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人物故事] 他用10年缔造出一家超级民企,却因过度劳累英年早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6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G5 q9 J  B- p" P2 f

作者:华商韬略丨华商名人堂 嘉文

来源:华商韬略 (ID:hstl8888)

6 s$ @7 o# N* v1 ]
& O+ C9 h0 m+ _0 r0 n' e
1999年,王均瑶将集团总部迁至上海,随后的3年时间里,他如鲸吞般扩张,先后投资数十亿在航空、地产、零售等各行业攻城拔寨。7 n3 g0 f4 _. i# a1 U
9 m# K& f0 `+ p) g/ U8 W4 @
那时候的他是民营企业家中的英雄,舆论纷纷议论他究竟能把企业做到多大。但翘首以盼之际,外界等来的却是一个噩耗。
  `+ J7 |1 @8 I: R/ E4 G' s  _6 h8 ?+ p
' x7 G0 p7 Q! c" T% N
为什么飞机就不能承包?

  S4 |! f1 R0 K6 J+ b
1966年,王均瑶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的大渔镇,15岁那年便辍学跟着前辈们跑业务卖“不干胶”。
! N. j$ F7 E( R6 @, y1 n2 a# t
/ o. _2 a5 t! o: t) R: }在计划经济逐步瓦解的年代,一众拿不到“铁饭碗”的人先后下海,在摸爬滚打里探索做生意的诀窍。其中,浙江温州的商人以“抱团”和“敢闯”为标签,于多个行业脱颖而出,组成了一支令人又敬又惧的超级商团。而王均瑶,就是彼时该商团的代表性人物。
  u" n) s( Z$ N' G; G) N9 N
' `, ~& a$ i$ P8 l
+

' J/ s% f6 X: `7 d  w" j* p+ f, J1988年,22岁的王均瑶顺利“出师”,带着两个弟弟(王均金、王均豪)做生意。创业过程中,他们跑遍全国各地、从事各行各业,几乎是打探到什么有利润就做什么。1 K4 W, R6 l$ a+ t+ f: G% [0 S

9 y9 o& a( K" \6 \- \) {( `+ O他们从广州批发洗漱用品,回温州包装后出售给宾馆,期间,兄弟三人了解到酒店业有利可图,又开始经营小旅馆。此后,他们又定居湖南长沙,跑五金和印刷业务,在反复奔波中完成了原始积累。
+ X- M% [( G) {1 i; b, M2 ]& m
那时候的王均瑶,只是遍布全国的温州商人中不起眼的一个,但1991年,一句玩笑话改变了他的人生。
( L, [) f1 v* M. s4 i
! f3 t! _$ h) h$ L0 Q; S
这年春节前夕,因为忙于跑业务,王均瑶忘了提前购买回家的火车票。小年夜那晚,他和几个老乡赶到火车站,被告知春节期间火车票全部售罄。劳碌了一整年,春节不可能不回家。几个人一合计,最后以两倍的价格包了一辆大巴车返程。# v9 i) [7 g3 d1 }
: I5 J" N+ {$ I. x; a  L$ t
长沙距离温州1200公里,行程中多有山路,一伙人颠簸前行,累得够呛。王均瑶随口感叹了一句:汽车真是又慢又受累。旁边的一位老乡听后挖苦说:“坐飞机又快又舒服,下次你包飞机回家得了”。
' c* R' G$ _5 K. ~9 [( ~

- C1 g) B$ M6 D. A3 d7 s
+

0 q5 ~0 H% k3 r4 [" K) ^* k一句玩笑话,王均瑶却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后,他反问道:土地可以承包,汽车可以承包,为什么飞机就不能承包?$ i6 {" V3 [5 I4 l5 ]9 I& q
8 r9 v$ `$ v/ G
这话说完,全车人哄笑。那个年代别说包飞机,就是坐飞机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买机票需要出示县团级以上政府部门开具的介绍信。
1 |5 p5 j6 @& t8 l. S# D
2 L9 t& e) \- g+ i# o王均瑶没有坐过飞机。快20岁的时候,他才第一见到这种大家伙在天上翱翔。小时候,家里长辈告诉他有飞机这么种事物,他听后脱口而出:坐在上面的人怎么小便?
$ E' S8 t% x/ m" ^. x: g# z: {5 \
, r2 V& ^* F" I+ I$ {1 ^那年春节,王均瑶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包机这件异想天开的事情。临别前他告诉亲友:我要去承包一架飞机。所有人一致反对:安心做你的小买卖人,别搞这些好高骛远的事情。4 m0 ]0 ~. f' }1 G* k4 e

9 p5 q" `) [' f! G
“胆大包天”的温州农民
1 g5 e) y& ^# e6 R) n
王均瑶一意孤行。春节后,他独自一人筹划了很长时间,跑业务一有间隙,他就走访有关部门,探寻包机的可能性。
. ?& F- a7 ^3 Z+ P5 J0 p: M
3 ?; G: A- G4 Q% d9 a  d+ _这年5月的一天,他走进上海空军某部航行处,对值班的参谋说要包机到温州,对方听后一脸诧异。
" ~; H% W2 _- w& [& Y+ t: l0 G" O- J! t, z& L
王均瑶生得一张娃娃脸,又长得“白白胖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那年他刚25岁,一位领导模样的人看了看王均瑶,满脸狐疑地问:小鬼,你爸爸呢?" L3 x& w/ B6 Q4 U' {

: i5 o/ \5 x$ }- ^5 Q7 e“我爸爸等着我回家呢。”王均瑶说完从密码箱里拿出20万,开始坐下来和对方谈判。不久后,他便乘坐中国联航的军用运输机“运七”飞机降落在温州机场。
+ g; Q) K( X1 I8 f! d
+
9 b. `* g. M# l- V. {
拿20万包机是一件亏本买卖,但王均瑶的如意算盘打得更远不止上天体验一把这么简单。民营包机这件事很快传开,媒体又将之发酵为“温州农民兄弟胆大包天”,全国大小报刊争相转载,一时间惊动全国。
' [- ^% o6 y# ^: b
. m' R# E; @! B- e万事开头难,有了上海的成功案例,王均瑶的计划成了坦途。这年7月,他成功谈下了长沙至温州航线的承包计划,并藉此创办了中国首家民营包机公司——温州天龙包机有限公司。7月28日,一架“安24”型民航客机从长沙起飞,平稳地降落于温州机场,天龙的首次商飞宣告成功。
& o" q% {% ~7 s  K
3 \9 s) i! l4 |$ m" A8 z当时中国的民航业务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王均瑶一举打破垄断的坚冰,成为老百姓眼中的“私人包机第一人”。这家企业不仅引发了国内舆论的强烈关注,就连国际社会都纷纷报道,《纽约时报》撰文称王均瑶代表了中国新经济时代的力量,他的胆识和魄力,将引发中国民营经济的腾飞。% ^/ A# z1 O4 w) G: ?' I
4 k" t0 ~6 e- I- i* g% T
从小买卖人一跃成为登堂入室的企业家,王均瑶靠的正是胆识和魄力。一位时任某部指挥所所长事后回忆称:包机实际并不像外界想象般困难,但他从来没有接待过前来包机的民营企业家,王均瑶是第一个。( [& K- _* b; R
1 g; O2 \- \9 @  D
“包飞机回家是一个很朴素的想法,那个年代的人都有通宵排队买火车票的经历,有包机想法的肯定不止王均瑶一个人,但只有他去做了。”他感慨道。
* `. C$ f1 ?1 F2 a" `9 j' b
+
0 ~2 V5 X1 p6 k# E1 q
这位所长一定没有想到,包机还远远承载不了王均瑶的飞行梦想。
9 P8 J1 `, h, L3 b! a! M
* D, L- u, |7 [. X% I; j+ h
三十而立拔地而起

! {! \) @4 \, t. N. v
此后的数年间,温州天龙连续开通了全国各大城市50多条包机路线,王均瑶的生意和名头越来越大。
- x- |: E: Z: a5 C- A8 _: u( @2 Q+ U* y- k6 H: d
“胆大包天”展现了王均瑶的魄力,而之后的事业则彰显了这位浙商过人的战略眼光。包机业务和航空公司的结算有三个月到半年的滞纳期,这期间王均瑶手头掌握的资金不在少数。那个年代的通胀不严重,很多商人将闲钱放在银行吃利息,但王均瑶却利用时间差进行投资,将流动资金投向更多版图。: \- l2 u1 H/ p* q* d! v' C

$ B( v6 O& M0 S8 I% M$ P1993年,王均瑶判断: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白酒年消费量超过牛奶的国家,人年均喝奶不足7公斤。改革开放后国人逐渐富裕,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了牛奶,而相关供给却仍显不足,并且没有形成品牌效应。. m: S# T1 P/ Q* y# m4 G
) N. T* @1 S! b. O
基于这一判断,他在1994年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成立了均瑶乳品有限公司,一年后,以“乳业+航空”为双支柱产业的均瑶集团在温州正式成立。
( X- l: @4 X* p# m( _3 v. L0 P
+
2 K% ~+ J; S8 u  d0 x8 e
创立乳品企业之前,王均瑶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他从控制优质奶的生产基地做起,先后与一众奶牛场签订合约,为均瑶乳品树立了很高的起点。他们是当时国内首家研制生产UHT超高温长效塑瓶灭菌牛奶的企业,产品保质期得以延长到半年。5 c; V0 Z4 B  m9 f: B
- T( e  ]  z( u% c0 s5 q
此后,均瑶又在全国多处建立乳制品生产基地,巅峰期时,均瑶牛奶遍布全国各地,综合市场占有率稳居行业前五。
5 ?2 R" N7 F1 V% t2 K; d1 w1 {) o( K
事业扩展期,王均瑶的个人魅力对企业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他是一个非常善于交际的人,和政府、商界、媒体的关系都很好。
5 H) u7 e( S% d: ?0 l
( ~' m9 h- t% y7 D$ e& r6 n5 q其声名鹊起后,上门的媒体络绎不绝,王均瑶来者不拒。他不仅能说会道,而且向来笑脸示人,外人或许不清楚他的真实想法,但纷纷给予了他极高的评价。

- @  a; }& k. c* v
+7 O$ t- m8 k: ]  A( ~' _
这些上门者甚至将他的名声带到了海外。1997年,曾两获格莱美奖的美籍华人刘香成直飞温州找王均瑶专访,这篇报道被发表在香港和美国的多本期刊杂志上。直到2年后,王均瑶才直到这个“香港人”的名气比他还大。6 t! I, u) M9 B6 x1 T
: p' {3 U0 y2 h2 l5 Z
, a  R( ^  ?( o/ W
1997年,王均瑶在温州龙港投建的均瑶大厦落成,他告诉县委书记:今年我三十而立,这座楼也标志了我拔地而起。) d0 \0 x9 ^! g* z) m
2 d. a! r- O% T$ f
“他和其他温州企业家不一样,不会只顾埋头苦干,他有很灵活的想法。”时任苍南县县委书记曾如此评价王均瑶。

2 ~3 g* m( F- [9 E$ d3 x  r% P  y' y7 |' k' y
温州最具知名度的人
: K3 b; K9 q! E- S
王均瑶非常有野心,朋友称他能精准算出各项投资的风险和收益比,这种能力为其“灵活”商业布局奠定了基础。
: L8 A3 d3 n: z8 x
6 m; U: d0 a( t1998年,温州市政府为科技馆和青少年活动中心筹集经费,决定通过招标的形式向社会拍卖300辆出租车经营权和终身产权。王均瑶和时任上海大众交通集团总经理杨国平均在第一时间获取了这个信息。
' k' U$ Z5 c. q! z6 Q! m6 z6 _: J( p" W4 z
此后的时间里,为了夺标,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两天后,王均瑶宣布以68万元的均价拍下80个牌照,而杨国平选择早早退出,因为在后者看来,这个价格实在是离谱:在上海,其均价都不会超过30万元。
. n2 ~% g5 ~% @3 n* M8 d. o# g, t4 x- C, u, J: X
如此高价究竟值不值得,均瑶内部意见不一。王均瑶给管理层算了一笔账:拿下车的价值或许不够本钱,但是满城市跑的出租车是笔无形的品牌资产,现在出租都是专营,如果均瑶既做出租、又做乳品,还有地产和航空,那企业的影响力就不一样。
( d6 N+ S5 a# p) d2 k$ `# J

2 {9 ?& K# V7 Q: ^; ^他拍板后,均瑶的桑塔纳代替了温州城内的菲亚特,成了城市街头新的风景线。  y( \. I% V1 g+ K6 Q- {  l7 C& W
3 f* p3 t8 W6 [0 ^3 v) A5 ]; k
经此几役后,王均瑶在温州可谓家喻户晓。当地民间有一种说法:王均瑶不是温州最富的人,但一定是温州知名度最高的人。

$ V( Q8 P9 Y/ q4 l, ~0 K* z  W/ r
+

1 K: U, D" @4 x1 E) t从无名之辈到最具知名度,王均瑶也面临思想转型期。前企业副总裁称他经常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
$ e* B0 W- k! a: V8 H" I4 Y0 ^1 C4 n' n( a& a# [" w) W
一边是春风得意,一边是压力傍身。企业做大后,王均瑶想对家族企业进行改造,但当时的他没能抵挡住来自家族各方的压力。另一方面,实现财务自由后,他对事业的前景有了一丝迷茫。# F1 l0 K% {+ D+ F

( A* R# k9 T+ f: ], i# G( q% `$ u有商人朋友建议王均瑶像他们一样多享受人生,不要那么拼命,这类劝说一度令王均瑶心动。但思考再三后,他决定继续前行。“如果我现在四五十岁了,或许会像温州一些老板一样,这辈子吃吃喝喝都有了,一年再赚个几千万,出出国,不是挺好吗?”
0 a) w+ A* w- X' H. y( x$ s0 S$ s3 N7 u5 a- z
但刚及而立的王均瑶显然不是享乐派,实际上即便再添个十几岁,以其锐意的性格,估计也很难停下来。因为对于他这种人而言,前方永远有更高的目标。
4 M4 D" m7 W5 I: P5 r" }9 w

0 \! S- c/ h+ S& K0 L% ~1 G  p
蛟龙入海

! {6 ^7 E7 i. I
2000年,王均瑶以90多万元的均价转让了集团旗下的出租车业务。除套利大赚一笔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他的目光已经不在温州。
9 s! r, D" t8 [0 e+ [3 P* t& i# w# E0 t
“我在温州小有名气,可一到上海,就像一粒沙子掉到了一堆石头里,太微不足道了。”王均瑶说:“在温州我闭着眼睛能开车,可到了上海上了高架桥就下不来。上海就像是美国的纽约,人才资源和信息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 R( P1 `& }( j0 D6 k( x
9 R/ o3 N( d4 Q! R王均瑶决定在更大的舞台施展包袱。1999年,他宣布将集团总部迁至上海,成为温州企业中的“吃螃蟹者”。
# A0 n. j: b+ \/ L2 M$ m* A: L9 {& T+ ^0 P4 W$ d0 i; |7 e
那之后的时间里,王均瑶如蛟龙入海般四处猎食,在短时间内将均瑶的版图扩张了一个级别。他先是斥资3.5亿在浦东征地270亩建立均瑶的集团总部,后又投资5.5亿买下徐家汇地区一栋32层、总面积8万平方米的“烂尾楼”,将之改造成了上海均瑶国际广场,这栋“甲级5A智能写字楼”随即成为徐家汇的标志性建筑之一。5 ?) ]! D$ ?, L+ B9 d- v9 X& ]. q

" B# w" g/ W+ Z" D
  s9 E* {% D) A" u

$ a" m+ _& D; g( w9 o* y/ t
2002年,经民航总局批准,均瑶以1.26亿入股武汉航空公司,这年8月18日,东航、武航共同组建的“东方航空武汉股份有限公司”在武汉挂牌。均瑶因此成为国内首家参股国有航空企业的民企,那之后,集团又投资购买并且重新改造了湖北宜昌机场。
" Z- @2 K2 F/ a& ]
9 v: ?3 S. S) F) Z6 m8 f除此之外,在上海康桥投建高尔夫球场、在河北兴建乳品基地……3年的时间内,王均瑶四处出击,令人目不暇接。3 d, V# R9 ?* G0 ]
. B9 _! k1 h7 O
他开始以企业家领袖级别的身份备受关注,也按此身份履行职责。迁至上海后,王均瑶主动响应中国光彩事业的号召,为三峡移民开辟就业渠道,并作为中国企业联合会推荐的唯一企业代表,参与签署了联合国全球扶贫协议。$ Y! z% C9 F: \

! p6 @% {9 W' d& E8 L风头正劲的王均瑶告诉媒体,他还在策划两件大事,一是创立一家自有航空公司,二是买下无锡大厦集团,进一步拓展集团的业务。同时,他还在抽空念MBA,不是为了文凭,只是单纯为了学好英语。因为“每周都要与国际经济界的朋友交流,本来我表达的内容很多,但翻译一两句就说完了,我要亲自说……”
, g: C  P: }+ J) @' G* r  k
+

2 @, L/ A$ `: }% d! a9 {9 K一时间,舆论纷纷议论:王均瑶究竟想把企业做到多大,究竟能把企业做到多大?) y; }6 a: Y2 Y! G* r/ q; H6 W

$ z* B0 `' H" L# _+ F但翘首以盼之际,外界等来的却是一个噩耗。4 S. o; V$ \( y0 S
' K  U) s4 U/ ~4 z* h  w  s
英年早逝

, u* S4 t# K# `: Y6 G) K8 [0 w
2004年,喜欢抛头露面的王均瑶消匿身形,深居简出。4 t7 ~* H# q# @# S* ^. r, h! H

+ F8 F( g- D5 ]; y! q& S" \, y/ ?11月11日,《温州日报》突然刊发文章称“王均瑶英年早逝”,这个消息在各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 d5 U* B2 `* J( N0 p
+
3 m: X4 S" V/ H/ f4 _: M2 a
带走王均瑶生命的是肠癌。他在2003年初便查出患病,医生建议他停止工作,进行治疗和修养,但是王均瑶对家人说:我没法休息,公司上下都离不开我。那一年里,他依旧早出晚归,其母哭诉称“如果他多保重保重身体,也不至于如此了!”0 s2 K) l4 z- t( s0 ?! j9 ~2 K
5 i4 n5 b( F, r0 v& E8 {$ v
从集团利益来看,王均瑶确实无法休息。中国很多家族企业的创立者都有特殊的人力资本,其生意中夹杂着很多个人关系,创始人一走,相关人际关系甚至企业的信用都会被带走。+ x! k! b- R( [9 f; }
5 M* K9 r  ?0 D8 G
出于这一点,均瑶集团对王均瑶的病情始终讳莫如深。2003年,他还频繁出现在各种场合,并且接受了很多采访,有记者回忆称那时候他的依旧温和并且笑嘻嘻的,看上去充满活力,一点察觉不出他正遭受病痛的折磨。1 x& g$ I. ?7 J5 E

  n  A9 b. @2 g7 `0 U# m2004年,王均瑶病情恶化,不得不住院治疗。他化名“王华”住进了上海瑞金医院,直至11月7日因病逝世。家属认领遗体时,因为名单姓名与入住姓名不符,还与工作人员起了争执。2 K* G' [9 S( I1 H" H, w7 \

5 F% c8 u' G& P7 _+ x9 O) D王均瑶病重期间,他一手促成的无锡大厦集团收购计划已经接近尾声,证监会、国资委的手续全部完成,而集团自创航空公司(吉祥航空)的计划也正深入推进,这样的节骨眼容不得任何“纰漏”发生。因此,均瑶集团从未就王均瑶的健康问题对外发声,上海、浙江部分媒体还被疏通要求禁止相关报道。; @+ L% R% d% |" x& V

* \9 D% U! P( ]) n王均瑶没能等到将大厦集团收入囊中的一刻,也没有看到吉祥航空起飞,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他已经无法说话,交代事情完全靠写字。他将40%的集团股权转让给了家人(妻子和3个孩子),10%的股权分别转让给了弟弟王均金和王均豪。
; j5 d( ~2 F5 C* r' m
+
2 |0 W2 ]1 H' e( C交代完了这些后,这位在短短十年间缔造一家超级民企的人杰,在壮年遗憾告别。11月14日,一场秋雨让上海倍感凉意。这天下午1点,王均瑶的葬礼在龙华殡仪馆举行,无数白花淹没了殡仪馆长长的甬道。
0 N3 b) n$ M( [8 \
4 P$ k! w9 O: _, Z* V
* A7 K; O' \0 |0 f8 `
流言与现实
/ _3 K+ H, ^/ T6 D  g- Y4 P
因为事情爆出得过去突然,王均瑶的离世引发了舆论的各种猜测,更有恶心的商家、媒体和“知情者”在此基础上大做文章。
, K4 k+ U7 G0 t- k: i  I3 U" Q0 p! n8 ]. Z/ K* v8 A* l
两三年的时间里,王均瑶成了某些保健品的“代言人”,很多不法品牌商拿他举例,称自己的产品能有效治疗各种病症。同时,几乎是在其病逝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便有媒体以“中国最年轻富豪”为名,大肆曝光其子女的照片和相关信息;不久后,王均瑶遗孀带着19亿改嫁其司机的流言不胫而走,其“病床上最后的一段话”又甚嚣尘上……
5 K" u. M, ^# U% z' l* J9 G' {7 w- v7 r/ V; F1 U" F1 H+ u4 ]
均瑶集团被交付至王均金和王均豪的手上,前者出任集团董事长。和哥哥一样,两位弟弟也极具经商天赋。在他们手上,均瑶集团稳步发展,不仅始终稳居中国百强民企之列,业务更在此前的基础上进一步多元化。

* K2 ?; B9 [& T5 ^
+

' l8 F7 M; |$ u/ D% Q& `不过,相较王均瑶,两位弟弟的性格截然相反。王均瑶善于和媒体打交道,但王均金、王均豪却非常低调,几乎不抛头露面,也极少对流言做出回应,很多无稽之谈因此得以流传多年。- W  O0 x" v" _+ Y: s

/ U! u( v9 N$ [6 l王均瑶病逝曾引发社会对于“现代人因工作过度操劳”的集体反思。3 ^9 F; a; w3 {8 f) Z
  i$ w. u" z& P$ d- Z+ `
生前,王均瑶以“拼命”著称,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他曾对外说:外界看我上天入地,跨界无不成功,其实这其中最主要的是创新。创新是很累的,最累的部分才能最有成果,“累”可以说是我这十几年间的最大总结。" l" T; s+ W# m& E6 b6 E! ^2 d6 a5 F
6 a- a+ X9 ?- o8 ]2 h! h: f  e! P
“王均瑶病床上最后一段话”一文虽为杜撰,但其中几句不乏道理——可以有人替你开车,替你赚钱,但没人替你生病。东西丢了可以找回来,但健康丢了却很难找回来。

9 [8 ^) g0 r( C5 }* e
+

( C7 l5 p4 K- w& t- Z$ P7 Z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曾经的代表性人物,王均瑶的早逝令人扼腕。而在民营经济、尤其是互联网经济蓬勃发展的当下,很多人正重复着他的劳累。
1 S4 H' N1 o- p4 ~0 h  k
( T2 g( W( a2 B" {/ N8 N0 |4 r% U不久前,58同城全员“996”(早9点至晚9点,一周六天)的工作制引发了网络热议,随后的报道显示,这种高强度工作制度不仅在大企业司空见惯,创业型企业更是将其奉为制胜的不二法门。
# K5 a2 N" r: u( W- \' z/ f/ _! Z" c8 }" e- {
连篇的报道并没有引起企业“掌权者”的顾虑,反而平添了一种“行业人人如此,我们也应该这样”的理念。就在2天前,某互联网巨头的职员告知华商韬略:他们部门也要996了。

5 j, i& v1 d1 M; o5 Q: }. b* I. r& F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32697-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