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法国爆发大革命,世界要再次翻天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7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这个世界的暗流越来越凶猛,似乎一场巨大的社会运动,正在远方酝酿! 3 `) C* R6 C% s" J1 S  k8 Q/ ?

8 a; r0 ~8 k: M, a$ i" y9 `% J9 Z; k  d' M( y2 ]4 j# t

" X5 h2 O) i- J5 h& R7 H, U% j# C% j+ Y( A
        近一个月以来,法国正在如火如荼地举办着一场名为“黑夜站立”(Nuit Debout)的社会运动。
/ j) g- P+ f% ?* C4 ~- g0 r
0 z% T, m. \; T( x, @# E* _# t: O$ z7 Y9 H# b8 u# z  U  p7 |# W
& i. t* k# s. u4 q
3月9日,法国爆发总罢工,多个工会和学生组织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劳工部门提出的劳动法改革方案,包括实际取消每周35小时工作制,削减35小时以外的加班费,到3月31日,已有39万人走上街头。
( ]$ l% C% n1 `1 I
7 h* p+ }- B& _  f$ h
  n0 o. T2 M% b- `& Y7 [
; k9 l" U! l; s' O( B$ ^4 C# Z) W! w6 x  ]6 J' Y& C

; H7 P' y9 j6 Y9 i$ q5 y* h1 X+ h0 e9 `1 ?9 k

, b' H" K$ V8 r& R+ B/ E* a2016年4月28日,抗议活动演变为暴乱,17万抗议者与防爆警察上演喋血街头。警方就逮捕了57人,全国范围已有124名抗议者被捕。
! N) K  H8 f( N7 h( o' e
5 B% V) j: [0 ~4 n* x4 k0 }! H, n2 M% D2 m
9 ^& q4 {7 W0 @
8 q( n8 W' b. h' Y* p, d6 [% D- h/ t7 H
8 h* D" J5 K8 P) L0 _1 J4 F
! ?8 T' B3 g* _( q; r$ S

4 ^0 R" d8 C* ^3 Z) H        这场运动吸引了众多参与者,每天下午起这里就人声鼎沸,参与者风雨无阻,常持续到深夜,他们在一起通宵达旦地演讲、辩论,批判金融资本主义、批判住房问题,批判被收买的新闻界,控诉政治阴谋论……
8 h. c) M3 p; H, T0 J
% r' B' v: q+ Y  [2 B- \% m, u+ Q
4 V7 t5 k6 q5 V' q# @0 {1 Z. D
8 r% o' ?$ E* F9 w: c7 H7 P3 ?/ v! l6 d' C: Z

" f$ w% u/ E! [( N
. n( I5 b' B/ x( d  u& m2 a, D2 R* V4 o% j
高达25%的失业率,使得法国的年轻人群体陷入深深的挫败感之中,而就业形势恶化的时候,职场经验不足的年轻人又是最容易被裁员的群体,无法得到长期稳定的工作,不得不经常打临工,导致了职场新人的经验愈发缺乏,形成恶性循环。( _5 I$ _) z+ b0 h$ w

& F, n; }3 w5 T& v9 Y& E% q& S! a! o5 i/ P4 Y& `9 h5 r* k
' C! Q$ }: ~2 t1 {6 o
        一位法国社会学家对笔者说过:法国的毛病在于人人同意必须改革,却人人实际上反对改革。此话有理,原因在于一旦改革,就必然需要触动某些人、某些阶层、某些行业的既得利益,而一旦既得利益被触及,原先认为必须改革、同意改革的人就会坚决反对改革。
$ r8 ~& Z% x$ k2 O+ h# H7 @- g- a8 p! _$ G# X- p2 B; L

  f" C# y; H' C! o) i
' e$ g% e0 }# G, L  P6 W
5 S) [/ w; T) B2 }4 ~) K$ C. h# e9 A0 s

( `2 V5 V2 j3 o
8 O+ t  I! O2 d- i8 \4 @* `        最重要的是:这场运动甚至已经走出法国,在欧洲遍地开花。如今的欧洲,国家债务沉重、劳工与社保体制陈旧、面对经济全球化反应不力等因素影响,各种危机产生了叠加效果,失业率大幅增长,居民消费下降,对于雇主而言解雇难就不想雇佣,劳工成本高就用机器取代人,这导致短期合同广泛使用,就业水平十分底下,失业人数越来越多。而西欧其他国家包括德国、荷兰、英国等均已通过改革劳工法获得了就业人数的大量增长,连意大利也获得了实效。% u- w: F' Q. Z) l# t% j, s

" r6 ^2 {1 m' S( d. G% l0 l+ |% Y4 _+ d) @& C# a8 c2 e2 z2 P

/ |/ Z& ]2 X+ t  i( O0 G        而实际上,“黑夜站立”运动反应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大危局,即便欧洲各国采用高社会福利,但是依然许多人会对前景失去信任与希望,这需要政府必须深层次反思社会体制。
% P; r. V2 c- f, [3 a1 ~- ~' r+ \9 J1 e; N& @1 Z( W# z
" K' T, v, l8 g7 A8 l- Q" q( ^
4 \) g/ w; ?, {* p% h* F
        更重要的意义是:巴黎东部的巴士底广场与共和国广场自法国大革命以来这一地段就是左翼力量、激进团体、呼吁革命革新的群体集会示威之圣地。在这里闹运动很容易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这样一来,共和国广场就更具集会示威的合法性、象征性了。, Q% A! k" K1 B0 R

4 c# i- D8 o9 [3 G7 M5 X7 _  d: `3 c3 t, n9 Z% r
. P" g5 ^3 T6 e- H
        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赵永升认为:法国的“三权分立”主张,在当时尚处于从落后的“后封建制度”向“前工业制度”过渡的西欧社会而言,是颇具创造性与先见性的。但是弊端如今也日益凸显。# K% M* I, v$ k$ {- Q7 o  Q# S/ r

+ ?* L' X; z& @7 B* ]
5 f& L5 h1 x/ c
; Q* o$ R2 [# K  W3 ?        行政权、立法权与司法权的划分,能够有效地限制曾经在西欧社会起着主宰地位的“王权”,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一个国家集权与独裁的出现,但随着欧美国家经济与生产的大幅提高、欧美社会的日益成熟,这种分权制同时也表现出其“无效性”。# W. ]5 k  ^; [4 ~7 _) ~

* k/ M# q2 J; g+ S! x0 z9 x7 p( d0 h/ c( H1 Q

( x! ]7 F% r' S6 \* J' B; F3 u% K( _, M* H- L" O! l

" x: a: P& t2 ]$ X" p6 x
# M2 H4 g7 m* l0 i: @
& |5 L& s' k4 p2 X        法国政体在分权制度所引起的“无效性”上尤为突出,一个极小的事情通常需要冗长的讨论。结果经常是一个提案经历了无数次修正之后,最终就算通过并实施了,但与提案者的初衷其实已大相径庭,有的到了面目全非的地步,更多的提案后来都是不了了之。
2 C- k, p. w* _/ g3 o+ R1 V4 B9 T  \# y2 H

* l0 X4 D' h# x5 s( J+ [  ?5 h' s: O  A3 ?0 n

- e) x3 y+ J& q% t6 E5 a+ b0 }* @9 W! ~. ^: a3 {

/ E( M  V; n1 o/ i) \, j6 a
' e5 d6 v5 K9 q; X. X        他认为可以将法国的“黑夜站立”运动,比成当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两者都凸显美国社会与法国社会的民众,对两国现行制度与现状的强烈不满——美国人将金融危机归咎于华尔街,因而想到“占领华尔街”;法国人则是因为面对已经是10%这般居高不下的失业率,还要进一步面临更大的被解雇风险,所以也“黑夜站立”。' Q. n  N( p2 H4 Q3 U
, [' o+ F4 ^! }1 w) R8 T6 g
% e8 d3 E+ i$ e
0 Q/ P; R4 ]" H. @6 J, R! A
        当然这两个运动也有不同之处,如果说美国人只是把矛头对准华尔街的话,那么法国人实际上是不愿意再“坐着”,而要“站立”起来与整个体制抗争。( F" U- l& x% F4 g0 v; a3 M

2 z. R8 K0 {( M4 X: f
3 L1 F7 _* J" `' M2 x3 F* L3 \9 t: T. a  c& F; {
        美国人反对的是华尔街的“资本暴力”抑或“金融暴力”,法国人反对的是“劳动暴力”抑或“体制暴力”,而西方的资本与金融、劳动与体制,恰是欧美资本主义制度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几大法宝。
- X& G4 t$ J; q# t' A0 T! _
9 b/ }# n, b& p( f; w" U3 D: M8 i
8 V8 n% n- X9 G
        法国一直站在革命的最前线,早在1789年法国就爆发了大革命,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君主制在三年内土崩瓦解。法国在这段时期经历着一个史诗式的转变:过往的贵族和宗教特权不断受到自由主义政治组织及上街抗议的民众的冲击,旧的观念逐渐被全新的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的民主思想所取代。
6 I$ D% |8 r# [& o
1 {5 J; V' m% c* ^  x, s$ R+ r  F& [5 L! a2 _. I+ y& }1 p
) i; U+ }. U" q5 ], S" \: [% Y% r
        而在1870年,法国又爆发了无产阶级革命,还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这是无产阶级第一次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由于当时的政治经济条件所限,世界范围内的资本主义正处于上升和大发展的时期,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依然是资产阶级与封建势力的矛盾,所以这只能是一次过于超前的革命。但是它深刻地表明,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只是资产阶级内部的民主。当无产阶级的斗争威胁到了资产阶级的利益和安全时,资产阶级会毫不犹豫地把无产阶级投入血泊之中。
# V4 r9 \& P, K0 Y' @8 q; s* Q! j6 y, E8 v, v3 z7 M, d8 u% y+ i5 e

* O$ c  e# X6 c7 ]8 s8 X: f+ i4 H7 \' _- _1 L  t# C" D
0 g: V3 ~4 n- y
/ R3 O/ v' N; H

0 R/ Y* h4 ~2 v
! G  N( R- F& w. H  w        纵观十年以来的人类社会发展动向,各种迹象已经反复证明一件事:全球经济已经遇到了一个奇点,这个奇点是300以来的资本主义制度导致的,它已经不是一个政策能够解决的。5 [7 y# q' y. I, O9 y
3 \. ?# }$ E4 i
7 ^( h8 R" f% a* I! M3 p0 v

+ c' x8 Y' F7 ]; H        放眼四望,全世界的经济体都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即:每当出现经济危机时,就用各种手段刺激经济,最典型的就是美联储的降息、日本的安倍经济学、甚至负利率,欧洲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者降息降准、货币超发。这些手段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政府出台政策刺激货币流通,企图提升消费需求,提升就业,然而事实一再证明:这些手段并不能跳出经济的恶性循环,只能事循环加速。
' ^/ v. m2 _4 u+ q4 N; G1 P: [/ c( w, L+ W
9 r9 A! F) ]9 [' n0 `8 n; S, d
) W) x' {7 P  k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 }, A- M+ p' A$ O% _. }
2 a; p/ M4 Z3 @# B8 S1 @8 n1 h
/ f/ g+ L! r& C2 S. d3 T5 S8 |. q# E
        此次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一共已降息637次,美国银行数据估计目前全球已有4.89亿人口生活在负利率国家!然而事实一再证明:量化宽松并不是灵丹妙药,而且它们的有效期越来越短,就像服用兴奋剂和伟哥。甚至这些手段并不能跳出经济的恶性循环,只能事循环加速。* G& G7 M# {! Q* e+ z* i

' `. n, l/ Z2 F+ `
% a( B9 Z1 `  o, P4 Q1 v4 y
/ D$ k" t: ~/ ]& E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 g$ _( @* h7 T3 w% z4 Y

% {. n. b- b# c! F' @7 D+ c3 i& X* o* w: g, V2 W4 x# ]5 S

( w4 [, {+ {9 x9 s& a6 H' ~8 a3 v0 t        在弄懂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来弄懂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什么?  R* ?8 k) k. n6 q# k. z
# D0 x7 T8 b- Z! Q! H" N/ H) W6 ^

8 A4 c+ Q% [8 _
5 I" x, \8 ~% E. _) a9 g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出现,垄断正在变的越来越容易,而资本家为了赚钱,不断利用新技术扩大生产,同时不断要求工人加班,然后生产出了大量产品,但是这些产品却卖不出去了,为什么呢?因为社会上的消费者也是广大工人构成的,财富被不断向资本家手里集中,资本家虽然有钱但比较是极少数,工人作为消费主体,享有的财富永远都是有限的,导致人们没有那么多钱去消费。虽然大家创造了大量财富,却没办法享受这些成果,于是这就造成产品的不流通,开始大量过剩,这就是所谓的产能过剩。4 r9 X, }0 M1 V# k: c7 x: ^

! i% A! s$ ?/ _/ _* |  b; f; i5 Z. P  h# R* T+ c& C& B, C
" }  I/ D9 K4 N  e, F2 i/ `9 W0 K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最大程度的激发了人们“生产创造”的积极性,但是创造的社会财富不断向资本家方向单一流动,并不是循环流动。流动到了一定阶段就无法再流动,导致消费萎靡。也就是说,我们创造了财富,却无法享受财富。8 j) a3 h3 F: {% p; W% C2 N+ D1 m

, y) G+ s, H% f; n
3 m4 v8 @$ n* ?6 e/ {% w
. a! H( Q. b. W1 K6 l3 P        列宁早就一针见血的说:不是生产食物更加困难,而是群众得到食物更加困难!马克思的见解更为深刻:一切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消费乏力,而资本主义国家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也就是说:经济危机的真正根源是财富分配不均!
5 h5 G! B4 M" l. ^8 l0 X0 Z% G; z! D3 @3 _
- k+ m. j7 \  q$ d  w8 @) z# Q+ w0 f& \  I. P9 F8 V
# ]+ i& o( [6 {( Z1 c
        只要资本主义社会的分配体制不变,绝大部分社会资源都会被“资本”利用,用作短期投机性,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新兴产业泡沫,这三大泡沫将给一个国家的实体经济发展带来非常不利影响,因为他们将资金大量吸纳,使实体经济被釜底抽薪。当然了,这些钱更不可能流动到百姓手里!所以就更谈不上刺激消费了。
7 y+ b6 f3 w, Q* L* l# @* B
4 X( \  Z8 |2 V* }
/ l8 I( J4 J9 c. R5 l3 P2 y5 e9 ~9 f  W# E4 e+ B" Y) g- w8 i# b3 W
        由于严重缺乏向底层输血的现实渠道,政府释放出来的货币根本无法流到老百姓的手上,释放货币的过程,其实是资本对社会财富的更进一步把控,非但没有缓解贫富分化,还加剧了整个社会的贫富分化。. v  @  O+ g; R7 z  t

! n( F7 g5 ~1 ^+ c* ~6 R9 x: |3 d
9 B; u/ y( B" z4 X% L( Q
        马克思早在150年前就预言:资本主义有三个阶段:封建资本主义、帝国资本主义,以及福利资本主义,然后步入消亡。
9 F! d) g5 Y, U. G4 I4 @" |" g6 O

3 y  h  }2 R- J& w. c6 |0 `& ~- g$ m) s
        第三阶段的福利资本主义,指的是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不断发展,创造的社会财富不断增多,但是为了维持社会运转,必须把财富分配给劳动者(底层百姓)。! w( o+ ]0 P: u( X
6 b: J9 l$ {6 H" ^5 J" v- w9 f

' K, f- x6 I9 U
% f! Q- Y+ o( Q" u: y; |        如今欧洲已经过度到第三个阶段,欧洲的高福利全当经济失衡之后,所有的生产力都会转化成“战斗力” 。
+ S  K& g6 e# W5 ?; I8 m! X, L! y6 ~5 u6 F$ @
6 J, j% i9 i% o7 x  O# e5 j4 Z/ n
: X: ^  a% `5 B0 T+ g' k
        这种战斗力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各种斗争,既包括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资本与资本的斗争,也包括底层人民的躁动和反抗。而大规模的运动就是矛盾的爆发的表现,很有可能呈星火燎原之势,向整个资本主义体系扩散!
2 i; ^% H4 X) t$ @" k
' U% Q0 ^9 ^/ O6 b
0 U& {1 D8 n/ r! `
! g( O1 R  v% q2 n# E4 l        因此,我预料接下来这张运动在西方社会里会很常见,所谓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我们一定要牢牢的吸收西方社会的教训,坚定不移的走自己的道路!
6 @) j" y& \' h1 j( X3 J
# ^3 `9 ]4 u" ?! t: ]来源 留园网9 T, S& @% N9 O4 [# S4 y+ z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902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