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论甲骨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经过及具体分布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12-15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东风 于 2016-1-3 02:15 编辑 - Y9 I" f9 A# }+ h. ^

4 w' }3 N4 A* P6 i$ L, X* c" ahttp://weilaiwansui.blog.hexun.com/72393624_d.html image.jpeg

7 {! v/ Z( @% N2 P. ~4 M
/ d: C9 i) W6 b. x. a6 O image.jpeg

( ~& _+ N9 v: g( R' h' J
% @/ i" Y8 j3 P1 z7 Y5 L image.jpeg
% R5 C4 t9 Q% J. K$ i) t
1 ]* a; L6 C% {
image.jpeg

7 U& R- c! H6 Q5 J: A  F% t# e image.jpeg
; B( c2 }+ u% m) k( s; _- F
' J; I. {7 W5 u; L3 b6 x2 H

" T$ r$ D, S6 F$ g
论甲骨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经过及具体分布[①]
6 s8 B& L. r3 \, `
辽宁大学历史学院赵彦昌

4 P" `& }$ j3 Q" i2 w" E
内容摘要:甲骨档案是我国目前所知最为古老的历史档案,自被发现以来,由于历史原因,大量流失海外,现分藏在日本加拿大英国美国德国俄罗斯瑞典瑞士法国新加坡比利时、韩国等家。本文在前贤调研的基础上,将甲骨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经过以及目前在各国的具体分布以及编纂出版情况进行了详细总结,以为将来顺利追回这些流失海外的珍贵甲骨档案提供参考。
3 Y. G! d0 p3 E  b
关键词:甲骨档案、流失海外、编纂、统计
, ^* E8 u2 I  A: c$ m2 h& J" {
甲骨档案是我国历史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真实地记录着中华民族的早期历史进程,是我们伟大祖国数不尽的文化宝藏中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甲骨档案作为珍贵的历史资料,真实地记录了中华民族的早期历史进程,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放射着绚丽的光辉。1899年甲骨档案被发现以后,因甲骨档案自身较高的经济和学术价值,受到了民间和学术界的极大重视。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大量的甲骨档案在清末民初流失海外,“根据我国甲骨学的专家最近所做的最新统计,目前收藏有甲骨文资料的国家共有十二个,流散到这些国家的甲骨文资料总数为26700片。”[1]值得庆幸的是,由于甲骨档案本身极高的学术价值,流散到国外的甲骨档案大部分被较好的保藏了起来,一些国外学者也对所接触到的甲骨档案进行了相关编纂工作,使得流散的大部分甲骨档案得以流传,为甲骨学研究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关于这些胡厚宣在《五十年甲骨文发现的总结》(商务印书馆,1952年)、董作宾在《甲骨学五十年》(台湾艺文印书馆,19557月)、陈梦家在《殷虚卜辞综述》(科学出版社,1956年)、胡厚宣在《八十五年来甲骨文材料之再统计》(《史学月刊》1984年第5期)都做过不同程度的总结,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对于流失海外的甲骨档案统计不是特别准确,近年来孙亚冰在《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王宇信在《中国甲骨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做了较为详细的调查统计,本文在前贤的基础上进行整合汇总,以其将流失海外的甲骨档案调查清楚,统计目前在各国的保存现状,为将来追索这些甲骨档案提供参考。

7 s3 T$ \+ N6 w' i2 |$ W1. 甲骨档案流失海外的原因及经过& B+ o3 A8 Y$ A
就在中国学者发现并开始搜集甲骨档案后不久,一些旅居中国的外国传教士也开始注意甲骨并进行搜集。在1928年之前的30年,民间在安阳殷墟发掘的甲骨档案大部分被变卖,大量流散到国外。此外,国外列强在一系列侵华战争中同样掠夺了我国大量的甲骨档案,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6 b. ]3 W+ K4 ^: A
在甲骨档案被发现后的第四年即1903年,美国驻山东潍县传教士方法敛和英国浸礼会驻青州传教士库寿龄在潍县合伙购买了很多甲骨档案,并把其中四百片转卖给了上海英国人所办的亚洲文会博物馆。1904年冬天,小屯村地主朱坤掘得的数车甲骨一批批地从河南流至山东,都为库、方二氏所购得。1906年后,陆续转卖给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国卡内基博物院、苏格兰皇家博物院、大英博物院、美国斐尔德博物院等机构。

. Z+ `- s, c  [5 U
1909年,德国人威尔茨在青岛买了甲骨711片,后来又转卖到德国柏林民俗博物院。另一位德国人卫礼贤也曾从青岛买到72片甲骨,后来转卖到了瑞士的巴赛尔人种志博物馆和德国的法兰克福中国学院。“据估计,早期欧美人搜购的甲骨,至少在五千片以上。”[2]

4 o( {; A- p! U. l$ u
最早在中国开始购买甲骨的日本人是西村博。其次是三井源右卫门,在罗振玉派人到安阳搜集甲骨之前,他就派专人到安阳收购甲骨,他先后共搜购甲骨约在30000片以上。日本东京文求堂主人田中救堂早在1905年也买到了100片甲骨,当时在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的林泰辅见到后即买了10片。此后,林泰辅又陆续买到600多片甲骨。至1917年,林泰辅把他所收藏的甲骨中比较重要的连同榷古斋所藏甲骨一起拓印成书,编为《龟甲兽骨文字》一书,于1921年以石印方式出版。这是日本人所编著的第一本甲骨文著录书。为了购买甲骨,林泰辅并于1918年亲自由日本到安阳小屯进行调查,得到一些甲骨,回日本后曾将调查所得进行研究,写成《殷虚遗物研究》。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利用在华北的特殊地位,大量盗运殷墟文物。1937年,金祖同在日本搜拓甲骨,仅东京一地所见河井荃庐、中村不折、堂野前种松、中岛叟、田中救堂、三井源右卫门等六家所藏甲骨,已多达三四千片。此外,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有甲骨三千片,其他机构及私人亦有所藏,估计总数当以万计,可惜多数不知下落,亦未见著录。根据日本学者的统计,日本先后购到甲骨的学术单位约有三十多个,私人收藏家也在三十个以上,如以这些公私收藏情况为准,流散到日本去的甲骨总数至少在12000片以上。

4 _& d- i- x; ]8 B; x) _2 ^4 b
外国人中搜集到甲骨数量最大的要数加拿大人明义士。1914年春天,明义士在河南安阳作长老会的牧师,当他了解到小屯这一带有带字甲骨出土的情况后,就积极向当地农民购买。到了1917年,他已买得甲骨50000片左右,对于甲骨文也有了一定研究。于是,他从买到的这些甲骨中选出2369片,编成《殷虚卜辞》一书,在上海出版。此后,明义土又分别在1923年、1924年、1925年和1926年先后从小屯农民处买到几批甲骨,并从这些甲骨中选拓了1000多片,编成《殷虚文字后编》一稿,后未出版。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明义士曾将他所收藏的甲骨选出一部分寄存在加拿大使馆,解放后转归南京博物院。另一部分存在齐鲁大学,解放后归山东文物管理委员会收藏,现存山东博物馆。明义士另有一部分甲骨已流散到加拿大,现存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博物馆,约有3000多片,其中不少是极精美的甲骨藏品。流散到加拿大的甲骨,除了上述明义士所藏之外,还有一批怀履光旧藏的甲骨及一些碎片,均藏安大略博物馆。总之,流散到加拿大的甲骨总数仅次于流散到日本的,约在7000片以上。

1 |8 ^+ M1 |9 e6 G6 }5 l$ ]
除了上述几批流散到国外去的甲骨之外,先后以各种方式流散到法国、前苏联、比利时、瑞典、瑞士、新加坡、韩国等国家的甲骨文资料也有相当数量。

7 Q1 [1 m2 n$ [" o5 G$ c6 }) N2. 流失日本的甲骨档案的具体分布  |$ z" m* ]3 p
“国外搜贮的我国殷墟甲骨文,以日本所藏为最多。经过日本学者的努力,除个别大宗藏家(如天理参考馆)商未全部公布外,其它主要藏家的甲骨基本上都已公布,为甲骨学的研究提供了极大方便。”[3]“在甲骨学发展史上,日本在1951年就建立起‘甲骨学会’,同年10月创刊了不定期的《甲骨学》杂志。此后研究者日增,研究成果多见于书刊。如伊藤道治、松丸道雄、白川静、池田木利、加藤常贤、青木木菟哉等等,都是为推动甲骨学发展而做出过贡献的学者。”[4]目前流失日本的甲骨档案基本都已公布,共有公家收藏31个单位,甲骨7667片。私人收藏30家,甲骨1776片,总计12443片。
7 a8 Y' u( N6 q& e9 i, N$ R
2.1日本公家收藏的甲骨档案
, H! }( {3 Y1 x0 }7 C9 G
为阅读方便,我们以收藏数量为序制度一个表格
1 G8 M& F5 T) @& I4 P
序号
收藏单位
收藏数量
备注
1
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
3256
本表及下表资料来源主要根据王宇信《中国甲骨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和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然而两者在数据上存在一定差距,本着“存疑”的态度,我们以《中国甲骨学》为主,“另说”则出自《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以供读者参考。
此外,三井源右卫门旧藏3000篇左右,因一部分毁于战火,现仅存1000余片于东洋文化研究所,故私人收藏统计中不在收入三井源右卫门旧藏
2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1641片(另说1356片)
3
天理大学参考馆
809片(另说945
4
书道博物馆
600
5
东洋文库
591
6
东京国立博物馆
223
7
东京大学考古部考古学研究室
113
8
亚非图书馆
81
9
京都大学文学部考古学研究室
56
10
大原美术馆
39
11
富士短期大学
35
12
东京理科大学人类学室
30
13
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考古学研究室
22
14
关西大学考古学资料室
22
15
早稻田大学东洋美术陈列室
21
16
藤井有邻馆
16
17
大阪市立美术馆
14
18
九州大学教养学部资料室
13
19
明治大学文学部考古学研究室
12
20
不言堂美术店
12
21
国学院大学文学部考古学资料室
11
22
国立京都博物馆
10
23
黑川古文化研究所
9
24
东阳教育大学东洋史研究室
7
25
筑波大学历史人类学系
7
26
早稻田大学高等学院
6
27
武藏大学历史学研究室
5
28
出光美术馆
3
29
东京大学教养学部美术博物馆
1
30
庆应义塾大学图书馆
1
31
桃山中学旧藏
1
总计

3 W5 F7 ^8 y+ q8 d8 G/ p
7667
- [; e* k; P3 O- ^6 H
2.2 日本私人收藏的甲骨档案

$ M6 b5 I2 ^6 f0 }
序号
收藏人员
所在城市
收藏数量
1
富冈谦藏旧藏

4 J# G2 h+ n" X, Y, z. Q3 R
800
2
田中庆太郎旧藏
2 ]$ c; E9 \' `& {
400
3
中岛玉振旧藏
+ {! T7 J$ `/ C1 M& z
200
4
今井凌雪
奈良市
76
5
小仓武之助
习志野市
53
6
秋山公道
京都市
42
7
加藤某氏
高松市
40
8
小林斗庵
川越市
33
9
内藤虎次郎旧藏
/ k* A. X5 P$ g" S! Z  Y% M9 l9 ?
25
10
藤田丰八旧藏

' r1 c/ Z' F0 f; G2 R9 Q
20
11
谷边橘南
京都市
18
12
白川一郎
东京都
10
13
岩间德也旧藏

, G  E5 H- A4 F: T
10
14
工藤愚旧藏
东京都
9
15
川合尚雅堂
京都市
7
16
小川睦之助
京都市
7
17
岩井大慧
东京都
5
18
狩野直祯
京都市
3
19
江口宽
京都市
3
20
园田湖城
京都市
3
21
三浦清吾
东京都
2
22
松谷石
京都市
2
23
佐藤武敏
神户市
1
24
松丸道雄
东京都
1
25
菅保原
东京都
1
26
植村清二
东京都
1
27
西川静安
东京都
1
28
长岛健
东京都
1
29
富冈昌池
长野县
1
30
曾我部静雄
- A7 n% T( n" k8 B( t+ ~
1
合计

; `5 C1 j- |: R# N! G

5 j6 y+ v# d- k/ p; }! `4 W
2.3 日本对甲骨档案的编纂
/ S5 f- ]$ F( z. J  E1 x. r
2.3.1 1912年出版的《龟甲兽骨文字》是日本学者林泰辅编纂的第一部刊布我国殷墟甲骨档案的著录书,共收甲骨拓本1023片,序言中作者谈到了此书的编著目的及甲骨的由来:“然殷墟出土之龟甲兽骨,不知几万。异文逸辞刘氏罗氏所未收者,亦复不鲜。我吉金文会(殷周遗文会)有概于此。据诸家所藏实物拓本,编印《龟甲兽骨文字》,且抄释其字体明白无疑者,附录卷末,颁之同好,庶几足以助学术研究之一端乎!编中所载与《殷墟书契》同者,系听冰阁所藏实物拓本,非袭《殷墟书契》所录也。”[5]之后陆续有日本学者下中弥三郎编纂的《书道全集第一卷》,收录甲骨96片;原田淑人编纂的《周汉遗宝》收录甲骨5片;梅原末治编《河南安阳遗宝》收录甲骨144片等。
* [, }3 ]- ^6 ?# o
2.3.2 19593月,日本茂树将黑川幸七、上野精一和他为京都大学所收藏的甲骨文,编辑为《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甲骨文字》(图版篇),分一、二两册,著录甲骨文3246片。此书所收甲骨,皆注明拓本为龟甲或是卜骨,按董作宾的五期分期,再进行分类著录,主要分为“祭祀、求年、风雨、旬夕、田猎、往来、方国征伐、使命、疾梦、卜占、贞人、杂卜十二类”[6]。本书为收录日本所藏甲骨最多的一部著录书,在甲骨学界和甲骨学史上有着一定的影响和地位[7]
$ |. R6 A5 d/ n. v
2.3.3 1958年之后,一些日本学者的编纂成果陆续在日本出版的杂志《甲骨学》上刊登。如青木木菟哉编纂的《书道博物馆所藏甲骨文字》,自1958年到1964年相继刊登在《甲骨学》的678910期;松丸道雄编纂的《日本散见甲骨文字搜汇》,自1959年到1980年连载在《甲骨学》的789101112期,共收录38家藏品560片,甲骨全为摹本,目的在于汇集日本公私家零星所藏,其中有的甲骨虽已著录发表过,但亦在收录之列。此外,日本学者伊藤道治还在各种日本其他期刊上发表了多篇甲骨档案编纂成果:1966年的《故小川之辅氏藏甲骨文字》、1968年的《大原美术馆所藏甲骨文字》、1971年的《藤井有邻馆所藏甲骨文字》、1972年的《桧桓元吉氏藏甲骨文字》、1977年的《关西大学考古资料室藏甲骨文字》。这五篇文章所著录的甲骨,集中名为《日本所见甲骨录》,附于日本朋友书店在1977年重印出版的郭沫若的《卜辞通纂》之后,以上五家所藏,除桧桓元吉氏藏甲骨仅有拓本摹本外,其余四家皆有拓本、照片与摹本。作者对所录各家的甲骨都分别介绍了收藏情况,在释文中,每片甲骨都附有摹本,对各片都划分期别、事类、并详细考释。另外,1984年,伊藤道治还在日本《文化学年报》上发表了《黑川古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以及《国立京都博物馆藏甲骨文字》。1979年,东洋文库古代史研究委员会编著的《东洋文库所藏甲骨文字》出版,收录甲骨拓片614片,除无字或伪刻的23片外,实收591片,全部为林泰辅所收集,本书甲骨分别按甲和骨收录,按董作宾五期分法,不能划分者则放在第五期后。同年9月,《谢氏瓠庐殷墟遗文》出版,松丸道雄解题,收录甲骨550片,全部为拓片影印。

; k: ?! B3 ^: [' f  T- D
2.3.4 1983年,松丸道雄编纂的《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由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发行,收录甲骨1315片,每片甲骨,都标出了图版号、期别、甲(S)或骨(B)、内容及其编号;“同时,该书每版甲骨均以拓本、照片相互对照印出;凡有背面施钻凿者,亦均以拓本与照片表示出来。”[8]这样将甲骨拓本与实物照相相校勘,既可据拓本识读文字,又可据照片认识实物原形。“自1903年第一部甲骨著录《铁云藏龟》出版迄今,此书著录甲骨的方法还是所见不多的。”[9]另外,伊藤道治在1987年还出版了《天理大学附属天理参考馆藏甲骨文字》。

: f0 C2 f! f6 w' K
后来松丸道雄编成《散见于日本各地的甲骨文字》(由刘明辉翻译,由校片考)收录在《甲骨文献集成》[10]一书之中,同时还收录了《日本后藤朝太氏藏的甲骨文字》(蔡哲茂片考释)、《东京国立博物馆保管的甲骨片——有关人头骨刻字的考察》(日荒木日吕子片考释)、《立大学博物馆学究室所藏甲骨片について》(吉原道夫片考释)。
+ i: I9 e' W) D7 o+ \1 T
3. 流失欧美的甲骨档案的具体分布
& k# i2 z- f  q( U. N4 J6 U
欧美学者在甲骨档案的编纂中也做出了许多重要的贡献,其中由于加拿大、英国、美国三国由于保藏的甲骨档案较多,因此其编纂工作也更为突出。之后随着国内外文化交流的增多,国内学者也开始与国外收藏单位合作,对保藏在国外的甲骨档案进行编纂。
5 O6 \7 H# }* x9 ~6 w5 {
3.1流失加拿大甲骨档案的具体分布
$ V. r5 p( b7 o! b) e2 g9 \
加拿大收藏的殷墟甲骨文数量仅次于日本,在世界十二个收藏国中占第二位。目前加拿大收藏的甲骨档案总数为7407片,其中安大略博物馆收藏7402(详参《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藏甲骨文字索引》一——九、着片考释,收录在《甲骨文献集成》第六册)维多利亚艺术博物馆收藏5片。安大略博物馆所藏的甲骨,有以下四种来源:明义士旧藏4700片;怀特氏等旧藏2686片(包括1920年入藏的George Crofta藏品和1967Spaulding夫妇捐赠的Samuel Mercer教授的藏品);还有1971年博物馆新清理出来的一批甲骨,有16片,这批甲骨因某种原因,从明义士、怀特、Crofta等的收藏中挑选出来,又因某种原因而分别庋藏,以致无人知道这批甲骨的存在[72]。安大略博物馆馆藏甲骨总计7402片。维多利亚艺术博物馆的甲骨是1989年明义士的子女明明德姐弟赠予的[11]
, f. _; v# \. H% E6 h; W2 ~5 a
可以说,外国人中搜集甲骨数量最大的要数加拿大学者明义士。19173月,明义士从所藏的五万片甲骨中选摹了2369片编纂成《殷墟卜辞》一书,该书为欧美学者出版的第一部甲骨著录书。此后,明义士又分别在1923年、1924年、1925年和1926年先后从小屯农民那里买到几批甲骨,并从中选拓了1000多片,编成《殷墟文字后编》一稿,后未出版。明义士又在1935年出版了《柏根氏旧藏甲骨文字》,著录甲骨74片。1957年这位早期的加拿大甲骨学家逝世后,直到60年代末,安大略皇家博物馆邀请台湾学者许进雄,继续对明义士旧藏的甲骨文(约7500)进行整理。1972年,由许进雄编纂的《明义士收藏甲骨文集》出版,著录甲骨文3176片,该书按董氏五期分法将甲骨文先分期再分类编排。同年还出版了《殷墟卜辞后编》,著录甲骨2805片,仍分五期和按8类编排,将1928年明义士编的拓本2819片去伪、缀合后著录。1979年许进雄又编辑出版了《怀特氏等收藏甲骨文集》,共著录1915片,其中一部分是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的旧藏。之后,许进雄的多篇甲骨著录文章又在期刊《中国文字》上发表,如《五种祭祀卜辞的新缀合例》、《甲骨缀合新例》等。在甲骨文献集成》第六册中还收录了《加拿大多伦多博物馆所藏一片骨铭文的考释》(金祥恒片考释)、《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安达黎奥博物馆所藏一片牛胛骨的刻辞考释》(金祥恒片考释)、《拿大安河皇家博物馆所藏一片胛骨刻辞考释》(史景成片考释)。

# L8 L' Y# v& Q$ l: Z
3.2 流失美国的甲骨档案的具体分布

1 J' {" [* F' |' W
美国人方法敛从1903年就开始购藏甲骨,“是欧美搜集和研究甲骨文字的第一人”[12]。目前,美国现共有23个单位收藏,总数1832片,8个私人收藏(发纳15福斯特4片,沙克乐3片,本奈1片,吉德炜1片,刘先1片,麦克福森 1片,某妇人2[13]),总数28片(王宇信认为顾立雅还收藏50[14])。
! |! k( T+ \% E) U7 [) Y
序号
收藏单位
收藏数量
备注
1
哈佛大学皮巴地博物馆 
960
本表资料来源主要根据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和王宇信《中国甲骨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然而两者在数据上存在一定差距,如《中国甲骨学》认为美国的收藏单位为21家,数量也有所不同,本表中主要来源为《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凡注明“另说”,则源自《中国甲骨学》。

( D- u7 v# w% f0 P+ T
2
卡内基博物馆
440
3
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
139
4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
99片(另说73片,补遗36片,总计109片)
5
芝加哥大学司马特画廊
39片(《中国甲骨学》未收入
6
大都会美术博物馆
25
7
自然历史博物馆
24
8
沙可乐美术馆
24片(《中国甲骨学》未收入
9
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
14
10
纳尔逊美术陈列馆
12
11
佛利亚美术陈列馆
11片(《中国甲骨学》未收入
12
圣路易丝美术博物馆
7
13
夏威夷东西中心图书馆
7
14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5
15
历史与工艺博物馆
5
16
国会图书馆
4
17
加州大学人类学博物馆
4
18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3
19
丹佛艺术博物馆
3
20
耶鲁大学美术陈列馆
2片(另说3片)
21
洛杉矶美术博物馆
2
22
西雅图艺术博物馆
2
23
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
1
总计
1832
# W8 y* Y) y2 u% w
193512月方法敛编纂出版了《库方二氏所藏甲骨卜辞》(商务印书馆石印摹本),共收录甲骨16871938年出版了《甲骨卜辞七集》(美国纽约影印摹本),收甲骨527片,次年又出版了《金璋所藏甲骨卜辞》(美国纽约影印摹本),著录甲骨484片。以上三书著录的甲骨,都是美国人方法敛和英国人库寿龄在山东潍县购得。著录美国所藏甲骨的著作还有1970年发表的《北美所见甲骨选粹》(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三卷二期),收录甲骨拓本42片;饶宗颐的《欧美亚所见甲骨录存》(《南洋大学学报》1970年第四期),收录甲骨摹本200片;1973年,严一萍出版的《美国纳尔森美术馆藏甲骨刻辞考释》(台湾艺文印书馆),收录甲骨12片;1976年,周鸿翔出版的《美国所藏甲骨录》(美国加州大学)收录甲骨700片。

9 A4 e9 \, a6 F) q
3.3 流失英国的甲骨档案的具体分布

/ h* `5 F5 G3 n9 e- n
“英国收藏甲骨有8个单位3067片,3个私人74片(孟克廉夫妇(汉普夏)69片,柯文4库克1),总计3141片。[15]

' \+ i: f& s" `, L) d; i5 @
序号
收藏单位
收藏数量
备注
1
皇家苏格兰博物馆(爱丁堡)
1777
本表资料来源主要根据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和王宇信《中国甲骨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本表中主要来源为《百年来甲骨文材料统计》,凡注明“另说”,则源自《中国甲骨学》。
2
剑桥大学图书馆(剑桥)
622
3
不列颠图书馆(伦敦)
484
4
不列颠博物院(伦敦)
114
5
牛津大学亚士摩兰博物馆(牛津)
37
6
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伦敦)
20
7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珀西沃·大卫中国艺术基金会(伦敦)
11片(另说7片)
8
剑桥大学考古与古人类学博物馆(剑桥)
2
总计
3067

0 K" y- t# s& w/ p8 T
改革开放迎来新的时代,国门开启,国内外学者可以进行双向文化交流,互相参加学术会议,共同协作编纂甲骨档案。198110月初,李学勤去英国访问,先后调查了英国多个收藏甲骨的公私机构。库寿龄、方法敛旧藏甲骨的大部分和金璋旧藏甲骨都在英国。之后,经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远东系的艾兰研究,商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和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联合编辑《英国所藏甲骨集》。经过李学勤、齐文心、艾兰(英)等相关学者的合作和努力,于19859月出版了《英国所藏甲骨集》的上编,著录甲骨文2647片,该书“所收英国所藏甲骨,绝大多数是未经著录或首次以拓本形式发表的”[16],内容丰富,印制精美大方,体例上先分期再分类编排,共分五期12类。正如著名甲骨学家胡厚宣先生在本书序中所说,此书的出版,“无疑是对甲骨学研究的一大贡献”[17]。此外,《英国所藏甲骨集》作为中英两国学者合作的产物,加深中英两国学术界友谊的同时,也促进了中英两国文化学术的交流。

' L0 F1 t5 U: ?* F5 z. p. o
3.4其他欧美国家甲骨档案的具体分布
2 O; f* X0 G% |! \4 Z( ?# G8 j9 `
欧美其他国家收藏我国甲骨档案的还有德国、前苏联、瑞典、法国、新加坡、比利时等。

' h3 x6 z' S$ a4 f
3.4.1其中德国收藏甲骨的有3个单位,其中东亚艺术博物馆140(库恩)人种学博物馆(即另说为西柏林民俗博物馆)711(柏林),法兰克福中国学院1片,此外私人收藏3片,共855片。
; S: u) m7 F  R/ }9 J  ?
3.4.2瑞典远东古物博物馆收藏111片,这部分甲骨档案,目前已在国内出版,显示收入饶宗颐的《海外甲骨录遗》(东方文化杂志社,1961年出版),后收入李学勤等1999年在中华书局出版的《瑞典斯德哥尔摩远东古物博物馆藏甲骨文字》之中。

% c/ |" K9 c. H8 N* d9 L
3.4.3俄罗斯国立爱米塔什博物馆收藏甲骨档案199片,胡厚宣1958到前苏联讲学时亲眼见到这批甲骨,系前苏联研究院马尔博士语言思想研究所的研究生布那柯夫所收集,在苏联卫国战争中,布那柯夫不幸牺牲,此项甲骨即为国立爱米塔什博物馆保存[18]
/ i9 ^( D- _2 ]! s& O
3.4.4瑞士民族艺术博物馆(巴赛尔))收藏甲骨档案69片,丢失1片,被毁1片。
: k) _# S7 U+ [  A. r' I3 P. f% c
3.4.5法国所藏甲骨有4个单位57片;2个私人2片,总计59[19]其中,中国学术研究院收藏13片,季梅亚洲艺术博物院收藏8 片,池努奇博物院收藏10片,法国国立图书馆收藏26片;雅克博收藏1 片,戴迪野收藏1片。这些都收录入饶宗颐1956年出版的《巴黎所见甲骨录》和雷焕章1985年出版的《法国所藏甲骨录》之中。

  |& z2 K  \0 ]
3.4.6荷兰的国立人种学博物院(来登)收藏甲骨档案10

& L- k' i7 e, V+ n! {) ^0 [4 R' K
3.4.7比利时有2个单位共收藏甲骨7片。其中皇家艺术暨历史博物院(布鲁塞尔)收藏甲骨档案2片,玛丽蒙皇家博物馆(摩斯威森林)收藏5片。
1 R) P3 M+ n3 ]  ~% q, ]
3.4.8新西兰的路易·爱理收藏10片甲骨档案[20]

0 D4 f! b8 v: Z. G& j
目前国内外很多学者对这些流失欧美的甲骨档案进行编纂,如饶宗颐《欧美亚所见甲骨录存》(新加坡1970年初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胡厚宣在19883月编纂的《苏德美日所见甲骨集》收录了苏德美日四国部分所藏甲骨共582片,收录了许多《甲骨文合集》、《美国所藏甲骨录》等书未曾著录的海外甲骨中的重要材料,虽然都是摹本,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包括苏联国立爱米塔什博物馆所藏甲骨,收199片;德国西柏林民俗博物馆所藏甲骨,收摹本422片;美国所见甲骨补录,选摹周鸿翔教授《美国所藏甲骨录》未收的65片中的24片;日本天理大学参考馆所藏甲骨,系王国维、罗振玉旧藏28819片。1997年雷焕章把在德国、瑞士、荷兰、比利时收集到的甲骨档案编纂为《德瑞荷比所见一些甲骨录》利氏学社,共收录416家收藏的甲骨228,包括六部份欧洲的珍藏:德国库恩“东亚艺术博物馆”、瑞士巴赛尔“民族艺术博物馆”、荷兰来登“国立人种学博物馆”、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暨历史博物馆”、比利时“玛丽皇家博物馆”、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 L7 O! A! p6 b
此外,新加坡南洋大学李光前文物馆还收藏甲骨档案28片收入到李孝定《李光前文物馆所藏甲骨文字简释》(《文物汇刊》第2号,新加坡南洋大学李光前文物馆,19763月。
1 [& s" e6 S" e/ V
这些著作的出版为国内学者利用这些文献对国外所藏甲骨档案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有效途径,为甲骨档案的流传以及甲骨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是我国同他国进行友好文化交流的具体体现,更为我们顺利调查流失海外的甲骨档案提供了重要线索和追索方式。
) p7 X- ]3 {6 n% Z# i

5 B, P7 A/ q6 a! X
[①]本文为2011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流失海外珍贵历史档案的调查、追索与整理研究》(项目编号:11YJC870039)阶段性研究成果。
1 c% v+ @- ]: L* G

% X0 V2 ]( U, o8 F& ~8 B- m3 k" {* e3 m4 X/ t

- b+ R8 @9 p* s* P% s2 @
[1] 范毓周:《甲骨文》,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39页。
& F+ K! u+ }4 t% Q0 `
[2]吴浩坤,潘悠:《中国甲骨学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15页。
) X& t5 [; M$ D
[3] 王宇信:《甲骨学通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第258页。

2 Q# U* G& _4 z4 _+ K
[4] 王宇信,杨升楠:《甲骨学一百年》,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74页。

: Z' n$ j0 ^5 w9 H% r* w+ z+ ?' F
[5] 林泰辅:《龟甲兽骨文字》序,日本商周遗文会影印本,1921年。

( A& ?0 Y0 Z. c. F9 i2 y; Q
[6] 刘一曼,郭振录,徐自强:《北京图书馆藏甲骨文书籍提要》,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8年,第50页。

+ e+ t# ^5 c& d# I9 i& b. j
[7] 王宇信:《中国甲骨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43页。

. o0 [2 r- [. O: a3 i& l. A
[8] 刘一曼,郭振录,徐自强:《北京图书馆藏甲骨文书籍提要》,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8年,第73页。

" P1 q3 T2 p- [* s0 u2 c
[9] 王宇信:《甲骨学通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第257页。
( \$ K) D) a4 I6 @' F
[10] 宋镇豪主编:《甲骨文献集成》,四川大学出版社,2001年。

8 c  X1 K' n% {  N3 O/ P: P
[11] 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资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
1 C6 ?, h" r# G7 k$ {! t
[12] 胡厚宣:《五十年甲骨学论著目》序,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
; ~3 _# W! J3 n1 o6 C5 `7 i4 z! F
[13]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资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
* ~' q4 Q% f/ K2 q$ D/ U
[14]王宇信:《中国甲骨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52页。
* [. _: f# J6 b- a
[15]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资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

) Y' k% I! M2 j. E2 @& s
[16] 李学勤,齐文心,艾兰:《英国所藏甲骨集》前言,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

5 A$ s" t4 A# G8 z4 T6 ^
[17] 胡厚宣:《英国所藏甲骨集》序,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

6 F2 O2 D  x4 Q: t& R
[18]胡厚宣:《苏联国立爱米塔什博物馆所藏甲骨文字》,《甲骨文与殷商史》第三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1 h5 I* I* B7 }5 o" \
[19]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资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

- I: y% U( J8 b: o$ ]
[20]孙亚冰:《百年来甲骨文资料统计》,《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年第1期

  I  T# `/ }- x% g% U% |) J* I" ^8 Q1 T6 _/ P' z2 H- f" G: t' v
( x# n- t2 w- z8 D! f& ?7 {/ j$ C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3682-1-1.html 谢谢!
发表于 2015-12-15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ook.readers365.com/gujin18/024.htm
8 f; c8 W1 C7 h) h. R
0 A( `0 P% H; e# A( v名称:殷墟甲骨文' Y7 j& T; t/ d0 r9 w( j
  创作年代:商代8 f2 \8 ?" o! }
  类别:甲骨文,古汉字一种书体的名称。“甲”是指龟甲,指文字刻在龟的腹甲上,少数刻在背甲上;“骨”是牛胛骨和鹿头骨,二者合称“龟甲兽骨文”,简称“甲骨文”。1 D7 V( }/ i7 R, W3 `! _
  价值:2004年7月曾拍卖了“孟广慧旧藏甲骨”共20片,价值5280万元。其他的价值更是无法估量。1 v0 A) e, O( G9 }
  流失时间:20世纪初
5 `0 A, }7 s) F; b( p( Z  收藏地:国外收藏有26700片,分藏于12个国家,其中,日本12443片,加拿大7802片,英国3355片,美国1882片,德国715片,前苏联199片,瑞典100片,瑞士99片,法国64片,新加坡28片,比利时7片,韩国6片。: J" k& _( Q1 b
  流失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 K  e* H4 O" M. V+ [7 T. B- A) h' R
  曲折经历3 ~8 [" W7 u  ?5 v" c
  在清朝光绪初年,河南省安阳市西北郊两公里处的小屯村民,经常从田中挖出许多龟甲壳、兽骨。村里有个叫李成的剃头匠,染上了一身疖疮,痛苦不堪。他试着将村民挖出来的甲骨研成粉末敷在患处,结果奇迹出现了,骨粉一到疮面,脓水即被吸干,疖疮很快治愈。后来李成干脆把那些甲骨拿到中药铺里去卖,药店老板将信将疑,最后弄明白这骨头就是中药里的“龙骨”,在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有记载:龙骨是古爬虫动物的化石,能祛腐生肌。药店收下了这些“龙骨”。从此,小屯村人纷纷挖掘,将龟甲、兽骨当作中药材拿去卖给城里的中药铺或收购药材的商人。“龙骨”渐渐传到了京城以及其他一些地方的药材铺里。
5 a; H0 J9 f/ k3 ~0 j  1899年夏,京城国子监祭酒王懿荣患了疟疾。他精通医道,所以煎药前总要先看看,在对比药材时,发现一块有刻划痕迹的“龙骨”,经过仔细辨认,发现上面刻有文字。于是,他立即将药铺里刻有文字的“龙骨”全部买下。自此古董商知道了“龙骨”可以赚钱,加之王懿荣家世显赫,便四处收集送往府中,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王懿荣共收集甲骨1500多片,并对其进行了初步的研究。王懿荣曾精心钻研金石,对文物鉴定和文字的考释有较高的造诣,这“龙骨”上的文字与他苦心研究的铜器铭文十分相似。他把买下的龟甲骨片在家里仔细研究,最后确认这些甲骨上所刻的符号确属一种文字,就是殷人“刀笔”文字,是祖先创造的早期汉字。他的发现将中国有文字可考的历史提前了一千多年,也因为如此,药材“龙骨”才变成了珍贵的古代文化研究资料,避免了古代文物被进一步的人为毁灭。0 G# K9 n; y8 r5 |5 R
  王懿荣开创中国研究殷墟甲骨文字之始,被后人尊为“甲骨文之父”。遗憾的是,王懿荣与甲骨文的缘分却不到一年的时间。第二年,即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腐败的清政府任命身为文职官员的王懿荣为京师团体大臣,率兵防守京城,最终,王懿荣残败而归。在家里,王懿荣毅然写下“主忧臣辱,主辱臣死”的绝命词,携夫人及儿媳投井自尽,以身殉国。  w7 [% s7 O7 I
  此后十年间先后搜购甲骨的有王襄、孟广慧、刘鹗、罗振玉及美国人方法敛,英国人库寿龄、金璋,日本人林泰辅,加拿大人明义士等,共得甲骨数万片。许多文人、官宦以及外国人也竞相重金收买。
" ]/ N+ Z& |$ j& q6 C  王懿荣死后,其长子王翰甫将他收藏的甲骨转售给刘鹗。刘鹗(《老残游记》的作者)对文物考古及收藏很有兴趣,他除了从王懿荣后代手里买得甲骨1000余片外,也通过多种渠道大量收购,前后加起来,总共已超过5000片。1903年,刘鹗从已获得的5000片甲骨中,精选出1088片,精心墨拓,编辑并出版了我国第一部著录甲骨文的著作——《铁云藏龟》(抱残守缺斋石印本),第一个指出甲骨文是“殷人刀笔文字”,商时人们称它为“契文”或“刻辞”、“书契”。( r) [$ }0 {! u6 J( m
  甲骨文被确认为是殷商文字之后,京城内外学界和古玩界一片轰动,纷纷要去甲骨出土地作进一步考查和收购。古玩商们为了垄断新出土的甲骨,哄抬价格,谎称出土地为河南汤阴和卫辉,学者们跟着兜圈子,并未发现真正的线索,连刘鹗出版《铁云藏龟》时也误认为出土地是河南汤阴。后来经过8年的辗转寻访,才弄清楚甲骨文真正的出土地是在河南安阳西北洹水南岸的小屯村。
% W1 F0 O% {8 z7 h7 _  1910年,刘鹗死于新疆,其所藏甲骨,大部分被英国人哈同购走,小部分散落四方。中国最早由私人保存的甲骨就这样散佚了。在刘鹗之后,著名“甲骨四堂”之一的罗振玉获得甲骨最多,他在1906年到清廷学部任职后,就开始留意搜求甲骨。殷墟地址的最终确定就是得益于罗振玉的努力。1910年,古董商人又从河南带来几千片甲骨请他选购时,他在选购了700片精美的甲骨之后,用重金从古董商那里打听到甲骨文的出土地在河南安阳西五里的小屯村,而不是一向传闻的河南汤阴。他委托琉璃厂古董商人祝继先、秋良臣、范子衡以及弟弟罗振常,四次赴河南收购甲骨,先后所得2万余枚。1915年,罗振玉又亲自前往安阳实地考查,从甲骨文中认出十多个商代晚期的帝王庙号,从而断定甲骨文是商代晚期王室占卜留下的遗物。当时这一石破天惊的发现,令整个学术界为之一震。/ E! O9 A* Q* g$ m
  由于罗振玉为“伪满清”政权服务,曾避居日本。在日本时,他所收集的甲骨散去很多,据著名学者胡厚宣考证,其有记录说明的,归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3599片,天理大学参考馆809片,东京国立博物馆225片、东京大学考古研究室113片、富冈谦藏800片……总计达5745片。1940年,罗振玉死后,他所收藏的甲骨约数万片陆续散失,解放后归国内众多博物馆和科研机构等单位收藏,其中大多都具有比较重要的价值。
& j  I, R. b1 R) M: l  在外国人中,美国驻山东潍坊县传教士方法敛和英国驻青州传教士库寿龄最早开始收集,他们早在1903年就插手殷墟的发掘,并将收集到的甲骨转卖给美国和英国的几家博物馆,干起了贩卖的勾当。1904年冬,河南安阳小屯村的地主朱坤,挖到数车龟甲骨片,被古董商转卖到山东后,后被方、库两人收购,他们把从古董商手中收购的400多片甲骨,转卖给上海英国人创办的亚洲文会博物馆。1909年,方法敛又将他所购到的438片甲骨转卖给美国的卡内基博物院。1913年,方法敛还将他所买到的4片较大的甲骨转卖到了美国的菲尔德博物馆。与此同时,库寿龄也在1909年将他买到的760片界骨转卖到苏格兰皇家博物院。1911年,库寿龄又将他和方法敛合买的485片甲骨转卖给了英国大英博物院。这些流散到英国和美国去的甲骨,后来曾由方法敛以摹本编为《库方二氏藏甲骨卜辞》一书,在中国出版。2 W: c. x( f: D, X. u
  1908年,英人金璋购得甲骨800片,发表《金璋所藏甲骨卜辞》。此外,还有一位德国人威尔茨也在青岛买到711片甲骨,后来又转卖到德国柏林民俗博物院。另一位德国人卫礼贤从青岛得到72片甲骨,后来转卖到了瑞士的巴赛尔人种志博物馆和德国的法兰克福中国学院。据我国甲骨学家的统计,早期由欧美人转购流散到国外去的甲骨,至少在5000片以上。
' \% a3 `" O* d; i0 {3 l  收集甲骨文最多的是加拿大人明义土。他1885年2月23日生于加拿大,原名叫孟席斯·詹姆斯·梅隆,大学毕业后,到神学院进修。1910年,明义士接受加拿大教会授予的牧师职务,来到中国河南省北部地区传教。最初在武安,后来就来到安阳,以长老会驻安阳牧师身份,经常打探甲骨出土信息。当时殷墟的历史地位已确定,龟甲骨片成了可赚钱的宝贝,他尽量设法与当地人联系收购。1917年,他把所收藏的龟甲骨片加以精选,选出2369片,摹写后印成《殷墟卜辞》一书,在该书的序言里,他宣布自己的收藏已经高达5万片。" q7 y4 S; K4 V. t- n, Y
  明义士所藏甲骨,在军阀混战时期被毁掉一部分,但究竟毁掉多少,已无从查实。1937年回国时他将其中一部分运回加拿大,现藏多伦多安大略博物馆,约有5100片;存在加拿大驻华办事处的一部分在1951年转交给南京博物馆,共计2390片;抗战爆发前期,明义士在济南任教,临走把一部分收藏品委托他的同事、英国人林森,埋藏在一个教师住宅的地下室里,直到解放后“三反五反”运动时才被发现,埋藏物中共有明义士旧藏古物29457件,其中甲骨8080片;明义士收藏甲骨的最后一部分,先后两次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被发现共20364片。; a* d8 r& d! E# m1 ~
  最早在中国开始购买甲骨的日本人是在天津《日日新闻》报担任主笔的西村博。其次是三井源右卫门,在罗振玉派人到安阳搜集甲骨之前,他就派专人到安阳收购甲骨,他先后共搜购甲骨约在3000片以上。与鲁迅、郭沫若等人交往很深的日本东京文求堂主人田中救堂早在1905年也买到了100片甲骨。当时在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的林泰辅见到后即买了10片。此后,林泰辅还亲自到殷墟收购,陆续买到600多片甲骨。) e& N% K! ?9 ^" g6 t/ B8 r, Q
  郭沫若在抗战前旅居日本时,曾访问过多个收藏甲骨的日本公私学者,在他的《卜辞通纂·自序》说,日本他所见到共见到甲骨3000多片。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了东三省,在这期间,被日本强行抢走的文物不计其数,其中就包括数量众多的甲骨。日寇占领安阳时,曾于1938年春至1943年,多次组团到殷墟盗掘,出土了大量的甲骨、铜器、玉器、白陶器等珍贵文物,其间盗走的文物难以计数。根据日本学者的统计,日本先后购到甲骨的学术单位约有三十多个,私人收藏家也在三十个以上,如以这些公私收藏情况为准,流散到日本去的甲骨总数至少在12000片以上。时至今日,考古界还流传着“安阳殷墟虽在,但要去日本看甲骨文”的说法。
: e" \% k0 K6 [! a  国宝内涵8 G% r" E- `1 q( u" Q  b2 I- b( L
  汉字是民族文化的“脊梁骨”,是民族文化之根。甲骨文是古汉字一种书体的名称,出自殷墟,所以人们又称为“殷墟文字”,其内容大都是卜辞,故又称“贞字”。甲骨文是在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陶器刻画符号的基础上,经过二三千年的孕育、萌生和发展,到商代形成为一种相当进步、相当成熟的文字。& B# o/ r( `/ N# g+ ]
  在安阳殷墟发现的甲骨文大约有4500个单字,能够成为一种新的文字体系。从已识别的1000多字来看,它已具备了“象形”、“会意”、“形声”、“指事”、“转注”、“假借”等造字方法,跟后代汉语言文字一致,展现出中国文字的独特魅力,也是中国已发现的古代文字中时代最早、体系较为完整的文字。
$ f( _/ _* B( c" ~3 N4 n  甲骨文具有应用和艺术的双重性。甲骨文已具备了中国书法的三个基本要素:用笔,结字,章法,是一种形神兼备的成熟文字,可称上是书法。此前的图画符号并不全有这三种要素。其用笔线条严整瘦劲,曲直粗细均备,笔画多方折,对后世篆刻的用笔用刀产生了很大影响;结字均衡对称,显示了稳定的格局;章法上虽受骨片大小和形状的影响,仍表现了镌刻的技巧和书写的艺术特色。甲骨文奠定了中国书法艺术的基本形式,是古代书法艺术迈出的第一步。“甲骨书法”现今已在一些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中流行,足以证明它的魅力。4 z& ]2 {9 C$ ]' \5 ]
  对甲骨文研究颇深的“甲骨四堂”之一的董作宾老先生把甲骨文字风格的衍变做了较为详细的考证,他认为,甲骨文字有契刻体与笔写体两种书体的特征,大体上说,是由契刻体向笔写体方向发展的。同时把甲骨文的形成时期分为了五个阶段,每个阶段甲骨文书写风格迥异,由粗犷豪放到生动秀丽,由幼稚柔弱到严肃工整,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风采。在历代书法家的墨迹里,没有一丝甲骨的文风,与当今传世的书法完全不同,也可以称之为书法大家新秀。
+ E( Q( d: z- E# z6 u: u4 K  甲骨上文字所记载的内容极为丰富,涉及商代社会的诸多方面,有几十个类别之多,不仅包括政治、军事、文化、社会习俗,还涉及天文、历法、医药等科学技术。它同时反映出了商代占卜之风的兴盛,占卜是当时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朝廷设置了专门的机构和卜官。王室贵族上自国家大事,下至私人生活,无不求神问卜,以测知吉凶祸福以决定其行止。有刻辞的甲骨,都作为国家档案保存起来,堆存在窖穴之中。因此甲骨上的卜辞成为研究商代历史的第一手材料。; ]/ E4 N0 M6 E- y  G
  甲骨文所反映的时代,是商代国王盘庚将国都从奄(今山东曲阜)迁到殷起,到商代最后一个国王为止,在此期间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历史。甲骨文上记载的大量的商代的历史史料,就是商以前和商以后的好多古史上的问题,也可以从这里探求而获得解决。随着甲骨学研究的日益深入,上古社会的许多不解之谜被学者们一一破译。4 p; P# t; x: w0 `( s, X& \
  国宝价值$ r6 e9 X; X: w  g* Y2 Q
  甲骨文的文字已经达到基本成熟阶段,具有一定体系并有比较严密的规律,刻画精湛,内容丰富,对中国古文字研究有重要作用。它早于青铜铭文的古文字,与埃及的纸草文、巴比伦的泥版文书等同为人类社会最珍贵的文化遗产,但是纸草文字和泥板文书都已失传,甲骨文更是显得弥足珍贵。2 ]; O% R- S# i0 r! p" c
  商代甲骨文是中国发现最早的文献纪录,被誉为“千年神甲、文字始祖”。学者王国维对甲骨卜辞中所见的商代诸先王、先公,对照《史记》记载作了详细的考证,证实了《史记》中《殷本纪》的可信性,从而把中国有考据可信的历史提早了一千年。从一片殷商甲骨上文字的发现和认定,由此发展到肯定了一个距今3000多年、长达600多年的朝代,是非常了不起的发现。) V* {. `2 _4 c
  如今甲骨学已成为一门蔚为壮观的世界性学科,从事研究的中外学者有500多人,发表的专著、论文达3000多种。迄今为止,甲骨文仍然是我国最古老而又有科学体系的文字,其形体结构和字体变化,对于古文字学来说,诸如检验汉字的“木六书”理论和考察汉字的本源及其发展变化的规律,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对历史学、文字学、考古学等方面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0 g$ B6 l+ y9 A% _5 e- Y- t
  甲骨文收藏意义5 z' ]. m7 `+ T# `
  甲骨文自发现以来备受世人关注,由于其内涵丰富,100多年来,绝大多数面世的甲骨都已归属于官方学术研究和世界各大博物馆,民间遗存已是凤毛麟角。解放前的国内混战,使得一定量的甲骨文在私人手中珍藏。2004年7月4日,我国崇得拍卖行首次拍卖了来自私人收藏的甲骨文,这20片殷墟甲骨文是公认的第一批由学界保存并流传有序。
- ^$ S. A/ x5 L$ p( @: u  甲骨上文字的多少,代表着其品质的高低,拍品的20片甲骨上文字较多,约150字,其中8片较大者是甲骨文中的珍品,甲骨表面光洁圆润,黄灰色的骨面上略带细微的纹理。上面雕刻的字迹古拙而风格豪放,字形大小错落,生动有致,各尽其态,富有变化而又自然潇洒,是典型的商王武丁时期的甲骨文风,历经数千年能完好保存至今已经十分难得。此次竟拍最终以5280万元的价格成交。+ v4 [$ E0 M( S+ [9 V8 m1 v! U
  甲骨文拍卖以前引起了一番争议:拍卖甲骨文是否违法。经过调查发现,国家对甲骨文是否能够进行拍卖是根据个人收藏时间确定的,如果在建国前购得或代代相传而得,应该划归流散文物,可拍卖;如果是建国后出土,则属于违法获得,不能拍卖。
+ P+ Y1 j& t: i) }' _  专程从美国赶来的洛杉矶加州大学亚洲语言文化系教授周鸿翔这样评价,甲骨文的文化价值高,是难得的瑰宝,但是对于它的价值公众一直没有直观的认识。此次以5280万元的天价成交,使公众形象地认识到甲骨文和传统文化的重大价值,更加有利于文物保护。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先登先生对于这次拍卖的结果相当满意,他说:“甲骨文拍卖这也许是绝无仅有的一次。这20片甲骨文的未来增值潜质不可限量。”
; {+ N- s  O) X4 a9 B% L. F  同类国宝
4 c; A9 \; S+ e, x5 z* ?  解放前期,在湖南长沙东郊的一个子弹库里,盗墓分子发现了一座楚墓,他们从古墓里盗掘出土了楚帛书(或称楚缯书)。这件国宝出土不久就落入在长沙雅礼中学任教的美国人考克斯(又译作柯强)手中,1946年被考克斯从上海带到美国。然后又几度易手,现存放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 H% [6 ~7 ]" Q7 U/ m" t! t  长沙子弹库帛书反映了浓郁的楚文化的气息:画面鲜活,结构奇诡多变、轻松。楚帛书是写在一幅宽度略大于高度的方形丝织物上。帛书周围的各种鸟兽,更加烘托出中间文字的神秘、诡奇的楚风。它是目前出土最早的古代帛书,虽只有900多字,而内容丰富,对研究战国楚文字以及当时的思想文化有重要参考价值。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前,各国的文字各不相同,而楚帛书中的文字则是当时未统一以前的字迹,它对于考察研究楚文向秦小篆的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 D6 W6 Y" M1 |  h
发表于 2015-12-15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orld.people.com.cn/GB/57506/6834229.html. g, U) b  m3 y

- c# d8 O: z. s7 P+ r- E8 W在加拿大探访流失的中国国宝% U! V0 L6 j2 Y# T; j7 f; v2 j$ c
( E: ?4 Y) ~! n; b! W! D; }4 K3 @( L
/ l. E% g$ h! t. n
           一位游客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寺庙艺术展区观赏壁画"弥勒佛的乐园"。 捷克佳/摄
; I- d5 F" x$ D4 i3 E9 g. R
; O$ x' j+ i; j' ^9 a1 X  "很多中国博物馆都没有我们的藏品丰富,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藏品的精美珍稀程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0 ?3 W1 E: i# }" q8 c+ n; R
6 Q, U" t1 H& ?* Z8 G
  加拿大卑诗省维多利亚艺术馆中国文物展被指“盗墓展”风波尚未平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馆展品的身世问题再度引发外界质疑。) y: F1 {7 w3 ^& d6 d
8 S8 i4 V- b/ ^. `% i5 c
  最先对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展品提出疑问的,是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1月19日,该报引述中国学者董林夫两年前在多伦多大学出版的《双重文化与信仰》一书中的内容称,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明知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禁止文物出口,却依然知法犯法,将价值连城的中国古董走私到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 Y: S; P/ E& n5 A1 U/ R( {! p! X: m: i, E& b
  3天后,记者冒雪驱车来到位于多伦多闹市区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一探究竟。+ [2 k3 _& g$ X2 p; R
7 J. F  ~" r3 {* B
  馆方自夸藏品胜过中国国内1 P. Z% J0 l3 \: k' [- b  [/ S

1 b1 w( ~; Y0 [3 f* A6 p2 ~  买一张20加元(约合140元人民币)的通票,多伦多标志性建筑“水晶新翼”内的中国文物便可一览无余。负责接待的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亚洲美术部主任克拉斯·路易特布克,据这位中文名叫“鲁克思”的中国传统建筑和绘画专家介绍,这座五层高的博物馆中有三层用于展览各国珍宝,现有600多万件各种艺术品、考古学及自然科学收藏品。其中,中国文物馆占据一楼主展厅面积的四分之一左右,并按主题设有四个彼此间没有明显隔断的展区。也许由于下雪的关系,偌大的中国展区只有五六个人在参观。( ]; H: a- ~9 H( I: g

) s/ ^5 g8 ^% f: v) |; p  “很多中国博物馆也没有我们的藏品丰富,除中国本土外,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藏品的精美珍稀程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鲁克思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对《国际先驱导报》介绍说,目前馆内的中国文物约有3.5万件,其中约有2200件精品被陈列展出,其余的都在库房供专业人员研究。
) O( W  }  d0 ?! D; F3 g& W
. M) w9 n' q, B  这些中国文物大部分是通过三个人之手收集的,而怀履光、明义士是其中两个。跟怀履光一样,明义士也是引起颇多争议的一名加拿大传教士,他的主要收藏品是中国甲骨文。
/ Z+ _6 g; P5 s* |  J' F7 P, v8 H2 p
  文物多来自山西和河南
8 G4 ~& f/ U/ i5 A- n+ |- e3 C2 b$ v  S- d6 I& b& O
  进入中国文物馆,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以怀履光命名的中国寺庙艺术展区,主要陈列13世纪后期中国寺庙壁画,以及同时期佛教和道教的木雕文物。
# w) R3 m; V9 ]
- d  }% d$ \5 ?6 k! e4 l( k  p' r  在展区的墙壁上,分别镶嵌着三张巨幅壁画。其中最大的一幅名为“弥勒佛的乐园”,在这幅宽11.6米、高5.8米的壁画上,人物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展区内展板文字显示这张壁画来自山西(稷山)兴化寺,是中国古代元朝寺庙壁画中的精品。分列两侧的壁画尺寸也不小,藏品疑来自山西(平顺)龙门寺。为了保护这些文物,除了壁画前面设立小栅栏外,灯光也比其他展厅昏暗,且不允许用闪光灯拍照。
5 l0 D2 {+ `. D$ {, y: M8 X" Y/ L$ {. Q
, t- S2 i& a' I' K9 s, ~  “展品大部分都来自是山西和河南。”鲁克思介绍说,展区以怀履光主教命名是因为他是加拿大圣公会第一个派往中国的传教士,“不过那些木雕和他没有关系”。7 c6 O1 ^+ Z# a

. m; w# w' j1 v( ^0 B  据史料记载,怀履光在1909年至1934年间被委派到中国河南传教,在开封、商丘、洛阳等地建教堂、办学校、开医院,还开展了一些慈善和社会救济工作。1934年回到加拿大后,怀履光成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远东部主任,并担任多伦多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9 ^0 ^/ T  x) h. z# M: i
  o* _4 Q' L" S! V; v, B
  "当时的发掘就是今天的盗墓"$ m& q: F  L$ S$ P! D, S
7 ]. y* R) `% f( R: Q6 Y
  在中国文物展厅,怀履光的影子随处可见。其中来自河南洛阳的东周文物设有两个专门的展柜,藏品介绍上表明文物大多由怀履光收集。- f9 \  R7 k" b3 S2 g

2 J% h3 c6 [3 ?) Y$ y  1928年,洛阳东周大墓遭到怀履光和美国人华尔纳等人的疯狂盗掘。怀履光以传教士的身份替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集中国文物,前后历时6年,共发掘8座大型木椁墓,出土文物多达数千件,一大批东周王室珍宝从此流散海外。
8 `# _& y) n: S+ J) i8 J4 W( k4 h) X+ }
  对此,鲁克思承认,怀履光不是考古学家,按照现在的说法,那些文物的发掘都是盗墓。但他辩解道:“当时民国时期的政局较为混乱,怀履光并没有偷偷收集,而是和时任河南省博物馆的负责人有很好的关系。怀履光也认识很多中国学者,彼此之间有合作,经常将一些青铜器的铭文、拓片给中国专家,请他们鉴别、翻译及解释。”
- |' K" }2 u, E8 I: n" k1 T" D) A) P1 i+ g
  邻近的展区是以马休斯命名的雕刻艺术展,陈列品以佛教文物为主,既有石雕、木雕、陶瓷、玉器等艺术品,亦有青铜铸造的塑像,横跨中国古代雕刻艺术历史两千年。第三个展区是中国通史展,以坦南鲍姆名字命名,去年11月23日,卑诗省维多利亚艺术馆展出的500件中国文物,都是他和明义士搜罗的。
; g2 b" r1 o- m
* w+ x. R' D6 k$ {0 c  中国通史展区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馆的重中之重,大多数中国文物都在此陈列。大约20多个玻璃展柜,陈列着2000多件中国各个朝代的珍稀精品,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清朝晚期,青铜器、陶器、瓷器等各种藏品令人目不暇接。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每件文物都是放在透明玻璃内,并没有特别的安保措施,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来。2 z1 u+ ^4 [! V2 ?" j

! o' t5 c. U# B4 V  惊现吴三桂舅舅陵墓
/ ]+ D2 s4 D: w8 }# `9 U9 i# J: y
9 A, W9 ~9 E, U5 c/ i  毗邻中国通史展的是中国古建筑展区,这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馆四个展区中相对独立的展厅,是利用两个主体建筑物之间的空隙组合而成。令人称奇的是,明末名将祖大寿的陵墓赫然陈列其中。一个高约6米、上有精美石雕的厚重石门,一张石供桌,以及高高拱起的坟丘、成对的石人和石骆驼,衬托出一个典型的明代豪门墓地。" c/ D2 i6 o# U% [* ^

# c( q, F: ], t. h2 r  “祖大寿是明末的一个有名的将领,跟袁崇焕一起,与清朝的皇太极打仗,他也是历史名人吴三桂的舅舅。战败后,他没有自杀而是投降,继续为满清出力,所以他是一个贰臣。”谈起中国历史,鲁克思一点也不含糊,“贰臣是指那些两朝为官的人物。”5 P" U* I6 g5 A0 A( r
( I# Y3 @/ s" q! L& [7 o7 _
  据鲁克思介绍,祖大寿的墓原来在北京的清河,后来搬迁到加拿大,现在的展品只有后来修的墓穹是复制品,其它全部都是真品。“因为当时墓早就被盗,除地宫和尸骨没有搬过来外,其余的基本维持原貌。”鲁克思说。
/ q3 L2 N9 E+ w0 b( \) m3 \( [" k$ q7 N- d5 D
  展馆的文字记载,墓来自北京附近的永泰村。按照鲁克思提供的文物入馆标记,时间为1919年,展品的提供者为克罗夫茨。据有关资料,克罗夫茨为英籍皮货商,当时在天津做生意。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委托克罗夫茨在中国采购一套完整的明清高官显爵墓葬,克罗夫茨最终选择了祖大寿墓,经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认可后购买并运到加拿大。
' b9 _3 k$ I1 p1 q% n1 J$ R" B5 @" f4 I
  加民众激辩文物归属* m3 C; j( r4 S

  h5 S( ~7 p7 V  “假如别的国家偷了加拿大的古董,而且不愿意归还,我们也肯定很不高兴。物归原主有助于提高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
9 n" Q" Y5 H0 P3 E. c
) {9 A2 i4 \) _9 s) W- O' a: R3 N$ H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亚洲美术部主任鲁克思承认,“一些文物可能不应该运离中国,比如那几幅巨大的壁画”,但紧接着却话锋一转,“如果当时不离开中国,现在可能已经被毁坏”。有加拿大网民把中国文物流落异国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当时国内动乱。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和鲁克思站在一起。/ ^  L  V2 \$ x& u6 j# L' C9 w7 |

7 S/ f6 _; D' Y* }  网民提议归还中国! X9 i" ?- ]0 d$ H

2 c; {5 ?& U; [9 ?) k  一位名叫WL的加拿大网民在《环球邮报》网站上评论说,怀履光当年从中国走私文物时,并没有预想到40年后中国“文革”对中国文物的损坏,所以这种所谓“出于保护文物”的偷窃行为是很不公平的。+ M) }0 \8 g& r3 _$ }2 @: P6 v, n% C
( |4 O+ G0 ]# |  f: }
  WL还在评论中继续写道:惟一证明偷窃是为了保护的方法,就是将这些文物归还给文物的所有者。另一位来自温哥华的网友sean wood评论道:显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从其他国家窃取文物的行为,在今天看来是很不正确。如果中国想要回这些文物,我想我们应该满足这一要求。
0 r1 X' I! u" s1 c- ?8 ?/ d, c- t# F4 ~  [9 G" _& N; X
  这与Joe Froze的观点不谋而和。后者写道:我们应该归还这些文物,哪怕是其中的一部分也行,以证明我们是可信赖的朋友,而不是卑鄙的小偷。假如别的国家偷了加拿大的古董,而且不愿意归还,我们也肯定很不高兴,物归原主有助于提高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 }/ W/ Y4 O5 R" {& p
) Q8 N; d& G3 O5 `% c
  专家为博物馆辩护
& y( N! v0 M# V$ U8 ~: k3 U# r5 C$ i# A3 x6 C" i2 S, o) s9 w  S* z4 t
  与加国民众相比,鲁克思显然要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辩护一番。“当时,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馆长与怀特的关系很好,因此请怀特在中国帮助博物馆收集文物。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很多博物馆都有这样的安排。”
2 g- h/ ^6 @  l. C* V3 Z
) x# X: }4 K, ]( \" l  对于不少著作称怀特是名盗墓者,鲁克思认为,怀特在中国的时间比较长,后期直接跟民国政府合作,主要精力已经转到救济饥荒和洪水灾民上。“救灾过程中收集很多文物,现在来看肯定有些问题。”
! j9 {5 W1 i, Z: M( [
$ j7 A- y3 \/ y( l  他从文物收集的角度说,“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有一个特点,大部分中国文物都是直接在中国收集的,与很多其他博物馆不同。比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也有非常重要的中国文物,它们或者是在拍卖行获得的,或者从个人收藏家手中购得,经过多次转手,来源已经不甚清楚,在鉴别书上很难确定。”4 E+ b* F% Z3 w0 u9 J0 d

3 Z, u+ L8 m  A. p$ W* G8 F5 T+ ]  鲁克思表示,现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有非常严格的标准,收集新的中国文物特别是那些传世之作十分慎重。如果怀疑有问题,就会把文物的照片寄到北京的国家文物局协助鉴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与中国国家博物馆亦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经常会有中国来的学者在这里停留几个星期,研究馆藏的文物。2 _* V+ k! E! s% v7 C' R
发表于 2015-12-15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国所藏甲骨集》(Oracle Bone Collection in Great Britain),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编辑,中华书局,1985年。
& C1 b5 h% \4 u7 {' a+ P- ]) W8 ^$ |& q" p# `" i9 f

9 {) v% C5 @4 j9 m) h6 `! L7 @  j% x+ p. \
    甲骨自1889年发现以后,受到中外学者的研究与重视。由于当时中国国内环境混乱,没有相应的法规来控制这一重要文物的收藏与保护,使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被疯狂私掘收购,大量甲骨在这一时期流失海外。其中很多外籍在华人员参与了甲骨收购活动,如日本的林泰辅、加拿大的明义士(James M.Menzies)、美国的方法敛(Frank H.Chalfant)、英国的库寿龄(Samel Couling)等。目前世界上收藏甲骨的国家有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俄罗斯、新加坡、瑞典、瑞士、法国等国家,收藏数量大概有26700片。这些外籍学者或传教士携甲骨归国,是导致当今甲骨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时也在客观上造成了20世纪有关国家甲骨文研究的兴起与发展。20世纪50-80年代,日、美、加等甲骨收藏数量较多的国家相继出版了甲骨拓本图录,如日本的《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甲骨文字》(贝塚茂树、松丸道雄编,1959年)、《东洋文库所藏甲骨文字》(东洋文库古代史研究会编,1979年)和《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甲骨文字》(松丸道雄编,1983年);加拿大的《明义士收藏甲骨》(许进雄编,1972年)、《怀特氏等收藏甲骨集》(许进雄编,1979年);美国的《美国所藏甲骨录》等(周鸿翔编,1976年)。这些图录的出版促进了世界甲骨学的研究进程。  Y( V! @# q/ I: S+ t1 y) s
& d8 l; I: t3 ^6 l

% h; F3 @- j. i, t/ D8 R
4 {* p: t5 d: C2 U# ^" l3 v6 |    为了改变英国所藏甲骨长期未能完全公布,现有甲骨图录缺失不全、讹误过多的情况,1982年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李学勤先生在担任剑桥大学客座研究员期间,与历史所齐文心先生以及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艾兰(Dr.Sarah Allan)博士在英国学术院、大学中国委员会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资助下,对全英各单位所藏甲骨进行了调查工作。调查显示全英境内共有11家公私单位和个人藏有甲骨,其中皇家苏格兰博物馆(藏1777片)、英国图书馆(藏484片)、剑桥大学图书馆(藏607片)、大英博物馆(藏113片)等处收藏较多,此外还有牛津大学Ashmolean博物馆、剑桥大学考古与古人类学博物馆、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等大型公共机构和一些私人藏家持有甲骨。调查结束之后,三位研究人员将这批甲骨进行了甄别辨伪工作,择优墨拓,整理出版。$ |% Q, Q- a+ p. b

9 w) h. ?+ q0 V/ H: M. R5 I) S
& N# w+ ~- }. A3 i6 d' ~2 `) `1 }" s) t. ~9 l; U3 I9 h
    英国所藏甲骨内容丰富,含有大量的文字信息,如商代官制、祭祀制度、农业生产、方国情况等,一些甲骨刻辞的书契风格等均极有特点。一些卜辞还引起了学术界的长期争议,如原著录于《库方所藏甲骨集》中的第1506号甲骨,即著名的“家谱刻辞”,此次被清晰墨拓,重新收入《英国所藏甲骨集》当中,编号2674。《英藏》的出版,推动了甲骨学的深入研究。3 d3 D( z% E. X1 F

; W" ]- b# U* b/ `8 i9 \+ W
8 G, C3 U; O. T1 ?
6 G. ?9 c9 J. i: |$ R参考资料:
% E: A1 A7 W6 c/ i4 U  \5 `$ p1 I1 a, Q" ]. d" Q$ P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编:《英国所藏甲骨集》,中华书局,1985年。' s% j& j% a/ Y2 f5 j3 B, m
/ i2 f( p* A" M' ~
齐文心:《关于英藏甲骨整理中的几个问题》,《史学月刊》,1986年第3期。
- W% @- W- p' c' B) _7 D# Z5 \. x) P4 B. d& b
http://www.kaogu.cn/cn/kaoguyuandi/kaogubaike/2013/1025/34266.html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