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和你在一起

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29)

2017-2-1 19:50| 发布者: 蜻蜓点水| 查看: 826| 评论: 0|原作者: 叶紫寒

摘要: 莫蓝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视线却无法离开田原和尤然,只觉得心里在一阵阵的泛酸。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爱得死去活来的这个男人,她多想也摸摸他的脸,摸摸他的头发,甚至只是离他近一些,感觉一下他的气息,可是她除了把 ...

莫蓝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视线却无法离开田原和尤然,只觉得心里在一阵阵的泛酸。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爱得死去活来的这个男人,她多想也摸摸他的脸,摸摸他的头发,甚至只是离他近一些,感觉一下他的气息,可是她除了把泛滥成海的柔情一次次地压制下去,什么都不能做。现在,还要看着他的妻子在大庭广众之前,对他做那些亲昵的动作。可是,怪谁呢?不是自己巴巴的跑了来,盼着能见他一面吗?

 

奇怪的是,田原对尤然的爱抚好像有点无动于衷。虽然没有扒拉开她的手,但是也缺少应该有的反应。莫蓝多少得到了一点安慰。给莫蓝的感觉,田原好像还有一点紧张,虽然仍然和别人说着话,眼神却一遍遍地快速从莫蓝的脸上扫过。莫蓝避开了田原的目光,转过头去看青青,脸上的表情自然是好看不了。

 

看见了吗?莫蓝轻声问青青。

看见什么?

他们在秀恩爱啊。 

嗨,那不是很正常吗?不算秀吧。

怎么不算?这么多人面前,怎么从没见你和常峰这样过?

人和人不同,我们俩低调呗。

他们就是秀。那个女人超级敏感,她一定是感觉到了我和田原之间超过了同学的关系。不知道是田原什么地方露了马脚,还是她的直觉天生的就这么厉害。

你怕什么?你不是和他清清白白的,连手都没碰过吗?

莫蓝叹口气:也是啊,你说我都没做贼,心虚什么呢?......我是怕给田原带来麻烦,害他日子难过。

你还真操心,先把你自己管好得了,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刚才常峰都说你瘦得看着可怜。

莫蓝站起身,笑道:哪有那么严重?走吧,我们去走走,懒得看人秀。

青青也站了起来:你非说人家秀,也许人家就是那么恩爱呢?

莫蓝边走边说:不可能。如果真的那么恩爱,田原不可能会喜欢上我。我相信他对我说过的话,我相信他是真诚的,他都没和我上床,不图我什么,根本没必要骗我。我还相信,一个人的心里绝对不可能同时装下两个人,那是爱情的排他性,是爱情的本质,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青青笑了起来:你现在关于爱情的理论也很丰富了嘛。

莫蓝说:不是理论,是亲身体验。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心里有了田原,就再也装不下方同了。

 

莫蓝的心里,岂止是装不下方同?她不仅不再关心他,对他有了排斥,还怎么看他怎么不对。就像她从一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一样,当你已经不再爱一个人的时候,她/他做什么都是错的。在别人面前,他们就像一对正常的夫妻,可是在她的心里,他早已经和一个陌生人差不多了。为了避免争吵,能不和他说的话,她就尽量不说。

 

野餐上和田原的一面,虽然解了一些莫蓝的相思之苦,但是即使亲眼看见尤然对田原的亲昵动作,也并没有熄灭莫蓝的爱情之火。从皇家山回去之后,吃完晚饭收拾停当,莫蓝就躺到了床上。想起田原今天消瘦的样子,想起他刚刚见到她时惊讶的表情和之后深深的凝视,又不由得暗自垂泪。

 

正哭着,方同推门走了进来。莫蓝来不及擦眼泪,就索性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方同坐在了床沿上,手摸上了莫蓝的后背,笑着问:想什么呢?

 

方同的手的触摸,此时让莫蓝觉得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不由得喊了出来:别碰我!

方同显然听出了莫蓝声音里的哭腔,缩回了手,问:你怎么了?哭了?哭什么?

莫蓝仍然埋着头:你管我呢?和你有什么关系?

 

宾宾听见莫蓝的喊声,也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方同呆了一会儿,对宾宾说:你看你妈多有意思,不知道好好的哭什么。让她自己呆着吧,我们走。

 

方同和宾宾出去了,还替莫蓝关上了房门。莫蓝的情绪却一时间无法平息下来,仍然啜泣了很长时间。这时候她恨方同,如果他没有背叛她,如果他对她多一些关心和爱护,如果她在他的爱中得到满足,她或许不会爱上田原,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的绝望。她应该拿这一份爱情怎么办?这不能否认的爱情,胸中那烧灼着的痛,让她的心越来越重,身体却越来越轻。放手,放不下,继续,又没有任何的出路。

 

也许开了学就好了,如果能经常见到田原,也许就不会这样痛了。莫蓝难过之余,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如果能回到放暑假之前的样子,她喜欢他,想念他,爱他,但是没有像现在这样,如同在地狱中行走,她就会好过很多。说不定有一天,真的能和田原做不成恋人,做了朋友。

 

没用莫蓝等太久,开学的第二天,她就和田原在下课后走到了一起。莫蓝是故意瞅准了时间走到他身边的,田原也仿佛在故意等她。出了教学楼的门,田原说了句:跟我来,莫蓝就跟着他往校园的后面走。一路上田原一直沉默,莫蓝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他的脸色不太好,有些严肃。莫蓝还是头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想问为什么,终于没有问出口。行,你不说,我也不问,跟着你走就是了,总有你开口的时候。

 

出了校区没多远,就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小公园。田原在一棵大树下停住了脚,两眼狠狠地盯着莫蓝,语气也有点凶,问: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到两个月,变这么瘦?

莫蓝的眼睛也狠狠地盯回去,声音虽轻,却毫不示弱: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到两个月,也变这么瘦?

田原说:你先说。

莫蓝说:你先说。

田原说:我先问的,你先回答才对。

莫蓝说:我是女的,你要让着我才行。

 

一时间两个人僵持不下,都死死盯着对方,沉默着。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带着凉意的微风吹过,时间仿佛要驻足看热闹,而静止了一样。



(注:编辑配图, 图片来自Pin专题



12下一页

高兴

感动

握手
1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