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中国人要有多少钱才有安全感?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9-14 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15年7月25日,山东聊城大学美术学院学生以留守儿童为主题创作的画。图/东方IC




我们抢过盐,抢过奶粉,抢过板蓝根,现在还要抢一个更大的东西——房子,抢的都是安全感。


文/朱人奉


21世纪是一个安全问题全球化的时代,便捷的国际交往把危险扩张到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1994年发布的《人类发展世界报告》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提出了人类安全的概念,认为它包括以下形式:政治安全(人权和民主原则遭到侵犯);个人和人身安全(冲突、贫穷、与毒品有关的犯罪、对妇女和儿童施加暴力、恐怖主义);环境安全(空气、水、土地和森林恶化);食品安全(食物的数量和质量方面,食物的可追溯性);卫生安全(疾病、传染病、空气污染造成的呼吸系统疾病);经济安全(失业,工作不安全,收入和资源不平等,贫穷和没有住房)。

生理需要(衣、食、住)是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第一层,其次是安全需求(人身安全、健康保护)。温饱解决之后,中国集体奔小康,进入一个亟需建立安全体系的时代。安全体系建立不起来,其他三种需求——社交、尊重与自我实现,就无从谈起。



活在当下,你有安全感吗?


一有风吹草动,人们便惊慌失措


当互联网世界激辩“延迟退休”政策时,一个庞大的群体——农民工却丝毫没有闲情逸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所面临的现实是——无法退休。他们所担心的是能不能领到每日的工钱,明天又将去往何处。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目前的2.73亿农民工里,50岁以上的占了17%,总数超过4600万人。

工薪族看着不断飙升的房价、与CPI不成比例的涨薪幅度,早已感觉身体被掏空。“这个世界叫人类坚持下去,世界叫穷人奋斗下去。”香港乐队My Little Airport给香港青年写的歌,在内地青年中引发共鸣。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实行“996工作制”(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而遭曝光,网民不再感到愤怒,觉得媒体少见多怪——说得好像我们不是996一样。香港没有人可以在10点钟前入睡,内地的白领也开始对9点钟下班习以为常。经济下行时,996们背锅逆行。


大学不再是象牙塔,反倒像金矿,人人都想进校园捞一把。电信骗子觊觎大学生的学费,互联网放贷人手里攥着一张张“裸条”,青年导师猛灌心灵鸡汤,忽悠人人去创业个个都发财。最后的结局被写成段子:十个创业九个死,还有一个在烧纸。


在不安世界奋斗,唯有艰难逆行。


当下中国,从依靠伦理规则生存的熟人社会,进入到一个规则与契约尚不健全的“半熟人”社会,在这一过渡期中,人们的不安全感与不适感更为强烈。

似乎只有人民币能带来一点安全感,一切向钱看的物质主义亦因此横行:有人一心“为人民币服务”,有人一创业就想不费吹灰之力地“先挣它一个亿”,有人呜咽地唱着“我的儿子叫钱云会”,有人则大声叫嚣“我爸是李刚”。

缺少安全感的表现是,一有风吹草动,人们便惊慌失措。房地产市场刚透露出一点限购二套房的消息,人们就风风火火地跑去民政局排队抢号办离婚。我们抢过盐,抢过奶粉,抢过板蓝根,还要抢一个更大的东西——房子,抢的都是安全感。

中国人到底要拥有多少钱才有安全感?有人算了笔账,如果一生康健,也许是400万元。也有人说要1000万元,但是又有多少中了1000万彩票的人,最终还是没能过上好日子呢?



中国兴起政策性离婚潮。

3000万人的城市,就有3000万种不安

“白银杀手”高承勇归案后,歌手张玮玮撰文讲述甘肃白银在上世纪90年代的变迁。这是一个在“三线建设”中发展起来的工业小城,工人来自全国各地,像一块块浮木聚集到西北的破落小城,备战备荒。

在90年代的国有企业改革中,这些地方无一例外成了下岗潮的重灾区。在西北的白银、西南的綦江、中南的蒲坊,至今仍能看到大片废弃的厂房和工人宿舍。张玮玮在文中写道:“1994年到1998年这四年,白银一直在绝望的处境之中,大小工厂纷纷倒闭,依附在工厂的一个个家庭靠着微薄的低保维持生活。几乎全城的年轻人都在往外跑,拼命地逃离这个困境。”



白银几乎成了一个“高谭市”一样的灰暗城市。

这一逃,就是20年。20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在逃往大城市的路上,其中有的是农民工,有的是上班族,有的是准大学生。在大城市穷忙而无望之际,我们又开始谈论“逃离北上广”。其实,一线城市的人口仍在持续增长,且有大量流动人口未被及时统计。譬如,统计局统计的广州常住人口总数为1308万(截至2015年年底),但移动手机用户却有3223.92万。

人往高处走,高处意味着更多安全感。在村里种田,不如外出打工实际,外出的是壮年之士,留守的是老幼;新富者为了呼吸更好的空气、享受更好的人生,投资移民;家长想方设法买下最好的学区房,试图通过房子给孩子许一个更好的未来。人们讨厌大城市也热爱大城市,因为所有优质资源都集中在这个庞大的怪胎,它就像微信这样的“超级应用”,人人都离不开。

归根到底,我们总是想逃离不安的世界,找到一个安全的栖息之地。可是,有3000万人的城市,就有3000万种不安。



城市提供了现代化带来的便利,但依然和农村共享一样的不安。

个人才是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人人都在喊着:给我生活,地方随便。

中国是急之国,中国人总是很急躁,在路上的表现是,人人都是路怒族,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会被那些不守规则随意穿插的人逼成路怒症患者。广泛存在的路怒,成了对无规则的集体愤怒与发泄。只是,他们没有把这股气用在要求建立规则和守护规则之上,而是通过猛按喇叭、胡骂一通来获得宣泄。这是一种典型的“无能的力量”,无疑给世界的不安又点了一把火。

给这个不安世界的生存指南之一,就是要建立规则和遵守规则。略显讽刺的是,由于安全教育在中国的公共教育系统中只占很小的位置,我们的规则意识常常是通过别人遭遇的安全事故来培养的。诺奖得主约翰·纳什夫妇在出租车后座上没有系安全带,结果在车祸中被甩出车外,当场身亡。消息传来,很多中国人才发现,平时坐后座懒得系安全带原来这么危险。

建立规则和遵守规则,意味着你盖的一栋房子,不会随意崩塌;你造的一条路,不是纸糊路;你卖的是一棵白菜,而不是一瓶农药;你卖的是一罐奶粉,而不是一罐化学药剂……



中国城市化的成本是难以量化的。

一个真正富裕、文明、平等、自由、法治的国度才是一个安全的国度。

王小波说:“我们生活的支点是什么?就是我们自己。”

运动健康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却仍然有那么多人无法摆脱对药物的依赖而致死。我们已经知道吸二手烟对健康的危害,却有人无视各种禁烟规定而致他人死亡。城市道路安全系统已经如此先进,却偏有那么多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而致死。汽车已经有一套安全系统,却有人不系安全带而致死。教育水平已经普遍提高,却有人无知地去冒犯他人的文化禁忌而致死。


安全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但归根到底会成为个人问题。每一个具体的个人,才是这个世界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第475期
点击封面图即可购买


https://weidian.com/?userid=320434472&wfr=c#rd


今天,定义一个富人,不是富有金钱、富有时间或富有社会资源,而是富有安全感。


这是个不安世界。


恐怖主义、种族冲突、战争阴云也许离我们遥远。


离我们更近的,是不放心的食物和空气质量,让人焦躁的城市交通,社会治安问题和陌生的邻里;是不时会接到冒充熟人、领导、电商、航空公司客服、公检法的诈骗电话;是买套房或者买辆车,甚至寄个快递,就暴露了所有个人信息;是一下雨就看海、一上路就路怒、一言不合就大拆大建的城市;是男人困惑于“你是男人”“你还是不是男人”以及“你不是男人”的尴尬之问。


在不安世界里,安全感,才是人的第一愿望。


本期看点

https://weidian.com/?userid=320434472&wfr=c#rd中国女人为何最缺安全感“以前有一句话说,男人是大树,女人是绕树生长的藤。但现在有一批女性,她们自己就是大树,为何要做藤呢?”https://weidian.com/?userid=320434472&wfr=c#rd“北京瘫”闪开,“日本眯”上场随时随地的困意,是日本人对这个国家治安的信任,甚至被视为一种勤奋、可靠的标志,带来升职机会。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3062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