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埃塞俄比亚---非洲出了个“新中国”?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7-27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m) Y7 c) B9 d+ o
150727093708_ethiopia_624x351__nocredit.jpg
4 B% }& ^0 Y& E. P, [+ m+ f: c9 u) x
中国在非洲影响力众所周知。在高速发展的埃塞俄比亚,让记者更加惊奇的是,双边关系如此亲近,中国模式渗透各个层面。
餐馆相当大。舞池中,一个中国小伙子正在秀劲舞。他一只手举到面前,手指从眼前滑过……《低俗小说》(好莱坞影片)中约翰·特拉瓦尔塔的经典动作。我举起玻璃杯,抿了一口饮料—一种发酵的蜂蜜汁,暗自把眼前这一幕归档放入“全球化的狂野海岸”一栏。4 R5 ]8 U+ B7 p
但是,这位中国小伙子—他是一家大型电讯公司的低层经理—并不是独自一人在搞笑出洋相搞笑。相反,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大群兴高采烈的年轻人,有男有女,有中国人有埃塞俄比亚人。很明显,他们是关系不错的同事,在当地一只传统乐队的助兴下尽情放松。, l  j' F# E% J) O
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增强早就是有目共睹。有人说这是新型的殖民主义,有人说这是重要的投资来源。但是在亚的斯亚贝巴,让我更加惊奇的是,双方关系已经变得如此亲近,所有的人都包括在内。他们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中国人甚至登台演唱了一首中国歌曲,中间不时拿出手机查歌词。4 {  _) l2 V( R2 s0 S
恰逢雨季。下午,咖啡的浓香被纤细的雨丝打了几分折扣,飘向便道。路上,司机驾车好像比非洲其他大部分地区都更温柔礼貌。, n; _0 E/ d, x$ f6 U
中国人在亚的斯亚贝巴承建的轻轨铁路快要竣工了。抬眼一望,新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随处可见。埃塞俄比亚的电影工业甚至拥有自己的中国影星!" }9 o# D8 u* i7 m: J
还有,中国模式已经渗透进入生活的其他方面。
& [3 L% w6 k0 q: \8 o9 d 150727094057_ethiopia2.jpg
                        崭新的单轨列车是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庞大的建设项目                     我焦躁地敲打了好几次电脑,才意识到互联网有审查、封锁。当地五名记者被指控涉嫌恐怖,刚刚释放出狱。当局并不特意隐瞒,但是,关于媒体自由的外国网站还是绝对上不去。去过北京的人想必知道这种情况。
: Q' k0 z3 d; t& J6 b- R- z选举也是一样。埃塞俄比亚五月份举行大选,结果受到反对派的质疑,不过,反对派四分五裂,反对也是有一搭无一搭。埃塞俄比亚执政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赢得议会所有席位。
- ^1 z# j4 r/ O1 e* E0 k几天前,特斯法勒姆·瓦尔戴斯(Tesfalem Waldyes)来到我下榻的宾馆。宾馆位于一条人流车流不断、到处都是崭新高楼的街道。/ F2 r! {. k! W( U! M
特斯法勒姆身材不高、很开朗。他被关进监狱400多天,罪名?在他看来,不过是尽职工作而已。他告诉我,“说我们是恐怖分子,绝对荒唐。”
, f4 H8 P8 ~# d" B9 r+ r4 i- C他说,“在这里,记者是很危险的一个职业……有一条政府划出的红线……我不知道红线在哪儿。我还是很害怕,也许要再次坐牢。”他本人没有得到任何事先通知就被释放,其他四名同事仍然在坐牢、或者拘留候审。* k% s* [/ ?& D+ F& H, F0 ~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很难搞懂的国家。今年经济增长预计10%出头,也许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一个国家。还有其他许多让人跌眼镜的统计数字。在一个冲突依然泛滥的地区,埃塞俄比亚已经将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本世纪以来,脱离赤贫的人口下降将近三分之一,而且还在不停地跌。  n4 e" G/ M/ `+ I- l: j1 k4 o
非洲唯一一个取得相似成就的国家是小小的卢旺达。可能不应算是巧合吧,卢旺达也是由铁腕的专制当局“领导”—也许更准确的措辞应该是“驱动”?* b. h' S" s) L9 O
150727094057_ethiopia4.jpg
其他非洲领导人应该从中汲取哪些经验呢?进一步讲,西方民主国家、还有他们那些援助和开发机构又该从中汲取哪些经验呢?/ R3 e7 Z; v! p9 N8 }
我们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埃塞俄比亚最东北端的默克莱(Mekele),这里距离老对手厄立特里亚不远。提起埃塞俄比亚,许多人想到的仍然是1984年那场大饥荒,人们很容易就会忘记这个国家有多美。这一带地区的自然景观很有震撼力,但也是艰巨的挑战,高高的悬崖,窄窄的峡谷,最齐整的田间也布满了岩石。0 W" o: ~# ?) o1 k: j% V+ F, m
克里姆(Lorem)。30年前,小镇上饿死的人难以计数。现在有一家崭新的医院、大批认真敬业的年轻医生;小镇北边的水库修葺一新获得重生,山坡上种了树、修出整齐的梯田。很难不令人赞叹。
/ m5 g7 k4 G( L2 O0 }, G' Y- p# J几天后,我重返亚的斯亚贝巴。拿出酒杯斟满当地出产的葡萄酒,和姆鲁杰塔·特斯法基罗斯(Mulugeta Tesfakiros)一起反思埃塞俄比亚变化的步伐和代价。
' \  R% @, Z& v3 u: r他是一位商界富豪,巨星援助非洲慈善演唱会(Live Aid)的发起者鲍勃·盖尔多夫(Bob Geldof)现在也在姆鲁杰塔的酿酒厂有投资。铺开地图,姆鲁杰塔指给我看他位于“裂谷”(Rift Valley)中间的高海拔葡萄园。! f* Z0 }  J( S+ D% Y( r
他说,“这是在建设一个新国家。如果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10年后,我们将拥有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不可能走回头路。”! X7 f  g% w7 W; |9 D& ?% X0 M! X" Q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98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