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和你在一起

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25)(分页)

2017-1-12 22:14| 发布者: 北美生活网| 查看: 229| 评论: 0|原作者: 叶紫寒

摘要: 莫蓝又一次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田原。他和尤然之间亲密的画面,时时出现在脑海,莫蓝难过之中又加进了一些恨意和委屈。一定要在我面前那样秀吗?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些呢?如果你们之间真的如此恩爱,那你承认了的对我的 ...

莫蓝又一次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田原。他和尤然之间亲密的画面,时时出现在脑海,莫蓝难过之中又加进了一些恨意和委屈。一定要在我面前那样秀吗?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些呢?如果你们之间真的如此恩爱,那你承认了的对我的感情又算什么?只是一时冲动吗?让它自生自灭不就得了,又何必告诉我?

真想再也不见他,可是开始上了的课要完成,大学还有两年的课程,也要完成,总不能因此连学业都半途而废吧。那就厚着脸皮咬着牙去上课,上课也不一定非得见他不可,晚去早走不就得了?好主意,就这么办了。莫蓝不再早早的去占前排的位置,她打电话给李文洁,说最近可能会迟到,也可能去不了,告诉她不用给自己占位了。李文洁向来的好脾气,不好奇,听话,只嘟囔了一句好吧,就挂断了电话。

从郁金香节回来后的第一周顺利通过。那个教室有两个门,莫蓝等课开始了才从后门进去,然后就在后面找个座位,快下课了就提前离开。坐下以后眼睛仍然会满教室的找田原,看他有没有来,坐在了哪里。田原是几乎不会逃课的好学生,他也习惯坐靠前的位置。莫蓝看见过田原和李文洁说话,也看见过他向后张望,不过当他向后张望的时候,莫蓝马上把自己藏在别人的脑袋后面,不让他看见自己。心里当然也有赌气的成分。好吧,既然你说放下就放下,那我就让你眼前更干净,帮助你快点回到你幸福的家。

第二周的第一次课,快下课的时候,莫蓝刚想悄悄开溜,突然看见田原站了起来,拿着书包走了出去。咦,今天有情况,他竟然提前走了。不对,他从来不提前走,他反倒是经常会在课后问老师一些问题。他会不会是想在门口堵住我呢?不管怎样,小心为好。你早走,我就晚走,不和你碰面就是。莫蓝于是磨磨蹭蹭地收拾书包,等到教室的人都走光了,她才出去。

出去以后四下看看,没有田原。嘘了口气,又有点失落。自作多情了一把,还好没人知道。刚走出几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嗨,我在这儿呢。

莫蓝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不是田原又会是谁。哼,不理他。莫蓝转过身接着走。

身后的声音也跟着走:又躲?你能不能玩点新鲜的?

莫蓝仍然不回头,也不停下。不和他废话,无趣了他自然会离开。

有一样东西还给你,从此以后我们就两清了。

莫蓝停下了脚步。什么东西?没借给他什么东西呀?两清?好,就看看你怎么清。

莫蓝转过身来,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田原。

田原也看着她,微蹙着眉头。他有点烦恼又有点无奈的表情,他的具有穿透力仿佛能触到心灵深处的眼神,又轻轻敲打了一下莫蓝的心。莫蓝真想打自己一巴掌。恨死我了。他到底有什么魔力?他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他的每一个样子都让我心动?

什么东西?” 莫蓝故意板着脸,把声音也装得冷冷的。

莫蓝一开口,田原烦恼的表情不见了,变成了有点嬉皮笑脸的样子,和第一次堵住她的去路的时候差不多。

那边谈谈?你看你这么白,别把你晒黑了,那边有树荫。” 田原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长椅。

莫蓝心想,你管我黑还是白呢,不用你关心。嘴上却没吭气,抬腿就往那边走。

 

到了树荫下,莫蓝没坐,问:什么东西?

田原也没坐,从书包侧面的小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递到了莫蓝的面前:你的。

莫蓝一看,是一个蓝色的绑头发用的又宽又薄的皮筋,在一元店里就能买到的很普通的那种。

我的?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这种东西?” 莫蓝拿了过来,却想不起这是自己的。不过这种皮筋她有很多,也会经常丢。

不是你给的。去年圣诞节,你在我家睡的那晚拉下的,第二天早上我睡觉的时候在床上发现的。

哦,其实你扔了就行了,根本不用还,我还有很多。

我放在了我家的床头柜里,本来想有机会就还给你,结果忘了。后来床头柜里又放了别的东西,把它压下面了,就忘得死死的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才翻出来?亏你还记得是我的。

田原苦笑了一下:是我老婆来了以后,收拾东西发现的。女人用的东西,竟然在我的床头柜里。她差点没冤死我,我解释了半天,她还是半信半疑,到现在还跟我闹呢。

天哪,真的呀?真不好意思。你当初干嘛不把它扔了?扔了不就没事了?

我觉得你可能想要呢。也怪我,她来之前我把家里的外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忘了收拾里面。

哦,那,你解释清楚了就好......。没事了吧?我走了。” 莫蓝又想起了他们之间的搂搂抱抱,想走。

 

田原一侧身,挡住了莫蓝的去路:等等,东西还了,事儿还没清呢。

莫蓝问:什么事儿?你想怎么清?

田原说:你说话不算数。

莫蓝问:我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田原说:你又躲着我,就是说话不算数。

莫蓝气鼓鼓的:你想让我怎样?高高兴兴地看你们秀恩爱?要不要我替你们鼓掌啊?

 

田原不说话了。已经下课很久了,中午的校园有点安静,他们在这儿说了半天,也没有几个人经过。两个人的沉默在空旷的校园里更显得有点漫长和难耐。

 

莫蓝又想走,田原又是一侧身。莫蓝气得刚想踩他一脚,田原开口了,很轻的有点恳求的声音:我不是故意的,我已经养成习惯了,都十多年的时间了,你让我一下子怎么改?

我没想让你改,但是眼睛长在我头上,我不看总可以吧。

那她现在不在这儿,我们也没那样,你躲我干嘛?

我看见你就想起你们,你们俩就差连体了,太难忘了。

 

田原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莫蓝刚想问看出什么,脑袋里突然电光一闪:她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个皮筋,渥太华之前还是之后?

之前,她刚来就发现了。加上我又说了喜欢蓝色。

 

莫蓝一下子明白了尤然的眼神。原来她之前就已经有了疑心,再加上田原犯的错误,没有和她一样选择白色也就罢了,竟然还偏偏选了蓝色。简直火上浇油。

可是,颜色是颜色,名字是名字,有什么关系吗?她为什么会往我身上想?

直觉?是不是敏感的女人都这样?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她就是这样想了,问我为什么选蓝色,还问我是不是喜欢你,之类的。

在渥太华的时候就问你了?

在总督府。

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把你大骂了一通。

莫蓝气笑了,佯装踢了田原一脚:骂我干什么?你自己笨,你说了解她,还不顺着她说?还有那个皮筋,你说是李文洁的不就行了?

我哪敢撒谎啊?万一她找李文洁对证,我更解释不清了,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就是你搂着她走的原因?她要求你搂的?搂给我看?

她没要求,可是我得哄她呀,表现恩爱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不然她黑着脸,大家看着都不爽。

 

莫蓝还是有些不能理解:按理说,你从她不到十八岁就和她在一起,她应该完全的信任你才对。你是不是之前有过什么事,让她不相信你了?

她不是不相信我,她是不相信其他的女人。

什么意思?怕别的女人喜欢你,主动往你身上扑啊?

有点这个意思吧。我这么帅,呵呵呵,你看你这么漂亮,不是都喜欢我了?” 

你就臭美吧你,有本事你别喜欢我啊,看我还会不会喜欢你。


 




12下一页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