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各类吐槽] ✅华裔女孩自述:别对我说中文,我是加拿大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8 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m# U1 p$ X* c# M6 p: d/ _
我的母亲叫我香蕉人,用她的话说,我是外黄内白。
+ t- u) c; w: s8 h
她说的没错。
  l4 k4 |+ M& h0 c
作为加拿大华人,我常常称自己是你所见过的“最白”亚裔,这是出于我对亚洲文化的抗拒。当“香蕉人”就是我这个华人移民孩子的身份。
1 D- X4 O* K# b) d0 c4 f, \
- A; H) l! P# y! d2 q2 m4 T* t
我的两岁萌照

* s$ G) E; W0 I! L: o- _
从小抗拒所有中华传统
我对中华传统的排斥从很小就开始了。如果你问我的母亲,她会告诉你,我在2岁的时候,就郑重其事的告诉她,别对我说广东话。

. E* P! N: ~3 j5 b7 {
“妈,别对我说中文,”我对她说。“我是加拿大人。”

1 p, |3 W/ R4 h) j6 h- F  F
成长的过程中,我常常告诉母亲要说英语。这不是因为我听不懂她说的话--我能听懂不少词汇和短语--而是因为我不想花力气去学中文。
3 y- _% D5 |  c8 E% ~) T
我就是不想学。
5 S& M. S2 ]0 v1 X9 B
我的父亲是出生在澳洲的华人,他也从来不学广东话。此外,在加拿大,人人都说英语,我想要适应和融入这里。
, t" s( o0 L) d- }& |3 e$ r
当我还是孩子时,我也讨厌中国菜。比起点心和粥,我更爱吃披萨和汉堡包。我也讨厌在学校吃午餐,因为要向我的小伙伴们解释,为啥我的午餐总是和其他加拿大孩子们吃的不同。
# [6 H1 I' }3 E6 F8 e" D6 C" w
到了十几岁的年龄,我不但排斥我的文化,也因为它而感到特别窘。

' i  E% Y* @5 t) s; i: k
比如,我的母亲出生在香港,英语有口音。虽然我是没有口音,但是有一次,我的朋友对我说,她听不懂我母亲说的话,因为她的口音太重。

' A/ ?9 b" ~: W% j& ]
当时我就想,母亲英语很好,但我还是感到被冒犯了,又感到很窘迫。

0 i. W7 a6 C2 f) I. ], w4 n. {/ `* D
; O5 P5 m. T/ Z) |9 r* D& v' ?
我在五岁时与父母和姐姐的全家照

! D7 d: \- u+ _7 `0 ?
自那以后,我与别人分享我的中华文化时,就会特别小心。

1 G* I/ b( c! M9 Z* v
话说回来,作为亚裔也没什么可以值得酷的。我在媒体上看到的所有英雄人物都是白人,唯一可以让我仰目的只有花木兰(Mulan)。而且,为了不看那些老套的港剧,儿童片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 o+ D, T9 Q; d2 [: l- j
可是一部电影也改变不了我的世界。

# Z* w/ u+ K/ f$ q
所有这些让我对一切与华人有关的东西都很抗拒,我全心拥抱加拿大,于是就有了绰号“香蕉人”。

% Q. o2 b. a: T" i
我甚至于要把自己的中文名字,也就是我名字的中间部分掩藏起来,因为那让我感到羞愧。
- R5 x, w: h8 J0 J
在我的眼里,我是加拿大人,生于此,长于此。
0 t+ q+ g8 n% P( ?# @
我不想被当作异类看待,我只想要融入。
/ X, J. g& P0 c( s8 X+ k  f. h# V
有意思的是,我的母亲从来不介意我的这些想法。实际上,她一直都很接受我的加拿大身份,还会在其他人面前公开叫我“香蕉人”,并且常常讲一些有关的趣事,还自己笑起来。“哦,那个傻傻的加拿大女孩。”
8 w2 y" k: _1 i! e) B3 c0 D$ R! `" i
母亲的回答让我意外

0 _4 i  Z! ]% C" B& T( I0 X' V
& {$ a& o* [; t. f. \) j
最近,我问母亲,为什么如此开明地允许我把自己“加拿大化”,而不是严格按中国人的方式管教我。她的回答让我有些意外。

# V: Z0 H* G( d" V3 E& g9 Y
“我不能要求我的孩子遵循我在亚洲的成长方式,因为那样行不通。”
: N6 V) c0 H: ^* c- h2 E
她说:“对你们来说,在这里,要适应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已经太难了。”

0 O: @( h& }2 A$ ^9 |8 c. ~% ~; h1 n0 [
多数家长会认为,孩子远离自己家庭的根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我的母亲却不认为这是个问题。
" @& H$ I  [: B- L: k4 _
她从来不会要求我变得更像个华人,而我亲戚的孩子们就要被迫去上中文课,在家说广东话,以及返回祖籍国。我从来没有这些压力,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
2 {9 M+ n  t( f" \. f, {% Q
直到长大以后,我到了开始约会的年龄,我才真正开始欣赏自己的文化背景与其他加拿大人的差异。
% L$ P5 e# [4 e. V  F( d
人们实际上对我的文化传统很感兴趣,而且没有让我感到,我的华人根是值得羞愧的一件事。

0 u, o5 Y0 H8 L1 Z$ C. r7 l9 p3 c3 Z( v
/ T, ^( M* I- J. D
今年我和母亲在英国伦敦旅行的合照

; q. U- D& ^/ D5 J0 R* `  [
我认识的很多新朋友都愿意谈论他们的传统背景,我也得以克服自己对中华传统的困窘,并且学着为它而感到骄傲。

2 y* x: Y8 |5 R% V- p4 l* M
最近一次在与母亲的交谈中,我意识到,正是她对其他文化所持的开放的加拿大式理念,才让我真正接受了我自己。

7 C/ z- D8 K/ F  p- f; d# k7 V' {
不管我是否意识到,她的世界观影响了我的眼界,让我看到,所有文化都应该平等地得到包容。
/ p& |/ Q+ W3 \# K3 h! p
这就是加拿大。

% N7 |" ]% m' e1 ?/ ^
虽然我有点遗憾没能早一点接受自己的文化,我很高兴地发现,作为加拿大人以外,作一名华人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 k% A: P- C% m
我很愿意向人解释12生肖、红包和舞狮等传统,我也爱上传统小吃菠萝包、叻沙和点心。我也觉得得旗袍很美。
2 X& T6 p  h9 e" g4 S( B
能代表中华文化是我的骄傲,当然我也以作为加拿大人为傲。
% _6 o. Y( D$ ~. B
我就是一个“香蕉人”,而且一直都会是。

1 x$ o! W/ U. H8 n8 ]! B  N& g( T  i" n# ~% V) u. i" ~
自述者Isabelle Khoo,原文登载于《赫芬顿邮报》加拿大网络版Born And Raised专栏, T( m* A) w% d5 s
: W% u" G- r  V4 i, T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3184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