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委托拍卖藏品 价值120万国画怎就被"拍"没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4 03:44 |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市民委托拍卖藏品 价值120万国画怎就被"拍"没了?2015-05-14 10:06:16 来源:无锡商报$ n& r. ]1 e* M' w3 m3 L  Z5 Y  L+ h

/ I. |! n- `8 S! ][size=1.2em]  去年9月,浙江金华的收藏者黄某委托无锡一家艺术品发展公司负责自己私人收藏的28幅书画作品的销售拍卖。双方合同约定,该公司保证20%的拍卖成交率,若期间未尽保管义务造成藏品损毁的应按该藏品保留价赔偿。黄某支付对方16万元服务费。事后,黄某的28幅画作一直未成交,在取回藏品时发现其中一幅估价为120—130万元的陈少梅画作不见踪影。屡次交涉未果,黄某将该公司告上法院。13日,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件。
' {. a: V# I8 [, W7 [
: p7 |* z1 e8 I" q$ e$ R' H  网上找到委托公司交付藏品: Q2 i0 B" ~0 C
! K4 s% P3 }' i! @  C
  事情还要从去年说起。原告黄某,浙江金华人,是酒水经销商,从二十五六岁开始,他就开始搞收藏,至今也有十五六个年头。这两年急需资金流转的黄某打算卖掉一些藏品回笼资金,打定主意后他上网找到了无锡中信翰尊文化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看他们的广告做得好,又说是香港中信在大陆地区艺术品、藏品征集的委托方,我就觉得应该比较靠谱。”黄某所说的香港中信,指的是香港中信国际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在和无锡这家公司正式签订合同前,黄某与对方有过几次接触,对方甚至声称提前帮其拍卖掉一幅吴昌硕的画作,成交价为78万元。“后来又告诉我说没成交,理由是买家不买了。”即便如此,黄某还是如约和对方签订了合同。
* @, U  f( G. |) L& I7 p' u  t3 {- G. s7 }& y
  黄某和无锡中信翰尊文化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显示,对方承诺将在香港为黄某举办名称为“韵福轩黄氏盛藏”的专场宣传拍卖会,而黄某提供的28件藏品,也都由对方公司鉴定专家出具了相应的评估价。黄某为此交付该公司过关费、宣传费、风险责任费及其他服务费用共计16万元。! N8 G! J6 Y+ b7 q9 D8 ~

1 R8 r; j6 [& ^  所谓拍卖专场,黄某也是觉得有些上当受骗:“去年12月24日,在香港喜来登酒店,是给我办了专场,但是对方在一上午安排了20个类似的专场。20个专场几百件藏品怎么拍?那得要多快的速度。”而在此次“拍卖会”上,“陈少梅泼墨写意高士访友图”还曾出现过。5 |: M8 m6 C/ ^1 y7 h! a
; B* w* L; N/ ?; W+ `
  撤回藏品时少一幅120万画作9 ~+ }9 H0 q- m# O

( x  {, B9 W5 D8 C9 m  黄某透露,双方曾有约定,对方公司会确保自己提供的28件藏品有20%的成交率,“对方业务员和我联系时微信里说的成交率还要高,说至少能卖出七八张,后来为了保险点我们才定了20%。”但当所谓的香港专场结束后,黄某就决定撤回自己的藏品。今年春节前,黄某拿回了23张藏品,剩余的5张藏品,有4张对方表示已经成交,成交总额为400多万元,而那张“陈少梅泼墨写意高士访友图”,对方称在仓库藏品中,一时找不出来。% V' X5 P- \( G
7 v8 U) i% q! C& C
  到了今年3月份,原先号称已成交的4幅画作也回到了黄某手中,被告公司表示由于买家反悔,交易还是没成功。当黄某问起少的那张陈少梅画作,被告公司表示被公司不小心夹带在送展外地的其余画作中,不日会一起带回。但这之后,每次当黄某问及该画作,对方只有一句“在路上”,“今年4月业务员还微信我说画作到了,给我送过来,之后却没见送来。”黄某几次三番被通知可以取回画作,从浙江一趟趟赶至无锡却发现追不回,他甚至报过警要求协调,对方回复警方也是一句“在路上”,百般无奈下,黄某将对方告上了法庭。
% b) y0 o5 D  y, N0 d$ ~: T% A. |3 y7 r( v* B1 v7 h5 f
  被告疑“人去楼空”缺席庭审
* Q6 S; q+ `7 Y! O2 `9 {' [. {* k7 {) R( S: C
  八九年前黄某购得“陈少梅泼墨写意高士访友图”时花费了40万元左右,此次委托拍卖,被告公司对此画作估价为120—130万元,据黄某透露,这个估价其实还是低于市场价,但是急于资金周转的他想着能卖出去就好,也没对估价做太多要求。
0 G1 C! E; k" B) H$ j+ Y* V: I$ ~) g% `4 V  |# ]: `: u1 q  P/ F
  就在开发区法院开庭审理的前一天,黄某再次上门找被告公司,却发现位于融智大厦的无锡中信翰尊文化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由于“近期一直无人办公”,物业公司“为了安全起见”,已在公司门上加挂了一把锁。不仅如此,公司门口还聚集了很多其余委托人,“附近派出所也说接到类似报案不少,但是我的损失是最大的。”黄某说,如果不是因为少了那张价值百万的画作,他就认栽了,“16万元没了也就算了。”9 `5 e7 X) Y# C/ d, c# }1 c( B- G

+ b. f% l4 ^/ d9 z* [1 I6 j  昨天,在庭审现场,被告公司并未出现,黄某代理律师提出了三项请求事项:被告赔偿原告拍卖物价款120万元、返还原告已支付费用16万元、承担本案诉讼费用。由于黄某在庭审现场还追加了“要求终止委托合同”的请求,庭审当天并未宣判,案件将择日再开庭。8 y& p: \7 o2 Z2 e/ }1 ?

3 W! F; h% N5 P) `4 I6 \6 F  当天的庭审结束后,记者翻阅黄某的藏品清单时发现,28件藏品中,遗失的陈少梅画作并不是保留价最高的一幅,在它保留价之上的就有13幅画作,最贵的郑板桥画作保留价就高达800万元。
% X; x; _- \5 h4 f/ E

! l2 j4 W% n* W( E& t
; R: ^4 b+ A: e9 K" V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96-1-1.html 谢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