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综合~其他海外君] 巴西政坛“二人转”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10-3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杭州,巴西新任总统换上中国产的新鞋,既暗合中国传统文化“履新”之古意,又有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制造”联姻之意味。


8月31日,闹腾了半年多的巴西总统弹劾案终于尘埃落定。


迪尔玛·罗塞夫,这位巴西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被参议院成功弹劾。罗塞夫政府的副总统米歇尔·特梅尔,也是此次总统弹劾案的最大推手,在顺利转正后火速赶往中国杭州参加G20峰会。至此,罗塞夫与特梅尔这两位曾经的搭档、如今的对手之间的“二人转”戏码,最终以特梅尔胜出而落下帷幕。




[size=1em]罗塞夫:好人未必是好总统

8月29日,站在参议院的被告席上,四面楚歌的罗塞夫动情地说:“我曾两次面临死亡:一次是受到拷打和虐待的时候,一次是当严重病痛可能夺走我生命的时候。今天,我只害怕民主之死。”


然而,巴西的民主体制并没有死去,一切正在按照宪法规定的弹劾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最终,参议院81名参议员中有61人赞同罗塞夫去职,远远超过了法定的三分之二。


弹劾罗塞夫的,不是投赞成票的国会议员们,而是他们背后的人民,而就连最高法院也无法推翻这样的民意。经过众参两院的审判,唯一坐实的“罪状”是罗塞夫违反了预算法。众议院指控,为了获得连任,罗塞夫政府未经国会批准,签署6个行政法令,增加了对社会计划的投入,但要求国营银行代为垫款,以摆脱财政入不敷出的窘境。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2000年时任总统卡多佐推动制定的财政责任法。罗塞夫对此辩解称,这是前任政府和联邦以下各级政府的通行做法。


然而,这种说法在法律上经不起推敲。前任政府之违法行为没有被追究,并不能正当化罗塞夫政府的违法行为;再者,弹劾针对的是现任总统的违宪行为,前任总统卸任后就不存在弹劾问题。至于各州、市的违法行为,如有必要可以另案处理,与罗塞夫弹劾案风牛马不相及。


弹劾报告最初还指控罗塞夫涉嫌贪腐,但众议院最终否认了这样的指控。尽管罗塞夫曾长期担任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总裁,对其腐败案负有一定的管理责任,但迄今为止,尚无明确证据证明她直接卷入这一丑闻。不过,她所在的劳工党被深深卷入其中。其政治导师、前总统卢拉正面临司法调查。这种负面形象严重影响了罗塞夫的支持率。


自第二任期以来,罗塞夫的支持率一直在低位徘徊。让其遭到弹劾的,还有巴西一蹶不振的经济。2015年,巴西经济大幅萎缩3.8%,失业率达两位数,为近25年来最差表现。目前,巴西公共债务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7%,财政赤字占比为2.74%。有经济学家预测,该国经济的衰退将持续到2018年。正如罗塞夫的一位前盟友所言,罗塞夫本人“是正直的、诚实的”,但她“失去了治理国家的能力”。


换言之,在那些弹劾她的议员眼里,罗塞夫或许是一个好人,但不再是一位好总统了。在一个具有强总统传统的地区,总统弹劾是依据宪法以较低成本解决行政与立法僵局的方式。罗塞夫自行辞职的成本当然更低,但巴西宪法保护总统坚持履职到最后一刻。这方面,罗塞夫的“铁娘子”形象令人印象深刻。


在对待弹劾的问题上,罗塞夫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她始终认为针对她的弹劾是一次“政变”。有人将罗塞夫的这一立场看作是一种鼓动宣传、政治策略,为的是团结自己的支持者,或者说服那些投票意向待定的议员们。这种看法不无道理。但在笔者看来,罗塞夫不是一介平民,其在就任总统时曾宣誓维护、遵守和捍卫1988年宪法,在履职期间的一言一行不得违宪。弹劾总统是巴西宪法的规定,整个程序的合宪性经过巴西联邦最高法院的确认。作为总统,罗塞夫没有权力对最高法院的决定说“不”。


另外,弹劾她的决定是众议院提出指控、参议院作出审判的,代表的是巴西人民的意志。在参议院通过弹劾的决定之后,她必须接受这一决定,而不是继续煽动民众进行游行示威,或暗示自己可能东山再起。严格说来,从罗塞夫将弹劾视作政变之日起,就不再适合担任巴西总统了。


同为被弹劾的总统,罗塞夫比科洛尔(1990-1992)幸运得多。科洛尔当时被剥夺了8年的政治权利,此次经过劳工党的提议,参议院否决了剥夺罗塞夫8年政治权利的决定。这或许是劳工党与一些参议员之间存在某种政治协议,但也表明,巴西的政治并没有极化。由此,罗塞夫的政治生命也并未终结。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她可能再次驰骋巴西政坛。


[size=1em]特梅尔:政坛老手的华丽逆袭

巴西前总统恩里克·卡多佐卸任后曾出了本传记,名字叫作《偶然的巴西总统》。与卡多佐相比,特梅尔的总统之位无疑更加偶然。仅在一年多前,年逾古稀的他未必料到自己能够登上巴西权力的巅峰,成为联邦共和国第37任总统。


作为巴西民主运动党的主席,特梅尔连续两届出任罗塞夫政府的副总统,成为劳工党和左翼政府的坚定盟友。当罗塞夫因公交车涨价引发巴西民众大游行时,特梅尔敏锐地察觉到,幸运女神正在垂青于他。


他适时发布公开信,抱怨自己只不过是罗塞夫的政治“花瓶”,处于被边缘化的位置。随后,毅然率领本党退出执政联盟,对罗塞夫政府造成致命一击。作为宪法学家的他知道,在巴西碎片化政党制度之下,巴西民主运动党可以联合国会中的其他力量,通过宪法的总统弹劾程序,将罗塞夫合法罢黜并取而代之。事情的发展果如其所料,劳工党13年的统治被终结,特梅尔这位政坛老手实现了华丽逆袭。


诚如分析人士所言,特梅尔总统身上的担子不轻,他面临的是一个烂摊子:经济连年衰退、社会政策尾大不掉、政府官员腐败严重、人民的怨愤弥漫四野。特梅尔任代总统期间采取财政紧缩措施,强调财政纪律,保障央行独立性,推动巴西经济进一步对外开放。然而,由于正式任期短暂,他注定只是一个过渡性角色。一些更具根本性、长远性的措施,比如福利、劳工政策和税务制度的改革等,短期内难以凝聚全国性的共识。即便特梅尔看到问题所在,恐怕也力有未逮。


作为一名老成持重的政治家,特梅尔不单纯以意识形态划分敌我,而是均衡发展与各大国的关系。对外关系上,他延续了前几任左翼政府的政策,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参议院弹劾投票一结束,他立刻宣誓就任总统,随即赶往机场,率团前往中国出席G20峰会。在杭州,他的“买鞋秀”占领了中国各大媒体头条,让中国民众对遥远国度的这位新总统顿生好感。巴西新任总统换上中国产的新鞋,既暗合中国传统文化“履新”之古意,又有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制造”联姻之意味。


特梅尔在罗塞夫政府内曾出任巴中高层协调与合作委员会巴方主席。此次访问中国系其就任之后的外交首秀,但议程早已确定,表明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入了稳健、成熟的新阶段。


巴西这个“未来之国”的未来究竟如何?目前无法看得真切。特梅尔或许并无扭转乾坤的神奇法力,有人甚至担心他是否也会遭到弹劾。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概率极低。正如英国脱欧公投只能进行一次一样,巴西的总统弹劾也是如此。尽管弹劾不是政变,但带来的政治内耗巨大。更重要的是,它在国内外营造了“不确定性”的迷雾,投资者的理性选择是观望。正因如此,特梅尔在就任后的首个电视讲话中呼吁巴西民众团结一心。“这是巴西一个充满希望、重塑信任的时刻。不确定性将被终结。”他如此表示。


对特梅尔有利的不止是当下,还有历史。1992年科洛尔被弹劾后,继任的总统弗朗哥政府在财长卡多佐的主导下,实行“雷亚尔计划”,带领巴西走出了经济寒冬。因此,接下来还要看巴西政治家们的作为,特别是未来两年特梅尔政府的举措。


特约撰稿/谭道明(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拉美所政治室助理研究员,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研究员)
编辑/漆菲  美编/虎妹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27期,总第592期。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3239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