个并不成功的从业者,用悲伤的语气来补充现在的感想吧。

投资世界中,“老”并不自动等于经验老到,见识成熟。市场上多的是已经在打滚很久,却仍瞎猫捉耗子的人,也有那种短短进入两三年,就具备务实作风与深刻了解的人。很不幸,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对VC(风险投资)行业的观点,倒是并没有错,但光吐槽没有给出正面的做事方法,是个缺憾,也证明了当时的无知。

有两个误区是真正踏进行业之后才意识到的

第一是浮躁。你可以看到不少投资人会列出很多明星项目,这使得很多新人都急急忙忙希望蹭上一些大案子,然后写进自己的个人简介,踏入“明星投资人”的圈子。但真正的明星项目是不是归功于你,并不是像苹果掉在你脑袋上一下简单。当这个项目并没有被多数人看好的时候,你是否力排众议,尽力去推动你的上司通过这个案子;当创始人有某些地方有欠缺时,你是否想尽办法帮助他找到资源;当公司在资本操作上有很多困难时,你是否协调多方找到一个最佳的方案……如果没有,也许只是你碰巧撞上了运气,不代表你真的能复制成功。

第二是宽容。这个是我常犯的错误。我在之前一个回答里提到,“忙”是这一行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但忙并不见得有用。把标准放得过低是个大问题,与你根本不可能投资的创业者交流,其实是浪费双方的时间。很多时候,通过事前的研究工作和信息收集,就可以判断多数项目是否值得深入接触,当你总是抱着“也许会错过什么”或者“他们值得一见”的心态,大量时间就被消耗掉了,而这些时间本来可以用来很更有价值的创业者交流,或是跟进一个需要抢的项目。类似浪费时间的事情很多,比如介绍一个你不会投资的项目给其他投资人。风投终究是金融机构的一种,作为从业人员的天职是获得资本回报,如果做的事情不能带来回报,都是背道而驰。

另外,风投不是科学,不能光做研究。大多数机构里,应届生进入时通常被叫做分析师,而成长之后开始操盘具体项目,也就是说,大家在做的事情都是逃离“分析”。在科学上你可以证明自己是对的,做项目你尽量避免自己犯错,但风投是九百一胜,不去尝试,不去失败,永远没有机会。

科学的本质追求的是可重复性,金融其实也要靠大量的理论思考支撑,尽管如此,这两个职业当然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科学理论思考多半衍生自数学和逻辑,具有清晰的、 互相证明的完整结构。即便是工程,工程师的价值也往往在于设计出能将变异性的不良后果降到最低的稳定设计。理解系统稳定性并控制误差是工程的本质之一,当然也带着重复性质。无论如何,不能重复的东西在工程里是要尽量绕道避开的。

相对来说,金融行业充满了永远没有结论的游戏,很容易让人陷入虚无主义的思考框架。 因为不管你思考的多仔细、多透彻,做出判决的永远是由人类构成的市场,而不是抽离的第三者,例如大自然或者物理定律。

换句话说,金融行业的根本矛盾是:作为投资者你必须要持与市场不同但最终相同的意见,才有机会赚取符合你的眼光和努力的利润,作为风投而言,也就是所谓前瞻性。风投行业,多了一层人脉的因素,有很多好项目,即便大家判断一致,如果你能提前接触到,就占据了很大优势。但这些优势,是对投资机构的核心人员而言的,对于打工者的你,并不见得有如此高阶且对等的人脉关系。你唯一可倚靠的,是选准某个领域深扎下去,辅以对市场的正确判断,在投出足够多好项目之后所建立的人脉。这时候,你的判断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觉得某个项目“太贵了”,但市场如果长久坚持“错误的意见”下去,最终可能会变成你才是错误的。

公司成长的“验证过程”不受自己掌控的现象,正是行业特点之一。也因为如此,就算一个人过去是做产品经理也好,软件工程师也好,即便同时适合技术类和金融类工作,一旦选择走上其中一条路后,经过几年的职场洗礼后,大多会变得无法从事“另一种”工作选择,两种从业人员也很容易对彼此产生很大的误解。

但在这些鸿沟似乎越拉越大的职业中,往上爬得够高的话,我们会重新发现类似之处——一个想当合伙人,一个想创业成功。但是能够爬到合伙人职位的少之又少,工程师创业失败的也远比成功的多,这里面的关键在于一个共同的能力: 完成交易(deal )的能力 。

风投真正的核心工作其实并不是像炒股那样,判断行业然后买卖,而是接触创业者、谈合同条款、与其他投资方协调、给项目融资、辅助公司成长、进行资本结构调整、董事会决议、操作分红退出等面对企业的各种服务。而这些服务都有一个共同特色:都得让对方点头愿意或是进行签约,你才能真正成为对方的股东或是拿到对方的钱。

但这其中任何一件事,都是没办法重复执行的,也就是说没办法工程化。同样一个案子,你去谈被拒绝,换个人可能就能谈下来。多少估值合适,也没办法根据过去所拥有的大量数据来选择最好的方案。你只能先足够高效地获取足够多项目,根据感性来分配各自的注意力和保持接触的时间长短,然后评估各种潜在机会和风险,以及调动各种隐性资源例如人际关系或品牌等,最后决定是否执行交易、如何交易、如何持续到交易结束。

也因此,完成交易能力才是至关重要,换句话说,一个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发现或判断出好项目,并成功投资进入的人,才能胜任合伙人的工作。也就是说,无论你入行时是人脉大户还是行业专家,能最终做出成绩得同时具备眼光和促成交易的软性技能。

对应于创业也是一样。决定一家创业公司是否能成功有成百上千个因素,但创始人会不会“卖”仍然相当重要。当他去和投资人融资时,卖的是自己的愿景和人格特质;当他向用户或消费者推销时,卖的是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当他和供应商协商账期时,卖的是自己的信用;当他面试大公司员工时,卖的是公司的未来。

所以好的投资人和好的创业者多半也是好的“销售”,这个销售不是穿着西服提着公文包到处拜访客户的那种,而是在资源不足、时间紧迫、团队缺乏经验的状况下,还能够达成目标的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成功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在机率上都如此之低,主要的原因就是能够同时拥有软硬技能的人,不管是在金融行业还是在商业都少之又少。

把创业者和投资人对立起来,是一种感性的偏见。虽然出发点不同,但到了企业发展后期,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并不总是媒体所描绘的那般明枪暗箭、互不信赖,毕竟双方都是结合了本质相反的硬技能和软技巧,加上十足的努力和机运,最终才走到这一天。虽然利益上冲突难免,但如果都是一路走来,就算不至于惺惺相惜,我想也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话题。这样的你,才算是真正选对了职业。

关于作者【孙志超】,曾就职于创新工场,目前在小米投资部。本文来源与孙志超的知乎(链接:http://www.dwz.cz/),经原作者授权,金融八卦女整理自知乎发布。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896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