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法国少女为金钱做了华侨情妇 演绎出一段旷世奇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3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西风66 于 2016-4-3 03:40 编辑
* H, N4 v& ]4 v6 @7 s! i
2 W; t9 x; p3 S" h
) U3 ], X, n8 E
一个贫困的白人女孩,一个富贵的华侨阔少,因为在渡船上偶遇,不可救药地相爱了。她只有15岁半,就和没见过几次的他上了床。9 ?9 u& W5 }+ G8 l. j( N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爱的是他的钱。然而,当他们因贫富与民族的鸿沟天各一方,她才发现她是那么爱他。历经岁月沧桑,当她满脸皱纹时,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告诉她,他依然爱着她,会爱她一直到死……1 ?4 e% W7 S, f  U! n9 n* f
这个凄婉动人的故事,来自法国女作家杜拉斯自传体小说《情人》。时空错乱的意识流写法,让小说显得支离破碎,凌乱不堪。然而一页页读下来,你仿佛在聆听老祖母的只言片语,她在用断断续续的话语,深情地讲述那些如烟的往事。
- K% r. ?, Q' Y( ]那不堪回首的初恋,那无法挽留的岁月,那难以言说的忧伤……' W4 O" ]- V' @/ V

3 T2 M; ~9 m5 W! V; m# N1 J2 }# G
她是一个十五岁半的女孩,人人都说她长得美。然而,她却觉得自己已经老了。6 c: U5 u7 j) {3 ~( {+ Q# z
早年,她的父母从法国来到殖民地,后来父亲客死异乡,母亲要拉扯三个孩子,于是承包了一片水稻田。没想到,母亲受了骗。稻田总被海水淹没,他们的收成打了水漂。$ i+ E! m! M/ c5 e9 M+ m
母亲用教书的微薄收入,供三个孩子生活,送她上了寄宿学校。大哥是个败家的无赖,整天游手好闲,赌博、偷窃、吸毒,可怜的家产被他败个精光。小哥哥胆小懦弱,每天受大哥的欺负,只知道流泪哭泣。8 n$ I: r0 x2 B5 M* ^
母亲偏爱大儿子,任由他在家里作威作福,对弟弟妹妹非打即骂。1 J" `% G4 G7 }! |
4 K/ ^3 b9 ^* e& |. ?7 y
( j. s4 p9 G7 p- s
无恶不作的大哥,少女希望他赶快死去3 ?, F: v; d0 O$ ~4 t
她仇恨大哥,恨不得他死去。她爱母亲,却也恨她,为什么不把大哥赶出家门。& B! h1 x) i2 _5 s3 T! j
她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只能穿母亲旧衣改的裙子,肥肥大大。她系了一条腰带,才有了些少女的曲线。6 i8 l7 @% Q6 \
母亲注意到了那些男人,投在女儿身上火辣辣的目光,于是着意打扮起她来。她为她买了减价处理的皮鞋,带着闪亮的金条带。女孩儿自己选了顶减价的男帽,戴头上却有别样风情。/ d0 T1 _( S2 i+ ?
( V& v9 n4 X, }; N2 }
那天,她就穿着这身衣服,涂着樱桃色的唇膏,登上回西贡寄宿学校的渡船。- I. W  ?. \" E& {5 o
. S0 b2 L1 f: J  W# N+ D7 q

. F( X& }* U8 v: p) ?6 j+ u4 {7 f8 j) r* P7 t. u2 H
她独倚着甲板上的栏杆,目光放到波光粼粼的河面。
8 _. Z; K, J( z6 t1 O8 ?渡船上,停着辆黑色利穆新轿车。在车里,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看着她。他终于胆怯地走向了她,带着香水和烟草的味道。! B7 X. I* l% ]& I" N" u

8 n1 T+ h$ W) U! X' J0 c4 G0 U( T' \0 \/ ~& b" h* Q
" A* \4 F+ Q# J! n) V. H# H( J
他搭讪,竟拿出一根香烟请她吸。她说她不会吸烟。他夸赞起她的帽子,说它别出心裁。因为她是那么美丽,可以做任何事,所以戴一顶男帽也那么相宜。
9 a' ?0 |7 [  Q. W+ A于是,他们开始了谈话。他刚从巴黎回来,在沙沥的河岸上有一栋大宅,蓝瓷栏杆的那座。他是中国人,老家在抚顺……1 m- o: A9 g1 |9 @) X

, b0 Z1 Z* K+ L! S3 S4 h
7 `8 u; U8 ^7 |* Y0 V# K: R! Y% M2 r$ v  \% W  t5 l6 z2 i2 m* Z
渡船靠岸了,他小心翼翼地请求送她。她同意了,上了他的黑色轿车。当车门关上那刻,她竟感到无以名状的忧伤。
  j0 A+ H( u8 `, g. y( `% E% n她早就盼望着与家庭分离,而当自己坐进这辆车,她也走进了自己注定的命运。
/ d" N* V& s/ Q! T- U0 A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从他的话里,她听出了他的阔绰。他比她大12岁,母亲刚刚去世,父亲控制着殖民地不动产的金融集团,他是家里的独子。
- T4 ~* u: X# A! s$ y, h' S  {  m) l( o; Z; N& P

2 E3 f0 }3 J$ t
# J. y3 f, ]9 p' E: \2 z此后,他每天都来接送她。一个星期四的下午,他带她来到了华人居住的城区,他在这里有一套公寓,也带着蓝瓷的栏杆。4 _7 |# M, }2 \9 g, E6 N
他带她走进了一个房间,百叶窗让房间里显得幽暗。她微微感到有些害怕,不过前一天她早有预感,所以才答应了今天的约会。
! R; L0 }# o- ]起初他看着她,然后僵住不动了。他看起来十分痛苦,声音低低的,只顾说着爱她。她一下子明白了:在渡船上,她就喜欢上了他。那种欲念早就存在。5 o9 p) }$ e- a1 X3 S3 e* U

+ N' W. k' o, Z3 e& L& O6 ?, N  J
+ i8 U& u# ^: e/ H9 b7 K/ r2 P% V2 m3 c8 U1 J& ~3 D1 J& ]
在电影中,女主人公的年龄改成了17岁,情人的年纪则变成了32岁, l8 p* k. k1 C& q0 }$ x
于是,她说:“我宁可让你不要爱我。即便是爱我,我也希望你像对待其他女人一样对待我。”
5 s3 r+ }# H9 r; D/ C7 C! b他痛苦不堪,认为她跟他到这儿来,就仿佛跟任何一个人来一样。她回答道,自己还从没跟什么人到过一个房间里。% i4 G7 X6 h' W, e6 s' K
他脱下了她肥大的衣服,脱下了她的白色内裤,将她抱到了床上。他呻吟着哭泣着,沉浸在一种糟透了的爱情之中。
: }) z+ K" Z/ I- ?: H; ^  R
' T  x! O; H$ A: ?! T# i6 q
0 R8 ^6 b. v2 G3 J8 H& P1 [. E
% x$ ~. s3 y# @; ^' b# c3 l* k痛苦过后,她转入沉迷,沉浸在快乐之中,不知道自己在流血。他问她为什么要来,她说她应该来。他很可怜她,问她是不是因为钱才来的。她说她是想要他,也想要他的钱。; u( k' u3 C' e! R" [  |3 ^0 q' e8 m
房间沉浸在城市的喧嚣中,木炭的气息、植物的清香、食物的味道悠悠地传入。城市似乎遗忘了他们的存在。
- x: x1 x# ^# @  B她要求他再来一次,她想记住这间房子,记住这张美雅的面孔,还有他的名字。这一切,她早就期待了。3 T' |/ T4 J& K4 i

3 A4 P8 Y6 ^2 z7 p+ ]2 d
; P+ t4 `$ s/ R+ c) y4 [$ Z, z" Y- n) [1 P3 D5 h8 w3 Y" K: g$ Y9 l% b
吻在身体上,催人泪下。在家里,她从来不哭,而现在哭泣是一种安慰。他也哭了,为了他无望的爱情。) V5 S. Y! r9 h+ H+ c' _5 I
他请她和她的家人,到高档的餐厅吃饭。两个哥哥只顾狼吞虎咽,从不和他说话,母亲也和他说得很少。饭后他支付了高昂的账单,母亲才差点儿笑出声来。4 i7 e3 ~% Z' V+ y
两个哥哥还想去喝酒跳舞,于是他又陪他们去了,哥哥们仍旧只顾自己玩乐,将她的情人丢在一边。他和她跳舞时,他说他真想哭。她解释说,她的家人一向如此。- _4 I1 w5 D$ g0 f: A

' Q! S2 U; o+ J" \8 M
0 q/ i$ f( V3 M  U
# I" p: t2 Q# P5 T  j然而,她做了华侨情妇的事,传出了风言风语。母亲预感女儿将要嫁不出去,于是她发了疯一样,对女儿拳打脚踢,把女儿的衣服剥掉,俯在女儿身上闻,查看女儿内衣,尖声嚎叫,说女儿是个婊子。; \! I. d& ~# S" `/ d
大哥在门外附和,说打得好,打得有理。小哥哥大声喊叫,请母亲不要打了,放开她。2 Y" ]8 E6 z) h! h

6 L5 D) |# o6 e6 C# C  Q" e: }

  `9 P# r; W. F6 z7 f只有小哥哥为她求情,可他却懦弱得只会哭
7 ^5 ?" i" ]3 `) X: o, w( M' R& i+ J
风暴平息后,她发誓说自己没事,他们甚至没有接过吻,她怎么会和一个中国人干那种事。" M( [2 Q1 N- \5 ?2 c. u3 x7 H0 L
这个家庭大部分时间,都处在紧张压抑中。只有少数时候,才会有笑声。一次,母亲心血来潮,带领孩子们将房子冲洗一遍。他们用大块肥皂擦洗地面,整个房间散发出香气,肥皂水一直流到小路上去。母亲笑着,坐在钢琴前,弹奏几支还没遗忘的曲子,甚至站起来边歌边舞……那一刻,孩子们是爱她的。
; x3 D% Z" s- |* C+ X  }. U& |7 f. g8 J6 q+ L* K7 P0 L
  n4 {# j9 g( F. D
贫困让母亲变得疲惫而无情7 P9 i1 |+ |9 e9 v3 t
女孩继续与情人约会,经常不回寄宿学校。在那个房间里,他给她洗澡,擦身,帮她敷粉,穿衣。她成了他最宠爱的人。: S" R; y* s4 y- o: [6 V$ G
母亲接受了女儿的情人,因为他是那么有钱,帮她偿还了不少大儿子欠下的债。她甚至跑到女儿的学校,跟校长要求,让女儿晚上自由活动,因为“小姑娘一向自由惯了”。
+ I8 Z) C; M$ V# a没多久,她戴上了他送的钻石戒指,这让海伦十分难过。8 |6 K$ I6 W9 o4 }

- q# Z. I, ]  e1 o5 s* e7 G

) p2 _3 Z6 S6 d: {! C在电影中,他给了她这枚自己一直戴着的戒指
4 y* p' G6 X1 o9 L2 b. W
海伦是她在学校的朋友,她们是这所学校里仅有的白人。海伦以为她要嫁人了,依偎在她身边,流出了眼泪。; g7 U6 L8 f; B2 h
海伦的身体丰腴完美,喜欢在寝室一丝不挂。女孩喜欢海伦的身体,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掉。她甚至也想把海伦带到他身边,让极乐境界通过海伦的身体,再抵达她的身上,为此可以瞑目死去。3 Z9 o9 _" s$ S  j  O3 [" T0 G

* C! I! ^$ O2 [( g" `: Y+ M

: q: T( K3 Q; [" o$ \( |! z海伦是她在寄宿学校唯一的朋友2 W% w6 j1 k! K; A* z
有一天,他没来,只有司机来接她。原来他父亲生病了。他回来时,他们在抱吻中流泪。父亲还活着,他的希望落空。他祈求父亲允许他和她在一起,哪怕只给一年的时间。然而,父亲却说,宁可看着儿子去死。况且早在十年前,他就给儿子定下了婚事,对方是抚顺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
6 }6 e" N) T3 D# G她对他说:“不要懊悔,我们不论在哪里,总归要走的。”' ?8 {9 j% ~4 B: s; q$ v$ R
他们仍旧在那个房间里约会,他给她洗澡,他把她抱到床上,她总是让他再来……
6 J9 o! c: Y; L) j
0 H9 c! g; R) D' \6 V  q! g
% n3 v0 E. @) Y
8 V3 Y& g( ?8 c6 k7 g她的名声在堤岸传开了,同学都离她远远的,姨妈不允许自己的女儿来看她。她只有在他那里,才能得到快乐。他们就这样,痛苦地爱着,将近两年,直到母亲要把她送到巴黎去。2 V8 X% Y( o( R  p6 |/ d
虽然还未到离别之日,但分别一旦确定,他对于她的肉体,就再也不能了。他说:“我再也不能得到你了。”他说,他已经死了。他的脸战栗着,双目紧闭。( T5 E( H) b% G, d& m' J

! I" h" |$ E: v' h9 p2 E8 j+ u) h6 r! U' v0 ]# m1 }5 ^! ~6 l6 D8 e

" a: \% r* |% T( M! g' x离别的日子到了,母亲将她送上船。汽笛声拖得很长,全城都能听得到。她虽然在哭,却没有流泪,因为他是中国人,她当他情妇的起因,是他的无比阔绰。, K3 e" ^8 y8 j' P4 U" O4 L3 Y
轮船离开了港口。她看到堤岸的远处,那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孤零零的。他一定就在车里,一动不动。她如同第一在渡船上见他一样,独倚在栏杆上。她知道他在看她。5 D3 {% P5 y- _

8 _+ G9 ~) [: V& H" T
* D; R8 X6 g. \
- @% J  j1 G7 u9 J汽车变得越来越小,她看到车子急速驶去,最后看不见了,陆地也消失了……" B6 G8 w1 q0 |9 Z) b$ `0 l9 M
轮船在大洋里横越,度过许多漫长的夜晚。有个晚上,船上流淌起肖邦的圆舞曲。乐声在天宇下扩散,在茫茫的海上消逝。
! ]4 k# _# P3 V8 U8 s4 J痛苦攫住了她,她真正地哭了。她想起那个男人,她曾不确定是否爱他,然而她此刻发现她是如此地爱,可他却已经消失于历史,就像水消失在沙中一样……
9 o( g  y$ O5 @; @
. _) _' i/ U8 z3 o# q' |* f1 @( V* X; C
; h* W# v1 H2 ~- E: F
许多许多年过去了,她结婚,生子,离婚,写书。这时,他带着妻子来到了巴黎,他给她打来了电话,她一下子听出是他。
7 {# @) s6 F. E& s) |" W' o他说:“我仅仅想听听你的声音。”突然间,他的声音打颤了。他对她说,和过去一样,他依然爱她,他根本不能不爱她,他将爱她一直爱到他死。: M- o! n- A9 V1 Y
(本文中关于故事情节的插图,来自梁家辉主演、让-雅克·阿诺导演的法国影片《情人》)
9 l7 K- g: E" c+ P; b( R7 p; l* [
1 u" Z* z  D, s

0 F# J; K5 Q# \' n( J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容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杜拉斯《情人》  S# c3 X  |) m8 a: l9 r" q
  • 杜拉斯现实中的初恋情人7 @) _; M4 T3 z5 j$ X3 f
《情人》是杜拉斯自传体的小说。在现实中,她的确曾有过一位中国情人,他是辽宁抚顺人,名字叫李云泰。  C# f) s% n' P4 L- D( J8 L" Z
1971年,杜拉斯已经54岁,那天她接到了李云泰的电话。他当时和她妻子来到了巴黎,因为无法面对杜拉斯,他忍不住拨打了这个电话。
" t* h" A/ h3 n; L% ]/ s3 a5 X7 \7 D/ _" J$ B/ k2 f0 o
, c" e) S5 G: ^) L' v. Y3 k
杜拉斯的中国情人李云泰
8 s/ y( H- r7 ~
她听着他的声音,往事如潮水一般袭来,她的心又回到了那段十五岁半的时光。可以说,她的心其实永远停留在那个年纪。
0 R* ?- `: K, u1 W* A0 K4 O
& R6 J: [0 `  s5 e) N2 x0 n
9 _' R; a9 \2 Z
少女时代的杜拉斯7 l+ f* G$ u3 J7 P
在她年近古稀时,她的最后一个情人,比她小38岁的雅恩·安德烈亚,根据她的口述整理成《情人》这部小说。小说大获成功,热销四百多万册。3 m! a0 }& G2 D! V2 {
1991年,杜拉斯得知李云泰去世,心碎不已。她说:“我根本没想到过他会死。整整一年,我又回到了在永隆的渡轮上横渡湄公河的日子……”她随即改写了《情人》,命名为《来自中国北方的情人》。( O4 a9 J) C+ {4 A0 r* F, \
5 e, V; C2 @5 X  g6 w8 ]
5 V6 f$ r% |0 _( A
作者:半杯咖啡读好书、
# ~' u6 A5 ]. H. T& w( a
; u' P+ u7 N& T7 f2 t
4 z8 L: G: u# `& \) u( X
想了解更多杜拉斯的故事,请点击下面的链接:
7 ^6 Q0 k/ G  z" uhttps://www.beimeilife.com/portal.php?mod=view&aid=2195&_dsign=b849f59b
! n- r, E$ c0 d1 o& k3 h
! m. m# B& |, C+ a1 Q: P
) ^" P" G. G6 w. D2 O- t" S
- u1 S7 A/ y4 j( U1 y" y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6940-1-1.html 谢谢
发表于 2016-4-3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