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东西差异] 我的留学生活:《黄河》交响曲和假如中美开战……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2-21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的留学生活:《黄河》交响曲和假如中美开战…… 原创 2016-02-22 心路独舞 ( F- r% O8 T# n9 X. t$ `
愿得安澜光相暖
心路独舞
      正在休假,却被一个电话招到办公室,开车二十几分钟从家里过来,处理完只用了十几分钟,打电话的人反复地向我解释和道歉,可我的心里很不爽,换作美国人的话,断然不会像我这样好说话、正在休假却跳上车来帮忙就是。
      可我不也是美国人吗?我自嘲地对自己摇了摇头。
; w9 Q% L7 p7 }& v! U$ C
      窗外,转眼已没有了阳光,云很厚,且低,雨欲来,风动,一场风暴正徘徊在云层里。不想走进随时倾泻下来的暴雨,百无聊赖般,便去整理书架。无意中拣起了一本蒙尘的书,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夹在其中的光盘滑出,殷承宗那满是书卷气的面容,一下子盈满了我的眼,某种感觉,瞬间排山倒海般地倾泻在眉端。梦游般地将光盘插在电脑里,小号和小提琴便以磅礴的气势,急不可待地冲出音箱,随着木管快速的半音阶上行和下行,《黄河船夫曲》在急骤的琶音里迅速展开……
      顷刻间,我呼吸凝滞,灵魂震撼,仿佛一阕从脑海走失的诗令,突然找回了残缺的平仄。思绪,不经意地,一下子跌进了澎湃激昂的《黄河》之中。
      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不同的只是心境。那次去纽约,不是为了购物,也不是为了赏景,只是排遣心情,却适逢殷承宗先生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奏钢琴协奏曲《黄河》,一身旅行装束、风尘仆仆的我,急忙跑到梅西百货买了正装的衣鞋,匆匆赶去。《黄河》协奏曲,我并不陌生;殷先生的传奇经历,我亦能详数,但是在美国,能亲眼观看殷先生演绎这首征服了西方的中国曲目,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
2 J; B+ B8 E  @/ d3 c+ v
- y5 [. }" }# V( q+ @9 @" `
* u" u1 ?, I+ l! Z+ j4 D

' u: l" ^. p* N
      结局一如既往,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令我惊异的,并不是殷先生的演奏激情和技巧,这个用什么夸张的语言来形容都不会过分;令我惊异的是整个大厅里的那些美国人,和他们对这首“红色”乐曲那如痴如狂的追捧程度。
; C, C, _6 a8 J, i6 Y! v
      演出过后,随纽约朋友们一起去泡吧,金发碧眼的金开口问我:“假如殷先生当初不被误解导致从中国出走,定居美国,他会像今天这样如日中天吗?”
      我顿了顿,并不想直接去接他的话头,于是婉转地说:“别忘了,《黄河》是在中国写出来的,而且是在文革后期写出来的。”
      金显然读懂了我的话外音:“你在说音乐与国度和政治无关,但写音乐的人却因国情和政见受到牵连了。”
      我微微一笑:“你听过殷先生刚来美国时的遭遇吗?”那时候,美国社会对华人普遍存有偏见,认为华人多是在中餐馆打工的。有一次坐出租车,白人司机上来便直接问他在哪家餐馆工作,殷承宗回答说自己是弹钢琴的。司机居然不假思索接着问,“那你在哪家餐馆弹钢琴?”
      我凝视着金的眼睛,“其实谁都可以犯错误,中国政府,美国政府,中国人,美国人,关键是否可以正视、并修正自己的错误。现在我回答你开始的问题,后来殷先生接受文化部的盛邀,回到中国演奏,受到了贵宾般的礼遇,不是说明了一切吗?!”
      突然急骤起来的音乐,惊醒了长久耽溺于回忆中的我,第四乐章《保卫黄河》的引子已落,《东方红》的旋律正在将整个乐曲推向高潮。不错,《黄河》的确是诞生在浩劫年代、有着强烈政治色彩的乐曲,流畅地揉在其中的,除了冼星海的《保卫黄河》之外,还有充满了共产主义情绪的《国际歌》,但它却是中国钢琴作品之中,唯一能在国际上反复演奏的一部,并且广泛流传于世界各地,难道不正说明了艺术是可以摆脱政见、冲破国界、跨越信仰的吗?
      我慢慢地将头向后仰去,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任《黄河》那古老而又浑厚的旋律在我耳边轻轻地回响,眼前好似一一闪过青铜、茶叶、丝绸、和陶器,然后是展开的卷状竹简,我的心里跟着掠过 “一片孤城万仞山”的苍凉、“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悲怆、“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震撼、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壮……
      我仿佛听见了毛泽东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你可以藐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你就是藐视这个民族!”
      而此刻音箱里正传出的,是光盘结尾殷承宗那平静的话语,“不管是艰苦还是幸福,都是一种财富……”
      电光石火般,我的心突然沉静了,黄河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条河流,更是一种境界,一种灵魂,它承载着我背负经年的乡愁,携带着我一路的寂寞和沧桑,不露痕迹地深藏在我羁旅天涯的追索之中,等待着我在耿耿于怀的红尘心境里回眸,然后突然醒悟,原来我早已把故乡的美景根植于心,点墨成香,在兜兜转转之间,渐渐地把异乡过成故乡了。
      耳边突然又飘起和金的对话:“你来自白色中国?还是红色中国?”
      “这天底下只有一个中国”
      “假如中国和美国开战,你会去捍卫美国?还是中国?”
      “我会去为世界和平和大同而战”。
      前两年回国奔丧,走进下榻的酒店,大厅里正低低地泣荡着《圣母颂》的旋律,不觉心底一惊,在宗教信仰并不盛行的中国,很多人会直言不讳地揶揄《圣经》中的各种传说,但却终究无法抵御这天籁之声的美妙,就像《黄河》的走向世界,这首圣母玛丽亚的颂歌,终究还是冲破了宗教、政治、和国界的束缚,走进了中国,得到了国人的喜爱。
      此时,正是雨浥山野,推窗,幽幽的花香和沁凉的空气和着水雾一并袭来,那扑面的滋味,岂是清爽二字可解其衷?平和的,透明的,自由的,是空气,还是心情?
后注:钢琴协奏曲《黄河》简介
钢琴协奏曲《黄河》是根据冼星海《黄河大合唱》的主旋律改编的,由殷承宗、储望华、刘庄等五位钢琴家和作曲家集体创作,殷承宗钢琴首演。《黄河》分四个乐章:一、《黄河船夫曲》,二、《黄河颂》,三、《黄河愤》,四、《保卫黄河》。由于此曲创作于文革后期,因此在《黄河》的前三个乐章里加入了《义勇军进行曲》和《国际歌》的主题旋律,第四乐章《保卫黄河》的前奏与结束部分出现了《东方红》的旋律。
由于特定的历史原因,《黄河》具有浓厚的政治性,但是却把政治与艺术进行了非常完美的统一。不幸的是,作为第一作者、又是演奏者的殷承宗,文革之后却被戴上“文革红人”的帽子,无奈之下于八十年代初到美国定居。在美国演出时,他总是以《黄河》作为保留曲目,并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舞台上频繁演奏这首曲子,震惊了全球的音乐界,由此,《黄河》真正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
+ Y  K: ]0 Z0 c9 Q  Y

- A# y# W2 ^+ ?  a! n% e0 o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5725-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