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旅行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就像生活并非想象的那么糟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9-17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韩国辉及其关于旅行的写作《别生气,我又不是在说你》。图/新周刊


“人们总爱把旅行和生活对立起来,以为生活是乏味和无聊的‘在家’,而旅行才是特别且有趣的‘出走’。”其实很多时候,你会发现旅行正在变成生活,或者说旅行就是生活。


文/罗屿


梳理旅行轨迹,韩国辉将每到一处自主体验后的观察思考统称“偏见”。这些偏见新鲜浑朴,带点嘲讽,但一定不恶毒。


作为旅游卫视总裁,行走各地的韩国辉发现的旅行秘密很多。对旅行,他试图戳破一些约定俗成的观念,建构一种新的理解。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偏见。




他的偏见,就是巴黎人挺矫情


初到巴黎,他踏着下过雨的潮湿小径,到达一个电梯只能容下两人的住所。这样的开始,美感全无。此后“相处”,并没消除最初的不美好,反而添了更多不理解——


咖啡厅,朋友相约,只是各自看书,相对无言;


琥珀店,卖出蜜蜡的老板表情伤感,因为“此后再难与它们相见”;


几乎所有博物馆画廊都没有英文标签,因为“法国人从没想过有那么多外国人来”;


法餐厅,一个擦得发亮的大圆盘精致地放上几块腐乳,一道道菜上得不慌不忙,等得人心都碎了。


蒙田大道是公认的奢侈品之都,这条街入驻了Christian Dior,Valentino,Chanel等高档奢侈品牌。图/tkseuro


在巴黎随走随逛,韩国辉体会出了巴黎味道——狂妄或者说疯狂。“‘逛’字一拆,就是‘行走’加‘疯狂’。建筑、商店、店员、货物,每个元素都支持着这个城市的疯狂。”Celine店内一款皮包拒绝再卖给亚洲人,“因为亚洲人持有比例太高,失去法国人钟爱的贵族定制感”。


巴黎人有固定审美,不会今天正装明天嘻哈,他们只逛自己喜欢的店面,即便偏门冷门,每家店依旧活得很好。“巴黎人的确喜旧厌‘新’,厌恶改变。历经多年,埃菲尔铁塔才被接受;迄今,蓬皮杜还被视作‘丑八怪’。新的建筑无论美丑,都被他们当作巴黎耻辱。”


蓬皮杜艺术中心,曾经被巴黎人斥责为怪物。图/studyblue


与“矫情”巴黎的相处之道,韩国辉认为如同对待热爱小黑裙的巴黎女人。“当她自顾自用法语向你讲述巴黎的美好,讲述游客如何毁了她心中的巴黎,不要试图用英语告诉她你不懂法语,而应用标准普通话说:‘你会讲中文吗?’搞不好她反倒自动切换英文频道,对你说一句:‘Fine,can you speakEnglish?’”




别让旅行变成工业生产流水线


韩国辉不解,为什么有人致力以“七天游五国”“十天游八国”的方式走遍世界。“我不反对‘尝鲜’,而是反对为了凑数的‘重数量轻质量’,反对为了炫耀的‘求多求全不求深’。”


让韩国辉同样不解的还有那句:“哇!跟我想象的一样!”在普罗旺斯明明只有几小株薰衣草,一些人却要在照片里拍出万亩草浪波动向天的样子,然后附上:“哇,来到了梦中的普罗旺斯,和想象中的一样美。”“我不明白,他们的旅行是为了让自己愉悦,还是为了让别人给照片点赞。”


假装在普罗旺斯:在哈尔滨普罗旺斯薰衣草庄园的自拍。图/hcrntt

行走增长见识,韩国辉并不刻意追求所谓“悟”与“不悟”。回想西藏转山,他怀念的是海拔5000多米的那间小破旅店,“里边的味道,是方便面味、咖喱味、糌粑味,混合着汗臭味,你会感受到真正的人间烟火”。在西藏转湖,他也曾在深夜冥思苦想:“我的涅槃呢?我的顿悟呢?”最后,他还是睡着了。

他几乎不做计划,“计划总会把风景分为必须看和没必要看”,“从‘计划’到‘找到’‘拍照’‘分享’甚至‘炫耀’,活像工业生产流水线”。

什么时候起,去西藏朝圣、沉淀心灵成了让人们趋之若鹜的事情?图/xwlxw

只有静下来,才会仔细端详见到的风景。在红其拉甫,他看到巴基斯坦士兵向中国士兵要了一根中国烟,两人在国境线两旁同时点燃,抽完。“两国之间有多远?可能只是士兵递烟的距离。”

在美国加州1号公路,那里的鸟儿比城市的肥鸽还厚脸皮,啄食时视人为空气。“在中国,恐怕鸟儿更担心人类的肚皮而非自己。”那里的海狮悠闲享受阳光海滩礁石,人类倒如暂时栖居的臣民。




旅行正在变成生活,或者说旅行就是生活


韩国辉如今长住北京。这是他自老家黑龙江大庆出走后落脚的第二个城市。15年前,他只身去了海南;8年之后,他仍是一个人,背上包,来到北京。

在北京,所有人都在抱怨生活的忙碌但是又不愿意离开。最初,他带着无限热情探索北京的好与坏、静与吵、哭与笑。他和朋友在北京湛蓝天空下放风筝,如同放飞梦想;可是他搞不懂北京人为什么聚到钓鱼台旁一条局促的街巷欣赏银杏。

北京钓鱼台银杏。图/pcaijing

但7年的生活让他体会到,这个超过2000万人生活的城市,是所有人的北京,而有些地方永远不会与他产生交集。“就像很多海南人没有见过海。闪亮着、鲜艳着的,是我的生活和乐趣,暗沉着、昏黄着的,是我不需要了解的角落。”

韩国辉会隔三岔五回海南。曾经一天又一天的工作让他渐进式地走进这个岛屿,他感觉自己像一滴水,流入这里的每个角落,知道它的丰足,也遭遇它的贫瘠。如今,海南之行从一开始的“去海南”变成了“回海南”,无论是待多少天。

“人们总爱把旅行和生活对立起来,以为生活是乏味和无聊的‘在家’,而旅行才是特别且有趣的‘出走’。海南的八年告诉我:这样的理解太过美化旅行,而淡化了生活。”其实很多时候,你会发现旅行正在变成生活,或者说旅行就是生活。


海口骑楼老街,很世俗、很生活。图/lofter

在海口时,韩国辉像海南人般光脚穿凉鞋、下午喝老爸茶、住不靠海的房子、晚上下楼吃夜宵。他感慨以前光顾的文昌鸡店、粉汤店、小书店仍在,这样的“不变”让他觉得自己只是暂时离开。

“现在的家正是当初出走的目的地。想想看,人生有时真的很好玩。”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3091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