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留学后,遇到的三个人,三段截然不同的人生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1-4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留学后,遇到的三个人,三段截然不同的人生 2016-01-02 花开富贵
. l( D# @  L8 G# O7 _! `) {
7 S# e# O) S! Q! E$ J
5 b0 I6 Q8 c, S6 h3 `7 I
美帝不在别处,而在人间,从不同的人口中你能听到成千上万个不同的美国。他们来到这个国家经历了什么,又拥有了怎样的故事呢。: t& y- a- d" A' Z+ c( N$ v! r6 R' i

- i: ~* w9 `* [
熔炉呢,还是色拉吧? 移民在这里都是要把自己重新洗一次。我碰见过一些人,他们讲给过我一些故事。人生啊人生啊居然在二十分钟内也可以讲完,甚至还有那么长的留白。
# z) Y0 c5 D$ Q, G6 _
! F9 z" |$ l% ^+ D/ B( z. M# ~
我还是想先记录下你们,免得我最后忘记。
1 }' l3 o: l! J2 \) }
: n% R6 v# i) u; E% p! o8 P# k
我刚去芝加哥的时候,住在城中的公寓楼,楼里有健身房。由于空虚和免费,我强迫自己去了几次,在那里碰见了健身房做教练的苏。

0 a7 u6 ]: @$ A/ q) O3 v, D; m5 v' o# C6 }
苏教几种瑜伽课。我起初以为她是美国土著。她人长得黑,五官立体,身体充满了肌肉和动感,且说一口黑人英语。她在课堂上也喜欢说自己的私生活,去看男朋友的家人了,去哪里度假了,直到有一次她说到她回中国看家人,我才问,额,你居然是中国来的?
# U3 Z4 A. P3 [* h
苏也住在我们那幢楼,我那时候刚到美国,孤独无聊,苏就成了我的第一个美国熟人。
2 m- F) s) z' W; {$ K) k5 P$ d
那时候大陆正在流行《蜗居》,已经到美国十几年的苏也赶了这个热闹。她问我看过没有。我说,没看过,但知道个大概。

' w6 w  `) S; e! M0 t% b* E

, P4 m" a+ }' j$ V8 ]8 x& r
苏说,这个电视剧让我想起了我自己做小三的日子。

6 J6 S- k0 C! b, D' y$ H# h
小三!苏的中文远不如英文流利,我以为她又用错了词。
; P* i2 q# Y' \- w6 r
苏说,我中专毕业就在广州的酒吧做领班。
5 T$ H* ?& u+ z, e
每天凌晨三四点下班,睡不着觉只好学英文。后来管我们那个片区的公安局长喜欢上我,我就成了他的小三。因为我英文好,他也让我去他家教他儿子英文。他太太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还经常做一桌子菜给我吃。她的菜烧得很好。

! ^) Q' e1 ]5 A
我那时候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美国人,他说要娶我。我说,你离婚了,我就嫁给你。过了两年,他居然回来找我,说他离婚了。那我也就嫁了。于是我就到了芝加哥。我刚到芝加哥的时候,很孤独,也给局长打电话,他居然哭着让我回去。那我当然回不去了。
, z( x* s  R. ?. |0 N$ V
苏是个很好的健身教练。在芝加哥也是小有名气的私教,所以收入不错。

2 k0 ?1 C  X( t! A; O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38岁,却完全是一副20岁的身体。她经常邀请我去她的公寓吸大麻。据说,她的有些客人付不起私教费,就用大麻垫付。她说年轻的时候,她从没有想过,可以通过健身来谋生。

" B3 G; l4 i/ |% L/ p$ D
直到现在,她的中国亲戚朋友都不能理解她到底在做啥。她刚来芝加哥的和我一样孤独寂寞,也是去健身房去打发时间,但是她一去就很热爱运动,发狠心认真练。后来,她随同前夫(她和那个美国男人的婚姻也只维持了几年)外派去杜拜,日子更加空虚,便在那里聘请了一个美国军事体能教练做私教,就那么练成了专业的。离婚后,她在美国没有学历,就靠做健身教练居然生活也不错。

' _  U5 z: j( K0 u
我和苏认识的时候。苏的新男朋友Patrick也是我们楼的邻居。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Patrick人到中年,头发也有些稀疏了,离婚不久和前妻的财产还没有分清楚。婚姻对他实在是场麻烦的记忆,所以他打算以后的人生就交女朋友不再结婚了。苏附和着说,她觉得不结婚也好。
+ _" R, d: ^) e* i0 H9 d: c. B
苏决定要做隆胸手术。她做健身教练之后副作用是身体没有脂肪了包括乳房。她给我看各种乳房形状的图片,我们走在街上的时候,她会指点出所有的假胸给我看,无论是做大的还是做小的,她都能看出来。
, p* B% G* I' u; b
她挑选了一对中等型号很坚挺的乳房给自己,整套手术4000美金,但她要停业两周,而且今后她也不能做一些过于压迫胸部的运动。苏的男友说,我觉得她现在的胸挺好,但她要整就整吧。苏说,我要整,我要更自信。
. }8 j8 s  t( \: F
苏整好胸后,见人就问,你觉得我的胸怎么样。来,拥抱一下。就差把别人手拉到自己的胸口仔细摸一下质感。她邀请我去芝城最昂贵的一家健身房的游泳池去晒胸,她也在那里做健身教练。我各种忙,拖延着没去,成了遗憾。

' q7 f; c6 G) v! a! f# k
我搬到纽约后,我们就理所当然的失去了联系。偶然间,我也会想起她,想起一直没去吸得大麻和没看到得好胸。苏说,她年轻的时候,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到美国来。后来,她来了,果然生活很好,如她所愿。

7 N3 R1 I1 P0 ?
朴安娜

* y5 p" I+ C' G! }& |; X, e8 O
我和老妈在纽约等地铁的时候闲聊。一个明显是韩国人的女孩胆怯地拿着地图走过来问我们,你们是中国人吗?

+ d. `( i" i0 h1 j5 d# M
是。

! [- U6 ^- @8 c) w
那这里是175街吗?

" A9 o, ^$ _5 w4 b' s& ?0 m
是。

4 s+ \# w5 G( |: m" a- _
女孩子还有些婴儿肥。头发染得韩剧里的标准黄,笑起来有些淳朴。我问她7分熟的中文是哪里学的,她说先从师香港中文大学,然后是复旦大学对外汉语系。
. |& r7 I/ }) m8 k
我说是校友啊,她惊喜地叫了起来。她刚来纽约三个星期,还不是很能分清楚哪里是哪里,尽管她自己是刚从河对面的新泽西过来的,但她居然不知道新泽西是和纽约州是两个不同的州。我费力地给她讲了半天也不见她明白。也就作罢。

. Q. m% p  y* o6 b
我们一起上了地铁。她说自己刚面试成功,是做一个面包店的经理。她拿出自己的简历给我看,Anna Park大大地顶在纸页上方. 她拿F1签证来的美国,主要是来学英语,因为她要考NYU MBA。

5 p+ K* H- C' G) ]3 O7 E3 F# \
) X& y, X% A  F
5 d0 K1 y# y* n; y

, t. W5 z; `/ ?7 U! e$ F
安娜的英文的确不好。每当她用英文解释一两句,见我露糊涂表情,她自己也会马上说,sorry. 她说,她在韩国的乐天馒头(她自己用馒头这个称呼)工作,公司很器重她,可是整个韩国的企业文化不尊重女性,尤其是有孩子的工作女性。她说如果我一直呆在乐天馒头,四十岁后,她用手势做了个缓慢下沉的动作。

; G% e- F* R( }. C/ R$ y, N
她决定到美国来学习。公司给她停薪留职半年。她的父母并不支持她的决定。父亲本来就对只有两个女儿的人生有些沮丧,现在就更沮丧了。她说美国读书很贵,吃住都贵,她还要存钱读MBA。所以她要打工。

0 r$ E4 [4 A  C" b+ o
听说她在面包店要在晚上11点下班。我告诫她在地铁175站台的时候小心一些,因为这不是个很安全的地方,一个女孩子又那么晚一定要跟着人多的地方走。她马上好紧张,说我还在继续找工作,希望能找到一些城里的工作。我问她为何不去曼哈顿的韩国城里找份工作,她说我的韩国朋友们都在那边上班,我在那里找不到一个经理的工作很丢人。然后她的脸就有些通红。
7 ?+ e  X9 {8 ]* ^- Z! M: C
她问我有没有结婚和孩子。我给她看我的孩子的照片。她说,好羡慕你啊!我也好想生个孩子。我的男朋友现在韩国,我们打算明年结婚,我很喜欢美国,我想在美国生孩子,我希望孩子是个美国人,等我读书毕业后,进一个西方企业工作,十年后再回韩国。

- }6 c/ p( n3 ?% B- c
她说好久没有讲过中文了。

# v  u5 j& }3 b. N6 K& u0 z
我说为何当年在上海的时候不找个中国男朋友。她说,没有中国男人爱我。只有一个追我,可是他结婚了,他追我时太太还大着肚子。
2 C; A( j, A( C1 B
后来,59街到了,朴安娜向我说再见,她还有一场面试。她留给我她面包店工作的地址说,你有空过来看我,吃面包。

9 e3 J4 P5 l' A& S
王师傅

7 e" y: s, w5 E4 a6 N) ^) V) u
曼哈顿下城有家在中国人中很有名气的川菜馆。门口有个酒吧,也不单做中国人生意,老外也来得多。
, _9 v- C5 ?1 R/ E
我自己去过几次。这次带老妈去,点了几样成都小吃。我正在和老妈讨论做钟水饺的时候到底要不要放糖。“不放糖,要放四川红酱油。”一个穿厨师白衣帽的师傅居然插话进来。

5 p3 q% h& q* k' }
中餐馆里的大师傅多数都是寂寞的,厨房环境也不如西餐厨房干净友好,所以师傅们出来和客人聊两句是常有的。
7 v9 m  W5 q) z% K
见我居然不知道啥叫红酱油。这位师傅转身走了,过了几分钟,拎了一个纸袋走过来说,这里面是我们自己做的红酱油和红油,你回去可以自己做钟水饺吃。
) C+ q7 T8 s3 n# D5 Q+ B, l- _
我问他贵姓,才知道他是纽约中餐界有名的王师傅。
5 e, n$ T5 I& M, _6 J5 I! g  y/ |
因为我们去得早,客人不多,他索性坐下和我们聊起天来。

/ N$ \9 o! M% P- z* L
我们先说成都小吃。他说,十几年没有回成都,去年回去对成都有些失望,这么多年也没有啥创新,东西却贵了那么多,加一份鸡杂也要5块钱。他说,成都一份鸳鸯汤圆12元,我这家纽约下城店开业的时候好大的鸳鸯汤圆,配最好的花生和芝麻做得也只卖2.99美金。
; I; O4 G6 L3 \3 O1 J5 o! l
他在成都的时候是国营系统里有名的厨师。退休后就来美国打工,现在还能在成都领三千多的退休工资。
# [/ P; r4 {1 c. G
他来美国十多年,先从大厨做起,然后在餐馆参股,现在自己有四家餐馆,还打算再去新泽西开拓更多分店。
, t. W% A& R6 @/ ^
他唯一的女儿31岁,西南财大毕业,去年结婚,他回去给女儿买了一套房子。女婿也是个好孩子,他说,我们家啥也不要女婿的,只要他们一起好好过就行了。他从到美国来,十多年来每个月赚了钱第一件事情就寄给女儿。他强调说,我就一个女儿。女儿已经怀孕了,她的预产期是10月1日,今天已经6号了还没有生,他着急地不行,每晚都用IPAD通话问候进展。

7 ?) N- y! ]+ D: U; q7 ~2 \. \% N
! k% z- v2 R  B
王师傅和老婆三十岁就离婚了。他说,那时候不懂事。我们七个人帮一个女同学搬家。老婆以为有啥暧昧,闹到我单位去,单位给我处分,并派我去党校学习。我回来一生气,当即就拿包搬出来,离了。

! t: a$ [/ v. B" k
他们俩离了后都没有再结。女儿一直拦着不让他结,让他和妈妈复婚。

/ m7 g  }% K4 z4 [% R
我老妈听到这,立即点燃了老年妇女做媒的热情,说,我有个老姐妹,我介绍给王师傅,好吗?

6 L4 ~- y8 E* r4 X; T  L
王师傅突然涨红了脸说,压低了声音,指了指我们身后,我去年和她结了。没有办法啊,我需要个身份,在前一个饭馆由于没有身份损失了很多钱,她能给我身份,她只有一个儿子,在美国军队做营长,我们双方都没有负担。

5 P% f9 H/ Y1 [0 k3 `3 c
穿黑衣的老板娘很年轻,气质很纽约化,说一口广东普通话,过来也很客气的说,大师傅,你的报税单给我。

' w0 `- k: f; v
王师傅说他的老娘很想让他回家。老娘87岁了。他是老大,生在农历初一,是牛的生日,一辈子辛苦。以前在成都,他过生日的时候,老娘总要给他煮两个蛋。因为牛辛苦了一年,应该吃二十个蛋。这些年在纽约,他也总是给老娘寄钱,老娘说,我要钱干嘛,你回来就好。

6 s$ ~+ f8 u2 M! I" f! K5 W8 W0 u
我说,那你接她们来美国啊。他说,她们在成都过得很好不要来。女儿本来说生孩子的时候要他回去,他说,看看年底有没有时间去看看他们。
9 M4 X0 Q$ C( t4 P. b
还是回国去看看好。
6 K( o2 `& K) I3 P6 O
2 V. ^; w7 f: d1 ]( F. z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4161-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