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温哥华] 温哥华仇富!? 听听遭鄙视的有钱大陆移民怎么说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9-1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k$ G1 u( w$ c1 j: p( Z
8月初,在温哥华一间装修精美的中式茶馆,约30多名中国新移民正在聆听一场投资研讨会,会上谈论的已经不是房地产,而是高科技、生物科技、手机应用和商业地产的投资信息。9 E2 z+ n. d% R7 }- f# r0 N
' s4 Q0 O7 f: J& H6 J8 Y. B( M
研讨会的组织者之一,这间茶馆Café 1029的合股人Jason Liu说,“我们知道加拿大人不高兴看到中国人买房。”- d3 \, p  M( ]: \; [5 a. P
) |* V# E- C& \5 [  t
这些人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富有人士,最近,他们成为温哥华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攻击的靶子。很多温哥华居民说,是他们这些人把房价炒上了天,以至于本地人都买不起房。
9 U1 D9 J, o, d  R2 l0 x# _- S& x% x& y
这种怨恨情绪的升温,导致卑诗省政府出台了15%的额外物业转让税,专门针对外国买家。与此同时,一份报告显示,低陆平原有10%的房屋交易是被外国人买走了,其中多数是中国人。+ Q& W: W, J' ~- H6 H' \
# B" u6 Z+ B( E& L  y8 f
有议员提出要对所有住在几百万元房子里,又没有收入的新移民进行调查。至此,所有的中国大陆移民成为了被怀疑的对象。! Y) h  R+ _* v" F7 \
' r% X$ }- n: V
很多中国新移民感到困惑,为何他们就成了加拿大房地产市场的出气筒?3 a) B: m4 s) i

+ W! F0 W' |$ W% k% \他们更想问:这项15%的税收新政,到底是针对房价,还是暗示中国人已经不再受欢迎。1 @' j) {" v8 z- z1 U6 f; D

7 o, o8 ]- K, E# X! U这个城市最特殊的群体
7 p) F2 v: F0 Y/ z# S
8 j" p2 j$ T/ Y) W在Café 1029聚会的这些人,是温哥华这个城市里最特殊的群体,他们成为被谈论、被担心、被厌恶、也时刻被猜忌的一群人。然而,他们也是最沉默和隐形的一个群体。
/ w7 P* E6 @* `/ p
. H9 o4 N1 P7 Q- F! @1 n/ t; h8 C- j* A4 {1 J' }9 a
Sherry Qin原本在中国深圳经销遥控玩具,生意做得颇为成功。Lao Wu是2008年从北京移民来加,主要是为了孩子的教育。Sam Peng(上图)在妻子怀上二胎时来到加拿大。
2 l+ K  v" s1 q- A# Q5 e  U. W: H
6 Z# \' E. P' y  m这些大陆移民代表了近几年一波在温哥华登陆的中国新移民,他们的原居地并不是本地人过去160年来所熟悉的地名,如广东、香港、新加坡和台湾。) H# o3 b2 [3 E

1 O: I" g) I- S4 T  s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字,自2000年以来,温哥华有近14万移民来自南京、上海、哈尔滨、北京、广州和青岛。
, A/ q! w2 |4 M1 u. a7 ?  z$ O
" O. L; T8 C4 M6 k3 y) F6 R5 {: Q3 B, |$ _! G, G- d
这些移民与加拿大人过去见到的完全不同,不仅仅是在数字上。. }: Z9 B9 Z- w: l

; k# l4 z' P- c- F% ?他们是中国近十年来经济迅速发展的受益者,到加拿大来,有财力有信心。- @, S' d' g1 Y" m$ O% d
8 C8 [- \5 I1 `  C
不过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与早期移民也有共同之处。
$ \8 _- P0 g9 H( I, r8 ^4 p% ~$ N' u8 `0 h. t: s
茶馆里,Cindy Liu一边饮茶点一边说,“我们认为自己是环境难民和政治难民。”茶馆内摆设着欧洲和中国的古董,门口却还掛着圣诞装饰。
) A! Q+ E# f' u* ^
, ^$ f1 x* f6 X: C( N2 d" c她和丈夫 David Li原本在上海做投资生意,两年前对那里的生活感到厌倦,先在温哥华买下一栋250万元的房子,然后移民来加。% r! \+ J5 F8 c+ j/ g9 w( d

/ t9 i  h1 A5 Y他们的儿子现在15岁,入读私校St George's School。他们说,中国的教育制度更多是填鸭式的。- T. r* n; V7 u. p( d( _1 j! H
" [$ u" q6 \, o. g
50岁的David Li说,如果他再年轻些,可能已经去了美国,那里对于像他这样的投资移民风险更大。他要拿出50万元,而加拿大只要花12万。
  f/ @( `1 {1 ?4 Y$ Y1 g' S1 c  b
" o9 u: d0 b8 k" T0 Q! _% r38岁的Cindy Liu说,或许在美国能更有钱,而“温哥华就适合生活。”8 m* ~6 C: B7 I# `& ?4 t
* G0 R' D* s  t9 w
Cindy Liu在温哥华的家中作画。
9 B/ L) ?- u% q- v9 r9 }
3 j$ K1 J* L- Q中国大陆移民真实的一面
8 K9 t% h5 c+ h( F3 \' x. N
4 w) y8 z+ U2 q很多象这对夫妇一样新来的中国移民,并不愿意将自己的私生活曝光,不过,这一次,他们接受了《环球邮报》的采访,谈及他们在温哥华的生活,移民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资产情况和对新家的想法,因为他们想要让人们看见中国移民更真实的一面。
- c( Y2 D2 n. Y$ O
/ E- [1 k# y5 `& ]8 {在温哥华,这些人的社交往往在Café 1029、微信群、学校家长群或大学校友会。
8 o' F# v" t  T5 H  T# C: _, b* k. |6 x0 ?
他们中有开便利店的,有飞机引擎维修师,有的在社区组织工作。他们是较富裕的生意人和专业人士,也是被揣测最多的一群人。
! K" Q9 y( h. M& ^
) A1 q8 M1 N" Q对于当前最热的楼市话题,包括本地人的敌意,中国贪官携资金外逃等消息,对他们来说并不意外。8 u6 Q% {3 ?" W- _' N
2 d5 O. K: Z1 d4 X8 s& [
同样的事在中国也有。国内大城市的房价飞涨,新富豪都是靠地产投资和炒作发家。7 ]- i2 c' h6 V
" u4 H4 x; p8 w6 U" y$ s$ f
Lao Wu来自山东,原本在北京做生意,他说,这些报道已经见怪不怪。在中国的大城市,也能看到外省人携巨额现金入城,城里人和知识分子很鄙视这些涌入的爆发户。7 X5 \% [! t! D
# h' V# }3 l5 N2 _
Lao Wu早在1996年以技术移民来加,之后又回流,在中国呆了10年,赚了钱,2008年和家人一起回到加拿大。
) C0 k# y( W( S/ _- ]# m
3 C# C8 E+ v7 y+ h3 K8 G! I' \Sam Peng比喻这些人是比佛利山人(Beverly Hillbillies),飞黄腾达后搬离穷乡僻壤,迁到富豪名人聚居的比佛利山庄居住。
# r* f$ U$ z2 U% K0 I6 t# t' g* L) `; e
他说,他自己15年前到加拿大时,也属于这一类人,开快车,大声说话,现在他看着这些新移民做同样的事,有些看不下去了。
7 o0 W$ P8 X+ f# t' W1 ?9 ^' r7 m" m( `
Sam Peng以技术移民来加,定居在列治文南部,为在温哥华的大陆移民组建了加拿大华人投资者和企业家协会。+ D. U; K1 W- O% w; P
' n( e7 S  F" `) l; w
他说,“这些人没有自信,童年很穷,一夜暴富,他们要炫耀给人看自己有多富有。”
$ W0 q! z& a' R. r" G) _# o. u. c/ O% r+ v. f: U" P( C8 k$ t9 O
Sam Peng也是这间茶馆的合伙人,他鼓励新移民适应这里--做义工,捐款给本地组织,努力融入,就从早上说句“Hello”开始。9 y- X) Y) ?$ O. M4 s! P) S% _
: @% E/ \2 ]4 }9 p
有媒体报道,温哥华的中国大陆移民为阿省Fort McMurray大火筹集了20万元捐款。+ C- e' e0 m* `$ P3 S* R
+ Y" N  k8 \" P. n& W
在这间会员制茶馆里,投资人讨论着各种投资想法。
& R) Q- H/ N! t6 v8 j
/ l; c# j) i& f& h老移民不替新移民说话" M6 M; S# [, ~- {

, ]' f/ ^6 U: |  r# ~2 j, H! e《环球邮报》采访的这些人,按他们自己的说法,全都不是本地媒体上最常报道的超级地产投资商,空置房的业主,被宠坏了的富二代的家长,或是中国来的贪官。7 f8 B4 q7 `! R, h, y# T
2 @0 e! ^6 E9 j8 Y
他们有钱在温哥华的好区买房,但也不是一口气就买下房子,或者全靠吃利息过日子。% Z. g$ f5 {% K% d. C* {' a) V
5 j; e9 J5 ^) t
他们来这里的理由还有很多,比如有朋友在这里,这里的华人多,喜欢温哥华的风景。
4 d4 Q1 [' X+ {3 S# k( ~6 r+ T" J3 x2 m8 n0 w: m8 f  I  Y
他们代表了更多被媒体忽略的多数中国大陆移民,在温哥华近50万华裔中已经占到近40%。! F1 c8 |6 w9 r' q% [, }( q. f0 o
  X7 O% B7 B. Z& M* f! O/ q3 ?
他们试图代表新一批大陆移民,因为老移民都不愿为新来的中国移民说话。
) M: O( Y" S, F0 Z/ Q. I' X# @' ]3 p1 _- R8 \
19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大批香港移民涌入温哥华时,也遭到本地人的批评,指他们建起大宅,砍倒大树,可能与黑社会有关,往往父亲仍留在香港工作,孩子在这里驾着跑车闯祸。当时60、70年代的老移民就作出反击,前省督、知名商人和慈善家林思齐(David Lam)积极为中国移民辩护,并且设立了"劳里尔学会"(Laurier Institute),资助研究文化多元化带来的冲突。
. ]7 [4 `' ~3 N8 C4 Q
6 N2 Q8 Q, l9 |8 Q0 R- h1 U当时的香港移民也更西化,懂英文,容易得到理解和与当地人沟通。) H  s% d5 z& g) R$ R( f# u. j
1 f. ]+ G) v( b: y
现在的情况不同了。
) r& L3 G4 B5 S) B2 a( Z
% f( A( v8 h+ Y1 A; q社区机构SUCCESS的前负责人Tung Chan说:“没有人愿意出来说话,比90年代的情况更糟”。SUCESS是70年代香港移民创办的。. n7 l, m% u8 r1 i% K

  N0 L  J  o9 T% S现在关于中国大陆移民的报道全是负面的。
' z% g& w$ z( g( k: q0 \- G7 b- G- h* B3 T# o3 u( m/ ^6 W* M
不但本地居民认为是这些人导致温哥华的房价飙升,社交媒体甚至主流媒体也这样描绘他们:带着非法赚来的钱,到加拿大来洗钱;把钱投入空置的公寓投机;买张公民身份,不交税又享受加拿大社会服务;推倒市内的旧房大肆装修……
* ]& H( q: [1 Y2 l  F
+ h4 [4 z3 P& Y3 p这些故事很多往往来自地产经纪。比如,《国家邮报》曾经报道“温哥华地产经纪Sarina Han知道,她掛牌代理的Westside富豪区一间250万元房屋,最终会落入中国买家手中,其后被推倒重建一座豪宅。”" x' [! ?* F1 H! r: m# [

* E: s0 [" E! h( g7 q* m+ j富二代的报道以偏盖全% \* Z9 m) h" T6 e" s' ^+ m

, B1 r4 Q$ l) D) ?  |$ n海外媒体也热衷于报道温哥华一批被宠坏了的富二代。《纽约时报》指温哥华到处都是暴富的年轻人,女的背爱玛仕柏金包,男的开蓝博基尼,大都是中国贪官的子女。. _" t! d7 [( L" M5 x1 s
9 p7 t; E  z7 o; Y5 C8 V
面对这些报道,劳里尔学会和SUCESS等机构却始终保持沉默。
) ], p/ ]+ c0 d; M% Z2 m' f# o8 I" w0 j. P
卑诗大学移民教授Henry Yu说:“沉默,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7 t5 h  V% }' r) b3 U3 B
/ C$ M- o& J5 m) n6 t9 w3 D8 r
Cindy Liu和丈夫David Li在他们温哥华的房子后院沏茶。. Z, H* d& g7 C% z1 X1 {

- S8 v: q5 W1 Y( m+ C3 C5 C0 k9 ]中国移民也了解本地人对富二代的蔑视和对贪官的怀疑,这已经成为本地中国移民的一个痛点。但是他们认为富二代只是一小摄人,不能以偏盖全。
: M, J4 s- a! T! l2 u
1 Y2 H7 `9 H' M8 MEileen Yu在中国是大学教授,丈夫留在中国做软件生意,她说:“只有一小部分孩子是那样,因为这些孩子的家人都在中国。” 她说,多数中国孩子与她的孩子一样。+ \. Z4 _5 L; L% n% Y6 b
1 G( D6 v! c# F1 P: X* w
Eileen Yu住在Dunbar区,三个孩子分别就读Queen Elizabeth小学、Lord Byng中学和Simon Fraser大学。读大学的儿子门门课拿A,还做很多义工,探访老人院、献血、为佛教慈济基金会筹款。8 M' w) a* H. ?" C6 @1 f
5 x$ i0 R0 ^1 d
她认为,富二代的负面报道,掩盖了大批孩子聪明、刻苦好学的事实。这些孩子有的已经能管理父母的投资,当他们迈入职场,将成为这个城市的资产。1 C  R4 _& y! }; G% p! I9 S; N
' d# _1 L8 V( d& s; b# {
至于温哥华的房价,接受采访的中国移民也听到看到各种关于外资冲击的报道。
" r7 Q7 v" o: [4 \0 o2 F$ |3 F7 b3 \2 \7 s! K+ _# Z! `
他们倾向于认为,中国来的资金不是房价上涨的唯一因素。
! D- z- D: n" ~/ d) [
8 X* w' W' u  ?' WLao Wu说,有很多因素,中国人显得更突出。温哥华的房价确实高,但是房价高是全球普遍的问题。5 w( X# J9 _/ {3 [- e+ Z, D% Q0 t

6 e8 j# o5 W: H3 I# i5 L至于空置屋,或许是因为他们在温哥华找不到工作,不得不回中国赚钱。- N/ r% C! o, T, W8 ~3 n! Q( l
: J+ [+ H3 |8 a# {+ M2 G8 I( d0 i" r
至于推倒房屋,那是市政府对装修设了太多条条框框。' S$ u2 y/ ?/ r7 Q
; g- a% U# N& J( D9 w* m
但是他们也想问一句,为什么加拿大人卖了房子,拿到更多的钱,多到他们从来都想象不到的钱,然后又开始埋怨新移民。
3 _, m3 M- }/ h" s, i
9 O3 L) ?# y) f. h, ]4 ~Sherry Qin说:“我知道一个妇人,她的房子19年前以40万元买下,现在卖了200多万。她很开心。”
# i: U! O; D+ V) `9 a  H& D
) A+ ~" g! D1 }) @% N0 D对于卑诗省的15%新税,他们也有各自不同的看法。
+ S& o; f6 b1 H  k) e0 ]4 a- q( Z4 p9 p# z8 c* F
Sherry Qin说,这里应该保留自由市场。Anita He说,这是在告诉所有中国人,“我们不欢迎你。”# v. t$ @& q) U, E; c7 o
$ p: g$ ~3 u6 [2 F. |. [: C
Alan Yu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打击房地产投机,希望可以让房价下跌。
$ J% s) x$ X/ e& i; o4 ^0 |: [$ n$ I( Z
这些政府规管对他们来说,也不是新鲜事,因为中国的大城市也对外地人实施限购令。
1 D& A/ H, l1 F! l2 [! w7 m* K# Q+ v2 u5 b6 i- y! |: R. R
令中国新移民不解的还有,为何加拿大人不满富人们搬来这里,而政府又想要吸引有钱人来加拿大。, m' ?0 e: f( r0 @

8 u; \* }, M3 ZCindy Liu在温哥华自家后院收割成熟的甜豆9 f7 m/ N( u. a. Q

+ D6 U8 E. E+ o" _- a% k% r! w关于钱和税的敏感问题
* M8 M: Y1 J) o2 }+ Z3 v2 l
; h/ I' n+ D  k+ Z! t- LAnita He与她的三个孩子住在列治文Terra Nova区的一间独立屋,2013年买下时花了160万元。她说,听到有人逃税感到不满,她说自己在加拿大和中国的投资都交税。
$ N" u% B7 ?$ E" G6 d8 u' p9 \6 s, y' ^9 s* K9 b
“应该交税。我的孩子在这里,他们很安全,很满足。很多人不交税,很自私。”
: h3 U( v: T9 ]$ Q7 t$ i5 T% N4 }9 y3 F. z, \  Y8 A
Anita He移民来加是因为担心中国的环境污染。
6 ^9 E3 p- s/ a. q$ p. P! j" ~$ R8 h; Y, m9 {0 C
她的前夫还在中国云南,开一间印刷和林业公司,也在中国交税,并寄钱给她。' p0 _; K$ A2 A' j  c% i. S

4 d' p* g( n8 {9 n' N48岁的Anita专心带孩子,空闲时参加唱歌班和学琴。
" S% x. H' ^5 i1 ~' v' r# `0 z# N5 @" i
! F& K  m! L, h/ m
Anita He在列治文的家中弹奏古琴: N7 `( h4 ^# S; I: _) [

$ I+ y9 J( B! H/ q; X( A- n; R1 U如何把中国赚的钱带到加拿大是一件头痛的事。
/ I. C/ s5 g3 _* c  h  d* A7 ]- S$ A' \/ g) w. e
规定是每人每年带出境的钱不能超过5万美元,很多人只能想迂回的办法。% K1 t; ^) P1 I" v/ _' p

+ H) @% y1 }* b& A, QAnita He说,一部分钱是从香港转过来的。她有香港的居留身份,因为以前在国内生二胎要被罚。8 h  m0 B) H! E/ l# r

- y7 f6 L2 F( x; p$ YDavid Li说,还可以通过一间同时在中国和美国运营的公司转移资金。
' G: m6 g1 c. A& n$ Q& ]( V4 m1 U0 G# V9 v8 E  g
很多人说,他们是把钱一点点转过来,在5万元限额内,通过自己和亲友的账户。这些钱已经足够他们在这里过上舒适的生活,但也不是超级富豪。
( M5 x9 n1 K1 p3 r7 s6 V1 |- |# B& a, h5 l% R% C: {. ^- s: x
两难选择/ w1 o; K8 F7 [' c  m3 d2 [

9 F3 a5 B8 Y3 n' ]7 s" i4 X接受采访的中国移民,一半是技术移民,一半是投资移民。那些教育程度高的专业人士,往往被视为理想的移民对象,现在看来实际上在中国有很多致富的机会。
+ z$ e! m& A% i2 _; D% W. }
) e9 u& [% r# E1 a: NLao Wu在拿到加拿大公民后仍然两地来回跑。他在1996年作为技术移民抵加,之后又回北京做防弹衣进口生意,一呆就是10年,赚了足够的钱后,就在Maple Ridge买了第二套房子。他的第一套房子在Coquitlam。现在他正在考地产经纪牌照。: A+ I  K) e% q  z7 l

/ I1 U/ g! R! L4 K3 H+ E他还打算开一个中国版的家谱网(ancestry.com),也想着养宠物,种花,甚至在自己的农场经营一个露营地。" f, T) f5 t4 Q1 I

- s8 Y0 M' L$ X8 _4 \Alan Yu住在卑诗大学新建的公寓楼内。他原本在上海是杜邦和3M之类外企的东亚部销售经理,也开过公司。他的妻子Alinda Xu做药物销售。. u, W* h- f" T  n0 {; E, M/ q0 X
4 [* R- w2 p" B5 K# n
夫妇俩于2008年移民到温哥华,是属于技术移民。5 m$ A, n  I6 {! t7 M

5 C  ~1 N6 F1 e( [+ O: _- {' t8 j; a40岁的Alan Yu说,在移民最开始的三年,他在温哥华一间小公司Kin's Farm Market做店铺经理,收入远不及在上海一间外企的年薪10万美元,但是每天也能过得忙忙碌碌。
4 N$ w; O9 }0 T3 a' y# f+ t- O& b2 L. `6 a" n
有趣的是,这正是很多移民想要的。他遇到过一个开法拉利的中国男子,询问他到店里打工的最低工资,并称只是想找点事做,Alan Yu就聘请了这名男子,结果他只干了几周就走了。# \4 R9 W9 u( B; J, p4 ?& o3 ~
& B' ]4 ~' K) {! i0 F) v
Alan Yu和他的双胞胎女儿。
9 Y0 u4 `8 S  f$ v8 R) f' [8 }3 |8 @, ~7 Y7 l* X
2011年,Alan Yu和妻子又回到上海,他的说法是,因为自己有责任把公司经营下去,要对公司的员工负责。
# v9 g6 t5 [  H( i/ z9 I' S. ]+ y- f8 }) d' ?; s: Z
但是去年,他和妻子决定孩子的教育更重要,于是妻子留在上海继续开公司,自己带着双胞胎女儿回到温哥华。: \( U9 c9 p- Q9 D
" n% w/ W( Y6 p4 P! j& b
他说:“卑诗的教育制度与上海不同。这里开发孩子的创造性思维。”8 U4 C6 u1 a8 {( i8 _. B

5 ?* C+ J% l/ L, Y5 D他们2011年在Marpole区买的房子现在已经出租。他又在UBC买了间新公寓,这幢楼里有90%的住户都是中文名字。2 g9 K( J+ t' A4 Q' V0 c
0 P0 g1 C, U2 q/ d$ K- E! c
他说,住这里是为了保证孩子能读Kerrisdale区的Maple Grove小学。# T+ b! l1 |4 P

! a6 J. q- C7 a( c, o. t% |他也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专心照料孩子,日子过得挺忙碌。4 K( a9 A; M2 B$ ]6 l# Q* \* z) j
' A: L- n8 y+ @4 K
他要学英文,参加温哥华教育局的家长辅导课程,每天花5个小时在学校做义工,比如帮助整理图书馆的书籍。
& ]/ T  i" P4 a! A) ?  i0 L# ~% K9 K+ P
3 y# k' A. j5 w" J) e9 Y其他时间,他会带女儿去上钢琴课,游泳课,溜冰课,以及课外英文辅导班。
% c0 A* M/ N# y, T. ?( }9 A; R8 A# Z4 `, y" S1 N
周末,他会见见其他的中国家长,或者去当地的教会。5 W+ V  a. h! g* C* g1 c
' ~; k2 ?3 I2 f# k7 X
Anita He在列治文的家中
3 i' v+ z! E# Z- Y7 x
& a; p1 y) ]% e: W% Y  d这些接受采访的人都对自己有机会在加拿大定居心存感激。但是他们也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 -- 事业、继续在中国赚大钱的机会,以及一种归属感。
5 V5 P* E+ t2 O' A7 G9 Q5 _) q4 r! }6 Y! {* Z
即使在这里交的税不多,他们在中国工作的丈夫或妻子已经在中国交税,所以他们也做出了牺牲,而加拿大最终会因为他们的到来受惠。) `7 X1 o- s, N, o9 m) K

6 \" h+ I1 r& i! I/ N1 O! Q" M他们放弃了国内的一切,他们认为确实为这个国家付出了。
, [' v" `: v% [2 n% t
! O% h% }: H; ]+ W“我们自己花钱送孩子来这里,这些孩子以后会给加拿大做出贡献。”. q6 O4 z+ e! p( c# W
7 V0 y1 H0 f% v8 Y2 O* a

6 D# V! [/ l/ F$ j0 C! k
来源:加国无忧

; M. t  Y5 F3 b% I' X# ^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9215-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