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和你在一起

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28)(分页)

2017-1-23 22:38| 发布者: 北美生活网| 查看: 263| 评论: 0|原作者: 叶紫寒

摘要: 音乐节的第二天,青青突然打来电话。莫蓝一接起,她就问方同在不在家。莫蓝说了不在之后,青青才神秘兮兮地说:“猜猜我遇见谁了?” “我哪猜得着?别卖关子了,说吧。” “你的心上人。” “谁?再说一遍。” ...

音乐节的第二天,青青突然打来电话。莫蓝一接起,她就问方同在不在家。莫蓝说了不在之后,青青才神秘兮兮地说:猜猜我遇见谁了?

我哪猜得着?别卖关子了,说吧。

你的心上人。

谁?再说一遍。” 天哪,好像打了个激灵。

你的心上人田原和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小女孩。

真的?在哪儿遇见的?” 莫蓝浑身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到了电话上,赶紧进了卧室,就怕开着窗户的客厅里有传进来的外面车辆的声音,会错过青青说的任何一个字。

在我家附近的IGA。我去买东西,他们也在买东西。

你等着,我去你家。” 没等青青再说什么,莫蓝就挂断了电话,让宾宾自己在家呆一会儿,又急急忙忙的找钥匙,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简直是小跑着到青青家的。一进门,青青就笑话她:真花痴了,说你你还不愿意听。电话里告诉你还不是一样,何必跑来一趟?

快说,他有没有搂着他老婆?他们俩什么表情?有没有互动?你觉得他们之间亲密吗?” 莫蓝还有点气喘,不过仍然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没搂着,挺普通的样子啊,也没什么互动,就是一起过了很多年的夫妻的样子,看着挺平淡的。

 

没搂着。好,莫蓝松了口气。如果不是秀给人看的情况下也搂着,那人家就是真的恩爱了,她这里像一团火一样烧着的感情,就真的可以省省了。

 

你和他们说话了吗?

青青摇头:没。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在排队付款。我觉得田原可能都没看见我。就那天中国城见过一面,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

然后呢?

然后我就买东西,等我去付款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

没有了?

没有了。

 

莫蓝特意跑了过来,就听到这么点信息,哪里甘心:再说说嘛,你看着他们的样子,觉得他们恩爱吗?

青青说:一般吧,看不出特别亲密的样子。不过中国人夫妻不是都那样嘛,哪像老外喜欢搂搂抱抱的。

 

莫蓝走到青青家的窗前,望望窗外。青青家虽然和田原住的高层只隔着一条马路,但是窗户却不对着那座高层,不然她在这里站着看上几个小时,也许能看见田原出来。

 

莫蓝怏怏不乐地打道回府。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了李文洁。这么多天怎么把她给忘了?从青青这里都能得到田原的消息,从她那里应该更没有问题,田原和李文洁的老公好像挺聊得来的。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给李文洁打电话。电话接通后,闲聊了几句。莫蓝问:你知道田原下学期都选了什么课吗?我之前问过他,但是给忘了。

李文洁咯咯咯地笑起来:你们俩怎么都这么健忘?他也给我打电话问你选什么课呢。你们之间没留电话号码吗?不会吧?

 

莫蓝心里一动,敢情田原也打听过她,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说:有,我有他的电话,这不是顺便问问你嘛。那,你们有没有一起出去玩?

李文洁又笑:田原也问我有没有和你们一起出去玩呢。看来大家都想出去玩了,要不然就出去野餐一次?不然过些天开了学,又该忙了。

莫蓝赶紧说:好啊好啊,要不你组织一下?去哪里都行,皇家山,老港,或者Angrignon Park,我们多找几家一起去,我把我同学家叫上,你把田原家也叫上吧。

李文洁爽快答应:行,我还有一家朋友,我把他们也叫上。那我查一下,看哪里有什么活动,然后通知你,好吗?

 

那还有不好的吗?原来还以为田原已经把她忘了,看来并不是如此。他不给她发Email,不给她打电话,却从李文洁那里探听她的消息,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让方同怀疑他们之间有不一般的关系。他是在为她着想。也许他说爱她,却没有和她上床的原因,是青青分析的三个原因中的最后一个。既然不能在她身边保护她,就不能给她带来麻烦。就像她现在这样,无论怎样的想念他像得了心绞痛,不是都忍着不去打扰他的家庭吗?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一定会为他/她着想。田原也许是爱我的,他一定是爱我的,他说了爱,就是爱,是他先找的我把话说开,他没有必要撒谎。

 

不管怎样,终于可以见到田原了。只要能见到他,他们两口子随便怎么秀恩爱,她都不在意了。只要能见到他。见到了他,那些近乎疯狂的想念,一定能得到缓解。那些要窒息的痛,不能自由呼吸的痛,也许就会消失。一定会的,因为现在,想到很快能见到田原,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

 

李文洁选了开学之前的最后一个周六,大家一起去皇家山公园野餐。一共五家,一起走不方便,就约好了时间在观景台碰面。莫蓝家和青青家约好一起走,这样两个孩子可以多一点时间在一起玩。

 

皇家山公园是蒙城最有名的公园之一,连蒙城的名字都是由这座山的名字而来。公园依山势设计,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独特的景致,莫蓝家和青青家之前在不同的季节就来过不止一次。山并不陡,四个大人一边走一边随意地聊着天,宾宾和果果对路上窜出来的松鼠之类的小动物,总要停下来观看甚至要去追赶,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到观景台的时候,已经过了约定好的时间。

 

莫蓝一眼就看见了田原,心砰砰的开始急速跳动。不管是在多少人的人群之中,他总是能迅速吸引到她的视线。田原依然是他的招牌打扮,最爱穿的黑色短袖T恤衫,浅蓝近乎发白的牛仔裤,旅游鞋。今天他戴了一副黑色墨镜,显得面孔更加的白净,帅气中给人酷酷的感觉。田原,莫蓝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心跳平息下来之后,莫蓝却无法不注意到田原的变化。他瘦了,很明显地瘦了。莫蓝有些惊讶,他怎么了?为什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突然瘦了这么多?难道和她一样,也是因为......想念?会吗?他也会因为想念她而消得人憔悴吗?

 

李文洁显然是等得有点着急了,看到了莫蓝他们,急忙过来打招呼。田原也摘下了墨镜,走了过来。尤然看着他们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人没动地方。莫蓝和田原对视了一眼。两副相同的探寻的目光,仿佛都想从对方的眼中或脸上看出什么。短暂的注视之后,田原也露出了惊讶和疑惑的表情。莫蓝看出了田原的变化,田原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变化?

 

眼神。田原的眼神让莫蓝的心震颤。人的眼睛是会说话的,也许那些语言别人读不懂,但是相爱的人,有的话不用嘴里说出来,一个眼神就表达了一切。田原的眼神里除了惊讶,还有疼惜,有思念,有无奈,有折磨,有渴望,有爱。那是很多很多复杂的感情汇聚成的一片海,莫蓝站在那里,望着田原,觉得那片海水就要奔涌而出,将她淹没。

 

然而他们在众人之中。不管内心怎样的波涛汹涌,都不能泄露出去。田原脸上凝重的表情很快消失,笑着和方同青青打招呼,把自己介绍给常峰。莫蓝也被李文洁拉走,介绍给她的另外一个朋友。在观景台又呆了一会儿,大家开始往里面走,找野餐的地方。

 

尤然和莫蓝点了一下头,笑了一下之后,一直没有和莫蓝说话,和李文洁倒是有交流,更多的时候是牵着女儿的手,走在田原的身边或身后。莫蓝没有看到她的脸上有敌意,心里也放松了很多,但是神经却是从见到他们起,就开始绷紧。她不想再看到他们之间亲密的样子,却又忍不住一个劲的盯着他们看,连青青和她说话,她都有点心不在焉。

 

如果田原再搂尤然,她怎么办?走开,还是装作无所谓?莫蓝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以看着田原的机会,恐怕她只能装了。她只能给自己的眼睛装一个过滤镜,把刺痛她的他们恩爱的画面过滤掉,只剩下田原一个人在里面。还好一直到野餐开始,莫蓝担心的画面一直没有出现。虽然有交流,但是尤然没有去挽田原的手臂,田原也没有把手臂搭上她的肩。

 

每个家庭都为野餐准备了很多吃的东西,摆满了一个大桌子。烤鸡翅,牛腱肉,排骨,拌冷面,凉菜,饮料等等。莫蓝仍然吃不下,吃得很少,她注意到田原吃的也不多,一直在和人聊天。他的眼睛虽然不停留,却是不时地扫过莫蓝。莫蓝甚至觉得,田原在用眼角的余光,一直看着她。那是一种很奇怪很自作多情的感觉,可是想到她自己,在没有盯着他看的时候,其实也在用眼角的余光一直关注着他,也就不觉得奇怪了。不是说爱是一种感觉吗?从今天见到田原开始,莫蓝就觉得一定有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她怀疑田原和她一样,也陷入了爱情的泥沼之中,在里面挣扎。

 

吃完饭之后,孩子们在附近的Playground 上玩,方同和常峰飞飞盘,其他人或坐或站,接着聊天。莫蓝的心思仍然放在田原的身上,像监视一样,不让他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连和青青说话,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编辑配图,图片来自PIN



12下一页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本文导航

上一篇:風月无边下一篇:美丽的金红久忍冬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