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相声脱口秀] 先把德云社的恩怨放一放,听听“嗲嗲”的台湾相声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8 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都说相声是老北京留下来的,那一口倍儿溜的京腔是标配,就连从加拿大来的老外,碰上相声,也得先把满口洋腔换成京腔。8 d9 W$ H0 l9 A* T4 T$ X3 N

) j/ W! b1 X$ y, X9 R2 o
' S. V$ h5 ], ]
- ~# P9 |0 y5 D, g都说南方人get不了相声的笑点,多半是因为听不懂北京话,但也没挡住德云社一路南下的足迹嘛。
) n4 B* T) ]& Z7 O9 g
" U+ r/ D& \. u0 h2 L
- ~% w9 o- D: Q8 O6 ?& m2 m想当初,来自台湾的相声演员刘增锴和德云社师徒三人郭德纲、曹云金、何云伟合说了一段关于“背叛”的相声《八扇屏》,现在看来,令人唏嘘,你们感受下:8 r' C4 M) C8 Z' N4 y
6 i1 K. {7 g: |( L+ \; N7 d: m
# B) s( P$ W' X0 ^
$ I- }5 x/ G# [. J  M, t$ N

8 T1 B* T% [3 h$ o. u* O# [2 {相声不就是要大家开心嘛,德云社的师父和徒儿们消消气儿,咱们一起听听台湾相声怎么说吧!
$ z& S( b2 q4 d" ]0 t& p+ |, m8 ?
3 Q# I6 n' L0 E! Y5 [& D台湾相声,是同样打着京腔,还是一口“嗲嗲”的台湾话?台湾腔的相声会很违和还是更有喜感呢?
9 \. Q, O, K- ^  _4 p0 t. r# }
( Y3 f* J; ~) n% S0 f3 n2 U) W( ?( }' z% g1 x# W( h
“相声来自北方,但非要说北京话的话,那在台湾就毁了。”操一口京腔的台湾汉霖民俗说唱团团长王振全认为,任何语言都应该能说相声,闽南语有八音,蕴含高妙,最适合说相声,也应能尝试。1 P( Z" C" v, N; D! f; e8 F) |1 i
$ Y8 Q6 ]8 D/ }5 B, L, g* w- _

  }8 a- `4 x5 Q( A事实上,从自北京来,到流行台湾,相声已成为两岸共同的语言,并不因方言有异而生隔阂。* i' p8 h8 }. i% ]

8 `5 {2 V( C0 g2 A: k4 @1 c2 T4 X/ ?; J( h  Q
两个老北京少爷成了台湾相声的先驱1 h4 w+ k& ^  w! T+ y0 `

0 V4 A: J( n8 a9 N1 w& s/ y$ C! c& S6 U" V8 y: e) y

4 _' o9 Y2 S9 u: U+ Y魏龙豪和吴兆南) ?6 C3 |8 X' N* d& m
. y# i0 A& r, b8 @$ D
2002年除夕夜,马年春晚。彼时“吐槽”还不是春晚正确的打开方式,人们刚从小品《卖车》里习得一句“忽悠,接着忽悠”,就眼瞧见观众席里晃荡出一位眼戴墨镜、手提鸟笼的台湾“贝勒爷”来,这便是台湾相声第一次和全国观众见面。6 d5 c) M5 {( I

1 w! Z. |# }& U/ g+ W7 Y  z' ?% Y
$ b% k% `- X# X9 p; x8 ?8 a2 Q春晚作品《谁怕贝勒爷》,由著名台湾戏剧艺术家赖声川导演,讲的是光绪年间两名相声艺人给贝勒爷说相声的故事,呈现方式似相声又非相声。
& O, C  F6 d4 {, Z8 m4 V, E
& e8 x6 C: J" n3 P/ v0 w5 K: Z) z$ r# x: g6 w7 U: P! L
主持人倪萍串词,说它是“相声短剧”;年后媒体点评,也说“相声小品”;而全国观众听台湾同胞一口用力过猛的京片子使“贯口活儿”,心里都不免嘀咕一句节目里反复出现的包袱:“什么玩意儿?”6 R( r# Q" A/ n" _. A3 S/ o
, s. }; a" V& q/ p1 d
* X. h& B" [/ D; o6 H, s! f
但甭管您喜不喜欢,这就是台湾相声。
( g. ?! a& z, T7 K" v6 n3 n' G9 K; T) k

4 v& e3 |% s" q! n- D4 \“魏龙豪、吴兆南,上台鞠躬!”这是台湾一对老相声搭档的经典开场白。
" n. Z; V* |' ]% V' M! A" ?" J; p5 ]6 S, H$ b
6 v! n+ n: ^9 l1 r6 S" o
台湾著名相声艺术团体相声瓦舍“舍长”冯翊纲,这么解释这句开场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台湾,电视还不像如今这般普及。人们听收音机,看不见是谁在说相声,于是“前辈”先报姓名,说句“上台鞠躬”,算是对听众有个交待。, ^" I) s' ?3 r/ ~) D/ X8 I

8 \# f* r# i8 N! z& l) |
. K$ R* L$ [4 \  [1 G冯翊纲所说的“前辈”,即魏龙豪、吴兆南两位先生,大陆出生的“20后”,台湾相声行的名家。1 ^, P* u3 n2 G5 J1 Q3 |
  r6 a6 }$ p: d

4 n5 c$ b& a; ~! Q( c9 E! t3 l两人年轻时都是老北京的少爷,混迹于热毛巾翻飞的启明茶舍,喝热茶、冒热汗、听热乎相声。
+ v; H! i+ U: v! {
8 |9 q8 r/ J- y. b3 p5 B8 `# u  ~7 c6 ~# J
1949年,两人随军来台,硬是靠记忆整理出一套相声作品,开始去台北萤桥的纳凉晚会和各处书场搭档表演。从此票友成专业,既联络了袍泽,也积累了第一批观众,宝岛台湾这才有了相声。! j: ?. _1 O9 ?8 {1 o8 {+ r

3 Y) J. p- B% \3 p4 b- f" z% T9 W
! w) [3 W3 U' ]2 n' @, W5 ~% d1968年,魏吴搭档在台湾出版第一张相声碟片,后又录制《相声集锦》等专辑,合计收录了250多段传统相声。$ f9 s* i7 k  T  C% B# L

- ~3 h* b0 ?7 Y; L( I. H5 N7 D8 b' D4 c
转眼到了1982年,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首赴香港演出,第六代相声大师侯宝林在列。吴兆南专程来港,提出拜师。拜师仪式由“文”字辈第七代传人马季主持,“明”字辈第八代传人姜昆拍照记录。% X& _* O3 V7 ~; `' P, C! |7 r

; [" w/ {- p- A/ y5 Q
9 ^  `9 R9 d5 K/ `& _  `姜昆后来评述这段奇缘:“自此,台湾相声有了正宗的传承,台湾相声艺人挺直腰板,走进中国相声族谱大系。”但在冯翊纲看来,吴兆南当时已年近花甲,且名满全岛,拜师侯宝林,“是浪漫,尊重传统之意”。! E; l  N9 y- X. v. N5 S

/ f: }& a0 Q( L那是一段伤感的往事4 r5 Y+ G* i' B- x) m5 U" T# p3 r

9 P% k3 E6 H+ h2 ?. x3 t; ^魏吴搭档说相声,初心只为一解乡愁,其中有一个细节:魏先生本名魏苏,魏龙豪是战时失联弟弟的名字。以此为艺名,是为了引起弟弟注意,好来相认。回头再想,收音机、录音带里一句句“魏龙豪上台鞠躬”,是否也是这位手足离散的老北京的一片苦心?5 A  G" |6 z! ^4 c/ Q; ?

; I  F1 ]. c! {% B- J" F! y4 u* j: ?; ?0 R8 l1 K0 z, F! h# S3 l
然而,眷村从临时落脚渐成了永久“故乡”,年轻人不再能欣赏遥远的口音絮絮叨叨地抖不声不响的包袱,魏吴二老从大陆借来的相声火种,终于要熄灭了,仅靠散落的录音带勉强维系。0 G4 g6 K3 \$ n# l7 |9 {* B
5 R2 a. F2 i# ~9 f$ u# v

% T* H2 j1 f  @“相声在台湾死得太突然。”赖声川曾感慨道,“1978年,我赴美留学,相声还算普遍;1983年,我回到台湾,到唱片行,连老板都不知道相声是什么了。非常超现实。”这超现实,正是当年传统相声在台湾难以为继的艰难现实。
7 V0 o* _) y4 E: t! d6 ~
& c$ r( a- \4 f. V4 o" c8 n) I  \. A/ A
当年的相声比后来的周杰伦还火
4 O5 N# G8 o: w/ |0 C& u1 ~
. {. |3 J5 N2 U% r6 ^3 z  _你知道吗,上世纪80年代,台湾相声专辑卖得比你们的爱豆周杰伦16年后的唱片还火!
8 H2 M7 d' N# S* ?5 j  r. F& e# N( V/ w! ?# p0 w6 ?0 Z

+ _1 j$ I$ c; {4 d  W  j1 h
0 b& ^6 T# R0 s' o8 {周杰伦:哼,没我帅!5 O& v- s, a% g6 |3 I& M+ g: Z/ ~6 b

+ Q, X( u; k8 [0 u/ ]3 v! f( p6 W8 D
“相声在我们传统民俗当中,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表演艺术。随着时代的进步,它也慢慢消失了。也没有人给它写祭文。”+ J* u& V) k2 {0 u/ z
" A. z- t, B, q

' H- a) O/ I- C+ n1985年3月1日晚7点半,台北南海路一家座位不足百的小剧场,上演了这部台湾相声的“招魂”之作——《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以下简称《那一夜》)。: ~5 R+ ~) M% `1 ^/ L
  e" I5 N) n2 s$ j7 b4 |: C( r- f
" ]0 _, M: u% X' n) A' Y* c+ v
这是赖声川创建表演工作坊的首秀,回放当年的录音,演员李立群、李国修谈起没人给相声写祭文时,现场观众笑成一片,再不是魏吴二老磁带里的“罐头笑声”。
, ]/ b: \# Y% N8 I% {
2 r2 |, _, b, G8 Q; B; p/ h' P& l* _" T/ o2 ~' z3 C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观众几乎是三句一笑,五句一爆,该笑的如期笑了,不该笑的也出乎意料之外地笑了。”
7 t+ `/ X* G/ e, r
/ k1 G% O' b, {3 [
" A3 z8 h/ v8 a# V6 x赖声川本想探寻“相声死了”,知识分子“该有的态度”,却意外地让相声起死回生。演出实况专辑畅销百万余张,成为当年的白金唱片。16年后,台湾流行歌手周杰伦经典专辑《范特西》,在台销量也不过40万张。' }% I% B9 e: |* A
4 s3 V8 E$ p0 X2 m1 {/ ]

5 ?6 [- b% Y$ e" p  C& S  w; q8 w《那一夜》片段,请感受一下万芳老师的基本功:+ A* C( U9 u1 b5 z

. |$ |( d" a' {2 e; L  p! F/ \9 l3 ]$ i2 J
, L5 ?2 K' r8 c' S# p" `  I0 b: y9 n, F, h' A" d

0 @  m+ O8 Q+ }4 ~7 u3 j1 {' g5 P! M0 i3 z' l. p, |* Z" M
《那一夜》剧情本身,即意蕴着相声在台湾的式微和中兴:受邀演出的相声大师莫名爽约,华都西餐厅两名主持人强行救场,冒充大师登台,连说了5段相声,分别讲述了5个发生在不同时空,却又相互牵连的故事,最后回环至西餐厅,观众如梦初醒。
1 w* Q" Y4 h. t6 `6 b$ c  {! @# j5 T; A" ?( z, b5 S( [- ^+ h
( X; K6 q6 C7 @) F9 ~, P" w4 J9 i
这比美国电影导演昆汀循环章回叙事的《低俗小说》还早了9年,足见其“实验性”与“前卫”特质。
/ D# R* ~- d# m' {, h* p3 p; v0 a3 d. v! e1 u) i1 ]
% f, p) ]" M4 P+ U6 f4 H
自此,相声在台湾借戏剧的躯壳还魂,化身新生事物“相声剧”。赖声川带领他的表演工作坊再接再厉,不但重排《那一夜》,还陆续推出了《这一夜,谁来说相声》《又一夜,他们说相声》《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等相声剧系列作品,将《那一夜》的“IP”挖掘到极致。开头提到的《谁怕贝勒爷》,即节选自《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 v' @) U( u" j8 p( L& C; p* X+ h# H4 g& `

+ _+ O7 Q2 u0 s$ X$ S相声剧登陆春晚10年后,姜昆在《曲艺》杂志撰文,提及《那一夜》:台湾发生了一件让“相声”两字走进千家万户的事情。在包括姜昆在内的两岸传统相声艺人眼中,相声剧借来“相声”二字,却绝非相声本身。3 x4 W3 Y* f# _/ b4 K

9 L' m5 f* J  z
; O; \: j! D! C6 J* C$ ]自成一体的相声剧
( ?. o9 `6 e* ^' y$ N1 w. b. L
/ b8 j, e9 t) @+ v; W“一间瓦舍,到底是相声承载着戏剧,还是戏剧成就了相声?”这是化用相声瓦舍2001年作品《东厂仅一位》的台词。' ~3 A$ t% s' l: T) ~
, {3 y4 a. `* p

; U# T0 w6 U) c6 M《那一夜》后,在台湾艺术界,传统相声和相声剧之间,几乎形成了华山派气宗与剑宗一般的对立,而冯翊纲、宋少卿创办的相声瓦舍,便是相声剧创作路线的典型代表。0 V4 B$ y8 [" B5 G5 C
) R0 T+ j6 e1 D7 U
, f$ N2 Z1 Y6 n8 P% X4 @
冯翊纲,高雄人氏,眷村子弟。14岁在同学家翻衣橱,偶得全套7张魏龙豪、吴兆南《相声集锦》,“什么玩意儿啊,两个人哔啵儿哔啵儿地”,就在这好奇和质疑中,对相声的迷恋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 z( J2 e# z/ l% O1 x3 K( h1 w/ S

& o* D) E- A2 S: m  x) R后来,冯翊纲考取了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正赶上赖声川“神秘兮兮地”筹办表演工作坊,一来二去混个脸熟,加入进去,至1993年和李立群同台上演新编版《那一夜》,这是后话。
% W: e3 v' ^4 p% K4 m* C
2 \1 M+ T# A, f. a2 y$ J+ ?9 F, \5 w* I+ }( V: a
( X" _  t( X- M
台湾演员李立群; H2 \4 M7 g  p3 u  u+ S/ R# }) V
" ^: T4 P+ M/ y. _" q. A
/ G# u) ~/ Q0 Q# x
大学三年级,24岁的冯翊纲在街头照例“撂地”说相声,偶遇一“油嘴滑舌的闲人”,一半阿美族血统的宋少卿。第二年,宋少卿考进同校同系,冯翊纲便与之创办了相声瓦舍。
% y6 L2 L6 Y* L' g# G- o- w/ l! b7 u

, \0 @( N" N2 P$ J3 o+ N3 c% C从1997年开始,相声瓦舍沿用《那一夜》“集体即兴”的创作传统,保持着稳定的相声剧产出,《相声说垮鬼子们》《状元模拟考》《谁糊弄我?》……稳稳接住了《那一夜》的衣钵。
+ l2 ]5 D  A) S- B
' `8 _5 L$ M6 l, t1 K/ d' t+ _, }- D' |% Y5 l/ u$ i: k( {5 k
集体即兴的创作模式,是相声剧区别于传统相声的重要特点:导演首先提出大纲,要求全体演员结合自身条件,现场即兴表演,并由场外人员记录后,交由导演整理,从而形成二次大纲,进行二次集体即兴创作,如此往复,直到导演和全体演员达成共识,当下固定剧本,不得在公演中即兴增删。) p! V$ W* A& N
0 ~' _& b0 e' Q- w4 X& ?

. g" U) n3 v7 C冯翊纲认为,集体即兴创作的相声剧保留了相声的形式,又以其明确的时空设定和核心议题,有别于两个人拌嘴逗乐的传统相声;另一方面,相声剧演员继承了传统相声表演的高度“自觉”,在为“戏中戏”角色代言的同时,置身事外,这又不同于主流戏剧中演员表演时完全的“忘我”。相声剧便是传统相声与主流戏剧的一门“交叉学科”。+ x# Y) j  Z  e5 O$ o

& Z1 k; W5 x; L0 E4 \  M
3 t. b8 z- S; I. w《东厂仅一位》剧照& K  T( D6 P7 ]$ p! |3 U

3 X3 `4 u5 S+ {" k! z4 U0 ?《东厂仅一位》中,宋少卿说,“相声是相声,戏是戏,还是不要搞得太复杂比较好,否则就不算相声了。”冯翊纲答,“只要我认为我在说相声,那么我演的就是相声。像这样,把文艺理论穿插在相声剧作品里,一点都不‘哏儿’”。
3 k9 F/ C8 C+ S) A8 x) \4 w. Y. S, e
' V6 k# p1 k7 S+ z* [
9 N7 O1 h: y& a4 `从《那一夜》到今天,31年过去了,冯翊纲还在不停阐述相声和戏剧的纠葛,不知是出于艺术科普的使命,还是面对相声传统的乏力。
9 r' K3 B# z% p& Y) v
1 x2 m1 r- j$ [# R4 J: a. p% C! X# x$ T$ C7 f% y: o3 p

监制 | 刘洪,责任编辑 | 刘娟娟,编辑 | 胡艳芬

0 \. N8 [1 ]% D- Z/ y0 ^9 O# V9 c9 q1 x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991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