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移民故事] 1)我在加拿大当农民的日子2)老周和他的代孕宝宝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10-6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音乐:齊秦。張三的歌



我在萨省当农民


谢尔顿·邹,41岁,加拿大萨省Ogema地区的新移民、新农场主。他2008年从中国移民到此,当时他是以企业家的身份移民的,他又从事工程师工作的背景,也曾短时间内在美国经营过一家宽带公司。在一次经过萨省的旅途中,他被这个地方的大草原和投资农场的机会给深深吸引了。前些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位在萨斯卡通省买了农田的同胞吕先生。大家称他“农场主”或者“地主”,他爽朗地笑着说:“我就是一个农民!”

吕先生五十多岁,体魄健壮的一条东北汉子。黝黑的脸膛,说话带着乡音,干练实在。三年前,他在萨省买了30多Quarter(1Quarter=800米*800米,相当于160英亩,960市亩)土地,算一算是个不小的数目,当之无愧的地主,而且是个大的地主呢!

吕先生从中国移民加拿大,本来住在温哥华。在国内曾经从事过农业技术工作,喜欢跟土地庄稼打交道。三年前几经波折,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和另外一家朋友一起,搬到萨省,在自己的土地上开始了加拿大农民的生活。

萨省在加拿大中南部,以农业为主,地下还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各种矿藏。2005年夏天,我们驾车横穿加拿大曾经到过那里。农田万顷,一望无际,平坦如砥。一块一块,被道路分隔得方方正正。那时候不知道,那方方正正的一块就是1Quarter。碧绿的禾苗,鲜黄的油菜花,蓝紫色的苜蓿花,连天接地。湛蓝的晴空下,浩瀚的花海,波涛涌动,令人惊艳。公路,穿行在彩色的田间,直通天边,一眼望不到头。花海间,公路上,不见人影,车也罕见。常常只有我们一辆车,开出百十公里景色依旧。就是那次在萨省的公路上,我们亲身体验了“地球是圆的”这一科学结论。因为田野太过辽阔,极目远眺,目光直达天际,能看出大地田野微微隆起呈角度非常小的拱形。那次旅行,萨省的广袤田野在我们心中留下了非常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只要提起萨省,眼前就是那一望无际生机勃勃的田野,金黄与蓝紫色的花海,就能嗅到那混合着新鲜泥土味儿的植物芬芳。

眼前这位吕先生,就把家安在了这片田野上。他讲,有些农民喜欢把房舍建在田间,就是我们郊游时目光经常被吸引的田园风光:碧绿的田野上一座孤零零的房舍,门前有花,屋后有树,旁边有碧绿的菜畦,或者还有个小小的池塘。喜欢热闹的农民住在镇子上,左邻右舍,都是熟人。所谓镇子,就是个村落。大的几百人,小的只有几十人。吕先生住的镇子,有二三百人,已经不算小了。萨省人口密度很小,镇与镇之间距离几十公里。这几年,那里已经有些中国移民了。同胞们有时会相约聚会,开一百多公里车到某个镇子上吃顿饭,聊聊天,再回来。反正在那里,根本没有塞车的问题,一百多公里一脚油门,一会儿就到了。

吕先生不但买地,而且真正去种地。当地人很欢迎这样的外来者。当地农民都是几辈子在那片土地上耕耘的人,对土地感情很深。他们不愿意卖地,更不愿意把地卖给不是来种地而是来炒地赚钱的人。吕先生说,卖地的人多半是年老体弱,实在无力耕种的老人。他们的后代已经去城市里发展,不愿意继续过农场主的生活。买地的人也多半是街坊邻居,早就瞄着谁家的地好,一旦知道人家想出手,马上前去商讨购买事宜,根本不会等到挂牌出售。在乡下,谁家的地打理得好,秋天收成好,是非常受人尊敬的。那样的农场主也非常有成就感。

加拿大的农民淳朴善良,热心助人。吕先生一家刚移居到萨省,人生地不熟,邻居们给了他们不少帮助。加拿大的农事跟中国农村有很大不同,完全是机械化操作。一开始,他对于农机不熟悉,问题很多。一次,他在地头向一位邻居请教一个问题,因为英语不流利,连说带比划,也没说明白。邻居让他拨通家里的电话,让英语略好的吕太太继续讲。终于弄明白了,给出了答案。问题解决了,吕先生很高兴。没想到,当天晚上邻居拿着几本书敲开了他家的门。把书摊在桌上,将解决该问题的根据一一讲解明白,令他们夫妇非常感动。

在萨省广阔的田野里,你不要因为看到什么美丽的风景就停下车来,远离道路。那样,会令过往的司机疑惑,并且深深地为你耽心。刚去的时候,吕先生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次,他在路边停车,一个人走进田野欣赏风景。一辆车开过来,停下。车上人大声对他喊:你没事儿吧?他摆摆手:没事儿!那车开走了,几分钟后又折回来。那人下车再次大声问他:你真的没事儿?吕先生赶紧回答:没事儿,没事儿!急忙回到车上,开车走人。


在地广人稀的萨省,车开到半路没油了,是谁都会碰到的情况。有经验的人,会在后备箱放一桶汽油备用。如果实在没油了,你可以开进任何一家农舍。主人看到陌生人的车辆进来,都会笑眯眯地迎上去,第一句话就问:是不是没油了?然后,拿出一桶早就准备好的油给你。当你下次经过的时候,应该连桶带油一并奉还。如果忘记了,也没人跟你要。吕先生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不懂规矩。用了人家的油,就掏出钱来,结果被拒绝了。那农民说:我不卖汽油。后来从邻居那里,才知道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

当地农民对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一草一木都怀有非常虔诚的感恩之心和敬畏之心。每块田地中都不完全是可耕地,有树木,有水塘,还有草场。有些树木已经枯朽,倒伏在地。农机开到那里无法笔直向前,只能绕道。吕先生问邻居:为什么不把小水塘填了,把那些枯木搬走呢?邻居奇怪地反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吕先生理直气壮地回答:一来可以增加耕种面积,二来耕作方便,不必耽心碰坏了农机。邻居不以为然地看着他:那些树木和水塘已经在那个地方存在了不知多少年,他们比你来得早多了!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如果你想增加耕种面积,就再买几块地嘛!如果怕碰坏你的农机,你绕着走好了!简直鸡同鸭讲,思维逻辑不在同一频道上。吕先生说,虽然邻居说话不客气,却令他深深感动。这番话让他感受到这里的农民对土地的深切热爱,对生命的真诚尊敬,对大自然的无限崇拜。这就是农民的情怀!对生养自己的土地充满敬意,对土地给予自己的收获时刻感恩。

跟中国一样,当农民都是要下地干农活的,只不过在加拿大当农民,活是靠机器干。每年开春,吕先生也要备耕。计划好田里种什么,种多少,准备好农机,买来种子化肥一应物件。春耕,播种,都是很忙碌的日子。每天早上,乡亲们喜欢到小镇上的咖啡馆喝杯咖啡,吃点东西,互相交流交流生产信息,然后各自开着农机去自家田里干活。播种后,出苗的时候要每天下地,查看墒情,注意病害。等到庄稼长势稳定了,就不一定每天去看了。加拿大的农田,一般很少有水利灌溉设施,基本靠天吃饭。吕先生说,他查看过那一带的农业生产历史,最近三十多年只有一年略微歉收,其它年份都是丰年。看来,不信都不行,这里真是一块上帝赐予的风水宝地,得天独厚。难怪萨省是加拿大的大粮仓!夏天过去,再忙碌,就是秋收了。抢收庄稼是最辛苦的日子。吕先生家的田多,一个人一台机器根本干不过来,一定要雇用几台农机才行。一年下来,农民下地干活的日子实际上也就三个月。吕先生说,去年,他太太给他统计了,他出工的日子一共是87天。

年复一年,春种秋收。丰收的秋天,是农民的节日。吕先生说,其实,一年到头,当地有很多节日,尤其以秋天庆祝丰收的节日最为隆重,并旷日持久。每个镇子都搞庆祝活动,时间分散开,轮流加连续,今天A镇,明天B镇,后天C镇。轮到哪个镇子搞丰收庆典,方圆一二百公里的其它镇子上的居民都去参加,唿朋唤友,连吃带喝,尽兴而归。

这就是吕先生现在的生活,简单而快乐,富裕而满足。春夏秋三季,他们夫妇和岳父母都住在萨省。只他一个人开着农机下地就够了,太太在家管家理财。平均1Quarter土地一年的净收入有一万元。在加拿大,他们已经属于高收入人群了。而且,他三年前买的地已经升值了不少。当然,他的邻居们土地更多,收入都不少,日子过得都很褔裕。冬天,萨省很冷,旷野一片雪白。如果你到地里里站两分钟,风就能把全身打透,让你从心里往外冷。岳父母回温哥华过冬,他们夫妇已经爱上萨省农民的日子了。他们留在小镇上,有时出去旅行,或者到多伦多看望读大学的孩子。吕先生笑着说:在这里生活,夫妻感情越来越好,家家都过的很幸福。这里流行一句话,屋里老婆最重要,出去邻居最重要。是呀,在地广人稀的萨省,整天在田野里一个人驾驶着农机,罕见人影。偶尔见到的就是邻居,回到家里只有老婆。相依为命,相濡以沫,想感情不好都难!

以上授权于温哥华生活报



老周和他的代孕宝宝


老周是我们的老朋友,早年就来加拿大读书,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大学毕业那会儿,本来可以直接留下工作,取得枫叶卡。后来因为父亲重病,决定回国陪伴一段时间,可这一陪伴就是6年。回国以后,老周在长沙的奢侈品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业绩突出,很快就被提拔为经理。


销售这种职位,流动性是很大的。员工来来往往很正常。作为经理,哪些员工离职哪些员工入职,只不过是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而偏偏普通职场的生活里,哪怕一丝关怀和举动,都会让本来冰冷的人际关系变得温暖和微妙。


小秦和老周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走在一起的。


开始的时候,因为同公司的原因,并没有有太多的亲密举动。后来老周为了不让小秦为难,主动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应聘到了另一家公司从头做起。为的就是能和小秦确定关系,没有压力的正常发展。


摆脱了职场的束缚,两个人关系越走越近。老周属于沉稳、包容的性格。小秦偶尔耍一些小性子,老周总有自己的招数哄他开心。小秦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但是为了照顾老周的胃口,每顿饭都要一荤一素的搭配。我想两个人长久的秘诀无非就在于包容吧。


老周的岁数不小了,为了照顾父母回到国内的他自然也面临婚姻的压力。家人知道小秦的存在之后,使出了各种招数阻挠。我后来问老周,你就是因为家人的原因才选择带着小秦来加拿大吗?他说或许吧,这是一方面。更多是为了给彼此一个保障。


虽然老周在加拿大留过学,但是工作签证早就过了期。没办法之下,老周决定30岁的时候再次申请研究生,小秦陪读,这样两个人这些年的积蓄勉强可以维持到老周顺利毕业拿到身份。


老周在魁省读完研究生以后,顺利拿到了移民身份。小秦作为配偶一方,也拿到了枫叶卡。随后两个人搬到了多伦多。


开始的时候,小秦的英语并不好。大专毕业的他并没有在意英语的重要性。起初参加ESL,从最基本的交流学起。每天老周打工回来以后,都会耐心辅导小秦的功课。因为压力大,小秦也闹过很多次脾气。老周总是笑眯眯说:他英语总不能提高,心里着急而已啦!


小秦经过努力,顺利就读了college,学习动画设计。再见到小秦的时候,我已经惊讶于他的流畅英文。我想功夫不负有心人说的就是他吧!


我问他几日不见为何提高这么多,他翻了翻白眼说:还不是为了和老周平起平坐。我也要找到一个好工作呀! 看来爱情的力量确实是伟大的。


2013年,老周再次当上了一个奢侈品牌的店长。小秦顺利进入了多伦多一家知名的设计公司。小两口买了房,买了车,我开玩笑说:你们算正式进入了小康生活。他们说:总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


2014年,老周就跟我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想法:想代孕一个孩子。我说你们疯了吧,两个人生活自由自在,添一个累赘干嘛?他说:我们都喜欢孩子,我也年纪不小了,倒不是希望孩子长大以后给我养老送终,只希望我们稳定的生活中能有一个念想。有了孩子,才觉得是一个完整的家。


代孕,在加拿大是一件合法的事情。但是需要向医生证明您不能生育的合法理由。比如,不孕不育。当然,性取向问题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果走合法正规代孕程序,代孕的费用并不会很高。原则上加拿大代孕的妈妈是不允许收取申请方费用的,但是需要排队很久。老周两个人还算幸运,在安省北边一个小城镇找到了孕母。


去年10月,两个人的混血小宝贝出生了。小名叫康康。老周说不求他大富大贵,只要健康成长就好。这也许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愿吧!


生了宝贝以后,老周觉得家里房间不够用,又卖掉了公寓,换到了北面的house。虽然说上班的路上花费的时间更长了,但是小宝贝却可以有一个更宽敞的房间来玩耍。我说你真是一个慈父。


平时生活,老周和小秦是忙碌的。一面要朝九晚五的上班,一面下班回家就要照顾孩子。我说你们可以把父母接过来帮你照顾孩子,或者先把孩子送回中国几年。老周说还是我们自己带吧,虽然苦点累点,但是不想错过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瞬间。


我说你日后的打算是什么,老周笑呵呵说:孩子再大一点,决定让小秦也去代孕一个,这样我们就有两个孩子了。最好可以生一个女孩,正所谓中国人说的:儿女双全嘛!


我喜欢老周和小秦对于生活的态度。作为同志夫夫,一路走来本是布满荆棘,讲述之时,却轻描淡写的一笑而过。


孩子还小,路还很长,LGBT的未来之路也很长。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3270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