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精彩回顾] 每年春天,我都会想起她当时的笑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5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V7 L6 L% c4 ]7 C% W
春天文/吴念真
配图/电影《军中乐园》
' b9 L$ y- q$ ~. t4 \3 y& M- E

( h* B. H7 k0 e* H; \! _! S5 y
阿圆是金门金沙市场一家杂货里店打杂的小妹,长得不是很好看,加上老板以吝啬出名,所以跟其他杂货店比起来,他们的生意差很多。
/ t$ Y7 h8 \8 r: C
9 t  S4 I( ?+ @, I+ [( Q1 L那年头在金门当兵根本没有机会回台湾,所以不管哪家店,只要有稍具姿色的美眉驻守,几乎不管服务甚至商品的质量有多烂、价格有多不合理,也能让一大群「精子已经满到喉咙,吐口痰连爬过的蟑螂都会怀孕的阿兵哥蜂拥而至,于是供应全师将近一万人伙食材料的市场摊商当然会运用这种“美人计”;每天清晨灯火通明的市场内,各个鱼肉蔬菜的摊位只要有美女站台的必然生意鼎盛,阿公阿嬷顾守的永远乏人问津。
- w# v2 H% |! T0 Q3 A/ n
金门的新兵。
# m* H. A7 J4 r. C( M
采买兵通常是一边跟美女打打嘴炮、吃吃豆腐,一边把各种伙食材料的品类和数量的单子交给她,然后转向另一摊继续哈拉,至于最后被摊商送上采买车的商品斤两和质量好像也没人在乎。
6 m" M4 V! e: r) p2 f3 a- B( t4 K; A
各类生鲜买完,接着买杂货。杂货单价高,所以采买兵喜欢的店除了美眉之外,更重要的是老板要上道,回扣、香菸要舍得给,最好连早餐都帮采买准备好。 2 T( i! _2 W4 Y/ e( |. I

. t) q. O, s& F$ {  v, h8 G不过,也不是每个采买兵都这么屌,人多的部队伙食费高,采买是大爷,至于我们这种二十几个人的小单位,不管生鲜摊位还是杂货店永远把我们隔着门缝瞧。
& q; _4 `+ h, \8 j
  F% n$ X- w' c5 ~! c. Q我跟小包当采买的第一天就碰到这种势利鬼。
6 g3 K# o2 W* _, @
新兵总是受到各种欺凌。/ h- O8 h& r' Y8 o, `' X0 K

2 R; [$ F" @9 E) ~( ~: p) o/ N7 G那天我们买完菜才进杂货店,看到步兵营的采买要离开,香菸随手一拿就是好几包,小包只是拿起老板桌上的菸打出一支要点上,老板竟然就把香菸往抽屉一收,抬头问小包说:“你哪个单位的?”
* ^. U2 F# N' k4 m. i4 j/ x3 P& Z; t( G( U& o: b3 X3 c/ @3 y
家族企业第三代的小包大概从没这样被侮辱过,当下把菸往老板的身上一甩,拉着我掉头就走。 ' q; F% y% q0 b6 y6 A8 A+ |2 z

8 o* c- ]1 m' A7 M3 C1 ]市场晃了一圈之后,我们选了一家几乎没什么人的杂货店,从此之后我们单位就成了阿圆和她老板少数的顾客。
- i7 y8 T6 J  |. P9 l1 L. y/ p( O7 a  H- v0 I, n
阿圆十七岁,应该国中毕业不久,因为她老穿着一件还留着学号的深蓝色旧外套。她话不多,笑的时候老是掩着嘴,有一天我们才发现她缺了两三颗门牙。

2 A9 j+ M- C  |9 Z# n% K
“怎么不去补?”我们问。她说:“我爸去台湾做工,说赚到钱会给我补。”
$ m1 u8 e4 u  B, c6 H& z5 z0 x# c0 ]! e! l6 A% [6 q. h
阿圆的爸爸是石匠,金门工作少,应聘去台湾盖庙刻龙柱。 # a. P  q, i& u. i) v
7 U! c4 }9 S: p# ~; M- s
杂货店老板是她的亲戚,但使唤的语气一点也不亲,有一次甚至还听他跟别人说:“我是替人养女儿!”

" p; q! W- |1 g& i; J
在金门遥望对岸。7 J' j5 P2 C, c6 l( k1 _4 H) K  H

3 L# B' [/ q; w- c5 @/ f/ ?那年是我们第一次在外岛过年,除夕到初二都加菜,所以除夕前采买的钱是平常的三、四倍,那天小包半开玩笑地跟老板说:“跟你买这么久,也没看你给我们一包菸,一点Bonus!”没想到老板竟然冷冷地笑着说:“我以为你们营部连的比较干净,我看,都一样嘛!”然后打开抽屉拿出一包菸以及两张百元的钞票塞给小包,然后就往屋里走。
, J' L2 Y$ P5 x  @+ H' ]7 Z
0 C0 q# l4 g7 }我知道小包是憋住一肚子气,可没想到临走的时候他竟然随手抓起一打酱油往推车上放,说:这是给连上的Bonus!
! x, m6 ^6 C5 R( P% w% e7 M3 R9 `* F  t' O' m. _7 g. O
阿圆什么都看到,但什么都没说。当她帮着我们把东西推到采买车的路上,小包把那两百元拿给她,她一直摇头,小包说:“拿着,这不是我给妳的,这是妳那个亲戚给妳的过年红包。”3 k/ B0 v' V9 n
5 c8 m9 O0 D  \) z6 k/ O
谁知道我们的东西都还没装上车,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哨音,一回头,我们看到老板带着两个宪兵,正指着我们快步地走了过来。
2 I* i) L" w; _  q' g- z1 G9 c; w5 X% ^# h/ N+ o
老板揪住我们,把我们推向宪兵,然后走向车尾装货的推车,一把将酱油拎出来,跟宪兵说:“你看!他们偷的。”

* h4 G3 I5 B- {
陈建斌在片中饰演一名山东汉子。* D" p6 f2 c/ f; A
7 d6 [; R& l3 J# L" M5 c" z
停车场上所有人都盯着我们看,就在那种尴尬、不知所措的死寂中,我们忽然听到阿圆的声音说:“他们没有偷啦,是我……放错了。”9 F# A+ P. b* C, P2 |1 M! n
  o4 {7 u9 l, i3 V; P* ?0 E7 s
我和小包转头过去,只见她低着头,指着酱油说:“我以为是他们买的……,就搬上推车了。”
" e6 G( z1 ^# A' u7 T* O0 [6 `. p$ f0 U% W  g5 A
“你们有没有看到她搬上车?”宪兵问。
9 r$ y9 [0 E" j' \4 ]5 {. `( D1 v0 n
这时阿圆转头看看我们,我犹豫着该怎么说,没想到小包却直截了当地说:“没有。”" _9 [  L# h; G

  y+ B- d' C# k  z2 m- q宪兵回头跟老板说:“你误会了吧?”
9 a& {$ ~- a; I, A8 D4 ^
, ^2 X$ Z0 X/ v  S5 B5 Y1 a% U$ H. a老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快步走向阿圆,随手就是一个耳光,说:“妳是想要他干妳,然后带妳去台湾啊?妳想到死啦!”
2 J  H8 Q6 G, B% x2 m7 R3 `: E1 {) i! N& K* G
阿圆站在那边没动,捏着衣摆低着头,也没哭,一直到我们车子开走,远远的她还是一样的姿势。 0 ?: M; y6 U# D$ ^( ~4 ?

' t5 o$ x& z/ i% L/ e) E/ |% @车子里小包沉默着,好久之后才哽咽地说:“刚刚,我好想去抱她一下……”
) T( W- w. F9 J; t+ O: q  o
军中茶室的姑娘。( b2 L( T7 |2 e$ O% @, e$ x
- S4 K( c) q  r# D+ n
我们驻地旁边的公路是金东通往“勿忘在莒”勒石和金门名胜海印寺的惟一道路,平常是禁区,只有春节的初一和初二对民众开放。 : Y% L! g1 X! V! P. z4 s

( s7 c/ Y1 O1 t) R0 S6 \" b对阿兵哥来说,道路开放的最大意义是,这两天里金东地区的美女们一定会从这边经过,所以两百公尺外那条持续上坡的公路,在那两天之中显然就是选美的伸展台,所以初一早点名结束后,我们已经聚集在视线最好的碉堡,把所有望远镜都架好,兴奋地等在那里。
; K* N2 ^/ `* h0 X
, G/ Q- f/ N& o那天天气奇好,阳光灿烂,所以上山的男女纷纷脱掉外衣,可看度当下增加不少。 $ S4 c: t4 ?0 J' U* [- a) F4 o

  D& p! E9 v7 u  d/ G0 _十点左右是人群的高潮,随着各店家那些驻店美女陆续出现,碉堡里不时掀起骚动,忽然间,却有人回头说:“钦仔、小包,你们的救命恩人出现了。” 8 E' k+ I( `% n6 W
5 b- u. }- P. @4 k- k$ n- a
我们分别抢过望远镜,然后看到阿圆。

1 I! W  J6 t3 a
茶室的姑娘虽然卖身,她们也有自己的梦想和忧愁。

) \2 {8 }: {& l$ ~# h
她穿了新衣服,白色的套头毛衣,一件粉红色的“太空衣”拿在手上,下身则是一件深蓝色的裤子,头发好像也整理过,还箍着一个白色的发箍,整个人明亮、青春。 % W# i8 e, T1 h

0 f, ], U& Q9 j& W- }+ R8 {/ u1 }我们看到她和身边一个应该是她父亲的黝黑的中年男人开心地讲话,另一边则是两个比她小,象是弟弟的男孩。 5 ?) ]6 `) x7 Z* R, i: t
6 p+ I) V+ f- Q
小包放下望远镜,大声地喊她的名字,可是她好像没听到,碉堡里忽然掀起另一波忙乱,几分钟不到扩音器竟然就架设起来了。
' F. A5 ^5 O* Z, _* e4 {0 W2 j: Y  _/ f, d5 V6 d' A
当小包朝公路那边喊道:“阿圆,妳今天好漂亮!真的好漂亮呢,阿圆!”的时候,整条公路的人都慢慢停下脚步听着,然后纷纷转头,好像在找谁是阿圆。 9 w  G1 C. J) Y/ |5 H

$ a) u+ X6 t; w- u阿圆先愣了一下,看看父亲,然后朝我们这边望着;小包有点激动起来,接着说:“营部连小包跟妳说谢谢!跟阿圆爸爸说新年快乐,你女儿好棒,而且好漂亮!”
+ o; n( Q, E7 h8 K/ C# ^
军中茶室的节日聚餐。
7 C$ n0 H5 F5 v
2 H9 G8 j* P  \她父亲朝我们这边招招手,然后好像在问阿圆发生什么事。 4 C- z0 n  @/ ^

  b6 f- J% a6 [9 L) w) f; x我接过扩音器说:“阿圆,妳是我见过最勇敢的美女……,我们营部连所有人都爱妳!” ( n/ W8 t; G& K- u& [" u
8 G* U9 I( I' h2 O7 Y( h
公路那边的人都笑了,围着阿圆,甚至还有人鼓掌起来。之后扩音器便被传来传去,“阿圆,谢谢!”“阿圆,我爱妳!”“阿圆是金门最漂亮的女孩!”……不同的声音不断地喊着,整个太武山有好长一段时间一直萦绕着阿圆的名字。
4 x- H$ g: Z& S8 a1 r: ^
2 b6 U+ O7 |) Z: `2 e从望远镜里我们看到阿圆流泪了,她遮着嘴,看着我们碉堡的方向。
8 Z) J$ j+ w" J0 b/ p/ b* ?
* S5 d7 k+ O4 C( J/ k+ L) }其实她是笑着的,在灿烂的阳光下。
+ ]' x1 J$ |# ~; C6 N, }( L  z
+ r, E9 C0 r9 U  }每年春天,我都会想起她以及她当时的笑容。
  H! a7 R) C2 Y/ _

) n& B+ T! R4 M, K0 q4 d陈意涵在片中饰演陈建斌的情人。

  n7 u6 O& B+ y0 A
! h/ z; e% R4 o9 N

: \8 D# O1 m  m  N: v+ v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700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