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际新闻] 非洲几内亚湾海盗猖獗,中国该如何作为?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1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当地时间2012年9月23日,马里海附近的海盗巢穴霍比奥,蒙面的索马里海盗哈桑站在一艘台湾渔船附近。 东方IC 资料图

4月25日,主题为“巩固西非和平:几内亚湾海盗和海上武装抢劫”的公开辩论会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会议通过一项安理会主席声明,呼吁几内亚沿岸非洲各国、各区域组织和国际合作伙伴采取各种有效机制,“全面”对抗几内亚湾肆虐的海盗和海上武装抢劫行为。

由安理会专门召开如此规模、级别和形式的专题反海盗会议,在联合国史上是罕见的,此前仅有索马里海盗和东南亚海盗问题受到过如此“郑重对待”。

虽然“知名度”不高,但几内亚湾的海盗问题实际上从来就很严重。

这里原本就是国际公认的当代5大海盗高危海域(索马里、几内亚湾、孟加拉湾、马六甲、亚丁湾)之一,进入21世纪以来海盗行为发生率长期仅次于索马里海域,列世界第二位。近年来由于国际社会加强了在索马里、亚丁湾的联合反海盗行动,“天涯海角”的几内亚湾成了海盗活动最猖獗的海域。4月27日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海事局(IMB)发布季度报告称,今年1季度全球仅发生海盗行为37起,同比减少17起,其中劫持人质的严重海盗行为仅3起,但其中就有两起发生在几内亚湾(分别发生在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沿岸),被绑架船员多达44人。而丹麦海上安全咨询公司“智能风险”(Risk Intelligence)海上安全主任斯特芬(Dirk Steffen)则称情况要严重得多,照这位常年从事几内亚湾海上安全咨询工作的专家称,今年1-4月共有40艘大小船只在几内亚湾遭遇海盗,其中15起涉及绑架,“44人”的说法来自尼日利亚海军,指的是这些海盗行为中被绑架尼日利亚公民的总数,照同一数据来源,至少还有30名“非尼日利亚人”被绑架。很显然,和全球范围内海盗行为渐趋平静相比,几内亚湾的情况是相当严重的。此次与会的西班牙代表马尔切西(Roman Oyarzun Marchesi)称,如今几内亚湾已取代索马里海域成为全球海盗行为最猖獗的海域,该海域发生的海盗行为在全球占比已达20%。发箍与会代表德拉特(FRAN OIS DELATTRE)称,10年来在几内亚湾遭遇海盗袭击的船近600艘,一些海事专家更指出,由于航运公司担心保费上涨,刻意隐瞒了一些海盗袭击事实,因此实际数量会大得多。

几内亚湾海岸线蜿蜒长达6000多公里,沿岸有利比里亚、科特迪瓦、加纳、多哥、贝宁、尼日利亚、喀麦隆、赤道几内亚、加蓬和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共10个国家,且是北至毛里塔尼亚、南至安哥拉和纳米比亚,整个非洲西海岸的交通枢纽,和西非-南美海上通道的捷径,航利巨大。几内亚湾蕴藏丰富石油资源,可开采储量240亿桶,占全球总量5%,。这里还是世界著名大渔场,以及南美黑帮可卡因输出的重要渠道之一,而沿岸和周边国家海上巡查力量十分薄弱,仅尼日利亚海军稍具规模,且后勤保障能力远满足不了需要,因此难以应对严峻局面。

正如与会各国所指出的,沿岸国家和国际社会都必须正视几内亚湾周边缺乏资金、基础设施和设备的事实,也必须看到,政出多门、缺乏训练、各国执法力量欠缺协调、配合能力,都让原本孱弱的几内亚湾反海盗力量更加难以发挥作用。

早在1986年,几内亚沿岸国家就着手建立区域性反海盗协调机制,2013年6月在喀麦隆雅温得召开了由相关非洲国家元首出席的“西非海上安全峰会”,2014年1月非盟大会特别强调了几内亚湾反海盗行动中区际合作的重要性,同年由西非、中部非洲海事部门协调,在刚果的黑角和科特迪瓦的阿比让分别建立了中部非洲和西非海事区域协调中心(CRESMAC&CRESMAO),在喀麦隆筹建跨区域协调中心(CIC),今年2月又在雅温得举行了西非及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反海盗区际协调高级特别会议,希望构建跨国反海盗统一行动、统一后勤、统一财政支持的机制。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CEDEAO)还将“几内亚反海盗的区际合作与协调”写入2011和2012年两版《综合海洋政策》。今年10月洛美非盟峰会已将几内亚反海盗问题列入“海上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问题,提升到“关乎非洲联盟宪章原则”的级别。

然而如前所述,几内亚湾沿岸国家、甚至整个非洲都缺乏在几内亚湾建立常态、高效反海盗机制的能力和资源,CIC筹建1年仍然未能切实投入运转,2月的雅温得会议上,有人提出“非洲各国筹集CIC资金40%,剩下的依靠国际和政府间组织资助填补”,但这一计划被批评为“不切实际”,贝宁《世界新闻》指出,且不说当前国际援助离60%的水平实在太远,即便达到,非洲自己也很难担负剩下的40%。

许多分析家指出,尽管联合国安理会2011年和2012年先后通过2018、2039号两个决议,呼吁几内亚湾沿岸国家消除各种障碍,合作应对日益增长的海上不安全因素,但正如许多非洲当地人士所指出的,在缺乏国际实质性投入的情况下,安理会两个决议“只能是一纸空文”。

无可奈何之下,几内亚湾沿岸最大国家尼日利亚,前任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政府曾异想天开地宣布“大赦”,希望借此换取海盗“回心转意”,其效果可想而知。2015年5月上台的现任总统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宣布废除“大赦令”,对海盗“坚决打击”,但效果也是半斤八两——最新一起海盗袭击正发生在尼日利亚的尼日尔三角洲水域,当时被劫持的土耳其邮轮正从加蓬的利伯维尔驶往科特迪瓦的阿比让。有消息称,6名被劫持船员在海盗收到赎金后已于4月26日获释。

事实上正如许多与会者所言,国际社会近年来已提供了许多帮助,包括直接提供援助、帮助训练和联合军演等,其中不仅有工业化国家和海洋大国,也有巴西、马来西亚等新兴国家,甚至奥地利这样的内陆国,但效果并不理想。不少与会代表和专家都表示,几内亚湾沿岸国家海上执法力量过于单薄,国际、区际协调不力,加上一些当地国家和相关部门贪腐横行,效率低下,让这种“撒胡椒面”式的援助事倍功半。

不论从能源、航运、渔业或地缘政治角度,几内亚湾的“海盗渊薮”都必须根除,而要尽快做到这一点,更高效、更常态化的国际合作(“索马里式”)恐怕势在必行。此次纽约辩论会虽未明确提及,但已露端倪,或许10月的洛美非盟峰会上,事态会更加明朗。

中国是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在几内亚湾存在越来越大的战略利益(航运、国际贸易、海上石油开发、能源原材料战略供应线和传统海外渔场等),肃清几内亚湾海盗、维护当地国际航道和海上安全,不仅是当地、也是中国自身战略利益的需要。此次纽约辩论会系中国、安哥拉、塞内加尔三国联合提议,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主持,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巧合(安哥拉和塞内加尔是本届代表非洲的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中国则是4月安理会轮值主席),但中国将会更积极地参与几内亚湾反海盗国际写作的前景,应该不仅仅是“巧合”。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821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