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和你在一起

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22)

2017-1-10 20:01| 发布者: 北美生活网| 查看: 14| 评论: 0|原作者: 叶紫寒

摘要: 近二十个日夜的煎熬,已经让莫蓝确定自己爱上了田原,这点她不能否认。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承认,那也不是莫蓝的性情。然而怎样对待这份感情,是她要慎重考虑的。她有原则。她不希望自己像于莺一样,介入田原的家庭。 ...

近二十个日夜的煎熬,已经让莫蓝确定自己爱上了田原,这点她不能否认。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承认,那也不是莫蓝的性情。然而怎样对待这份感情,是她要慎重考虑的。她有原则。她不希望自己像于莺一样,介入田原的家庭。再爱也不能。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婚外恋是真的爱情,就像她在婚姻之外爱上了田原。但是,不管别人怎么做,是离婚还是偷情,莫蓝自己,她不想也不会轻易地违背自己的原则。

 

否认也许会伤害田原的自尊心,却是最简单的,不让两个人陷得更深的方法。莫蓝的脑筋在急速转动,想着怎样否认会不让田原太难堪。但是在她开口之前,田原又一次看穿了她的心思。

 

他的嘴角带上了笑意,以调侃的语气说:你不用否认,你的谎撒得不对,你没有低血糖,我才有。低血糖的症状是心慌,出虚汗和脸色苍白,而不是像你说的脸色涨红。你的脸红是因为......”

 

田原停住不说了,有点心照不宣又有点不好意思的坏笑。这之前的田原给莫蓝的印象一直是成熟稳重,虽然开朗但也不是让人一眼看透的那种,有他含蓄的一面,也一直表现得文明礼貌。今天还是头一次看到田原的。有点意思,给我新鲜感了。他的坏笑一下子激起了莫蓝的好奇心,哼,我就不信你连我想抱你的念头都能看出来,你明明是背对着我,房间里又没有镜子,难道看我脸红就能读出我的心思,神了不成?

 

那你说,我脸红是因为什么?莫蓝的目光里带上了挑战。

不敢说,怕你生气。

不敢说你干嘛吊我胃口?说吧,我保证不生气。

真的?

真的。快说。

田原像怕莫蓝反悔一样,以很快的语速说:因为你对我有冲动,想从后面抱住我。

 

莫蓝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根,无语了半天,心里却已经开骂了:“MD,这还是人吗,简直是鬼魂附体啊。嘴巴张了几次,却还是无法骂出口。跺了跺脚,抬腿就走。

哎哎,不能走,你不是答应了不生气的嘛。田原后退一个大步,又把莫蓝给堵住了。

 

莫蓝走得急,被他这么一堵,差点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田原的气息,那天晚上她睡在他的床上闻到过的他的气息,扑面而来。有点眩晕的感觉。有点像在梦中的感觉。抬头一看,一双眼睛笑意盈盈,脸上是戏谑又固执的神情。看起来是一副不会放莫蓝走的样子。

 

莫蓝本来就伶牙俐齿,此时被人看穿那样的心思,走又走不掉,又羞又恼之下,连珠炮似的发问:你什么意思啊?羞辱我是不是?你怎么那么自作多情啊?我怎么想抱你了?你说,我怎么想抱你了?脸红就是想抱你啊?我看见猪跑还脸红呢,难道是想抱猪啊?你后来脸还红了呢,难道你也想抱我啊?

 

田原像早猜到了莫蓝会这样,一点也不着急,抱起胳膊,带着笑意听。等莫蓝说完,他才说:你说对了,但是只对了一半。我脸红不是因为当时想抱你,而是因为我想起了我对你曾经有过的冲动。有一次下课出来,我走在你身后,你没注意到我跟着你。你的背影倔强又可爱,当时旁边还有别人,可是我突然的就有从后面抱住你的冲动。那种冲动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心砰砰的跳,脸红到发烫。所以那天在学习室看到你的神情,还有你因为窘迫而胡乱撒的谎,我就想起了我自己,我就想,你......是不是也有那种冲动.....

 

莫蓝后退一步,一边警惕地重新上下打量着田原,一边琢磨他的话。他今天穿着一套蓝黑色条纹西装,白色衬衣,黑皮鞋锃亮,一定是上午有一个Presentation ,之后没回家换衣服。比平日里随便的穿着更帅。但是,这次绝对不能被他的外表迷惑,一定得想好了再说话,以防又被他看出破绽,抓住把柄来笑话她。

 

田原见她不说话,就放低了语气,说:我就是猜的。如果我说错了,你就大人大量,别和我计较,成吗?

 

莫蓝心想:MD,我不大,你才大呢。刚刚把人气个半死,现在又装得这么诚恳,声音还这么温柔,真是服了你了。只是我长这么大,还没在谁面前这么没面子过......。哼,不和你计较,岂不是便宜了你?

 

可是,为什么倔强又可爱,这一句话,已经听得心都要融化了?又不由得暗骂自己,真软骨头,又不是没听过别人的夸奖,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就这么好听?为什么他的话听起来就这么甜蜜?

 

你这是向我表白吗?真够奇葩的。莫蓝的语气带了一点嘲讽,但是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不好意思,没经验,第一次。田原现在看起来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刚才的坏样子不见了,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温文尔雅的田原。

第一次表白?那你是怎么谈恋爱结婚的?

我们也没用表白啊,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

青梅竹马?

也不全是。她是我高中班主任的女儿。

噢,早恋。

也不是。我都上了大学了,才开始和她好。

你们上的同一所大学?

不是。我在外地上的,她上的是我们市的一所大学。

那你们是怎么好上的?班主任老师喜欢你?

 

田原看了看莫蓝,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以商量的口吻说:我能不能以后再回答你的问题,现在先把咱俩的问题解决了?

 

一句话把莫蓝顺杆爬的思绪拉了回来。可是,怎么解决啊?她想了那么多天,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能放弃这份感情,难道田原有解决的办法?他会离婚吗?如果他能离,那她更没有问题了。反正于莺也差不多该来了,她对和方同的婚姻也再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莫蓝问:你想怎么解决?

田原说: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现在,你不能躲着我。我受不了你躲着我。我找你,就是想把话说开。说开了也许我们就能放下了。我不想破坏你的婚姻,而我的婚姻对我,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我也不能不承担。

 

田原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我的婚姻有点复杂,我以后再跟你说。现在我想请你答应我,不要再躲着我,我们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好不好?你躲着我,我......我就像被揪着心一样,日子不好过......

 

原来田原的想法和她是一样的,他们都不想介入彼此的婚姻。莫蓝松了口气,心里却是一酸,还有空落的感觉。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是有着那么一丝希望,也许她和田原是能够相爱的。莫蓝别过头使劲眨了眨发热的眼睛,转回来的时候已是笑容满面,用轻松的口吻说:好啊,那我们就谁也不躲谁,做朋友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田原举起了手,莫蓝拍了一下。拍完之后,他们相视而笑。仍然有点暧昧,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感觉上轻松了许多。

田原看了看手表:已经五点多了,你该回家了吧?

是。你也回家?

回家。都饿了,再不吃东西该低血糖了,嘿嘿。

你还提?讨厌,不理你了。莫蓝抬腿就走。

等等,别走我前边啊,我可又看着你背影了。田原说着跟了上来,和莫蓝并肩,还故意咧嘴,把眼睛眯起来对她笑了一下:看,这样多好,友谊地久天长,友谊不用躲躲藏藏。

莫蓝哧的一笑:编的还挺押韵的。

 

莫蓝和田原是不同的回家的方向。出了校门,莫蓝向左,田原向右。莫蓝说了再见,转身要走,田原却停下了脚步:说真的,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呢。

什么答案?

我猜得对不对。你那天到底为什么脸红?

莫蓝又红了脸,恨不得一脚踢过去:还提,你故意气我是不是?我......我看见了猪跑。

田原嘿嘿一笑: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看见猪跑会脸红?

因为猪长得像你啊。莫蓝也嘻嘻笑,总算报复了一下。

哦哦,那就是说,你还是因为我脸红的喽?我是一头幸运猪,美女见了就脸红。

你就这么说吧,我没意见。莫蓝笑着,转身就走。

 

等等,还有一件事。田原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

又什么事?莫蓝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她要来了。

谁要来了?

我老婆,尤然。

莫蓝一愣:什么时候?

五月初。我们学期结束。孩子九月份入学,她们提前来,在这里过夏天。

哦,好。这样你也有人照顾了。莫蓝嘴里有点机械性的说着,心里又是酸酸的。

 

田原看着莫蓝,没有再说话。莫蓝挥了挥手,转身离开。走了十几步,终于忍不住回头看。田原仍然站在那里。他的身影背对着阳光,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那个身体,那个轮廓,仿佛有磁性一般,把莫蓝的心往回拽。她迟疑着要不要回去再和他说一会儿话,她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他。他说很久以前和情不自禁,是多久之前?难道和她一样,第一面就对她动心?他情不自禁的感觉,和她也是一样的吗?他的婚姻复杂,是什么样的复杂?

 

今天的田原,给了她那么多新的内容。他刚刚和她开玩笑的时候,像一个快乐的调皮的大男孩,让她觉得和他的关系更亲密。现在看着他的身影,就觉得心里有水在荡漾,痒痒的,又有无限的柔情,就觉得自己好爱好爱他。那是那么强烈的真实存在的感觉,真实到无可否认,真实到像永远不会消失一样。可是他们知道了彼此的心意,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只能做朋友。只能做朋友,是不是意味着,有些话还是不说的好,有些问题还是不问的好?

 

莫蓝打消了自己想要跑回去的念头,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做朋友吧,简单些,也不会受到良心和道德的谴责。只是,他们真的做得成朋友吗?这一腔的爱意怎样转化成友情?她想说的那些话,真的能一直埋在心底,不倾吐给他吗?他知道她喜欢他,可是他知道她已经爱上他了吗?如果真的能转化成友情反而好了,再不用受这许多的折磨,时时刻刻的想念着他,刚刚分开就算计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

 

爱情是有很多的折磨,可是爱情的甜蜜,是世界上最甜的蜜糖都比不上的。吃过晚饭,收拾停当,想着田原今天对她说的那些话,想着她爱着的他,那个像闪着亮的男人不仅和她的生活有了关系,而且他也是爱她的,莫蓝就忍不住的微笑,心情好得不得了,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还哼起了歌。

 

方同奇怪地看着她:你今天怎么了?中彩了?

莫蓝没吭声。如果爱情是一笔财富,那么她确实是中彩了。这是她独有的财富,无价之宝,任是什么都无法换取的。只有在爱情中的那两个人,才能体会和分享它的点点滴滴。

 

爱情有那么多美好无私的方面,然而爱情又是排他的。爱上了一个人,身体和灵魂,自己的所有,都只想给他一个人。晚上躺在床上,方同的手触摸莫蓝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那像一个陌生人的手,让她浑身不自在,想躲开。她忍着没动,她还是他的妻子,他们已经很多天没有性生活了,她没有理由再拒绝。可是方同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身体僵硬,毫无快感,虽然忍着没有推开方同,心里却只想着他能快点结束。

 

等到方同终于从她的身上下来,躺到了一边儿,黑暗中莫蓝的眼角,也终于有泪流下。之前她至少是可以和方同睡而没有心理障碍的。现在她遇到了新问题。现在和自己的老公睡,她觉得像被强暴了一样。



编辑配图,图片来自北美Pin专题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