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一见妖精误终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30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见妖精误终身" c5 ]- l) S5 Z6 N: Z! D* _( B
原创 2015-06-30 宋小君 宋小君- q9 `) a4 `8 d7 o! ?

+ v- q6 p6 {* D. c% @1 v4 l" _$ S
" h6 f4 X. [. X4 a  P7 f1 e' d' h
2 W  M: f6 O* z* }# m2 J8 T世界上大概只有姑娘这种生物,拥有如此之多的称谓。为了将姑娘分类,人们煞费苦心。
6 l! F5 _0 L% w" r5 u. I6 w于是,有一种姑娘,被称之为“妖精”。  s# U) _! d3 ^6 u
仅凭着字面上的意思,妖精这个词儿就足以摄人心魄。妖艳,精怪,玩世不恭,不能以世俗的眼光看待,天生一股风流,让人欲罢不能。
* P0 U  b+ e! |4 k; ~2 D9 i 4 ]' r* n& G1 ~' Q8 ^* I/ u5 n
我青春期夜读《聊斋志异》,无比羡慕故事里的落魄书生,夜半读两句半通不通的诗句,就有二八芳龄、楚楚动人的女妖精来叩门。
9 r& V  J0 ?6 L$ N- l3 g书生开门的时候心里还惴惴的,生怕是青面獠牙的恶鬼,可一开了门,看到了眼角眉梢都含笑的妖精,全身酥软,就算明知对方不是人类,也早已经深陷其中。
4 A; S' y8 H: r, f3 O3 a* s! }+ ~4 y最要命的是,妖精进门来,从来没有太多废话,既然都夜奔而来了,漫漫长夜,除了“荐枕娇夕月,卷衣恋春风”还有什么好说的?
$ `( `+ W9 r8 j: w" y. r妖精轻启朱唇,小女子夜奔而来,不敢奢求太多,能图一宵之聚否?" j+ U( E# b) o0 U: P
书生早已经醉了,就算明知道要被吸食精元,也舍得为伊消得人憔悴。4 o- F$ j3 B/ c/ F, ^' E, q& Q  D
妖精往往是世间美好的事物幻化而来,香玉是白牡丹花妖,倾城之姝白秋练是白鲟精,绛雪是耐冬花精。
. Z! s% A1 M" L( Y' u3 a* a9 {7 d她们衣袂飘飘,全身都是香气,擅长预知未来和瞬间移动。
5 ^# o7 n0 [1 P' Q一夜缱绻之后,书生醒来,妖精早已不见,只留下被褥之上的余温和香气。
% }3 j' v' _3 e$ y5 L从此以后,书生们开始害了相思病,把一肚子的圣贤书忘得一干二净,叫嚣着,获一扪其肌肤,死无憾。0 M7 F6 B5 Y7 l! {9 K% t
妖精大多至情至性,深知“只要长得好看,根本不需要矜持”的道理。妖精能活很久,千百岁修炼只为和爱人共度短短几十年。虽然大胆夜奔,但坚信的是,与君交,以情不以淫。3 e% f" r3 R4 ~9 o- p
对于妖精们来说,色欲只不过是外在,男女相交,贵在一个情字。妖精得了一个情字,便可以心心念念着向死而生了。
4 z7 s3 T7 M# t) h8 N0 s6 f《聊斋》里的妖精都是妙人,可遇不可求。! ~" @2 ~( |9 U
千百年来,每一个夜读的书生,大概都盼望着敲门声响起吧?
* E( Z+ Y* F3 p) C! R' S $ ^0 [0 P4 `( h$ l  B
在我的青春期,男孩们会把长得漂亮、极具吸引力、求之不可得的女孩称之为妖精。女孩们则抱着嫉妒的小心思附和,隔壁班的某某某,穿那么短的裙子,露那么白的大腿,真是妖精!
& o7 s" J+ @1 U, \因为我读了《聊斋》,对妖精这个词有无限的好感,这分明是一个褒义词嘛。只要哪个女孩被称之为妖精,那肯定是出众的,必须认识一下。  S  I  C2 b$ T2 E! x% k$ ~! r
妖精们成了男孩夜聊的对象,捕风捉影地说着一切与妖精有关的掌故,然后在一片旖旎的幻想中入睡,睡梦中则对着妖精做着丧心病狂的事情。! \2 N. e; ]- A; E$ L% @
妖精们满足了青春期的男孩对于姑娘的一切想象。7 p) w: z' g* s1 M8 v

( B6 X; p0 R. G4 P2 b高二那年,班里有个叫苗苗的姑娘,就是男生女生口中的妖精。: r, O& V) Y& u% X
苗苗被称为妖精,很大一部分原因因为她长得实在漂亮。一双媚眼,笑起来动人心魄,身材又发育得好,她走在路上,扫地的大爷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5 C1 Y$ }  p. Y  Z% k
苗苗宿舍里的女生,对苗苗素无好感,编造了很多故事来黑她。其中有几个细节我印象深刻。说苗苗不爱洗澡,被褥床单从来不换,鞋子里的泥巴可以种出花来。又说,和苗苗一起洗澡的女生,亲眼看见苗苗用最粗糙的搓澡巾,身上搓下来的泥如同鱼鳞一般脱落,堵塞了下水道的地鼻子。
3 {9 L, @) R! K# u0 o; I4 U% s9 y+ t如果真是这样,那苗苗大概是由蛇修炼而来的妖精吧,不然怎么会脱皮呢?$ n; X3 ?2 U2 _) X/ U. ~
除了个人卫生,苗苗是妖精的另一个罪证就是,苗苗的生活作风问题。
/ G( [2 j5 P: A9 C  o5 |+ C据说苗苗的男朋友覆盖了城市里的四大高校,学霸学渣一律通吃,平均每天两场的打架斗殴都与苗苗有关。不止如此,苗苗还与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有来往,经常钻进一辆又一辆不知名地宝马车里。5 t1 w- W* i* ]
尽管苗苗在同宿舍的女生口中如此不堪,但是苗苗在男生中的受欢迎程度依然出奇地高。
$ `+ p6 y7 a. \3 y7 o# t全校的男人都盼望着夏天快点来,好看苗苗穿裙子、露大腿。穿上裙子露出大腿的苗苗是整个枯燥中学靓丽的风景,只要苗苗穿上裙子,天不热了,蝉不叫了,中午不犯困了,数学老师不那么不顺眼了。8 u  A$ D5 Y5 ]
穿裙子的苗苗是精怪,是妖精,是宗教,是一切的道。
" L7 u2 l7 `% q* |- ]* P" N* x % j' F7 @. ^& e. n& P1 Y; i
作为妖精,天天需要批阅情书,接受礼物,享受着全校男生的追捧,学习上自然好不到哪去。苗苗的成绩与她的美貌成反比。而当时的我,因为选了理科,成绩一落千丈。班主任把我和苗苗安排到教室的最后一排,我和妖精成了同桌。, f3 Z+ Q- a3 A, ~/ }6 {- O
3 S3 T% w: {5 Z9 }" u4 J
苗苗喜欢在上课的时候化妆,画画眼线,修修眉毛,从早到晚都像是一朵花一样散发着似有似无的香气。在此之前,我从未如此近距离地看过她。苗苗的眼梢吊起来,双颊瘦削,十足是狐狸精的模样,不是清纯的类型,天然的带着一股不怀好意的媚。& B0 k8 }) a" g
自从和苗苗成了同桌,我的笔不知道为什么总忘桌子底下掉。每次我弯腰捡笔的时候,都不得不看到苗苗雪白的大腿,苗苗的大腿真是白啊,白得晃眼,大腿上有一层细微的绒毛,要不是弯腰捡笔,根本无从得见。2 E" R; `8 |# [. ~' [
我为只有自己得知这个秘密而感到无比的兴奋。
- S: |) I# d$ f! f上物理课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跟苗苗商量。5 m4 u$ T, l1 G! ]9 [
我说,苗苗,我能不能摸摸你的大腿,大家都说你的大腿跟冰雪一样冷,跟液氮一样凉,摸起来像是两条大蟒蛇,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k( Z: I7 r+ D8 k# e1 N" y
苗苗看着我,笑得不怀好意,然后她说,你要是不怕死就摸吧。
; L4 Z# s  F- @. ^我正值少年,怎么会怕死呢?  F, \6 N$ j8 w0 O- T$ d
于是我正襟危坐,看着黑板上老师正在讲解能量守恒定律,同学们都在挥汗如雨认真听讲,我的手掌缓缓地放在了苗苗的大腿上。
1 P& D- O( ~& y) _1 Z9 l4 a一个崭新的世界在我面前轰然炸开。
4 Y! ]- N  D# c) o! x苗苗大腿比冬天结冰的湖面滑,比液氮凉,比丛林里的大蟒蛇危险。2 a. m: i! s" ^& P
我手掌发烫,她大腿冰凉,我又狠狠地摸了两把。3 ^1 Z' Q6 S9 ~; K$ Z
我摸了妖精的大腿,从此我有了原罪,我再也不是处男了。1 M, ~* [% @# D2 s- y# N- R
, w& i% C& ]; @
晚上下了晚自习,下着雨,我没有带伞,苗苗执意撑伞送我回宿舍。3 [8 r& h: T- [7 y, f2 d
我们两个人撑着她的碎花伞走在雨雾中,因为白天摸了苗苗冰凉的大腿,我觉得我有点感冒,走在雨中的时候,骨骼肌不自主战栗。
' A) L* Y: r2 O1 l) z% i$ Z我偷偷瞄她,就算在没有人看她的时候,她脸上仍旧带着笑,笑得真好看,我不禁感叹,真是妖精啊。6 y" F$ m( }$ S
我到了,站在门口看着苗苗独自撑伞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有一种恐慌,觉得好像明天就见不到她了。1 Z9 [' ?0 Z9 {; R/ i, @2 K' P  S4 g
当天晚上,我不停地打喷嚏,真是着凉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摸妖精大腿会感冒呢?
5 a5 [2 I5 ?  F; u6 J" g% d
/ h0 ]. A0 j3 H1 E+ c& I9 g一段时间之后,苗苗转学,带着她的美貌和传说离开了学校。我和苗苗的缘分也到此为止。真正的青春期,总有些事情是有始无终的,我也认了。
4 C8 C, v' y' p( O/ s多年之后,每每记起摸苗苗大腿的那节物理课,总是忍不住打一个喷嚏。2 T) Q% N8 G4 ^: a: Q* J
真是妖精啊。
( x+ l  y& Q& Q; i$ D简直就是从《聊斋》里走出来的,虽然故事只是开了个头,但我总算也遇上让我摸大腿的妖精了。
: |$ Y% H/ S! ]) C0 p/ w8 W从此以后,我对世界的认识不一样了,人生就要开启新篇章了。
8 [% m+ A' Z8 h2 }6 A据说每一个男人的人生中,都会遇上一个妖精,就像每个班里都有一个胖子一样,这是成长的铁律。+ q" x1 ?4 F3 l1 W- V# m. j

2 P" G! L) Y; p7 a1 q2 ^后来,又读了《肉蒲团》。3 _7 K% F* t0 z1 d. K5 @, ^
李渔将姑娘看做是“腰间仗剑的妖精”,色字头上一把刀,一面说,人生在世若没有这件东西,只怕头发还早白几年,寿还略少几岁。姑娘可以当饭当药。当药则有宽中解郁之乐,当饭则有伤筋耗血之忧。一面又说,总是开天辟地的圣人多事,不该生女子设钱财,把人限到这地步。7 i2 X. X# I1 \: v3 [7 C
可见李渔对于“腰间仗剑的妖精”很是矛盾,于是他给了“好女色为性命”的未央生一个凄惨的结局,教育世间男子切记堪破色欲一门,别被妖精取了性命。
/ e& d" A0 h! [8 K& e2 Q* k5 y想想也是,男人对妖精的认识,往往由色欲而起。这是生物本能,是基因决定。虽说有前人的劝世真言,可在楚楚动人的妖精面前,哪个男人在乎生死呢?9 R! Z+ s- m. V" v8 o: s
/ P/ ?8 J/ U/ L- O( _/ i7 C# j
当然,对于妖精来说,以色欲诱人是最不高级的形式。她们有一千万个细节足以让男人爱慕自己。
! C2 R" T- W/ ]" P) @& v/ m8 O大多数的妖精都是天生的,妖精是一种天赋,后天再怎么修炼也总是带着匠气。像李师师、苏小小,像小周后、褒姒、赵姬,像林徽因、陆小曼,像苗苗……
5 G/ s; _  M( Z  b' z % h* `! x* H; A, C5 {  l
没有遇上妖精的人生,不能说不完整,但至少少了一种极致的体验。这种体验包括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暗爽,登高望远揽瘦腰的快意,颠鸾倒凤、被翻红浪的癫狂,甚至是一场不得善终又终生难忘的恋爱。
) U4 n2 o* |$ W: ~9 V: I " Y. g7 q$ {! J  q/ O
妖精的另一个特质是危险。
( t5 L7 U- Y& O4 B) l) i3 D. n  d; r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的话,那妖精就是专门破坏男人道行的存在。一颦一笑毁你千年修炼,举手投足本是妖,却接近神。让无数男子,宁可负如来,不愿负美人。5 {# b, E: l5 L- ~6 {
) J' y  U& {6 k9 K
所以,周幽王为了褒姒的笑容毁了整个帝国,徐志摩为了给陆小曼以精致的生活而毁了自己,金岳霖则被林徽因误了终身。) A. e" P4 |( P/ }& y8 g3 J

5 o) a, K, Q* i其实并非英雄难过美人关,而是英雄不愿意过美人关。- B  F5 l4 D! J7 k3 w9 g5 M0 O
一切美好事物都苦短,遇上了美人,遇上了妖精,哪个男人心里还想着天下呢?
0 e$ B! }/ p; G' \' N/ S她就是天下。; c. t3 B& F% Y2 r: i

# s+ n* S- `- ^; l* z% ^1 C于是,妖精们就在这个尘世里,像一丛一丛地花开,像一茬一茬的韭菜,点缀人间,丰富姑娘的多样性,让男人发狂,发昏,发癫;误国,误天下,误终身。$ o# Y! Z: p0 v& j
明知道妖精这种雌性生物危险重重,却还是要前赴后继地赶路,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在风雪降临之后的冬夜里,能和心心念念的妖精一起,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围炉夜话一番之后,抱紧,抱紧,再抱紧,不管不顾地来一发,任天下风雪,怀中即是温柔乡。
' c7 ~" y. F; h6 ^( ] 6 @3 W/ l! c$ A$ h

& ~+ N. J% b# \$ s  W3 D深夜互动
3 @* q$ ~7 J0 l1 s你是妖精吗?, S6 [- P3 P+ T) \& i; G
回复“晚安”给你睡前零食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773-1-1.html 谢谢
发表于 2015-6-30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晓君的题目总是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5-6-30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晚安。
发表于 2015-6-30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早睡, 等穿裙子的妖精~~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