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德国之声||中国把我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6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绿党政治家鲍泽(Margarete Bause)是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的发言人。本月底她原本计划随议会数码委员会代表团访问中国,但中方突然回绝了这一出访计划。原因是什么呢?鲍泽女士对德国之声谈了她的看法。" r( i9 T$ x1 x8 N7 U
20190805_15650489162593.jpg
  联邦议院绿党籍议员鲍泽(Margarete Bause)长期关注新疆人权状况
  德国之声:鲍泽女士,您原本计划本月底同联邦议院代表团一道访问中国,但是,现在看来,访问计划有可能要落空。为什么会这样呢?/ M1 o' a" c, h; n

" r0 P' e& F5 ]1 R+ {# _
  鲍泽: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得到中国大使馆的书面通知,他们更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中国方面多次明确向联邦议会数码议程委员会(Digital Agenda)秘书处表示,中方不会邀请我,也不会允许我入境。他们先是以手续不合格为由,说我不是数码议程委员会的正式委员。但这种说法本身是不对的,因为绿党议会党团代表团已按照本次出访计划,正式将我登记为数码议程委员会的委员。这对议院各个党派的代表团而言,都是一个常规的做法。因此,我和该委员会其他委员一样,拥有同样的权利。所以,也根本没有什么程序上的理由,可以把我排除在代表团之外。中方此后的几次电话中,也没有再提出这个理由。接下来,中方就明确表示,只要我在代表团名单上,整个代表团就不能前往中国。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明确说明,为什么禁止我去中国。9 c* H# K  Y6 R; f! l0 k
  德国之声:那您本人猜测,中国方面禁止您入境会是出于什么理由呢?. a1 \! l) p% t& I1 c( |3 Y, u
  鲍泽:我当然有我的猜测。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状况。去年秋季,我曾提议就新疆人权状况展开议院辩论,关注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被压迫、遭遇酷刑以及维吾尔文化遭到毁灭的问题。联邦议院也确实就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讨论开始前一天,中国大使馆给我的办公室来电话,要求我取消相关议程。这简直太疯狂了。; d8 o: J- S/ N" G
  议会讨论当然如期进行。中国大使馆随后给我以及所有参与议会辩论的人写信,中方提出严正照会,指责联邦议院干涉中国内政。联邦议院主席当然对此予以驳斥,因为德国联邦议院有权自行决定讨论或不讨论那些话题。我关注人权,尤其是维吾尔人权状况的言行,可能引起了中方的注意和不满,所以把我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 
: F" d2 |/ |8 L9 n1 r3 G( H/ U
20190805_15650489453102.jpg
  鲍泽去年秋季曾推动联邦议院讨论新疆人权状况。图为喀什街头巡逻的警察。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您多年来一直在关注中国人权,尤其是维吾尔的人权状况。那么,您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不愉快经历吗?, w  N7 z: P6 w
  鲍泽:大约五年前,也就是2014年秋季,我曾访问过中国。当时,我还是巴伐利亚州议会议员,是州议会绿党代表团主席。我当时是同巴伐利亚州长泽霍费尔一道访问中国的。当时没有遇到任何问题。甚至在访华期间,我还在北京会晤了当时正遭软禁的艾未未。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不过,在此之前,我同维吾尔人有过接触之后,中国驻慕尼黑领事馆曾找过我。 他们跟我说,他们听说我收到了世界维吾尔大会慕尼黑会议的邀请函,告诉我绝对不能赴会,否则巴伐利亚州同中国的关系将受到威胁。我当时很惊讶,就问他们怎么知道我得到了邀请。中国驻慕尼黑总领事馆就说,他们当然有他们的消息渠道。这岂不是间谍行为吗?于是,我就以间谍罪提起了诉讼,联邦检察院也立案调查,但过了半年就不了了之了,因为他们也查不到泄露信息的人。所以说,很早以前,中方就开始试图影响我的行为举止了。! O4 w4 \3 u7 W3 ]& }3 e, b0 _$ U" a
  德国之声:我们继续谈谈这次访华计划吧。当德方代表团其他成员得知,访华行程有可能取消时,他们的反应如何?他们对您表示声援呢?还是对您有所抱怨?2 L! M/ q0 g; s/ V4 P
  鲍泽:我还没有联系代表团的其他成员。我的绿党同事雅内策克(Dieter Janecek)是数码议程委员会的副主任,他正在同其他政党的代表沟通。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正式回应。
5 d' }2 y3 A- U& m9 ~: w- L) T  我知道的情况是,有人已经对我表示了声援。不过,整个代表团的反应我还不清楚。我认为,有一点必须清楚,我是否能去中国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联邦议院是否能让别人制定规则, 让别人来决定,哪位议员受欢迎,哪位不受欢迎,让别人来决定,哪位议员可以入境,哪位不能够入境。这是对一个自由选举产生的议会的权利的粗暴干涉,联邦议院对此绝对不能容忍。
, f$ U6 S+ d8 C; k$ |7 M2 ^. k. i  德国之声:  您的经历显示,一旦涉及人权议题,中方就会显得很强势。您认为,德国政府和德国政界应当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呢?
: p4 I9 _# s" U. i1 `( i  鲍泽:中方试图将人权排除在讨论议题之外,并将他们自己对人权的定义强加于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中,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坚持,绝不能退缩。联邦议院、联邦政府以及欧盟都应当表明立场,告诉对方这是我们的基本价值观。而且,这并不仅仅是德国或欧洲的价值观,而是联合国人权宪章中明文规定的、全人类的基本价值观。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此提出质疑。
* z) t& \* u7 W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73147-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