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

首页
北美生活网 首页 互联 专栏 艾琳琳 查看内容

阳光小旅馆 之 十六 好人缘的老陈(1) 说起清洁工老陈,可真 是个婆婆妈妈 ...

2017-8-31 03:10| 发布者: 北美生活网| 查看: 546| 评论: 6|原作者: 艾琳琳

摘要: 阳光小旅馆 之 十六 好人缘的老陈 说起清洁工老陈, 阳光小旅馆 之 十六 好人缘的老陈(1) 说起清洁工老陈,可真是个婆婆妈妈,啰啰嗦嗦的男管家婆。 老板林先生原本让我管着他,结 ...

 


阳光小旅馆

 

                                       好人缘的老陈

 

 

 

     说起清洁工老陈, 


阳光小旅馆

 

                                       好人缘的老陈(1)

 

 

 

     说起清洁工老陈,可真是个婆婆妈妈,啰啰嗦嗦的男管家婆。

 

    老板林先生原本让我管着他,结果做起事来,我总觉得是他管着我。比如房间清理好了,他在电话里大声命令:“201房间好了,可以卖了,记住,千万别卖给抽烟的人!”明明知道我不会收吸烟的客人放到这间无烟客房,还是要以命令式的口吻捎带一句,然后撂下电话,让我一个人在楼下慢慢品味,所以我们之间的对话,时不时会带着一点硝烟味。

 

      早晨,许多客人早早离开,也有许多客人早早来到,希望早一点进房间安置自己的行李,然后好赶去办其它的事情,偏偏老陈每天睡到十点才起床,慢悠悠地晃到接待室来煮他的早餐吃。他敢睡到那么晚才起床,因为半夜有客人离开,老板规矩是一定要马上清洁了再卖出去,所以,老陈常常要熬到半夜以后才能得到休息。

 

     其实老陈也是蛮辛苦的,因为没有合法打工的身份,所以老板林先生总是拿这个事儿压他,说,你每个月一千块美金的净收入,住在我这里是免费的,水电也是免费的,每天的饭菜,只要收集客人房间的剩饭剩菜,也是免费的,再加上小费,一个月你净赚一千多块呢,比那些博士生还赚得多。那些博士,每个月房租水电,养车买汽油,买菜买肉吃饭下馆子,一个月剩不下几个钱,你也是在我这里才有那么好的运气。他这样的算账方法当然是站在老板立场算的。当着老板的面,老陈驯服地低头听着,干活时就自由安排了。

 

      老陈是住了单独的一个房间,在旅馆最尽头,锅炉房的楼上,冬天还好,夏天就惨了,洛杉矶的冬天就只有三个月,二月份一过,太阳没有雨云遮挡,气温立马飙到华氏80度,楼下是锅炉房,楼上,就像开了锅的火炉,根本无法休息,因为那个房间在转角处,为了节省空间,连洗手间都没有,难怪老板安排清洁工住在这个房里,说是免费,其实是根本卖不出的房间。老陈对于没有洗手间还比较可以适应,一个男人,只需一只尿壶就解决了,洗澡,随便哪一个空房间,抽空钻进去冲个凉,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难不倒老陈。老陈常常说,“我下乡插队时,那条件差多了,还不是要过。”言下之意,这点困难算不得什么。所以,老陈虽然睡在火炉上烤着,没有洗手间憋着,还是把小日子安排得有条不紊。每天早餐十一点才把早餐吃完,一边吃早餐,一边跟我闲聊天,其实是安排这一整天的房间:哪一个房间需要安置住一周的,已经有老客人向他预定了,哪一个房间最好安置短期的,他好清扫。我通常不会与他争这个“领导权”,有人把工作安排得好好的,我干嘛操心呀。我最烦他的就是他说着说着话,“科长”的架子出来了,话里话外的教导我,说得我烦了,就呛回去,他大大叹气,“哎,你这个女人呀。”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实在是让我又想呛他一句。

       

     可是,老陈也有让我服气的地方。他对吸毒贩毒的人,一看一个准,只要发现苗头不对,立刻提醒我把这种坏客人设法请出客栈。如果我在前台遇到捣乱的客人,他在楼上听到风声不对,马上会从楼上赶下来,站在接待室里,坏客人看到眼前这个白白胖胖,脚蹬千层底圆口布鞋,身穿Ralph Lauren(拉夫 劳伦)名牌体恤衫的男人双眼直瞪瞪地看着他们,闹不清楚他是什么来头,只好停止无理取闹老陈对于我这个前台经理,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搭档。

 

      老陈因为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所以,别看他是个清洁工,还常常有艳遇发生。老陈就悄悄告诉过我,曾经有一个自称是作家的中年女子,说没有钱,没有朋友帮助,央求老陈收留她做女朋友,让她有一个落脚的地方。老陈断然回绝了,他说那人是个“神经病”,沾不得。我相信老陈的眼光,他在小旅馆干活的时间长了,看人的眼光还真是有一套。可是,那位落魄的“作家”毕竟还是可怜的人啊,后来老陈告诉我和皮特,他帮助那位女人找到台湾人的“慈济”收留了她。

 

      从拉斯维加斯来了一个瘦小的女生小夏,说是为自己的剖腹产留下的肚皮伤疤整容,住到了楼下101房间。她住进来后,特地来前台告诉我,她将要做手术,希望多多关照。第二天手术之后,小夏是被诊所的护士送回来的,紧跟着,老陈去了小夏的房间,过了一会儿,他来到我的前台接待室,说那个小夏好可怜,开刀开得脸色苍白,也不住院,开完了就送回旅馆,喝口水都动弹不得,他得帮小夏几天。

我抽空赶去101房间,看小夏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冷汗,听到我进去了,费力的睁开眼睛,叫了一声“刘姐”就眼泪出来了。我赶紧上前,摸摸她的脉搏,脉搏有点快,手凉凉的,是麻药过去了的疼痛反应,我用纸巾轻轻沾去她额头上的汗水,她慢慢掀起毯子,整个腹部缠满了白纱布,呀,这么大的创面,这要是在大陆,一定需要住院观察几天的,现在她居然就这么单独一个人回来了,没有人照顾是不行的啊。

      “有人来照顾你吗?”“没有。”我现在才知道,她的“多多关照”是真的需要“关照”。老陈上前一步轻轻晃着头说:“我来照顾她吧,你在前台哪里走得开?”老陈在说比较谨慎的话时,总会轻轻晃动 从那一刻起,老陈一天往小夏的房间跑无数次,一会儿送开水,一会儿送新毛巾,还随时向我汇报病情。老陈问我,女人坐月子都吃什么,知道他想给这个小女生补补身子,就吩咐,煮一点稀饭先让小夏别饿着,然后去附近华人超市买一只乌骨鸡回来,熬鸡汤给小夏,老陈一溜烟跑隔壁的华人超市了,煮稀饭的任务就落在我手上。等老陈回来,稀饭已经熬好,老陈小心翼翼地捧着稀饭到101房间去了。过了一会儿,老陈回来,问我,鸡汤该如何熬制。我看老陈又要清洁房间,又要照顾小夏,就教他,鸡汤只能分成一小盅一小盅的隔水蒸,这样才香,也有营养。蒸鸡汤太费事,你去忙那边吧,我在前边守着,抽空进里屋去蒸。

      前台接待室的里屋是一个小厨房,有冰箱,这里是老陈和夜班皮特的“私人厨房”。老陈刚要离开去楼上继续清洁房间,接待室来了新客人,看我忙着接待客人,老陈麻溜地进去厨房了,等到我送出了客人,老陈已经把乌骨鸡打整干净,切成小块儿。

 


编辑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高兴

感动

握手
1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2017-9-1 01:36
可能旅馆很小, 却给人一个通达世界的窗口;社会纷繁, 但是这里又独辟一个院所;与各色人员交道, 无形中装备一种历练,多一分果敢。好~
2017-9-1 01:33
艾琳琳: 版主,可以帮助我把开头的题目多发出去的那几行清理掉吗?我自己好像无法清除了,昨天发文时不知按错了哪个键,竟发出这样的错误。   ...
  我还以为是预留特殊目的,呵呵
2017-8-31 19:43
版主,可以帮助我把开头的题目多发出去的那几行清理掉吗?我自己好像无法清除了,昨天发文时不知按错了哪个键,竟发出这样的错误。
2017-8-31 19:39
北美生活网: 情趣盎然~不论您后来如何,这一段的人生我觉得最为精彩,最让人感怀~
谢谢“北美生活网”。确实,这一段打工的日子让我看到了五花八门的美国底层生活,为今后的努力奠定了一个强大的心理基础。
2017-8-31 03:06
2017-8-31 02:52
情趣盎然~不论您后来如何,这一段的人生我觉得最为精彩,最让人感怀~

查看全部评论(6)

 作为游客发表评论,请输入您的昵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