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在世界末日的隧道里,中国人可能会活得最久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9-27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电影《大话西游》。
在很多灾难中,被困的人到了山穷水尽时,不得不考虑喝尿维生。从这个角度看,尿疗者也许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隧道”般的灾难在他们的生活中是一种日常。
文/周作鬼
我们都喜欢幻想末日的样子,尤其是在爱情里,因为只有粉碎物质世界,才能彻底成全反物质的想象。齐秦那首《直到世界末日》将这种末日浪漫发挥到了极致:“假如地球脱离了宇宙/永恒的大地开始融化/就让我们紧紧拥抱着/变成沙。”
现实可能是这样的:在末日式的灾难把人推入绝境时,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能不是彼此拥抱变成浪漫的沙,而是吃土喝沙也要存活下去。新近大火的韩国电影《隧道》,河正宇饰演的李正洙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喝尿。
河正宇欧巴可能想象不到,他们只有绝境时才会吃的东西,在中国会成为一些人每天服用的饮料,并且把它作为药饮,用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在尿疗法的理论中,尿液不仅只是补充水分而已,它还能帮李正洙增强体质,蹭蹭蹭地续命。

▲电视剧《大时代》。
“连尿都能喝,还有什么大不了的。”
尿疗的文化在民间根深蒂固。在武侠小说中,童子尿既能疗伤驱毒,又能增强内力;在僵尸片里,童子尿更有赶尸驱鬼的法术效果。作品是虚构的,童子尿是真实的。2008年,浙江东阳的“童子蛋”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东阳和南昌的一些小学,甚至有老师收集童子尿卖给小贩。每到春天,东阳的街头便飘着奇怪的味道,小贩们正在路边用童子尿煮鸡蛋……据说当地人还把这称为“春天的味道”。
二手玫瑰在《春天的故事》中问道:“谁在春天里歌唱,谁在春天里幻想?”答案已经为文艺青年们找到了——是在东阳街头卖童子蛋的小贩,以及呵着双手吃童子蛋的顾客。

▲图/Tamara Shopsin
网络游戏中喝蓝色药水可以恢复魔法值,简称“回蓝”。在尿疗者看来,这种神奇的液体是经人体多重过滤后的“圣水”,不但可以“回蓝”,还能给人附加“乐观”“开朗”“自信”之类的BUFF。《南方周末》最近采访了尿疗者王三水(化名),他说自己从前总是惶惶不可终日,对生活有诸多抱怨,但自从开始喝尿之后,他“完全想开了”,还经常对自己说:“连尿都能喝下去,还有什么大不了。”如果这期间有什么不良反应,比如皮肤红肿、身上起疙瘩,他们会说这是正常反应,是“黎明前的黑暗”。
尿疗法是开源的,也就是说,它不排斥同时服用中药和西药,也可以同时进行锻炼、瑜伽、食疗等自然疗法。所以你没法确定,是哪一种疗法起到了作用,安慰剂的作用又有多大。所以电影《隧道》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只有在那样一个不能锻炼、也没有其他食物的逼仄空间,尿疗法的效果才能给完美地表现出来。李正洙最后撑了32天,废物利用居功甚伟。换了平时就有尿疗习惯的人,由于他们对尿的吸收可能会更好,存活时间没准更长!

▲尿疗,一个“坑”。
隧道般的绝境,是他们的日常
李正洙是在食水无继的情况下,不得不“变废为宝”。我们都听说过,在很多灾难中,被困的人到了山穷水尽时,不得不考虑喝尿维生。从这个角度看,尿疗者也许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隧道”般的灾难在他们的生活中已经是一种日常。
王三水之所以最终走上了喝尿的道路,肇始于2003年的非典,他是这场灾难的幸存者,但SARS后他被查出了股骨头坏死的后遗症,每天痛得死去活来。由于对西医疗法不信任,可能还有费用昂贵的原因,SARS病友后期多转用中医疗法和自然疗法。对一些收入极低的SARS后遗症患者来说,自然疗法的价格也不便宜。患者吴如欣便因为负担不起游泳锻炼的费用,不得不放弃了这个不必负重便可以活动四肢的锻炼方法。这时,治疗费用几乎等于零、又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尿疗”,就趁虚而入了。

▲电视剧《义海豪情》。
在医疗条件极差的古代,“变废为宝”的疗法俯拾皆是,而相信“以形补形”的传统医学,甚至广泛地在人体身上获取药材和药引。人尿在《本草纲目》中,便被誉为“还元汤”,“饮入于胃,游溢精气”,能够清热解毒、滋阴降火、明目益声、利尿通便、止咳化痰、活血补损、杀虫疗疟、滋润皮肤、解决难产、治愈肺病…..堪称“十全大补”。
打开这本中医药宝典,翻到《人部》,我们会发现:从头发到头垢,从牙齿到人屎,从人汗到人尿,从人骨到人肉,从天灵盖到胞衣水,从妇人月水到出生脐带,无不可以入药治病,无不拥有神奇疗效。比如《谷部》记载的一个食疗法,治的是尿床,具体方法是“以热饭一盏,倾尿床处,拌与食之,勿令病者知”。用现在饮食界的语言来说,也许可以叫“尿捞饭”。

▲电视剧《天与地》。
质疑中医者从中看到了传统医学的荒谬,然而这种荒谬何尝没有映照出当时人民的绝境?没有现代医学,只能以身试药;不是贵族阶层,无力支付诊金;更非知识分子,多半人云亦云。在如今的“尿疗村”,这种情况改善了多少?
位于武汉的中国尿疗协会会长保亚夫估计,“全国可能有上千万尿疗者”。这些尿疗者的周遭,也许正是现代医学和福利政策的光明未能照耀到的地方。


新周刊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31697-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