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和你在一起

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23)

2017-1-10 20:13| 发布者: 北美生活网| 查看: 11| 评论: 0|原作者: 叶紫寒

摘要: 莫蓝开始计算,如果田原的妻子五月初来,那么她和田原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能自由交谈。至少在学校里遇见的时候,可以说上几句话。既然说好了做朋友,就不能违背原则约定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只能看机会。莫蓝想把自己想 ...

莫蓝开始计算,如果田原的妻子五月初来,那么她和田原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能自由交谈。至少在学校里遇见的时候,可以说上几句话。既然说好了做朋友,就不能违背原则约定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只能看机会。莫蓝想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问出来,但是临近期末考试,不得不花时间在功课上,而且她也不想打扰田原,耽误他的时间。重修可是费钱又费力的事情,能通过的课,最好一次通过。

 

这种情况下,和田原每次遇见的时候,虽然也想多聊几句,却往往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匆匆分手。直到一门大课考试的那天中午,才终于有了一次机会。莫蓝考完试出来的时候,发现田原站在教学楼门前没有走,好像在等人的样子,于是高兴地上前和他打招呼。

 

嗨,怎么还没走?考得好吗?

应该还行吧。我也是想问问你考得怎么样,最后那道大题,挺绕的,不知道你答对了没有。

噢,原来是等我。莫蓝的心里顿时美滋滋的,又甜蜜又欣喜。

 

两个人讨论了一会儿答案,田原说想去学校的Cafeteria 吃口饭,问莫蓝想不想一起去,莫蓝巴不得和他多呆一会儿,当然愿意,于是两个人就向Cafeteria 走去。莫蓝试探着问田原:作为朋友,能关心一下你的恋爱史吗?

田原看了莫蓝一眼,笑着说:我就知道你想知道,好奇心太强。好奇害死猫知道吗?

知道,不过我不是猫,害不死我的。说说吧。

从哪儿说起呢?从我认识尤老师开始吧。尤老师是语文老师,从高一开始当我们班的班任,我高中的时候是班长,和他的接触比较多。尤老师很敬业,那时候我们每天晚上上晚自习,尤老师没必要去的,但是他总会抽空去看一下,给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一些指导。他家离学校倒是不远,骑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我和其他同学有时也去他家。他对我特别好,我和他到高中毕业的时候,真是如父如子的感觉。

你的精神导师?

可以这么说。

 

Cafeteria 并不远,说话之间就到了。莫蓝和田原各自买了点东西,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边吃边聊。

 

尤老师的女儿就是尤然喽?你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莫蓝关心尤然更胜过关心尤老师。

是。尤老师是单身父亲,尤然是他唯一的女儿,比我们小两届。刚开始的时候对她的印象并不太深,在学校见过,知道她是尤老师的女儿。去尤老师家里的时候,她也不太愿意出来见我们,躲在她自己的小房间里。

对美女的印象会不深吗?你是不是比较晚熟?

她那时还小,比较瘦,给人弱不经风的感觉,在学校也不活跃。我所在的中学是市重点,很大,漂亮的女孩多的是。不过我也确实晚熟,好像当时就想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真没想别的。

你这么帅,没有女孩子追你吗?

田原一笑,说:过奖了,我们学校的帅哥也多得是。我都不怎么注意女生,就算有人给我眉目传情我也没回应,谁还追我呀。暗恋的应该有。多年以后一个高中女同学说她喜欢过我。

那你和尤然是怎么好上的?

我上大学的那年寒假,回家后就听说尤老师病了,是胃癌,我就和同学去医院看他。我后来也单独去,几乎每天都要去一次。尤老师没有别的亲人,尤然只知道哭,尤老师的病情和治疗方案等问题,都是我和其他的老师和医生沟通,然后再和尤然商量。就是那时,我不知不觉的就成了尤然可以依靠的人。

尤老师......真可怜,他那时应该年纪不大吧?

不到五十岁。他一直很瘦,胃口也不好,所以没有引起注意,等发现的时候已是晚期。后来我回想,其实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的。大冬天的,别的老师喝茶,他喝冰水,说喝凉的胃舒服。而且在我们高三的下半年,他瘦得特别厉害。当时还以为他是太过操劳,累的。

 

两个人边说边吃,莫蓝一会儿就把三明治吃光,田原说到这里,也停下来吃光了盘子里的最后一小块披萨。

 

后来呢?莫蓝问。

后来我开学了,就回去上学,通过电话和尤然联系。暑假回来马上就去看尤老师,他把尤然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她。他其实就是在熬着等我回来,我回来后的一个星期,他就去世了。

尤然没有别的亲人吗?

有一个阿姨在南方,尤然的妈妈死后,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尤然也不想再联系她。

尤老师让你照顾尤然的意思,就是让你和她好吗?

他没明说,但是就是那个意思吧。

尤然的妈妈是怎么死的?

尤老师和尤然都没有告诉我,我是后来听和尤老师关系挺好的另一个老师提了几句。尤然的妈妈是自杀,在她九岁的时候。

天哪,自杀......。一定对尤然的打击很大,她还那么小。

是。她到现在都绝口不提她的妈妈。

那她妈妈为什么自杀,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想尤然都不一定知道。尤老师对女儿很疼爱,那么多年也没再结婚,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挺不容易的。

是不容易。尤老师死的时候,尤然还没上大学吧?

正要上高三。我当时还担心尤老师的死会影响到她考大学,没想到她竟然挺过来了,没复读,第一年就考上了我们市的一所师范学院。

那她生活费和学费什么的,是怎么办的?

尤老师给她留了一些存款,学校又给了一笔钱,她上大学以后放假期间再打点零工,也够用了。我比她早毕业两年,毕业后我回我们市找的工作,也帮助了她一些。

那尤老师死后你们就好上了?

差不多吧。我经常给她打电话,鼓励她,她对我也很依赖,什么事都问我。慢慢的,就觉得谁也离不开谁了。

那你后来爱上她了?

 

田原半天没说话,手摆弄着桌子上的纸盘子和刀叉,眼睛四处张望,就是不肯和莫蓝对视。莫蓝看他的样子,也没再追问,安静地等着他。

 

田原终于开口了:我也不太清楚那是不是爱情。有些感觉已经模糊了。我对她,没有过脸红心跳,没有过折磨,没有过痛苦,很多恋爱当中的人应该有的东西,我都没有过。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而且在一起的时候也挺开心的。我不放心把她交给别人,她对其他的人也排斥。她特别敏感,只有我最了解她,知道怎样避开刺激到她的东西。她表面上看起来好强,其实内心很脆弱,很容易受伤。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她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和田原聊了这么长时间,莫蓝第一次不知道该问什么问题了。她想起了梦中对她有着憎恶眼神的那个女人,和田原描述的这个人,好像无法重合在一起。

 

田原停顿了一下,又说:人是感情动物。处的时间长了,自然就有感情了,所谓的日久生情吧。不管是不是爱情,反正我们是被栓在一起了。我不可能丢下她不管,离开了我,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田原看了看莫蓝,似乎对她的沉默有点不习惯: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说真的,没想到你的爱情故事是这样的。

和你的不一样是吗?我知道你和方同是大学同学,你们是怎么好上的?

他为我打了一架,我就和他好了。

真的?英雄救美?

不是。哪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的故事?是一个男生嘴上瞎说,他听不下去了,就和人打起来了。

看不出他会和人打架的样子。

 

莫蓝心想,从一个人的表面,看不出来的事情多着呢。就算相处的时间长,如果不说,都不一定知道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就像现在,我就坐在你面前,你能看出我有多爱你吗?你就坐在我面前,我又怎么才能看出你的心思?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的聊天,真的很像朋友?其实有些话我还是想问问你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

田原说:什么话,说来听听,我知道的肯定会告诉你。

 

田原的爽快反倒让莫蓝有点意外,也犹豫了一下。要问吗?有意义吗?他的妻子是他死去的恩师的女儿,是个孤儿,他们还有个孩子,他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离开她的。可是,我的感情也是感情啊,就算我和他没有任何可能任何结果,我爱他,这是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我希望知道他对我的感情,不算过分吧,没有人希望自己的感情是白白的付出了啊。

 

莫蓝下了决心,问一下又没有什么损失,他回答不回答,说不说实话,在他。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在菜店里。

当然记得。你穿着一件紫色的毛衣,系着围裙,扎个马尾辫,忙得不行,眼睛不敢抬,手上不敢停......

莫蓝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把我说得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哎,你还别说,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哪来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媳妇,我惊艳啊我……

莫蓝做势要打:讨厌,你也顺杆爬......。说正经的,我抬头看你的时候,你正盯着我看,你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

等等,别说你好像见过我哦,被人用烂了,说个新鲜点的。

新鲜点的......,噢,我在想,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你,我要是早点见过你就好了。

为什么你想见过我?要多早?高中的时候?

 

田原看着莫蓝,深深地叹口气,轻轻地说:你知道吗,有时候,在你遇见一个人之前,你不知道什么叫心动,什么叫情动。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你刚刚遇见她,你认识她不久,她就调动起你全部的感觉,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让人无法抗拒,让人觉得,感情真是奇妙,爱情真的美好......。要多早?早到我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行吗?

 

田原的几句话,没有提到莫蓝的名字,却让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开始发热。忍住。忍了半天,看着田原的眼睛,那双像海洋一样让她迷醉把她淹没的眼睛,莫蓝说:我真想把你的话录下来......

 

田原依然语气轻轻:我们已经说好做朋友了,知道为什么我还要告诉你这些吗?

不知道。你先让我死心,又让我动心,你......有点坏......

每一份真心的感情都应该被真诚对待。我体会过什么叫情不自禁,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体会过,所以我也了解你的。如果我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我会将我的感情深藏,可能到死都不会告诉你。可是我知道了,就不能再装作不知道。我想了很久,这是我人生目前为止最痛苦的思考,最艰难的决定,可是我真的没得选。就像你明明喜欢一件东西喜欢到极致,你已经捧在了手上,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拥有它,可是却不得不把它放弃。命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所有的遇见和错过,不管有多么的不甘心,我们都只能接受。

 

莫蓝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一时千头万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田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有些话放在心里,放久了,它就自己往外跑,藏也藏不住。嘴里不说,眼睛都要说。所以我想还是在尤然来之前,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你。她很敏感,非常敏感,而且偏激,我们以后可能没有这样说话的机会。我想告诉你,真的谢谢你,让我有这样深刻的体会,这一生,也知足了。我会珍惜这段感情,一辈子,在我心里。

 

莫蓝的眼泪终于不听话的流了出来。这段感情?他这是在和她告别吗?他们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吗?对了,他已经说过了,他们只能做朋友。不告别又能怎么样呢?她转过脸,不想让田原看到她的眼泪。用手擦了一下,却好像越擦越多。算了,不管了。转过头来,为自己这么大的人,这样没有自制力,竟然在公众场合哭泣,觉得有些难为情,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忍住。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如果和尤然有见面的机会,我会注意的。

田原递给莫蓝一张餐巾纸:别哭啊,我希望你快快乐乐的,像我们在学校刚刚见面的时候那样。方同是个好人,我觉得他对你挺好的。你也对他好一点,毕竟他才是在你身边,能照顾到你的人。

莫蓝擦干眼泪:好。我就快快乐乐的,不然对不起你的这番话和你的龙虾。

 

田原被逗笑了,看了看手表:你明天还有考试吗?要不要去学一会儿?

没有,后天有一门。你呢?

我明天有一门。

那我们走吧。别耽误你太多时间,你这未来大学讲师的时间可宝贵。噢,对了,差点忘了问你,你五六月份报课了吗?

报了,两门。你呢?

我也报了,也是两门。莫蓝心里高兴起来。即使不能长谈,在学校里如果遇上了,说几句话总还是可以的吧?即使不能说话,看看他总还是可以的吧?只要能见到他,知道他在,知道他一切都好,就可以了。

 

出了Cafeteria ,田原去图书馆,莫蓝回家。莫蓝其实不太想回家。可是和田原聊了这么多,要消化的,要记住的,要回想的,已经占据了她的思绪,学习也不一定能学进去。

 

走在路上,放眼一片绿色,没有风,阳光暖暖的,竟似有夏天的感觉。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田原含蓄的坦白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不仅是关于他和尤然的爱情故事,还有他对自己的感情。他也是爱她的,也许他对她的动情,比她还要早。可是他们只能做朋友。而且,他的妻子要来了,除非和田原断了学校以外的联系,不再聚会,不再打牌,不再一起出去玩,否则就会和他的妻子也有联系,她们应该就会有见面的机会。可是见到了尤然,莫蓝能够坦然的面对她吗?



编辑配图,图片来自北美Pin专题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