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内新闻] 国门巨贪:乘专机去港1夜输千万 次日飞回上班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7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 东方IC 资料图

首都国际机场,位于首都北京市区的东北方向,是亚洲最繁忙的机场。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重要的门户作用,被人们称为“国门”。2007年1月,国家审计署在对首都机场的审计中发现,首都机场不仅存在重大的资金违规问题,还有巨大的资金亏空。有关部门迅速介入调查,由此,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终于浮出水面。

李培英,当时57岁,担任首都机场集团公司的“一把手”已经4年多的时间。作为公司“掌门人”,他能力强,威信高,在行业内很有影响,还有一个响当当的绰号——“机场大亨”。李培英腐败问题败露之后,于2007年6月被免职,接受调查。案件移交到司法机关后,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山东省检察机关依法管辖并承办李培英案件,2008年1月,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李培英立案侦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原副厅级检察员、曾任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的季新华,时任李培英专案组组长。他对李培英的第一印象,这个人不一般。

李培英案专案组组长季新华: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个子不高,面部没有表情,举手投足,眼神交流给人的感觉是他很内敛,而且说话也很小心,同时也透露着一定的沉稳。

在侦查开始阶段,李培英面对检察官的讯问,一直沉默不语,企图负隅顽抗。审计机关在对首都机场的审计当中发现,首都机场有6个亿的巨额资金,被转到外面去炒股理财,而这6个亿已经亏损了3亿8千万,只剩下了两个多亿。

负责为首都机场理财炒股的,是一家投资公司的投资经理李松鹤。几年时间,他为首都机场炒股理财,使其6个亿的资金,亏损了将近4个亿。虽然赔掉这么多钱,但是按合同约定,理财风险应由首都机场承担,李松鹤无需负责。但在这个时候,他神秘地失踪了。检察官认为,这个人肯定掌握着非常重要的秘密,必须尽快找到他的下落。于是,检察官一方面全力查找李松鹤的去向,同时对他操作的首都机场所有的资金理财情况展开细致侦查。一项极其艰苦繁琐的工作就此开始了。

李培英案专案组组长季新华:当时在查账的时候,恐怕账上的材料,这一个房间都放不下的。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陈成华:当时打印机都打坏了几台,因为要打出这些进行比对,进行计算到底亏损了多少钱。

一项又一项,一笔又一笔。办案检察官以不放过一丝可疑线索的严谨和细致,查对了一个又一个账户和数不清的买进卖出记录。终于,在一连串枯燥的数字背后,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陈成华:发现了有其中的8250万元,主要分三笔款,让人私自转走了。

检察官发现,首都机场委托李松鹤理财的资金总共有6个亿,其中有3亿8千万已经亏损,然而事实上,这3亿8千万的亏损当中,有8250万元并不是真正的亏损,而是被人为转走了。那么,到底是谁转走了这笔钱呢?作为理财经手人的投资经理李松鹤一定知道其中的真相。检察机关加大了追捕力度。几经辗转,李松鹤在外地被抓捕归案。他的交代揭开了隐藏在这起特大案件背后的谜团——转走这8250万元的正是李培英。

中国某信托投资公司原投资经理李松鹤:他(李培英)给我打电话,说首都机场要用钱,说这个从理财账户里出一下,挪走了三笔总共是8250万。

李培英是河北广平人,1950年出生,他出身贫寒,祖祖辈辈都是贫苦的农民。说起自己的家世,李培英表现出难以抑制的激动。虽然家庭贫寒,但他从小就聪明勤奋,18岁参军入伍,后来到民航航校学习,1972年6月到首都机场工作,后来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李培英当上首都机场集团公司的“一把手”后,首都机场先后兼并了国内很多机场,资产迅速扩张。应该说,李培英很努力,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还曾经为家乡捐款修路打井。然而,大权在握的李培英私欲渐渐膨胀。在给一些不法商人和自己的亲属提供扶持和帮助的同时,也为自己谋取了巨大的利益。而直接导致李培英堕入腐败深渊,并且最终走上不归路的,居然是一个非常简单而老套的原因,那就是——赌博。

李培英:第一次进赌场是1989年吧,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赌场。

光怪陆离的赌场,一掷千金的豪气,瞬间输赢的刺激,深深地吸引了因为丧失信仰而精神空虚的李培英。就是那一次,他迷上了赌博。之后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赌博成为他无法戒掉的毒瘾,最终,他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李培英案专案组组长季新华:李培英从首都机场,飞到深圳,然后在深圳去香港,在香港,换乘赌场的专用直升飞机,落到那个赌场楼的平台上,前后用去的时间也就三个多小时,他这一晚上可以输400万,输完了之后,第二天可以没事人一样,坐早班飞机,在九点钟之前,又出现在首都机场。夹着大提包,步履平稳地去办公。

从迷上赌博时起,李培英似乎戴上了一个面具,过着双面人生,戴上面具,他是位高权重、受人尊敬的国企高管,摘下面具,他就变成了一个无法自控的赌徒。

李培英案专案组组长季新华:李培英也讲过,说我一去之后,自己讲,两个眼睛,一眨都不眨,就盯着那牌,就盼着出结果,赢了之后,那真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兴奋不已,输了呢?输了一种更加冲动的欲望,不行,我得赢回来。就是这样反反复复,处在这种高度亢奋之中。但是一般的结果就是,又输了。

而细心的检察官发现,有一个人,在李培英每次到澳门赌博时,几乎始终不离左右。这个人就是个体商人乔力。

乔力:因为我是个私营企业,我可以提供他更多的其他方便。比如就是陪他去赌博。

检察机关依法传讯了乔力,并根据乔力的交代,掌握了李培英到澳门赌博的大量细节。在大量事实面前,李培英终于低下了头,他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李培英说,自己私自转走3500万公款,不为别的,就为了偿还欠下的赌债。

李培英:人家真正让我还赌债的时候,我这个时候开始害怕了。人家一旦没钱的时候,你不能再给他帮助的时候,人家就可能要把你往外抖搂了。

乔力:不投其所好行吗?是不是?这个很自然、很规律。我要达到我的目的我肯定要投其所好。

在李培英的口供里,他曾认为乔力重义气、可信任。那么,对于乔力的心机,李培英真的不知道吗?我们已无从知晓。但从他当时的表现看,他是心甘情愿地往陷阱里跳,而且跳得彻底和决绝,再也没能爬上来。

1998年5月1 日,李培英出现在澳门的葡京赌场。这一次,李培英走向了乔力设套的第一步。他先是和北京某公司总经理胡某某一起去澳门赌博,由胡负责提供赌资。胡给其提供了100万元筹码,突然借故离开。李培英将这些筹码全部赌输,又拿了250万筹码并全部输掉。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因为没钱付赌资,被赌场马仔扣下。赌场的钱可不是好欠的。危难之际,李培英想起了乔力,请他出手帮忙。乔力听后,立刻答应,为李培英支付了这250万元的赌债。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 检察官 郭琳:乔力去给他垫付了资金解了围,所以从那之后,李培英对乔力比较信任。

从那时起,用李培英的话说:“我感觉到乔力与赌场的人很熟悉,能为我到澳门赌博提供方便,所以以后主要找乔力陪我。”作为交换,一个月后,李培英同意了乔力的请求,以首都机场的名义为乔力个人的公司提供了2000万元的贷款担保。

乔力也够“义气”,一共给李培英支付了2700多万元赌债。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 检察官 郭琳:他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能输到1100多万港币。

李培英想方设法,从首都机场的资产中划走了3500万元,还给了乔力。至此为止,李培英已经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李培英:赌债我知道是不能欠的。那个时候没准对生命有威胁,对自己的位置那更有威胁。先把这一关先过了再说吧。

首都机场集团财务原负责人还供述说,他还提醒过李培英。

我说你把这8250万国有理财资金,从理财单位,你给挪出去,这本身已经违法了。你还回来以后,不管哪儿来检查,查出来你算挪用公款,你要不还回来,这可就算贪污,当时我提醒过他。他就没什么事。就说甭管了。

李培英的这种反应也在同事的意料之中,因为霸道专断的李培英向来都是听不得别人意见。

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检察官 贺冰洁:大家对他的评价呢,应该说是,比较一致,就是独吧。

根据检察机关侦查,李培英受贿金额达2661万余元。加上他贪污的8250万元,其犯罪所得超过了一个亿。“国门巨贪”多行不义,终究无法逃脱法律的严惩。

李培英:在神圣的法庭面前,我不想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开脱任何罪责。我首先是认罪伏法,我也心甘情愿地接受法律的制裁。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将李培英案侦查终结后,指定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对此案审查起诉。2008年12月25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对李培英提起公诉;2009年2月10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和受贿罪判处李培英死刑。判决后李培英不服,提起上诉;2009年7月6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9年8月7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李培英在山东省济南市被执行死刑。乔力等人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

(注:本文除李培英外,其余涉案人员皆为化名。)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9125-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