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和你在一起

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26)

2017-1-16 19:57| 发布者: 蜻蜓点水| 查看: 546| 评论: 0|原作者: 叶紫寒

摘要: 莫蓝被田原的一番话感动得一塌糊涂,心里的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舍身处地为他着想,在他的境况下,还能要求他怎么做呢?他是真的没法给她婚姻的。不仅如此,他还必须小心翼翼地维护他的婚姻,才不会伤害到他身边的女 ...

莫蓝被田原的一番话感动得一塌糊涂,心里的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舍身处地为他着想,在他的境况下,还能要求他怎么做呢?他是真的没法给她婚姻的。不仅如此,他还必须小心翼翼地维护他的婚姻,才不会伤害到他身边的女人。如果两个女人中注定有一个要受伤,只能是莫蓝,因为那个女人伤不起。她是孤儿,她脆弱,她是他孩子的妈妈,她的角色比莫蓝重要得多。田原和莫蓝之间,除了爱情一无所有,而田原和她之间,除了亲情,责任,还有一个血肉相连的纽带。
 
与其去争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东西,还不如表现得大方一点。莫蓝说:我没想要和你怎样,也没想要你为我做什么,说好的做朋友,就做朋友,只是看见你们那么亲热,还是有些难过。没关系的,我不在意了,反正也不常见,过去了就好了。不过,没有贬义哦,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呢?我真的有点感动了,你是不是看过很多琼瑶小说啊?
 
田原笑道:尤然看过,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还真没看过,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知道你是明白事理的人,才敢把心里话告诉你。换了别人,我还真不敢说。既然说了做朋友,为什么还说这些超越了朋友界限的话,是因为我真的不想你觉得被冷落,觉得你的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我想你知道,即使作为朋友,你在我的心目中也有一个特殊的,无人可取代的位置。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真的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莫蓝听得眼睛都发热了,却笑着,说:谢谢你的信任,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想听谎言,即使谎言是为我好,我也不想听。我没有那么脆弱,你放心好了,就算你真的冷落我,过一段时间我也会接受的。从心里面,我就没想介入你的家庭。

田原说:那我们就说好了,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无论怎样,我们都不逃避,好吗?
莫蓝笑着说:好,你想怎样都可以。
说着莫蓝就开始移动脚步:我们还是回家吧,太晚了,你不好交代。……想没想好怎样说谎?
田原做出认真思考状:嗯,我就说,我低血糖晕过去了,被一个美女喂了一瓶饮料,给救回来了,我为了答谢她,就请她吃了一顿大餐……
莫蓝笑起来:千万别说是我啊,不然下次见到她,我只怕性命难保……
 
两个人说着,就向校门口走去。莫蓝又想起了一个问题,于是边走边问:你那个女同学,你怎么看她老公出轨?你觉得是因为你同学不够好,她老公才出轨的吗?是不是男人出轨,女人一定有责任?
田原说:我觉得我同学挺好的。她说她老公的性观念比较开放,和成长的环境有关吧,高中的时候班里就有怀孕打胎的女生,也受周围朋友的影响,可能自律性也差,就出轨了。每一对婚姻出现问题的夫妻都有他们特定的个体的因素,不能简单地说谁对谁错。我不认为男人出轨,女人一定有问题。有些男人的本性是婚姻后才暴露出来的,所以有句话不是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如果婚姻之前了解不够,那就看运气,看你碰上什么样的人了。你看,我同学就嫁错了,你和尤然就嫁对了,呵呵。
 
莫蓝了一声,不再问了。尤然嫁对了是真的,我如果嫁对了,在爱情中得到了满足,还会爱上你吗?不过莫蓝不想告诉田原方同出轨的事,她怕田原以为,她是想要报复方同,才故意去喜欢他。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爱上了他,是多么的情不自禁。在她的婚姻中,不管她是不是有错,方同出轨的事实本身,很丑陋,她不想把丑事曝露给田原,她愿意他们之间的情感都是美好的。

校门口两个人说了再见,一个往东,一个往西。莫蓝这次没有回头,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说做朋友,就做朋友,不能多想田原的话,也不能多想他的人,不想他,不想他。
 
然而心里仍然是不舍的,还有很多的甜蜜。那是爱情的甜蜜,无可比拟,无可替代。虽然表面上他要装作冷漠,心里面他毕竟是爱她的,这样就够了。可是,如果能和他再多呆一会儿,再多说些话,该有多好。他回到家了,可能很快进入一个体贴的丈夫的角色,即使爱情所剩无几,毕竟还有那么多年的感情,甚至习惯,他仍然愿意陪在尤然的身边。可是我,我和方同,却是连相处都已经困难了。我不再在意他,不再关心他,我勉强尽着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维持着没有爱情的婚姻。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呢?

怎样处理夫妻间的性事,是莫蓝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如果突然的就不和方同睡了,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可是和他睡,睡完了莫蓝只想哭。好在也不用天天做,能拖的就拖,不能拖的就咬着牙陪他睡。时间是解决问题的良药,事物都在变化之中,这种状态,肯定不会持续一辈子。莫蓝每次遇到难过的事,就用这种想法安慰自己,这次也不例外。她也希望事情真的会有所变化,虽然具体想要什么样的变化,她自己也并不知道。

方同终于认识到,法语的学习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学了那么久,仍然会在法语句子中轻易地加进英语单词,和人用法语对话,仍然结结巴巴,没有用英语方便。以他达到的法语水平去读书,更是完全没有可能。可是放弃了学习法语,就没有了政府的资助,专业工作找不到,他又没有强壮到可以去卖苦力,怎样挣钱养家,就成了一个问题。

在对待感情的态度上,方同深深地伤害了莫蓝,但是在生活中,他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知道他自己有养家糊口的责任。莫蓝对他的期待从来就不高,只要他不呆在家里,出去打份工,挣多挣少,都无所谓。方同也确实没有呆在家里,一直在找事儿做。但是没有加国的工作经验和学历,投出的简历石沉大海。正式工作找不到,方同就到处打零工,餐馆里洗盘子洗碗,蛋糕厂做蛋糕,成衣厂做包装工等等。甚至还从国内进了一些货,做了几个月的生意。因为赚不到钱,还搭上精力和时间,最后也做不下去了。

方同对莫蓝的变化还是有察觉的,有时会用探寻的目光看着她,有时会问她怎么了,但是莫蓝不说,他就不可能知道是什么原因。莫蓝没有夜不归宿的时候,也没有可疑的行动或联系人,他不会想到莫蓝已经在精神上出了轨。在方同的眼里,可能只有像他一样,和别人睡了,被他捉奸在床了,才是背叛,才会严重到要采取什么措施。否则的话,老婆的人就在身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莫蓝有时觉得方同可怜,她从田原身上体会到的爱情,方同可能从来没有体会过。也许这一生,他也不会体会到。莫蓝爱上了田原,才知道了原来她自己,对方同的感情,也许称不上爱情;而方同对她的感情,他嘴上说的是爱,也许并不是。因为爱一个人,是不会忍心伤害她的。如果他真的爱莫蓝,他一定不会和于莺上床,因为爱情有绝对的排他性,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个人,就怕自己不够好会失去她,怎么会忍心伤害她?

方同出轨了于莺,是莫蓝不够好,不可爱,还是方同根本就是一个不懂爱的人?抑或是他爱莫蓝,但是既不会表达,又无法控制自己对其他女人的欲望?又或者他只是好奇,想侥幸瞒过莫蓝偷一次腥?莫蓝给不了自己答案,也不想再追究答案,因为她和田原之间的爱情,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安慰。有爱情的感觉真好,爱着一个人的感觉,真好。有痛苦,有烦恼,但是更有爱情的甜蜜。田原,在她被爱情伤害,对爱情失望之后,让她又一次相信了爱情。在她的生命中,他迟到了,但是至少,他出现了。如果没有他,莫蓝也许永远体会不到爱情的千般滋味。

夏天的傍晚,吃过饭之后,天黑之前,有一大段的时间可以消磨。有时莫蓝会去图书馆学习,有时陪着宾宾在外面玩一会儿,有时在方同的要求下,和他一起去外面散散步。散步的时候,方同说什么,她嘴里答应着,脑子里却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还有时,莫蓝会电话里和青青约好,一起在校园里或者学校附近走走。

六月份的一天,晚饭后,莫蓝和青青约好了在主楼门口见面,在去图书馆学习之前,先散散步,聊聊天。像她们之间这样的关系,每次见面都有可聊的,也不奇怪。国内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在同一个城市,出国后又同一个城市同一所大学,生活的轨迹有着太多交汇的地方。对各自的伴侣不能说的话,心里的秘密和爱的感觉,可以说给彼此听,再加上倾听之后的理解,恐怕莫蓝和青青,说是各自的闺蜜,真的是当之无愧了。

青青观察人的本事也是一流的。一见面,还没说几句话,她就问:你好像有心事啊?怎么了?
莫蓝犹豫了一下。要告诉青青吗?她不担心青青会故意告诉方同,但是她担心青青会不小心说漏了嘴,这样就会连累到田原。可是除了青青,她也没别的人可以倾诉了。那就不说名字,只说感受。

莫蓝说:我想我体验到了你说过的爱情的滋味。你还记得在我家的时候,你曾经说过我和方同,用质疑的语气说,就你和方同?不一样的。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也都是不一样的之类的话。记得吗?
记得。怎么了?
我体会到了。我对方同的情感,和对那个人的情感,真的是不一样的。我现在都怀疑我是不是爱过方同。
青青露出了笑容:哪个人?你爱上谁了?
莫蓝说:我不想告诉你名字,怕你哪天说漏嘴,让方同知道。
青青哼了一声:你不说,我就猜不到了?太小瞧我了吧?
那你猜,猜到算你本事。
青青说:还能有谁啊?你的生活圈就是学校,你的那些同学我也听你说过,有几个还见过,入得了你这个花痴的眼的,恐怕只有田原了吧。

莫蓝顿时语塞。不愧是莫蓝的知己,不愧是聪明透顶,情商指数太高。

莫蓝赶紧嘱咐青青:你在方同面前,可千万别说漏嘴啊,也别告诉你家常峰。让方同知道了,我可就连累人家田原了。我和他清清白白的,连手都没拉过。
青青说:放心好了,我不会说的,你自己小心别露馅就行了。你打算怎么办?和田原说了吗?他什么态度?
莫蓝把情况大致和青青说了一下,叹气:我可能和你一样,只能和他精神恋爱了。我想和他在一起,可是他的家庭那么特殊,他肯定是不能离婚的。如果他能离,我也离,如果他不能离,那我离了也没用啊。
青青说:离?我想离的时候,你是怎么劝我的,忘了?
莫蓝想了半天:真忘了。好像就是劝你替孩子着想吧。还有其它的吗?
青青说:你夸了半天常峰,说他怎么怎么好,好像我和他离了,就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了。
莫蓝说:我说错了吗?常峰就是不错啊,至少没有背叛你吧?换了方同,我就劝你离了。
青青说:方同背叛你是不对,可是你当初不是原谅他了吗?现在喜欢上别人,又不原谅了?
莫蓝说:现在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是我已经不再爱他的问题。我当初原谅他,是想着他和那个女人一刀两断,我们重新开始,可是他们一直没断啊。这也就罢了,还加上了何晓珉。你知道吗,何晓珉的事我连问都不想问他一下,我真的是看透了,我对他彻底失望了,只要有和女人上床的机会,他就绝不会放过,他根本不知道爱情和忠诚为何物。
青青说: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是感官动物,如果那个女人主动诱惑方同,他扛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说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吗?
莫蓝斜了青青一眼:你看你,事情没轮到你身上,你就向着他说。你当初不是仅仅因为怀疑常峰和他们店里的那个女人好,就想离婚的吗?
青青反驳:我不是向着他说,你们俩都是我同学,我没偏没向。我是想说,大部分男人在女人的诱惑面前,都会心猿意马,无法控制是很自然的事情。我是从男人的生理角度考虑,这点他们和女人不同。女人通常是和自己爱的人才上床,至少也要喜欢。
莫蓝说:我觉得不是这样,你的那个良不是明明有机会和你睡,都没有睡吗?那样的男人才是好样的,男人必须能控制自己,随随便便就和女人上床的,不是爱情,是欲望。
可是,一个男人嘴里说爱你,却对你没欲望,你能相信他是爱你的吗?
莫蓝叹气:我也有疑问,所以我才纠结啊。田原的老婆来之前,他就承认了他喜欢我,那时如果他想和我怎样,我可能就随他了,即使没有结果也可能和他睡了。可是他说喜欢我,却没有什么行动,说做朋友,所以我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青青笑嘻嘻地打趣:你没主动点投怀送抱?
莫蓝说:你不是女流氓,我就是啊?你上次和良干嘛不直接脱了浴衣?
青青说:逗你玩呢,还当真。你顶多是个花痴,当不了女流氓。
莫蓝刚想说话,被青青叫停:等等,我帮你分析一下。他说喜欢你,却没有邀请你上床,有几个原因。一,他不想沾你便宜。给不了你婚姻,也不睡你,两不相欠,良心上他没负担。二,他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如果她老婆像你说的那样敏感,那他更得小心,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三,他怕给你添麻烦。万一被方同知道了,对你暴力了或怎么样,他不在身边,没法保护你。第一种情况他动情不够深,第二种情况他的家庭比你更重要,第三种情况他是真的喜欢你。分析完毕,你自己觉得田原属于哪种?



编辑配图,图片来自Pin




高兴

感动

握手
1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