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这部仅花一个半月写的小说,让作者赚了千万法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3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西风66 于 2016-4-3 09:53 编辑
0 j) e4 e/ c& R, _
  U; P* x8 D0 n  Q+ ^# k( F这部仅花一个半月写的小说,让作者赚了千万法郎,内容“围床转”$ s8 U" J# Y  f/ m
" y1 S) ~* f2 }- i9 n1 l" `

$ e, s0 }# K+ _1 J% U- Q“今年夏天,我要写一本书,我会赚很多钱……”1953年,年仅18岁的弗朗索瓦兹·萨冈,对朋友说出了这番大话。然而,她的“大话”竟变成了现实。1 m6 }  W% r" x
不久后,她的处女作《你好,忧愁》问世,迅速火爆风靡,为她赚了一千多万法郎。她成为当时畅销书作家中,最年轻却最富有的。而创作这部小说,她只用了一个半月。- G6 _2 ]1 F5 ]5 J
小说描写了叛逆女孩塞茜尔,在海滨度假发生的往事:父亲在两个情人之间的抉择、塞茜尔精心策划的阴谋、与年轻男友的第一次……有人评价,小说的内容“围着床转”。
' d! T4 }) b; S4 F  {' |0 x& ?而喜爱它的法国人,则认为这是青春文学的巅峰之作,细腻地呈现了“忧愁”初来乍到的情形,并体现了法语的优美。4 t; B- n6 ?3 [# O2 Y" `  Q
读了下面的故事,您就相当于“快读”了这部小说。4 v: @' O) R% v! Z

$ _/ m3 z7 H* D# Y  X0 K9 j/ N
8 x( E- y5 b7 ^  L) j7 W- }
( Y  a/ ^( ]1 g" ]
, B+ h3 b6 O  A1 p那年夏天,十七岁的女孩塞茜尔,打算和父亲一起去海滨度假。
& W* F+ `/ w0 S) N8 y! J8 J父亲叫雷蒙,善于经商,潇洒多金,做了十五年鳏夫,却从不缺少女人。他征求了女儿的意见,也带上了自己的情妇,肤浅美丽的二十九岁女人爱尔莎。) e9 k# u3 l) ^1 O( O( E4 w, B- h
他们住进了地中海一栋宽敞的别墅,开始了悠闲舒适的假日时光。碧蓝的大海、沙滩的暖阳、闲散的日子,是那样让塞茜尔陶醉。
+ b7 q6 G% O; M. u
0 \( H8 G. `- e
4 N: o" ~! s) W6 F1 x: e

& x3 j, u. r8 K美丽的海滨风光,故事就在这里展开
% _( b9 [5 _* [; Y
她邂逅了二十六岁的法律系大学生、魁梧英俊的希里尔。他们一起驾驶帆船,在海上追波逐浪。0 _2 F: |8 W- N2 X  M1 u
虽然塞茜尔还没有成年,父亲却从不阻碍他们交往,他甚至夸希里尔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 l! e" y- Z: C) e* u0 I$ T9 i* q' d0 O
! X: [. b, u9 q+ Q7 ^
" J$ F- T# u+ @! \
塞茜尔和希里尔
0 c9 A3 [  u" a3 q+ a
然而,塞茜尔散漫放荡的假期,因为安娜的到来而终结。3 G. p! I% o0 j$ y. Z) u
安娜,是塞茜尔母亲的生前好友。塞茜尔十五岁从寄宿学校毕业后,有两年时间住在她的家里。
& o# Z- p0 x1 m  f4 Z6 Q她用严格的教育让塞茜尔学会了生活,变得有了点儿淑女的样子。因此,父亲将安娜看做是女儿的再生母亲,对她充满了敬佩和感激。
5 m, R* X7 ?; Y* [
2 b/ m7 g( K4 N  s  i6 S
$ B% r% Z! q- m
  r; u% D4 x( {/ a$ @4 n1 b1 m
雷蒙、爱尔莎、塞茜尔各怀心事,等待安娜的到来# q) G$ a( T1 @5 z! C
塞茜尔也很喜欢安娜,不过更多的是敬畏。虽然安娜美丽优雅,却太过聪明,疏而不亲,总是企图让父女俩快乐的生活,回归正道。' t( X# `& }2 U$ ~" K
得知爱尔莎和雷蒙在一起,安娜的脸色变得铁青。不过,安娜很快掩饰了自己的不快,还夸爱尔莎“很可爱”。, s$ G4 B+ @% K! {9 _$ F
- i8 B: L, V' |4 C; B: ]

( T5 A5 ^6 X* Z8 S7 e* m2 T- X- C2 D3 @1 S, s; G2 {! v1 {6 c" h# y
安娜(右一)到了,塞茜尔散漫的假期结束了1 q1 D* c# d3 S
塞茜尔察觉,安娜似乎爱上了父亲,但她又否定自己的判断:父亲虽然阳光帅气,却软弱轻浮,聪明沉稳的安娜怎么会爱他呢?浅薄的爱尔莎才最适合父亲的品位!
# B7 ]) C& g! N. N塞茜尔的假日,变得沉闷枯燥了。
  T; I  }: U4 b/ J! Z安娜要求她必须通过考试,所以要利用暑假要好好用功。
: ~+ S& [$ K6 H1 B/ J塞茜尔提出抗议,然而,安娜用一番大道理,灭掉了塞茜尔的气焰。
: w2 V9 y( H; |- b. Q0 _1 q9 q" y4 V( A- o) ~1 |
2 d! C. R  W. }  @8 d: q# ?) H
; n& a! |: d+ r3 A1 ^2 e3 `0 M
安娜对塞茜尔很严厉,塞茜尔心里有些畏惧3 P# R$ x" W6 X1 Q2 I& z# F

  q8 }/ R( E: E2 Q一天晚上,父亲决定带大家到戛纳玩。出发前,一场“比美大赛”开始了。. [  n  j' h# {/ z( m0 y7 H- `+ A/ I
首先登场的是爱尔莎。她穿着一条绿色的连衣裙,嘴上挂着风尘味的微笑。因为在户外疯玩,她裸露的后背起了燎泡,皮肤失去了光彩。
  {+ ?5 f  ]7 b2 ]7 M7 W接着,安娜走下楼梯。她穿了一条典雅的灰裙子,宛如晨曦中大海的色彩。虽然已经四十二岁,但她的容貌优雅秀丽,光彩照人。
  y/ f7 w1 B/ D. u% H塞茜尔禁不住惊呼:“漂亮极了!”* m3 k7 E4 t$ j+ B6 @
父亲也看呆了,禁不住开口赞叹:“安娜,你真是不落俗套!”7 W% u. g; G. B" }) x) W7 B3 W

; m5 D5 g7 X: c! N

! ?$ _3 o! \  B& s: i& ]' [& z6 [
+ U* J, Y# T4 j9 R* m4 }在Party中,安娜显得优雅动人! O! g7 j7 P: a" I, H2 }
这场较量,安娜成了胜者。于是,来到夜总会时,父亲不知耍了什么手腕,和安娜一起消失在人群里,只留下塞茜尔陪着爱尔莎。, s- ]) W: j3 i2 w- ~
塞茜尔同情爱尔莎,决定去找父亲。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在广场的汽车里找到了他们。他们向塞茜尔道别,亲密地回别墅去了。  p8 A1 S1 s8 o

- h$ l) b3 {! p' w! Y( m! C

+ V- K. K" j. |& A1 h9 o$ T0 |) ~# B
面对塞茜尔对爱尔莎的同情,安娜有些不高兴2 [2 h( Z  K" E7 a* N5 ~
爱尔莎受到了伤害,她决定离开雷蒙。这让塞茜尔甚至憎恨起安娜。* k+ F4 I: A1 n; a0 t9 t4 P
第二天早上,安娜告诉塞茜尔:“你父亲和我,打算结婚!”她说,等暑假结束,回到巴黎,他们就举办婚礼。
- S  w- R- t2 \+ F6 X  L塞茜尔感到万分惊讶!她不能理解,反对束缚的父亲,怎么一夜之间就决定结婚的,看来安娜不容小觑。" l$ ^' n" I- e

4 U! g, o2 [' T& j6 Y
6 V2 x: ]4 [8 i9 Y8 a

) H; C% |/ z1 ?9 J5 Z6 s安娜和父亲宣布他们将结婚的消息1 {6 c; _: }# a/ B
塞茜尔也曾憧憬过他们三个人的生活。她和父亲会因为安娜的照料,走向完善,过上精致和睦的日子,这甚至让塞茜尔有了梦幻般的优越感。
' g' E8 U4 V2 k: S5 _: n+ L& q) m于是,她赞许道:“这主意不错。”
' O) D3 K+ ?  ~1 d一个星期过去了,爱尔莎没有回来。安娜轻松地埋葬了父女俩不羁的生活,制定了复杂的家务计划和作息时间表。1 N3 C- w2 O1 i" ~& Z
而到了晚上,塞茜尔则会偷偷地溜出去,和可爱的希里尔约会。  F  i# R, N6 n% H
这天夜里,他们相约在一片松林里,上身赤裸地相拥,忘情地吻了起来。
5 D( a* K* t2 K( F$ v
# Z' \  g% w" S9 L
# w. f- }, `  z/ @/ @8 e* @# C; R( {7 E7 G( T2 q1 s& U
不料,一声呵斥将他俩分开了。原来,安娜正好路过。/ _3 r. n' h' P* h; v
她勒令希里尔离开,并责备塞茜尔:“这种玩法闹到最后,往往是要上私人诊所的。”
) F* L; P8 J% ?/ c/ _- c' q晚饭过后,安娜将此事告诉了父亲。见到父亲不以为然,安娜则又说出一番道理:一是塞茜尔不能出什么意外,二是塞茜尔无论如何也该用功了。" R# V+ S" _7 {% f3 z5 [

! c) h! L6 o1 n: q6 U

, I& E7 z7 Y4 d) U. D0 ^% ^; A/ j- A  y6 l$ i9 S; ]  h- d# t
安娜严厉地呵斥了希里尔和塞茜尔
, }- K, w* y; D& m& E
父亲只好妥协,站在了安娜这一边,这让塞茜尔十分伤心。0 m" B, C2 }" w6 K# ^
第二天,塞茜尔开始复习哲学,而那些枯燥乏味的句子,让她昏昏欲睡。她思念着希里尔的小船,和他热辣辣的吻。( m: [# f( k" q
她开始仇恨安娜,认为正是因为安娜,她才陷入自我责备的痛苦,以至于要否定自我,甚至就连父亲也要和她分离。* h6 R/ R, c# ]* O; ?

2 g, }! Y' }" w2 k0 u0 c* `- \; Z: Z/ T; h1 ^
+ m% u  X8 t* ]3 B
看来,必须要振作起来,阻止事态的发展了。
6 n, _5 D) g7 l* `5 k/ R+ G! `+ W8 G8 o) a
在精神的折磨中,塞茜尔似乎分裂成了两个“我”。3 N5 X- c9 v9 d' B
一个“我”告诉她,这是她成长中的必修课,安娜虽然严厉,却没有恶意,顺其自然地体验就是了。
7 F2 o5 h6 ]" V, [3 D9 D: i另一个“我”却在抗争,安娜将父亲与自己分开,这是多么残忍!她将像美女蛇一样,窃走自己的一切,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7 Y$ E! z9 ~0 m$ g* Q2 u她一整天躺在床上,被两个“我”分裂着,几近崩溃。
. X# A0 m, m6 ~* T3 h" e两天后,爱尔莎来找塞茜尔取行李。她看起来焕然一新,皮肤晒出均匀的褐色,散发着青春的光辉。
- s9 c3 ]! R+ U
2 T7 f) [  T2 ?

; I3 \3 k9 y/ Z0 ^+ Q- a/ |! t4 g8 |8 V7 V/ _; t. a
听到雷蒙要和安娜结婚,爱尔莎惊慌失措
# s7 h( ~, P  L% M& V: p! F
塞茜尔将父亲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她,她显得惊慌失措,伤心不已。看来,她还爱着父亲。! n: p  V0 W# x6 U4 ^" N
塞茜尔怂恿道:“父亲爱的是你,只有你才能和安娜斗一斗。假如他们结了婚,我们三个人的生活就毁了……”
2 h( ^( b% J4 K. g塞茜尔让她去找希里尔,找机会一起商量对策,并答应爱尔莎,会用一星期时间,让父亲重新爱上她。头脑简单的爱尔莎兴奋地答应了。
% b' C9 O3 C' C  A- ^爱尔莎走后,塞茜尔不停地在房间踱步,脑袋里飞快地运转,谋划着赶走安娜的办法。! z- i$ d# k; h" S" n" {) n
1 s) D7 [. u& I$ }

  A' l. b/ O- x% v8 b8 h/ w) P3 E& N, ]& l
她决定实施美人计:让爱尔莎假装和希里尔恋爱,故意让父亲看见。, b+ ~4 s7 ^8 S, F! g' r3 Z
她了解自己的父亲,他从不允许一个曾属于他的美女,这么快就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尤其是和比他年轻的男人。因为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老去。
/ N9 W) X$ U, k; z; |" I第二天晚上,塞茜尔悄悄来到希里尔家,他紧紧地拥抱了她。原来,爱尔莎将安娜说成了一个邪恶的后妈,这让他充满同情,甚至向塞茜尔求婚。
. o  {3 ~/ J7 [+ f
1 Q* k$ e" ]% |$ p

  }1 ?9 Q. ]' Y5 u) J2 u1 K0 _' M; f) b% ?' r+ W! }$ ~
塞茜尔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u4 Y0 q) v8 R& x$ _$ t
塞茜尔心里很害怕。在父亲的影响下,她更愿意将爱情当消遣,而是不以结婚为目的。于是,她说出了个理由:“安娜不会同意的。”
# d+ R2 B$ }2 ^) @他们的话题回到了如何赶走安娜上,塞茜尔说出了自己的那个主意。0 j% y+ S& `) _2 K
为了能娶塞茜尔,他只好答应“一定和爱尔莎演好这出小戏”。
% o) H4 h- g! G$ D% k4 j) s9 {1 W0 Z) N4 G9 Q0 S
这天,塞茜尔和父亲、安娜在海滩晒太阳,海面上出现了希里尔的帆船。父亲惊讶地发现,爱尔莎也在船上!
/ r$ b- v2 G1 o  q( C( I0 }安娜以为塞茜尔会伤心,因此愧疚地看着她。而父亲却没有显露出妒意,这让塞茜尔有些烦恼。! z! F  E1 ^( R* d) d3 k
过了几天,塞茜尔和父亲在邮局门口“偶遇”爱尔莎。望着爱尔莎的背影,父亲不禁啧啧赞叹:“你看,她竟变得越发俊俏了。”( ~6 F4 y. _  |
塞茜尔添油加醋地说:“她在情场上很得意呢!年龄毕竟还会作弄人的。”
$ a- P- U6 K" w' I3 V. J; D" _' c1 y父亲有些恼怒:“要是我不同意,一个小顽童怎么会从我手中夺走一个女人……”
, T' K; Q9 B2 g$ w一天,塞茜尔假装在房中看书,实际上却是在练瑜伽,不巧被安娜撞见。安娜大为光火,激烈争吵后,塞茜尔去找希里尔寻求抚慰。
3 r% q- D/ J3 }" E! ]% y4 p! n. @6 C( D$ a

- {, W/ t: x9 E: h1 [* H
5 b- F/ H3 l% Q! Q1 Y/ L
4 ]; u$ |8 W) v- {0 h1 Q9 O& r
塞茜尔偷懒被安娜发现,挨了一顿批评
% q1 {6 w2 K0 r( {
在希里尔的床上,他们品尝了爱情禁果,塞茜尔献出了童贞。
' [: l! T, ], s8 a9 U' h& u& s0 |, v* q. \3 ?( [6 E$ M7 O6 F# d
2 g+ q. Y# F: s9 s* r- M) m

* L/ M' b' S/ }8 o: b! V$ B塞茜尔疲惫地回到别墅,安娜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没有戳穿,而是将暑假作业当成理由,把塞茜尔锁在卧室,这加剧了塞茜尔的仇恨。" B1 Z1 W: J( u3 E
翌日清晨,塞茜尔陪父亲散步,故意拉着他路过松林。希里尔和爱尔莎早就等在那里,他们躺在林间的地上,做出相拥而眠的样子。. Q, K- L- J5 ~, Z

: y6 Q- T# P: U9 P; j9 u- ^0 ]( @! d
0 P( w; ]4 k# Q# j/ K9 o
这无疑给了父亲巨大的刺激。回来的路上,他不停地喊着:“这让我难受!安娜是不会理解的……”$ P" l! O, g- L8 e
日子一天天过去,爱尔莎千方百计地出现在雷蒙面前,让雷蒙对她再次着魔。9 }3 ]+ d) \* T0 I+ {
几天后,在一次晚间聚会时,雷蒙又见到了风情万种的爱尔莎。他当时惊讶的表情,让旁边的安娜也捕捉到了。不过,安娜毫无醋意,她的冷静让塞茜尔沮丧。
8 k% a' y; C/ j* z# M  H  H, v2 Y
- f7 m  e, C( N2 b, e
+ r' Y, s2 ^; r; {
6 g9 }6 L  \" Q4 u+ f$ m3 K6 V
在晚会上,爱尔莎和别的男人跳舞,显得容光焕发
% u1 Y% ^. g  S& K- _# }
; {5 l7 k: ~9 o+ {/ u4 b. r
一天早上,女仆拿来了爱尔莎的便条,上面写着:“一切安排就绪,速来!”
* ^. \# H2 Z6 P/ k塞茜尔来到海滩,找到了兴奋的爱尔莎。她告诉塞茜尔,一个小时前,她和雷蒙见面了,他邀请她一起去镇里喝茶。
* h0 }7 T* W+ @, X/ }! Y9 {. j. d; C( ]" b; ~# `
5 B- Z5 U7 M* [: z
8 l& v& P  d' B0 a3 ^; L
塞茜尔却突然畏惧起来,她不想再推波助澜了,因为她不知道事态将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 n- A! }# a' V* m: S可父亲却抵挡不了爱尔莎的魅力。果然,下午四点时,他找了个借口,一个人出去了。( N; C; F/ I3 l$ A
不久后,塞茜尔突然看到了安娜,安娜好像撞见了什么,哭着从松林里跑了出来。6 f: ?$ T% J; D7 @1 ~
塞茜尔猜到,她一定看到了父亲和爱尔莎偷情。刹那间,塞茜尔悔恨不已。在十几天的接触中,塞茜尔感受到了安娜对父亲的爱,她在真心地为他们付出。
3 q# b  T2 ^! m& R3 b- D' W此时,安娜跑到了自己的车上,发动了引擎,准备离开这里。
, \+ S4 L0 K/ i4 |) _! {
4 @/ z1 N! e  O. q$ O: _
/ K, A0 S& @% g# O: t# F5 h# E& n/ c# D" c
塞茜尔冲过去,趴到了车门上:“安娜,你别走,这是我的错,我来跟你解释……”
) i7 ^6 g% J3 G& y7 J塞茜尔十分后悔,觉得自己伤害了一个有血有肉、感情丰富的女人。+ G& P2 j1 G9 ?  ?2 W
安娜喃喃地说:“你也好,他也好,你们都不需要别人。”说完,她绝尘而去。' l7 ~0 A' O3 Y% O
塞茜尔茫然失措,见到父亲回来,她嚎啕大哭。
8 @) M; |3 a! q. V. d& a' s他们明白,他们已经离不开安娜了。于是,两人决定给她写信,请求她的原谅。此时,一个不详的电话打了过来。: s. T. r1 x9 n) I" m

5 ?% s- ^7 N0 K& L  p
! S+ i+ \# X, F: `3 `6 H& U
3 P" y  \6 D6 M6 h0 x5 Q安娜出了车祸,掉到了五十米以下的深沟。父女俩赶到医院,安娜却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 b  S! J8 Z1 k; f' [6 m第二天下午,他们悲伤地回到别墅。爱尔莎和希里尔等在那里,他们显得是那样微不足道。希里尔拥抱着塞茜尔,她却感受不到爱情。
" }6 e- R8 x& [2 D4 {她明白,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他。她将离开这里,回到巴黎。再见了,希里尔!再见了,这个发生了太多事情的假期!! t( H5 [$ H4 ]1 j! E- ^; G
3 F- `+ [! t. H

. W* Y7 f  ]1 q4 w' N% V1 c# x2 |1 x# Q% T
回巴黎的路上,父亲抓着塞茜尔的手,她第一次真正地哭了,她心里难过地想:“你只剩下我,我只剩下你,我们都孤苦伶仃。”- w, F- O# M& h8 t
整整一个月,他们足不出户,沉浸在悲痛中。
& y! F. X0 f7 \# n2 P
+ t9 T5 z  q2 t3 k) p: r7 }- @$ m- l1 V, p* Z' p( f

/ V$ g- {9 @0 d, I几个月后,塞茜尔爱上了朋友的表兄,感受到了什么是爱情。而父亲开始和一个野心勃勃的女郎打得火热。2 p+ @2 p( n; ]4 N. Y8 y7 E
父女俩重逢时,谈论着各自的艳遇,生活像往昔一般从头开始,$ j; g7 a2 [# L+ R$ p; }
只有在清晨从梦中醒来时,塞茜尔才偶尔回忆起那个夏天。阳光、沙滩、希里尔……; q) m- A5 `8 e# V$ c8 |% K
“安娜,安娜!”她很低很低地呼唤着这个名字,心中倏然涌上了什么。那是一种新的情绪。她紧闭眼睛,迎接着它:你好,忧愁。
9 w+ P; r7 e  H9 E" l
; W( a6 h! J5 T; t( d) j

0 I$ \1 a; u) B+ q5 z- L5 c6 z
) C/ z% N6 C; I$ c& w; {0 `3 w. p“在这种陌生的感情面前,在这种以其温柔和烦恼搅得我不得安宁的感情面前,我踌躇良久,想为它安上一个名字,一个美丽而庄重的名字:忧愁。”& r6 x9 q! j4 B; j. C
(人物图片来自奥托·普雷明格导演的同名电影,于1958年4月在美国上映)
* u5 H# @$ O( c0 w/ w& i
% _+ z" K: @7 s+ N7 X; x
. Z  w* D# P# l1 [2 b
  • 叛逆少女写叛逆少女,成功了
    / S5 i1 L/ N) J- D% a) }, ?
弗朗索瓦玆·萨冈,法国著名的才女作家。她十八岁因这部小说名利双收,本人漂亮出众,行为离经叛道。她能赚能花,生活放荡不羁,写作、骑马、飙车、酗酒,却是法国人的宠儿。; S2 L* Z$ S2 F$ h
她曾放言,自己爱一个男人,不超过三四年。因此,她小说中的塞茜尔,有一部分她本人的影子。$ X9 @7 f( [0 T5 ^+ F( H' h* h
很早的时候,她就开始品尝男女之欢。当然,在浪漫的法国,这些并不会被人诟病。让人惊讶的是,她也并没有打胎,或生个私生子。她把这归功于现代医学。她曾回忆说:“我的运气好极了,因为我长大时,正好有了口服避孕药。我18岁那年,整天怕怀孕怕得要死,但避孕药出现了,此后30年,性爱自由了。我成年时代的那30年,正是纵情取乐的年代。”
- X, u+ h- @1 D5 \/ C% w0 I她的爱情短暂、肤浅,没有负担,她却并不掩饰。她挥金如土,承认自己的快乐来源于物质。她放纵自戕,因飙车受重伤时,坦率地告诉警察:“我相信自己有权自毁,只要这不伤及他人。”3 z& C" q2 G6 `) G5 F, a
虽然她的小说里只有两样东西——爱情和郁闷,法国人却很爱她,认为她是最后一个用法兰西灵魂来写作的作家。0 O9 q. v- o3 {  N: ^
(想了解更多萨冈的故事,欢迎阅读《她十八岁写小说成千万富婆,同时拥有双性情人,曾给总统吃闭门羹》。http://www.beimeilife.com/portal.php?mod=view&aid=2198&_dsign=cead8a70)
7 Z, p- X) e7 M
作者:半杯咖啡读好书
/ d" N( g: Y4 y- s0 Y! [

' l) R& I9 ^  P4 S* ^9 z: X+ z* m2 y* O: G1 J; ~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6939-1-1.html 谢谢
发表于 2016-4-3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逆天了!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