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一 面 湖 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8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o3 e- G! q- F1 u3 Y# `
$ M9 l( u% g, F6 ^0 L5 t% L* Q
一 面 湖 水
* k1 F3 K) p- K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
, w- X) O7 b% k

+ u4 U; |+ f& n  l; o
6 O% X; i  M/ {+ S
0.jpg
$ i6 q( o4 l& h, K8 ~) s" N1 @
: L. O5 ]3 G, U. e; v
* w0 X* R5 V& q# W
% D+ s2 l' l/ Z: K9 Q/ _
朋友是艺术家,书画之余又还摄影。记得朋友在丽江摄影的时候,我开玩笑说丽江是一个邂逅故事的地方,期待他有美丽的邂逅。岂知他晚上竟然到香格里拉了,我艳羡梦里地方如梦境,他却感叹香格里拉没有水了。是啊,水是一个地方的灵魂。尔后,寂寂的他,在寂寂的夜里给我传了几张摄影,是一面湖水,西湖的水,凤凰的水,丽江的水,九龙的水……
+ g0 @1 z7 M2 ?8 m2 H+ X' v
6 `* t8 b) j  ?9 g8 f/ j0 o$ g
* y+ o3 ~3 Q# x" a, j$ E6 x

, L- u4 B0 ^5 f$ E/ }' J

& i; F* g( j; u- g! L, i

& H' h9 V/ S9 H. B" h4 G* d' [
/ [2 j2 Q8 U# J0 n
说起水,朋友首先说到了西湖,说到了西湖水畔的柳树,说到了风起的时候,柳枝柔柔软软地拂拭湖面,荡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波及眼前,云浪碎,顿时彻悟女人的浪,那“浪”之姿,之韵,之情,乃是妙不可言的美啊。眼里情不自禁的光,脸上情不自禁的笑,手指情不自禁的起伏比划,令人掩口一笑。良为善也,上善若水,浪便是水的柔曼,有千般妩媚,有万种风情。
3 U: v3 [. E; p6 i1 _我没有去过西湖,读过西湖的诗词,看过西湖的影像,朦朦胧胧的一方山水,就像记忆追逐的马可波罗游记,隔世隔空。朋友拍摄的西湖,透视一树绰约多姿的柳枝,湖水是蓝天的倒影,一条长堤一排柳树,遥遥横亘,青郁中隐约透出的星星点点的蓝,缥缥缈缈得恢弘起来,以至一面湖水如历史的浩瀚。
& D! e% q: V' t" z/ U
! }" A+ Q1 k8 E8 l' X1 k
4 i& s2 @: o( @( A! c
7 ~; Q- P+ J5 H1 _2 r& C- g
, S2 V/ Z" U. P5 c3 e3 B: ?
9 O8 V; q# M0 B
2 K  C( t: Q; W  B5 W

) c0 |1 b/ R! L! }; R4 J7 {9 Z欣赏风景里的风景,一树柳枝暗暗光影里呈现出一片斑斓,如秋色浸染,又似夕照斜晖。是楼台轩榭么?而角落里濒临湖水的白色小屋却是清晰的,它是蓦然惊心的枨桷,凝想往时,花落花开,“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6 Z% }2 K  k* i
西湖的湖光山色,我最念恋的是苏小小。每每碰见去过西湖的朋友,我都会问看到苏小小墓地了吗。我想朋友定是去看了苏小小,因为苏小小墓地与西泠印社仅仅隔着一座西泠桥。朋友的美术史研究,以及他的水墨笔势奔腾的吴昌硕神韵,让我无法不想到西泠印社,那是美术史上令后人仰视的一处地方、一群人。
, v1 R1 a1 Z, |9 |2 _
7 [8 X8 w4 y! ^  `3 O1 T; I9 w
& a  e+ V% Q1 s  k# }, D

6 @; v( P; g! Z, Q  j. V4 R
: G( c# O2 {4 J: o

9 x8 @, a! A( Z" n; M. A6 r1 T# c0 E8 }. z( ~
6 {$ i% ]! ?7 r0 I& g! Q. w1 T
西泠印社因西泠桥而名,“西陵松柏下”、“船向西泠佳处寻”,西陵、西泠,还有西林,我尤喜一字带水,女人如水,泠泠然是苏小小的绝世惊艳。关于西湖,还有苏东坡,还有岳飞,还有林和靖。与这些名人并列,苏小小亦真亦幻是一个千年之梦:南齐时期钱塘第一名妓,史书中没有记载的青楼才女,年少时父母谢世,被逼沦为歌妓,与才子相爱惨遭抛弃,为穷困书生慷慨解囊助其进京赶考,19岁因病咯血花一样的死去。曹聚仁说苏小小是茶花女式的唯美主义者,余秋雨则说苏小小比茶花女活得更为潇洒,她那种颇有哲理感的超逸,成为中国文人心头一幅秘藏的圣符。诚然,苏小小的反抗带着调侃,她的追求带着诗意,她那种对才学的尊重和不守贞节只守美一直把美熨贴着自己的本体生命,在某种程度上,是封建时代所有追求有灵魂女性的哀歌,怀才不遇而无处诉说的读书人的哀歌。
$ K, k' @# v- _. y, O$ M( f; l1 d8 {5 M* A/ A

$ m6 h3 T# _; k- x1 f( I! T4 Y
( C1 t0 _  U6 y! P2 [2 `

- ?0 v7 M. [  k0 K7 e) q; J$ a. u- v7 D, p9 }. W7 L$ V! N
6 r7 s+ N% b+ h! k/ C1 Y( ?" s- N
同为女人,我却觉得苏小小是悲苦的,纵然性情洒脱,心境超逸,她的心仍是悲苦的。有才有貌有情有义的女子,爱上一个人不容易,爱上了想忘记更不容易,十九岁的生命应是她的绝望,对爱情的绝望,对人生的绝望。那么多的文人纪念她,凭吊她,颂扬她的美,颂扬她的善,颂扬她的超逸,苦过她的苦么、悲过她的悲么、痛过她的痛么?惟愿有人会因了苏小小的悲苦而善待自己的爱情,善待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子。而不是像袁枚那样戏谑地镌刻一枚“钱塘苏小是乡亲”的印章,诗情画意的红颜往往只印在纸页上,没有烙在心壁上。
3 W  y% l/ @7 N; d6 s摄影是永恒的定格,风依旧吹着,柳枝依旧飘着,一面湖水依旧波光如眸,不知疲倦地吟哦着一览无遗的前朝往事。& v6 L0 f' k# n  f! O. o4 c6 U8 V/ u
我突然想问自己:你是在湖里游来游去的一尾鱼吗?
3 T! b3 s' s5 b" R2 ]' ]# @ ; \7 S# ~1 E' h0 E2 m4 b5 ?
3 T, G1 u8 N0 H# n) \3 \$ `) W
% e  x: Q$ H- ]7 Q
1 b5 p$ i2 h. ^$ Q9 A1 l1 \0 e

) }9 m1 r+ C+ f4 ^- F* y

6 h! k+ b% m2 m+ `1 `在凤凰,我见到了朋友,也就见到了他的摄影。在艺术家的心目中,边城是一个个艺术灵魂的居所和流浪。
/ m+ U3 h% I" i$ `8 v" k9 t8 M/ J- ~清光绪二年(1876年),中国近代画坛领袖陈师曾出生在凤凰道衙后院的东厢房里。陈师曾的祖父陈宝箴,时任凤凰厅辰沅永靖兵备道尹。正是那一年,凤凰古城遇暴雨引发洪灾,沱江两岸民房倒塌、田园冲毁,陈宝箴与儿子陈三立便着手治理沱江,即疏通沱江直通沅水解决水上运输线。陈氏父子带着四乡百姓热火朝天地日夜奋战了三个多月。据史料记载:“清光绪年间,治理沱江河道工程终于完成,兵民大欢……自泸溪北通沅水,舟楫辐辏凤凰北门下。”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将凤凰赞为“中国最美的小城”,最美小城的最美地方就是一百多年前留下来的沱江啊。4 Q. p' p8 I  L3 m" h# y4 `' \
$ K- x7 G0 c4 p9 w' R' ^
. m, P1 ]0 L5 r$ N
, O6 j4 A( U; Y, A3 H
5 f, r) a$ A' \: D4 t

) m: M6 R* h: u, _4 L

8 G0 e  A4 ^- y' L. d与许多人一样,朋友尤其喜欢拍摄沱江,清晨白雾袅袅朦胧的水,午后晒太阳听歌发痴发呆的水,夕照迷离温暖的水,夜晚灯光闪烁绚丽的水。他的摄影不是一般行人的到此一游,而是把艺术的眼光、艺术的思想、艺术的才情拍进了镜头里。他传给我的沱江,是一张夕照,阳光的澄黄温暖,木楼的古朴浑厚,江水的清凉通透,两岸吊脚楼倒映在水里便是绚烂丰美的一大片波纹,一丝一缕的波心如同纱縠细皱,明明暗暗的叠影,黄黄红红的交错,粼粼拂拂的光亮,很像,很像藏族服饰的色彩。
& s8 Y2 k# q5 @# b) ~3 q. P! l* l

0 Y1 f7 a* N# F# y( u# {
( L& c0 \6 C0 c) j) q
" I5 F6 p% k7 C7 S" K

. w  K0 J4 L$ @2 E4 f- V

0 G! G2 v' t* a1 Z, q* j' Q8 D我想起了凤凰另一个姓陈的历史人物。
8 G' J: U2 }4 T- x在湘西历史上,陈渠珍是一个绕不开的风云人物。作为横跨三个朝代影响民国湘西政局数十年之久的“湘西王”,陈渠珍的身上充满了多样人性和太多的传奇色彩,进藏抗英,湘西自治,纳贺龙为部下,顶撞蒋介石,几次下台,几次重振雄风,把孙中山给他的第一师师长的委任状压在床头不了了之,与苗王龙云飞的明争暗斗,新中国成立后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 \; N2 Y( t! C! s6 g. \

! i- r1 W( o  X& Z: {. V

. o9 c3 _  N. w" M/ b- `" S* z# U1 ~* g! g& f6 e
& ]* E/ b* ?- y
: r1 A' [! [) N* ]9 P, V) P" k

8 x8 C( R3 }1 `/ ^. M5 u因为陈渠珍,我捧读了《艽野尘梦》。“我征徂西,至于艽野”, 这部民国奇书乃陈渠珍写于1936年的一册笔记,记其于清朝覆亡前夕进出西藏的经过。而由此,我知道了藏女西原。1909年,陈渠珍入藏抗英,收复工布之后,在江达贡觉营官加瓜彭错的府上,看到了为客人表演马上拨竿精湛马术的西原。十五六岁的西原是加瓜彭错的侄女,身姿矫健,风致楚楚,使陈渠珍极力称赞,因加瓜彭错牵线,陈渠珍与西原结为夫妻。辛亥革命前夕,陈渠珍率湘藉官兵百余人东归,西原万里从君相期终始,历尽羌塘高原、冰雪、黄沙以及粮辎全尽,西原射狼射狐救大家于饥饿之中,还曾多次在战场上救回陈渠珍的性命。七个月后仅剩七人抵达兰州,西原又与陈渠珍独赴西安,等候家中汇款南归湘西,期间西原水土不服患上天花不治而逝,朋友相助将其葬于西安城外雁塔寺。+ B% T6 {( T. h3 h( F- f
/ X* w* F( y1 r$ Z  X

2 S: U, u# e$ v; `- W) h# P! q  c/ m& l8 [4 q

" F* Z2 b" j& E$ r9 Y% K. W& ?/ [0 z- P$ v/ ^' D

9 U; W: x' n  s9 ^1936年,陈渠珍在政治斗争中下台,人生什么也没有了,一种独特的人生风范,从黑暗、混乱、血腥的挤压中飘然而出。那强悍的手放下枪,掂起一枝毛笔,颤颤抖抖书写着二十多年刀光剑影以及流淌的血也释放不了的思念。西原美丽而荒远的身影,虽然如尘地一般早已是一个飞扬的梦,但是那浓墨的方块字寄托的哀思,永久地把她传扬在这个世间,无字处皆是恋念了。
& k9 ~. l% g1 p  {# O应该记住,应该记住藏女西原。徘徊瞻顾,西原却只在陈渠珍一个人的眼中心中,因为除了《艽野尘梦》里几句描述,没有人知道西原长得什么模样啊!- e  [$ H# |$ Z+ S2 X& s
/ u7 K' ?6 \0 m0 L9 k2 ^

( {  Y/ ^! B& V
. C7 c: g5 ^8 O! Y
0 g  b' \4 O: \2 ^: d
, P# n/ ]  x# e& H+ [6 l
; G# Y2 Q; \% N3 ~  {
20127月,陈渠珍骨灰从长沙迁葬凤凰,陵墓在沱江边上南华山。站在墓地,可以一览凤凰古城的风貌,特别是可以看到陈渠珍当年的公馆“寥天一庐”。墓碑右边是一尊黄铜制成的雕塑——紧紧依偎在墓碑前的一个身着藏族服饰的女子,俯身贴腮的半边脸俊秀清朗,头顶有数串小珠饰,项间还有一串大珠饰垂在胸前,珠串之间是一条长及腰间的粗辫子,而腰间挂的一条三个圆圆大大的佩饰衬托出苗条修长的身子。这是凤凰籍画家黄永玉雕刻的西原塑像。原来陈渠珍从西藏返回湘西几年后发迹,接回了西原遗骸,安葬在凤凰城郊大坡脑山上,并立碑纪念,不想坟墓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毁。黄老雕刻的西原塑像虽然是他心中的西原,但是能慰藉一个人的思念,一座城的思念。有目击者称,就在陈渠珍迁灵仪式上,当骨灰箱放进墓坑的一刹那,突然从墓坑里面飞出两只蝴蝶,一只浅黄色,一只黑色,它们翩翩起舞,在墓上空盘旋数秒,双双飞进南华山大森林中。似梁祝神奇,乃为神性了。6 w0 x8 H+ s0 K# t; T& X, X# N

0 r: g+ N+ E2 f- R' m. ^( [凝眸一江水,想象西原的模样,我喃喃自语:蝴蝶真的飞得过沧海吗?
! e9 U; R1 a2 }1 w% K
1 l* s/ ~. r8 Z' o# A1 D+ V! s  R0 ^0 W% i, x8 X9 }1 J9 n5 m: t
8 S8 z# n: z; d6 }
( r" z4 O$ x! Y3 }
9 J2 s% T7 Q) o" D, T' |8 R5 z& _
离开凤凰后不久,朋友就去了丽江。# s6 h* P; V  g+ ~  n+ o* I
湘西正是一个雨季,斜斜的西北雨斜斜刷在窗玻璃上,鞭在墙上打在阔大的芭蕉叶上,一阵寒潮泻过,秋意便弥湿旧式的庭院了。依伫雨窗前,沉思冥想都是青苔深深的记忆。在那个雨声嘀嗒的夜里,我收到朋友发给我的一张丽江摄影,彩云之南,丽江如名字一样,是沐浴阳光的清澈、美丽和温暖:斜生傍枝的枫杨树掩映着一座石桥,古香古色的巷子,古香古色的客栈,黑瓦白檐,雕花门窗,楼上楼下随处可见开满鲜花的土陶罐、扎成灯笼的土花布。我最喜欢的是临江那堵石墙,黄了又青了的苔藓是披在石墙上的岁月,几块老朽木掏空做成的花盆生长着绿萝、兰草、紫罗兰等,下面石墙罅隙恣意滋生着几大篷虎耳草,长长的匍匐茎垂到了水面上,圆圆的厚叶子下细看能瞅出白色的绒绒毛来。那是沈从文先生写在《边城》里的草。
+ v0 K$ v: w; X( `4 s& [3 Y& u8 ]" D, V9 q/ ]* a" }
3 P& T6 _/ @5 t
2 ~* D" f% ~  [& \/ R1 s; w% c

  n/ I( Q1 b, F3 D
" O" h& `! x' i3 f- D
6 I7 Z0 {% T2 Q! y" o8 C- f
无数个冷冷的雨夜,我看着“丽江”慢慢地温暖自己,慢慢地向往,慢慢地喜欢。喜欢一个地方,又一直没有去过,它在心底就会幻化成一个完美的梦境。丽江就成了我的一个梦,计划再三,甚至有一次已是订好了飞机票也没有去成。身边不乏到了丽江的朋友,有人说凤凰比丽江好,凤凰的沱江美轮美奂;也有人说丽江比凤凰好,丽江的鲜花四季芬芳。两相比较,也是两相映衬,是告诉我们这两座古城都很美吧。+ ^+ B5 Z5 i$ h- M; n- m
4 V# f: {5 e  |1 J
( v, o' m3 L0 {/ W2 A7 T$ f+ ?$ s1 V
) _7 {$ r$ C* v; ?
) H, L' M, M7 C) ^5 s, O/ A# ?
/ [8 y  C1 q$ O# r8 A8 Y

5 d: [' l' l2 e& t0 \9 o# x8 m丽江,和丽江的故事,是美而温暖的。
+ w4 Y' T: G- M# G" \8 F# ]. B丽江古城有一座木府,是丽江历史的见证,古城文化的象征,明朝徐霞客就曾感叹:“宫室之丽,拟于王室。”而我知道木府,是因为电视剧《木府风云》,原以为那是传说中一块净土,当我把记忆中的“天雨流芳”敲出来时,朋友惊讶了:“那是丽江的字啊!”丽江真有木府?真有木府!“天雨流芳”是木府牌坊上的字,乃纳西语“读书去”的谐音。朋友已有四十多部艺术专著,却总说自己是读书人,读书使人快乐,那么他在丽江邂逅的木府正好契合了他的“此生原为读书来”。
- b: e! Z- X3 |/ O# a3 K8 @! [# \: c1 r3 z
6 l' M5 K; B0 j" i! j! _0 {5 k
4 Q* z. P! u) y! b
& @, s! d; B2 H% d6 Q( k' z$ u
# p, J2 R4 H' H! L% R6 ]1 V4 o
' q, a0 s3 q/ d9 U
据史料记载, 纳西族最高统领木氏自元代世袭丽江土司以来,历经元,明,清三代22470年,在西南诸土司中以“知诗书好礼守义”而著称于世。《木府风云》中的木增是真有其人,他是历史上记载的第19代丽江土知府,据乾隆《丽江府志》说:“增又好读书传,极群籍,家有万卷楼。与杨慎、张含唱和甚多。”木增在位的那段时期,在政治、经济、文化、图书的保存方面都取得较大成就,成为纳西族史上最为强盛的时期,其也被当地人尊称为“撒旦杰波”(丽江王)或“木天王”。
$ G: u* Z1 L, U$ z- C, Y8 V" G7 u. R  y; s6 Z- i$ d8 Z( }
0 r6 z# k$ A; s% z0 j- }4 p$ ]( Y
5 O" L: |0 ~5 z0 {% ?2 v

) i! h5 d* [" J/ [( C+ d4 n% V# H- T9 I

- ^" n# o% N3 Y电视剧女主角阿勒秋是史书没有记载的一位纳西女子,她身负家仇潜伏木府二十年,心机城府极重,却褪不去天生的善良纯真,与木增相爱不能相约殉情却在最后一刻悬崖勒马救人性命,经历重重磨难嫁给爱人木增后忍辱负重与各色势力人物斡旋暗斗,带领木家突围困境,最终获得信任和尊重,化解仇恨成为木府当家女主人,书写了一段传奇女子的情仇爱恨故事。我平时并不太爱看电视,看完了三十多集的《木府风云》,是因为阿勒秋与木增的爱情情至而感深,那是彼此可以为对方献出生命的真正的爱情。
( K/ f: A% L. _0 q2 R& I7 l9 F8 l3 U9 z( G( p6 S
1 B5 e/ ^/ K# C( @3 U

& w  W4 r" ?% K$ s& f. @: g

+ Y" w3 `3 b$ ]9 J1 [
) I7 L3 D3 b; e* ~9 F: g

0 `$ G9 q  c7 x5 m- A& ^; }历史上那位爱读书的木增,身边定有一位举案齐眉之女,平淡之趣,空灵之美,我愿意相信阿勒秋的真实存在。“传说中有一片净土,在太阳的那边住,一颗心不再飘浮,只想回到梦中的小屋。”心上说情,能让一个男人的心不再飘浮,惟是爱的小屋里的那个女子。与电视剧的结尾一样,历史记载木增36岁时在妻子去世后把木府土司之位传给了儿子,从此隐居于雪山,思量却是,无情有思。因为,爱情皈依雪山,如同信仰,飘浮在空间和时间之上,永不沉没。
6 V7 Q# t  [  B3 j' m( \+ q
, U2 U/ |0 F0 {: r% J/ G* z+ |+ C
# I- i$ N0 \9 F1 x' K% l

( h1 L8 F" p( l+ f; {! k; S$ V- U. h/ P
& }: D! o5 i' k$ u4 u; q
( i: F) Z/ B+ `# n
) x0 r2 D8 U! n# U8 y/ U4 v, d$ H: c
朋友在丽江拍摄了几天,可否在丽江邂逅了美丽故事,走进木府时心里可否想着阿勒秋那样的女子。我不得而知,朋友传给我的丽江水,如美丽故事的美丽丽江,是温暖的一面湖水:柳树飘舞在季节风里,叶子是绿的,也是黄的,一大片的绿绿黄黄便飘荡出冬日暖阳的温存,柔柔的,酥酥的;而柳枝下的一面湖水,光线的明暗交错,就有了安安静静的湖蓝荡漾出丝丝缕缕的澄黄,是阴阳合一的情致,也是完美的再现。
5 d6 f0 h! ?" G回望温暖的一面湖水,我对我说:去丽江邂逅故事吧。
, K" j( _0 l* H
1 L% k2 L1 S, l/ i' l5 {0 L
7 V4 _. R0 w; A1 Z( t! x' U' j

" v4 U: \8 m/ l3 B4 m+ E
' o$ [" I0 n8 q4 P2 \
$ _4 k( ^$ w0 A: F0 s; ]

5 Z8 `; \, ^* w

/ h1 I( o0 a* c2 a太阳的那边,海子是雪山的梦。
$ l0 Y. q2 f2 O) Q! q. \1 h3 I静卧于雪山下的湖泊,藏民称之为“海子”,大海之子,这该是赋予高原湖泊最为圣洁的谓称了。数年前,我第一次到川藏高原,远方皑皑的雪山和不染尘埃的蓝天令人迷离恍惚,当看到海子时整个人就呆了,愣了,天底下还有这么美丽的水?!以至,当川藏之行已成模糊一片时,我的心间还装着海子,水是绿的,又是蓝的,许多树枝树干横在水中,卧于水底,清晰可见,每一棵树都似演绎着一个故事,断枝残丫是故事里曲折迂回、迭宕起伏的情节。
' _/ ^# Z4 s% Y朋友传来最后一面湖水时,我脱口而出:这拍得是海子!是的,四川九龙的伍须海。我不知道九龙,也就更不知道伍须海了。朋友是第一次到九龙,摄影随记:在来到四川九龙之前,我只知道香港的九龙。九龙不大,点着一根烟,烟没抽完,一条街就走完了。要知道,这是最重要的也是最中心的一条街。到九龙吧,这里与天离得最近了!7 c0 h9 }% g7 @0 s1 ?
- K4 q: u# }0 q: u; l
" H  q1 p& V7 G( ]7 R$ s6 `

  c$ z% [, A; `. F4 X/ j5 N
7 y# y4 }! e6 g. y: M! c8 N

" I7 Y# e! H( ]8 u" \" e

2 [$ w9 A3 F$ p' ?9 Y+ n5 g离天最近的九龙,在四川西部,处于“川、滇、藏”旅游环线,因辖九个含“龙”字村寨而得名。有龙就有海,九龙的伍须海被誉为“康巴第一海”,藏语意为问阳的好地方。伍须海被原始森林和宽阔草甸环绕,十二雪峰形如仙女婷婷玉立一侧。我无法想象仙女梳妆的这一面明镜,就网上查询了一下,意外得知一个传说了几千年的爱情故事:伍须海里住着一位美丽的仙女,与海子对面的东热吉布雪山是一对恋人,这对恋人与居住在海边的老百姓关系十分融洽,老百姓每年都要烧香祭海拜山,他俩亦有求必应,悉心保护着当地生灵。
# q1 i% v' ?/ P9 N! n( G( b有一年,两条恶龙趁东热吉布外出强占了伍须海,仙女斗不过恶龙被迫弃海返回天宫。人们说,那终年不化的皑皑雪峰,是东热吉布愁白了头,那终年不枯的清清海水,便是他日夜思念仙女流出的眼泪。- R% [+ p3 V- |

( g$ Y) j, l4 W( W
& C9 T% z5 _0 I" @  s% H
5 u. U9 p& j2 E" X% ]0 i/ u4 c5 |4 |

( Q1 f5 N% O$ S5 w- f( V) _
$ F: Y5 h$ X( {% b$ G
' d' k5 |" d7 r; A+ K0 q
虽说阿勒秋是电视剧里的女子却留给了世人一个形象,而伍须海的仙女就是一个如梦虚幻的女子,她和她的爱情是海不枯石不烂的传说。看完这个传说,我的心里突然产生莫明其妙的感念,如果能够选择,我情愿海枯石烂,就算是短暂的一生,也情愿有情人相逢相聚。朋友淡淡一笑,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1950年,12岁的刘颖西第一次见到36岁的鲁藜,鲁当时是天津文联主席,有名的诗人。他倒水给她喝,拿糖给她吃,帮她换开关,称赞她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12岁的孩子心中,他是最完美的人,从此开始收集他的作品,并且爱上了诗歌。1954年,鲁因胡风问题蒙冤,被迫停笔,参加农业劳动,直到1981年彻底平反。时隔三十年,刘再次见到了鲁,鲁已完全是一个老头了,离开他的妻子已去世,儿女形如陌路生人,她哭着对丈夫说:“我12岁时,他给我讲故事时,我就崇拜他。1957年我们邂逅,我就爱他爱得七颠八倒了!现在,命运又把他送到我面前……”那位工人丈夫曾在“文革”时救过她,因为爱她而理解她对鲁的爱,于是离婚让她回到鲁的身边。“没有什么遗憾的,世界没有亏待我,该得到的,得到了,想得到的,也有了!”鲁说,于是,他笔下如泉似地涌出诗句:我只要一滴水,我就可以尽情歌唱……
! ~! ^1 I; n: n5 o3 Q
: z7 Y. I: n+ z( a4 f5 J8 g

9 p) b% D5 F. h" u/ E! Q
8 Q7 N' q$ M5 ^6 I* z% d* ^
0 ]: p/ e2 V. x. h' C; t# v0 i
7 x  E$ t3 P% s* a2 g! J/ |& Y5 }
2 [( x) r+ ^. Q* n4 L- s- S
故事讲完了,朋友又说了一句:这是一个任何时候都会让人感动的故事,但是,爱情是不能强求的,也有一辈子遇不到的……听了这话,我默然无语,又默然无语地凝视他拍摄的伍须海。“在无人凝视的地方,总有精灵存在。”那一圈一圈的涟漪,或曾映照过如花的人面,无数情事,无数情思。我最喜欢这一面湖水了。这一面湖水,是眼中所见与心中所感的刹那神会,空灵回荡,最静最净,没有雪山,没有草甸,没有白云,没有青的草、绿的树、艳的花,清寂的湖水中很突兀地横亘着又黑又直的一根枯木,枯木上直棱棱朝天竖起几截大大小小的断枝,一根根的很像刺,刺得我心里莫名其妙地隐隐疼痛。我幽幽地说:这海子的水蓝得使人忧伤。朋友马上说了一句:高山湖水是地球的眼泪。我愣了一下,一字一顿:一面湖水。朋友点点头,说:一面湖水。! K2 j2 a( f$ i+ C1 ?
5 n4 Z: W6 x5 s9 g
7 ?7 e1 C2 e# y" f' {8 n, q
& ?3 g. {- D4 L4 {5 F
8 V2 \" A4 {, y& k3 V* K

6 `4 ?+ V  R( }& P) T  n2 h+ ~: `
. u/ C, z  R- u5 e) |* T
一面湖水,是齐豫的一首歌——, g/ x" E% S. X: l! [

7 @& i2 H8 J; t% m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
- m' L% g" a; L7 z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 j- t( H2 m8 Q7 x3 e
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1 D# H5 G, r2 w* G0 ^+ C
就是挂在你心间的一面湖水
( ]1 h8 h! R5 e' A! M7 U9 Y一面湖水! L* F4 s% n' Y. X! u7 I) k8 u% d2 o

; s. u! t& ]9 P0 i
  B& m5 f" V+ s! e

' g7 j# M' A% n( l  T( T5 E3 J
1 V5 M! k& e: b, K; J0 v
" F) r  {" L* ~3 N. W* i* }

8 w- _+ `9 t0 }! Q
" J$ L# a7 ^7 K3 e! t; z7 Q9 F, M. U  U# t. i
【作者简介】九妹,原名王菊苹,湖南保靖县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九期中青年作家班学员。花季时开始热衷于文学,主创散文,闲时绘画,至今已在全国各种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近百万字,作品多次获奖,著有散文集《叠梦》。
" ?4 p6 f- Q0 a
5 H# A' |3 Q: n, }9 c8 O: M3 [& t4 D# `- ]  t

" X: }# `$ p: K: Z0 ?  ~1 T$ U0 l# }8 y2 s% B; S+ x* c
一位教授诗人眼中的九妹

8 F3 Q/ l* A2 B! g/ e4 I" h+ |, y& `4 R! f
3 ~) N* U3 k: ?3 y# H

2 l/ F1 p: |1 Q8 [4 |# s2 B# a; X9 M
4 P- D& _' P4 A0 N& f1 T& P
' u0 J1 C0 P- P( E# ~, g& \
九妹是个精灵。一个艺术的精灵。
3 Y" h$ X4 X  _" z: z
. U0 n/ M4 N: }1 O; O' H( `. s6 W
她画画,摄影,写字,作文,都有相当高的造诣。但她为人却极其低调,从不张扬自己。我老庚田茂军说她开会时总喜欢躲在一个角落里,不说话,只埋头记笔记。——潘年英% a+ E, o& P( Z) U  Y: u) L) V

- Z2 e  W, \9 G- k6 I# v6 Q" Y- X8 {( s
她有一双明亮而温柔的眼睛,还有善良而性感的厚嘴唇,尤其是,她有一条这年头绝对稀罕少见的大辫子……一个村姑,这是九妹留给我的最初的印象,也是后来永远挥之不去的恒久印象。——潘年英6 u% g5 v8 R* R! h  g$ r
( v* [4 M9 J/ }; O; l4 A

! s, o5 D9 ?) h/ Z: c% I
) D& ?  q& E. `' M
. }. O; j6 c5 n0 D7 y. \
她的文字有如行云流水,当行则行,当止则止,没有多余的废话、套话和俗话,也没有华丽辞藻和陈词滥调,自由奔涌,活泼灵动。我每每读她的文字,都常常被她的灵动所折服,同时能感觉得到,她的每一个字,都是为自己的心灵而写的。——潘年英  z% W% u0 }+ Z. w# D/ s

) p  f% _$ f% |3 y$ V2 g! M

4 _' j5 Y. }9 T9 O- T6 _: Q6 S3 Z0 ^' k5 U, {; h
, H% _2 C2 ^, K+ p
九妹不是一个活在当下世界的人,她俨然是古代一个读书人,恭恭敬敬站在书桌前,磨墨添香,铺纸洗笔,亦或拂袖弹琴,或吟诵诗词。——潘年英. n; G9 V8 z3 }- v
% ~/ I; x* D8 P+ [7 |
2 Q; C  [2 C, W  Y6 M8 g  h$ W
- a/ r6 n# {; {% Z. i# @8 U$ J
$ [8 {: p% S# z- b+ A) P- R$ d
❀ 花絮 · 编者语 ❀

* J, ?7 V" b9 o9 x' |% n6 t8 |. V8 B+ \$ ?
# _+ ~6 E' V- ~- Y% k

- {' ^; Y. u$ `' m& a$ E7 {$ u7 L. v9 T  X8 g4 }' u& [
图解:与花对视人亦花,情思穿檐寄何人?6 W  {% r- T5 x5 s4 c1 ?* V+ o7 \
独坐、安静,柔美、古典。各位赏花者,你们说说哪朵花好看嘛。细听,心跳如花语;静观,情思翩翩飞。当然,情思不是飞向我,更不是飞向你,兄弟们,别做梦了。呵呵,她的心思早就飘到她贾哥哥那去了的。: E6 }# d1 e. x% d4 H+ Z
& c7 ?- [- W1 L! u% y
: \) I/ _/ I, G. h' y

# r* b2 N5 X" G3 s* B1 f+ ~. D8 W0 Q4 u3 Q) `  P. r
- n6 ^* Z6 a& R# `
图解:文静如水情脉脉,一袭红衣耀文韵。
3 E! P: f/ S/ i9 \哈哈,身边的那块牌子有意思。有必要把这块木牌上的字略微改动一下并加长:遇上你的时候,已迟了!我就翻唱黄鹤翔的歌:你好像春天的一幅画,画中是湘西的红桃花……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9 a8 O+ H3 u5 o

5 G+ \2 n5 m! G' k1 r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3188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