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穿越重生]《古代幸福生活/穿越也幸福》作者:一个木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5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慕然回首 于 2017-3-27 02:02 编辑
& R- `1 r  z( _9 u1 o% U& B
6 v( }, `: d2 |: T- G% X& F5 S! m2 u 2.png
. e/ m, t( E! n% G3 O6 {, v
3 Q% \% s6 e+ p
文案:
/ E8 n3 s' R+ h- ?7 p3 [5 L- o3 {  h5 F; c7 S4 y/ T4 M
作为嫡女,娘家商贾,夫家权重
0 S, a8 x' c7 I. @& Z   : b. A" q' u& G) m7 m
生活本来是一坎接着一坎来
8 e3 Z: M; q; r" J1 j) U, F% R   1 q* P1 R# Y  v: t: K/ H. n
重重的幸福还需要走过层层的弯
/ {" s+ i2 C' N8 A

9 N, l& [- a8 h  u' ?$ g& I0 k3 w  F9 z& O; t, O# r
书评:有争议,但是还是强推!萌点是强势男主的娇宠养成~
! V9 o8 _5 w- U& S! j9 f8 U
+ r# [2 x: O* {$ _& Z看小说这么多年,这是为数不多的我看了两遍的小说,看完第二遍再来说说感想。 0 E8 a$ x6 L) w- b& D( P* j
/ [( b4 a: K. Z  p6 @7 U8 k
这个文最大的萌点是男女主相处的小细节,男主对女主亦父亦兄,娇宠着女主,总对女主说,表哥最疼你。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男主非常强势地介入女主的生活,从女主穿衣吃饭到交往的人,所看的书都要一一过问,甚至还亲手为女主设计服装和首饰。女主上下马车要抱着,天冷了天热了都不让出门。。。这样的娇养方式真的可以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心怕摔了。但这篇文偏偏设计了女主穿越,所以很多人不能理解女主的窝囊,认为男主三妻四妾,还有各种贵妇情妇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给男主定义就成了:渣男 5 q0 n: @6 d+ s- b( X" N
/ P7 A6 Y8 w" w0 q" ^
怎么说呢,我觉得,有点阅历的人读了这篇小说,会觉得作者真正把一个典型的古代强势的成功男人写活了,男主出身富贵,生下来就是侯府世子,也有过与人争歌妓的荒唐的少年时光,后来下科场高中,凭着父荫进入军队,立下赫赫战功二十出头便拜将封王,他善于谋略追求权势,对家族有强烈的责任感,妻子这一角色在他看来就应当在他的羽翼下安静乖巧,不需要争强好胜,“女子无才便是德”尽管少年风流,但男主坚持长子应该是妻子所出。(所以这篇小说木有庶子庶女)少年时不满母亲为自己订下襁褓中的未婚妻,决定按照自己的意愿好好调教未来的妻子。这本书前面一大半都能看出,男主对女主是娇宠疼爱,但是要说真正把女主当成一个女人来爱。。。我没看出来,有一个细节,婚前女主问男主,我有多少余地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男主回答,都听表哥的。
' x  i3 l9 r$ m6 P% N6 i. l- Y% M' @! I2 D
好吧,这种超级大男子主义又很强大的男主在小说里是十分戳我萌点的~
8 Z3 r: L' z) n0 @6 z! \+ h" l- ?7 T) d9 _" {3 L
女主跟主流穿越女主性格大相径庭,可以说她胸无大志只愿安宁度日,穿越过来母亲过世,在灵前男主安慰她,以后你的事表哥来管。她比男主小十几岁,在十四岁时就被男主接在身边教养,她安静乖巧,让男主大为怜惜,虽然男主信奉女子无才,也还是请了帐下第一幕僚当女主的先生。这一点可以看出,男主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他不愿与娶回家的妻子无言以对相敬如宾——毕竟有过那样一段荒唐少年时光,男主见惯了风月之事——所以按了自己的心意教养她。女主在我看来十分聪明,面对这样一个强势的未婚夫,她不可能硬碰硬去争论自己的想法,她用眼泪撒娇,十分懂得利用女人的弱势去争取最好的生活。我是不能想象如果遇到一个争强好胜处处讲人权的穿越女主男主会怎么样。。。并不是说独立的女主不好,只是很可能成怨偶。: `$ `; F8 Z7 I8 U/ N. B9 I$ M1 Q
1 n2 t1 ^8 j  z/ n, N  y7 b8 s
这篇文胜在感情细腻真实,你无法要求一个把女主当孩子养的男主,尤其是手握重兵在朝堂呼风唤雨的人物会为女主守贞,他所能做的是把他觉得最好的给自己疼爱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只需要金镶玉裹地在家里坐着就好了,不需要你和谁争斗。所以初期男主有小妾,有风流的贵妇情人,甚至想着联姻来壮大自己的权势,在我看来这十分合理。
: J" S9 g% o: h
# n9 V: P# O6 D4 s. k% [# N作者安排了两个转折来升华男主对女主的感情,都非常精彩感人。 # y9 M3 e$ p' P8 u; q+ a9 y

0 N' f0 B% m9 ?0 U7 b第一个转折发生在男主决定与贵女联姻,彼时女主生下的长子刚满一岁。女主对于男主的决定十分不满,抗议斗争,说,表哥要把我与睿儿置于何地?男主十分恼怒,在他看来女主是他的妻子,儿子是他的嫡长子,这是不容置疑的,无论怎样联姻都不可能动摇他们的地位,他不容别人怀疑这个地位,尤其是女主——看,这就是代沟,一个把权势宗族放在首位的男人,这是他最自然的想法。联姻前夕,男主在战场上剑走偏锋,成功让多年的对手自刎于身前,对手临死前向男主跪下,祈求男主保他最宠爱的女人所生下的儿子即位。这一跪跪塌了男主心中大半的城墙,男主忽然非常后怕,整个家族都依靠我,如果我不幸战死沙场,妻子年轻,儿子年幼,如何能斗得过身家丰厚的贵女侧室。自此男主决定放弃用联姻壮大权势。——这是第一个转变,要说这里男主对女主的感情变成刻骨铭心的爱情了,我看还没到火候。
( w3 L0 C4 U$ T9 w) X6 C; r- l/ s9 `- L6 Y
第二个转变,是男女主在战场上生死之间,男主决定一死保住整个家族的荣誉和前途,他让一队士兵护送女主先走,女主拒绝,决定与他共赴生死,在此生死之间,男主幡然醒悟,若要和女主在黄泉路上携手,就不能有别人,否则,表哥找不到妙姐儿怎么办。后来转危为安班师回朝,男主遣散一干小妾,从此就身心如一了。——这是第二个转变,从这个转变我才真正看出,男主对女主的感情,不仅仅是疼爱娇宠,还有刻骨铭心,他终于真正爱上女主,所以身心如一。 3 U) f7 c' b8 e5 M7 O8 D, [

/ I0 X& d( a, H' Z" s; Y0 _这个小说题目是古代幸福生活,女主真的过得是古代幸福生活:被男主娇宠一辈子,没有吃过苦,没有受过伤(特指身体上,感情戏虐一虐伤伤心很正常。。。),金镶玉裹,子孙满堂,最后老了去世,也走在爱人前面。。话说我看第一遍完全没有勇气看结局番外,这种讲男女主一辈子的故事最后再交待个后事是很让人觉得虐心的。第二遍鼓起勇气看了,果然看哭了,六十多岁女主病逝,男主亲手为女主安排后事,说,我现在追过去也不晚,第二天晚上,八十多岁的南平王无疾而终。 ' `4 ]3 v" q: u9 d$ \% c
/ v$ g, v: ]( z! u8 }9 ?% K
说男主渣的,我觉得吧,耐心看完全文,真的会改变想法的,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古代男人,为一个女人守贞这样的观念,总是慢慢才能实现的~ 说女主窝囊的,其实这正是女主聪明的地方,人家不声不响幸福过了一辈子,这就是十分耐人寻味的大智慧了。
% d  }. s* Z6 i2 A% p( q7 z$ M
/ i9 m0 B- H6 z; v2 `我很喜欢这篇小说的心理描写,很对味,很细节,尤其是男主的心理:表哥最疼你,妙姐儿是表哥娇养着的,等等等等。 以及,跟一般的种田文不同,这本全是男女主对手戏,基本从第一章还是第二章男主就把女主接到身边开始教养了。不过,此文号称最长的种田文,三百多万字,非常壮观,但是因为喜欢,所以觉得越长越好~ % ]* {) a$ z1 h
3 W5 n  w: |% V9 B# @# G* w3 {
以上,强烈推荐这本小说。
: t3 k3 y7 P1 |7 x  l7 F  i
4 e. ?. g  N* Q6 ?心得
. q! t" E* H* I$ M) ?  H: U* m! b0 y9 f
淺提一下劇情設定:男主的母親曾受女主母親照拂,因而定下了門不當戶不對的娃娃親(但男主比女主大了約十四、十五歲),女主家裡姨娘多又混亂,後來被男主(女主稱她表哥)接過去教養。設定上女主應該是在現代發生意外(文中沒有提到這塊)魂穿過來,穿過來沒兩年母親就死去,本文正式開始。9 x5 C+ h& ~/ B. C* L. j0 f
0 {3 E0 @$ l; D. N
這一塊作者都是用側寫的方式,沒有直接提及。
/ V  l* D+ w* G6 m9 O; \8 G" [! N  o6 _" W( L, q6 m
老實說這篇文處處都有甜,但也處處都有我的小雷點,但這雷點是因為太寫實了,寫實得讓人心酸,有時還咬牙想打爆男主。
$ |( [; S: ?* B' H, `2 g- S0 G1 J9 ]* r
男主是非常典型的古代的權貴,生來就是侯府世子,年輕時先是在外面開葷、免不了在外與皇子、頑褲們爭歌妓、戲美人的時光。天資聰穎下科場就中,但卻選了武官的路,憑著老侯爺的庇蔭進入軍隊,但憑著自身努力立下戰功,弱冠不久便成了兵權三分之一的異姓王。1 J8 P/ x4 X! A- e

) T5 N6 }. n) S/ w男主善於謀略,追求權勢權力幾乎是天生就有的習慣性目標,也認為整個家族的依靠就是自己。起先對於老夫人與恩親定下的妻子是極度不滿的,待自己封王成熟後,也都依母命每年去探望照料女主。
  j) G/ ], }, E! Y% q5 q# n
; _! i+ q. i4 p% I9 E# f6 t/ Q& p: D對於未來的小妻子,在他心裡真的不需要多大的出息,只要在他豐滿的羽翼下安靜乖巧聽話即可。但他也不願小妻子只是個供起來的擺設,也請了帳下第一智囊來教導女主,好讓夫婦以後有琴瑟和諧的時光可過。他一路看著女主長大,到接過來在身邊教養,曾笑著對老夫人說看著看著當然有感情。只是起先決不是愛情,就是值得嬌寵著的孩子。又不想妻子未來對他指手畫腳,所以就權當是提前調教出合自己心意的妻子。
4 r! n9 v& {3 o+ [. u3 s5 O  `
7 `# Q* w0 _# N( f& z8 ^: y但他仍然風流,除了封地上、京城裡有自己的四位姨娘們,在外也是一堆老相好、貴婦情婦們。甚至婚後十年內依然如此,在家哄著小妻子,但狐群狗黨相邀,也仍是去流連花叢不歸。
1 f( j# t" B$ D
' U: P$ N, n3 f7 a) [0 c8 ?4 {2 s那一段看了真的很心疼女主,想哭不能哭,想發洩也不能。女主早在男主的有意之下,愛上了男主。想當然是內心煎熬,所以有不少讀者認為男主是渣男,渣到爆。
6 i' V- ~5 h6 |# {* t* T7 K
* F: M, t5 v+ n其實我也是這麼覺得的,但這就是古代,一個很現實層面的狀況。
( G5 @; m( B/ R6 C
3 j3 q, y" I8 B- U% W看多了原創小說裡男主一下子就為了女主守身如玉、一相遇就眼裡都沒有別人了,這種情節,有時候甜,但真的比較不現實。所以我真的很喜歡《四爺正妻不好當》或者《古代幸福生活》,這種最後男主經歷過了一些事,才開始決定一心一意的劇情。6 C$ G' e# H. C" ^% o: ^4 u
5 O3 F" K! s- |) R# i6 G% \) Q
男女主相處的小細節都很甜,男主對女主的嬌寵亦父亦兄,總是喜歡問女主表哥對你好不好,女主說好。$ A  E8 B, r2 x
女主也時常想著,表哥真的很疼我。但事實上也真的是能疼的地方都少不了(除了風流這一塊)。他強勢地控管了小媳婦的一切,不管是食衣住行都要一一過問把持,只要同進出還會抱著上下馬車。大抵是成了那種含在嘴裡怕化了、放在手心怕摔了。2 o8 |7 q. U  ]. U- W
$ F: a) R+ M' u" x6 a
所以在他認為,外面的情婦不過逢場作戲,偶爾調劑一下身心。他可從沒將誰放在心上這樣疼寵著,對外永遠都是提起女主的好,有多呵護女主。甚至情婦中地位略高一點的,馬車不過越過女主去了,男主便下手刁難。
. ^' S0 {- c8 v; a/ m0 g  R
) V( ?, e, u* ?4 J3 T6 K8 p本文的女主真的是非主流,胸無大志,不想強國也不想掌權,只想好好的吃喝玩樂與享受。有些人批評女主懦弱,婚前面對未婚夫的風流只敢背後落淚,婚後面對丈夫偶爾出門過夜的行徑只能眼中含怨。但我認為這就真的是過去女子的樣貌。
; I: j  b2 Z7 Z8 U% D, c- ~1 i+ L4 W/ h8 {5 }- b
不過女主也聰明,懂得利用自己弱勢與眼淚,來撒嬌、替自己爭取。男主也知道他的小心思,願意在這樣的討好下放寬一些權限給她。這樣雙方的性格婚配,女主才能撐得下去,到後來兩個人相濡以沫,一切苦盡甘來。裡面的配角們不乏個性強勢的公主,但那種就絕對不會是男主所愛。, H3 I, D0 k/ W) O  H

* L) L2 [1 t3 Z0 x, c男主真的是超級大男人主義,但他其實在許多潛意識或心裡的自我對話中,慢慢地對女主產生更多更多的情感,很久以前他們之間就插不進別人了,但卻到後來才明白這件事。女主每一次在心傷,都會努力的讓自己想起表哥的好,中途也曾想過放棄,那些難熬的日子讀了真的都替她心傷。長子就伴著她的心酸,讓她在苦悶中有一絲甘甜可嚐。
  n& r8 q- L8 d, q9 r! t$ T, e7 J# w6 p, t% E
整部小說下來,感情戲遠比種田文還多很多,權謀宮鬥宅鬥的部份極少。這是在古代長文中我認為比較少見,也比較可貴的地方。(只要看到太需要動腦的就想跳過哈哈哈ORZ)
8 D+ O  {; N& y# L; S, E( k+ h# j. x" O; I  K$ q/ b
通篇下來感情細膩真實,韻味無窮。男主起先是把女主當孩子養,男主自己是手握重兵、可說是呼風喚雨的權貴人物,他當然一開始不曾想過也不會為女主守貞。甚至對這一類型的男人是嗤之以鼻。
3 O4 U: A- p& p3 d7 ^& h- q* q4 \# I& J0 [% X9 j7 B* \. q' n
他給的就是他認為最好的,風流與三妻四妾在古代太正常了,他不認為這有多委屈,所以他便按照自己認為的最好給妻子:地位、富貴、嬌寵。
/ Z  |/ h7 a) v- Z7 A! {
% L* o6 z: o) e* `不需要妻子去跟誰鬥,甚至也不用跟小妾鬥,姨娘在妻子面前永遠都是垂頭侍奉,在家就是專房之寵,而外頭的風流也扯不到家裡來。4 j1 T$ X1 Z0 V( x5 ^7 {# E

5 Z( n' {3 l3 O6 [2 M: Y% {8 W# g總是有管不到的時候,情婦上門耀武揚威,女主也只能人前雲淡風輕。1 s/ x, L6 M) Z* q0 }  W! S
+ h- X& L' l7 [4 R6 x* J$ f
他們有一段爭吵描寫得很到位,引用一段我認為很好的書評:
* M' }' u5 x& ~5 E9 B, ^, f0 S: `& i% L  X1 q* ^
「很多讀者認為男主給女主臉色看,用幾個夫人打擊女主,不給她面子,女主不應該忍,可是不忍又能如何?如果男人已經不在乎你的眼淚了,認為你的要求已經超出的他的底線,哭泣只會讓他覺得你軟弱,認為是你即將退讓也不得不退讓的信號。+ A6 Z. M- Q3 f7 ]/ E; }

. e" P, m$ x# |+ i- \所以,女主沒有哭求,事實上也表明了女主其實一直沒有退讓。她只是暫時的妥協,她在等待著機會反敗為勝。很多讀者對這個時候的女主很不諒解,但是她又能如何呢?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女主與男主硬碰硬,男主即便心裡還有些捨不得女主,但為了面子什麼的,也極有可能與她反目。
8 d9 f$ A3 ]4 I, J5 O$ k; J
! W' V* M2 R( n而後他照樣過他花天酒地的日子,而女主又能怎樣?像那些小白文一樣出走?和離?另外找新人?但這些假設在朱宣掌控了一切的基礎上,都是完全不可能的,男主不會允許。那麼女主就可能一輩子過冷宮生活,難道這樣就好?這樣對她的孩子就好?」) r- F# F1 p5 d

4 ^, L5 d8 d( T) b; c6 w6 y9 m那一段看了真的是很心疼,想想過去歷史上的正妻們大多不就是這樣過一生?即便事後女主有男主彌補愛嬌,但那一刻的傷心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著。  W( D( v5 L9 O: N) s
% @9 }- q, L& V
但男主對女主的好,也令所有情婦、姨娘、公主們望之嫉妒、討厭,那都對比著自己在男主心裡低如塵埃的地位。男主也不允許有女主所生以外的孩子出生,所以本文中男女主沒有庶子女。5 C, H2 m4 C1 a4 k
# K0 ]2 n* m+ n
兩人的情感轉折處有二,我認為很細膩寫實,隨著文筆的進步,有抓到我的心,揪緊泛疼的地方,又被細細撫平。) d* D2 o: j# b& P& Q

3 q" o5 z2 I6 i. D8 q# m第一,男主決定與貴女聯姻,好擴大自己的權、穩固自己的勢,使得自己要走的路更加便利。女主在此時有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男主最大的反抗,那時女主生下的長子正值週歲,她在書房質問表哥要把我與兒置於何地?男主惱怒與不解,兩人產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衝突,男主甚至出言讓她滾。在男主心裡,女主是正妻、嫡長子生下來被冊封為世子,地位牢不可破,究竟有什麼好擔心的,男主真的不懂。所有人都不可質疑妻子,怎麼妻子本人卻懷疑這個他認定的事實?所以他暴怒。
0 L* r- k* O2 @, @6 p* O1 l( J" S( F% Y6 Y" S& ^
但聯姻前夕,他祭出詭詐兵計、劍走偏鋒,終於讓多年對手敗陣。對手自刎之前向男主跪下,將兵符交給男主,求男主保他最愛的女人與最愛的兒子繼承自己。這一跪,讀者包括我在內都不覺得怎樣,但卻在男主心頭轟一聲乍起驚雷,還是好大一聲。男主一向堅強的心理素質忽然垮塌,如果我不幸戰死沙場,而此時早已聯姻,那麼年輕的妻子、年幼的兒子,該怎麼面對身家豐厚、有母家支持的貴女側室?& H  N& m3 u2 \) K0 d" V6 f4 d

, T' `  O" ?- B9 G5 J他被這樣一個念頭驚得冷汗直流,每每想起都是後怕。抽空連夜趕回京裡,看床上妻子消瘦的面龐,他心裡滿滿的疼。女主卻懂事得替他收拾側室貴女的新房,他面上不言,心裡卻隱隱作痛著。回軍營前拿走了女主鎖上的小盒子,在軍營裡拿出來細細閱讀。女主所有的苦澀與傷痛,都在那一張張存在裡頭的信紙上,自言自語看了讓人更加心痛,堅強如男主都為之淚水盈眶。( l& i( C+ P2 N$ V6 k

# k/ g  s$ R3 G6 a: z% m% Q; x$ M男主也檢討於自己對貴女差一點的動心,他想,年輕有才的美人自己看得還少嗎?有那麼多女人,可讓自己愛嬌的妻子就這麼一個。- C/ {& ^& N$ m3 U) Z

6 F( s: s9 {6 n4 M# K2 s5 b: m他也懲罰自己,班師回朝後帶著女主回封地,溺在酒水裡不肯上朝,讓女主代自己上殿議事,他想著萬一自己哪天走在妻子身前,妻子總要有能力撐起這一切,為了他們的孩子。
6 C6 R: J, h1 o' j# b  Z0 w% p1 y( I. R9 W- K; ]
女主有因為男主這次放棄聯姻就放心了嗎?沒有。這件事在她心裡都成了心病,但男主也沒有多言,只是加倍加倍地愛寵自己的妻子。& z5 u7 P' I8 [2 ~" R) g7 b7 Z
9 E5 {# r3 L- N+ q. Y. N. i
第二,幾年後男主後來在戰場上受困,女主彼時任性要在軍中陪他受苦,男主本不肯,但攔不住女主當時的決心。每每妻子受苦挨餓還要把自己的那一份食物分給他時,他就後悔著怎麼就讓她跟來、怎麼以前沒有更疼她。
7 O5 e) _) ?- Z! P1 e% l3 Q2 r) A4 x+ N& N% O3 u) }7 R, q
在軍情了無希望的情況下,男主決定一死保住家族榮譽、兒子前途,本想讓妻子先遁逃,卻沒想到,自己愛嬌的小妻子笑著跟他說不要,表哥去哪都陪著表哥。6 {: {& ~. X4 o- v

' d9 Z2 e& d5 e" F2 }0 U妻子再怎麼吃苦都沒哭,甚至想要殉葬也沒有哭,卻因為橋上有別人也在等表哥兒哭了。他終於明白,如果要和女主在奈何橋上相見,就不能有別人。在生死之間,他終於想明白了。9 i( t, T- m  }' @1 v
  v! {7 j* `  J  V
後來轉機乍現,一切轉安。他對自己的想法不言不語,帶著妻子回家,遣散小妾、再也不在外風流。彼時男主四十歲,女主二十幾,結褵方十年,他們的感情不再只是疼寵撒嬌,開始有了刻骨銘心的愛情,才開始身心如一。
1 l# v( n6 u/ d! s8 H0 B' l
2 X+ E& S/ g3 w& W2 m! x整部小說下來,其實女主是單純是善良,但她也很理智很聰明,所以她堅持下來了,終於等到曙光。男主竟然在四十出頭的時候,有了戀愛的感覺,這是男主自己都沒想過的事。後來回到京城以後,真正與那些夫人們徹底了斷,給點錢可以,身體的慰籍還是算了。在我看來,男主若是再次見到那些夫人,大概就會生出一股難以嚥下的惱羞成怒,那些都是他曾經傷過妻子的證明。看了真是大快人心。
6 _: u$ E& M0 Q* l) j  |
) _! ^( z4 c8 ]2 y; H後來的生活裡也多有描述,兩人剛開始的晚上也曾兩相對眼無言,像是每一個老夫老妻必經的關卡。但他們都熬過了,甚至在往後又生了孩子。' x$ I+ i" }5 S- J# h9 r7 K7 ]

8 P/ s3 E" b% a6 ?1 W+ m1 F小說名取得很好,古代幸福生活。女主真的過得很幸福,有夫君嬌寵疼愛一輩子,除了感情上以外沒有吃過苦頭。與男主生了不少孩子,看著兒女結婚,老來伴時子孫滿堂。/ Y" H' c) `! \% s

- E3 S$ n: m( U/ y* [女主年過六十,男主都已白頭卻仍嬌寵愛著她。老了病了,走的前一晚還在與夫君私語,牙齒都被笑掉了。男主卻愛她至極毫無嫌棄之意。女主還笑說走了以後,還請女兒挑個人服侍夫君吧。男主想也不想地說要真如此,你就不在橋上等我了。5 v' ]8 L1 |  [

0 x2 ]* M- d( X) c$ f( ~; K. P' ]真的相守到老到死都不渝。+ H; S; V% q7 W# b7 |4 i) d# p# k! W
; {+ O  r0 s( [" t) u- ]0 ?8 Z2 [
最後女主走在愛人前面,含笑滿足地結束這一生。男主為她安排後事,一切妥當後說我現在過去也還來得及。; k) f) Q% z0 P1 D
# L. A2 i3 b' u5 ^0 q2 \
還對著子女說,記得要把我與你母親同棺而葬,否則就是不孝子孫,隔天就無疾而終。古代人多重視身後事,這裡看見了男主的愛情。% j" B7 R- [" }6 \
% L6 N# K4 b+ S" L. c
最後停在子孫守靈守墓,年年墓前都有連理枝,像極了王爺與王妃的愛情。

- b* p( _. Q6 G/ J% o& T7 o# m
) O/ K) @0 u  h/ M( D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44584-1-1.html 谢谢
发表于 2017-3-5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初春# S3 e2 v1 c1 ^( E: Z6 G: H
4 v7 p7 {; c" E+ j9 p
    初春的透过雕花窗棂徐徐吹进来,还有些寒冷。
1 k6 e, ^4 Z7 a& E$ t4 K* L5 e5 p( P. _
    独坐榻上的玉妙捧了腮,带了沉思,无目的投了目光,身旁的楠木小桌上散放着绣未成的一个绣花绷子,上面是半放的梅花。9 k$ c! s* W" K- n. d( g1 G
; y% K6 \' L0 W; ?: m" a7 }
    榻下椅子上坐着的几个人先站起来一个,是大丫头春暖,笑着走到窗前对玉妙道:“姑娘,把窗户关上可好,这早春的风还冷得很呢,你又爱坐在临窗这里,一时伤风了可不得了。”/ s- C  z2 C. v* G$ _

6 H, q% ~) \; V( t% m9 d    半出神的玉妙才把眼光放到春暖身上,微笑道:“随你好了,我只是想闻一下梅花香气。”
+ [2 n% \4 _% T. e( A6 p/ o$ A  |0 o* N2 A1 V
    得了这一声,春暖忙把窗户关上,才看了只穿了半旧绣花小袄的玉妙笑道:“您爱花香,叫小丫头去摘一些您喜欢的来放在房间里就是了。”' u2 ^9 O( ], `( B, V

& |) H" w/ b6 F. T    一面取了衣架上搭的黄色绫袄为玉妙披上,笑道:“您还是穿上吧。”' d3 ]: I0 }& E6 C
# Q. a: m/ H( A' ^3 H* B% _2 r% I* e
    玉妙任春暖为自己穿衣,看了一旁梅瓶里现插的梅花,笑道:“我只是觉得自然的花香是好闻些。”, N, P6 Y! [$ U4 p$ b6 ]7 j- `
( {+ r4 f3 N$ V0 \6 g- q# m4 x
    另一个大丫头夏波见她穿好了衣服,倒了热茶递给她,也笑道:“这会儿还能开会儿窗户,一会儿外面闹起来,还是倒关上的好。”
1 ]5 H$ a4 N+ l( ~
" Q) }8 }" S; S% f6 ?8 e    话音未落,外面就喧闹起来,房里的人忍不住一阵笑声。
% t: _6 ^( c$ q! \# [; V# O
( P2 g% B% [) h' a' i. S    玉妙嘴角边也挂了笑容,春暖就指了夏波笑得扶了桌子道:“你真会呼兵唤将。”2 ^' `0 M2 _) Q% p5 `

7 w, w" ^: Z9 \    夏波就笑了道:“那是呼风唤雨。不会说还乱用典。”一面打了帘子出去看了,过了一会儿回来,脸上就带了三分气愤。, A! e, u7 K$ x2 v# I; M
, c6 [( ]! T$ ?
    走到玉妙面前,才躬身小声道:“真是太不象话了,三姨娘与四姨娘居然各带了娘家的人来家里争斗。”
9 k  Q; i; W0 m7 K3 i; C# S& T& \* o0 ^7 t3 ]  S
    自从玉妙的母亲大太太两年前去世,家里的姨娘们没有了管束,天天争宠争财闹个不停。% p& c0 ^; R7 T8 J

& w: N' h6 b& u& e" R8 s    春暖听了就带了三分冷笑道:“她们哪一天消停过,亏了老爷也不管管。。。。。。。”话说到这里,看了玉妙一眼,又把话咽了下去。
' L) [8 k# E! E* N5 V' b# e% ]+ [( Z7 F! o$ H  |" }; A" T
    玉妙并没有受影响的意思,也没有注意到春暖以下论上的不敬,只淡淡道:“把我们的院门送起来吧。”三姨娘与四姨娘都是老爷直接买来的,家里的人也不是好出身,上一次就乱跑到玉妙的院子里来,还直眉愣眼地乱喊。
  x' c. G' n; E& Q% {* d' T
9 w! X1 Z& r1 `) m, [. Z    夏波发青的脸色一点儿没有缓和,继续禀道:“她们居然,把外面的男人也带了进来争斗,说是舅爷带来的。”; @3 M% [2 G5 p

+ {8 H$ a) w- g    玉妙沉下了脸,沈家虽然是经商人家,在士农工商中排最后一位,但却也是深宅大院的,姨娘们不懂规矩,把陌生的男人都带进了内宅来,再好的涵养,玉妙也有些动气。
. G7 h9 y$ O( a$ G. ?" \% a8 N: s4 z( i
    房里的丫头们有些哗然,另一个大丫头水兰忙道:“我们还是把有些东西收起来吧,免得一会儿又有人来借东借西的。”
8 K2 E. t- C2 O* Y# ]
- t+ Z, @. \  D5 Q' b    玉妙就点了点头道:“说的是。”上一次四姨娘的娘家来人,主事的一时不在,四姨娘居然敢跑到这里来借被卧。/ r( x  x: R7 S9 h% I, \2 n
7 ^4 a0 u5 i" f7 `
    丫头们正收着东西,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又传来邢妈妈的声音,在吩咐外面的人:“家里来了外面的人,你们都要小心一点,别让她们闯进来惊了姑娘。”( }" O1 G! E' G( ~
9 f, N1 p7 W" ~7 ?' F4 A( h$ ~1 r1 Y5 X
    外面的人一声答应了:“是。”邢妈妈这才走进来,对玉妙安慰道:“姑娘放心,我让管家派了几个男人在院门外守着,姨娘们闹得真是不太象话了。”& `' }% C% q, K

. D8 `4 M: T+ @9 O4 \( ]    邢妈妈是大太太的陪房,管家娘子也是大太太的陪房,玉妙的父亲是个标准的商人,天天不在家。
  {3 m3 q" C/ W& A! k2 o
( p+ D; Z. V6 ]    家里的事情幸好有了邢妈妈等大太太原先的人,玉妙才事事少受委屈。7 H3 [+ g! O- y  X/ m

: n* S# N9 N- |$ ?1 N3 e    玉妙这样想着,邢妈妈已经在房间看过了,满意地点头道:“是了,该收起来的还是收起来吧。”; |, J; x" v* M# g: d+ G
+ P- B7 L0 k7 ]. ^2 K/ ^
    春暖正带了人把一个粉色官窑的花瓶放进盒子里去,听邢妈妈这样讲,就取笑道:“幸亏妈妈及时来了,不然我们哪里晓得收起来呢。”- J" \! j* M9 j2 o

7 S. y4 P# r3 m+ F; A$ H0 A    邢妈妈就笑了道:“小蹄子,姑娘惯得你不行,在我这里也取笑。”
$ u7 G, v( b! L2 u& b/ E7 ]( M6 x1 [8 ?* d  e
    正在说说笑笑,外面有人回道:“姑娘,南平王爷府中有人来了。”
( y* Z1 u) }6 k+ d6 m! N  ~6 o2 W  |6 P3 _, V( A
    邢妈妈看了玉妙,忙一连声说了请字。
( c5 `  v" U( p& N. C# |8 B5 w( g1 S- ~& O' {7 ^8 W7 Y5 F( w
    南平王爷朱宣与玉妙是姨表亲,是大太太为玉妙从小订下来的亲事。玉妙有时候很是纳闷,不说表哥是当今的三大异姓王之一,自己家里却是地位较轻的商人,门不当户不对的。* d, q7 x7 ^! o8 k- |+ p0 u

; f3 @; w4 S5 I' [7 V9 u    这位与自己一直信守婚约的表哥在年龄上与自己相差了很多,自己的这具身体现在才只有十四岁,朱宣表哥却是年过二十有余,早已开衙建府,手握兵权的将军王爷了。, E: e3 _! Y. S0 W2 k, R
& ]) u( T: Q/ E& p
    也就是说,大太太为自己刚出生的女儿订了这门亲事的,朱宣已经是开蒙上学的年纪了。又是南平王府的长子,从子嗣来说,这门婚事也是不妥当的。3 J  R8 Z* g8 E" ~/ w5 D5 q
8 a: M5 m/ J& g
    长子当然要早生继承人,要等自己过了门再生,至少还要等个两年,因为大太太心疼女儿,早早与朱家谈好了,玉妙满了十六岁才能出嫁,这在当时早嫁的年代里也算是一个独特的例子吧。
% W' ?6 U* s/ Z4 \( P
% \0 [: _6 @& [* ]; |+ ]4 D    靴声在门外停了下来,小丫头打了帘子,来人垂头进来,走到玉妙面前跪下行礼,才仰起脸来笑道:“小福子给姑娘请安。”
! D, v5 C$ D$ ]! y( U
1 i) e  f% ~& {3 t    来人只有十五,六岁,清秀的脸上一付玲俐的样子,是朱宣书房里侍候的朱福,经常往玉妙这里来。
  A+ l& r$ P) m$ @$ d& _' G0 s9 [3 ?" z
    玉妙忙笑着让了起来,站起来问了表哥安好,才重又坐下来笑道:“小福子,你又给我带什么来了?”' M: ]# P2 F& B5 }
- }+ I4 T6 G! q5 ^! @
    朱福正在回答,一声巨响透过关着的窗隙传进众人耳朵里,然后就是细碎的叫骂声。玉妙不禁红了脸,自己听惯了吵闹反而没有觉得,今天有了客人,还是表哥那里的客人,玉妙不由羞涩得瞍了朱福一眼,看他是什么表情。# }' S$ b8 d" E$ ?

5 C0 o0 N! j$ i) P    朱福会意,忙躬身笑道:“姑娘受委屈了,”又说道:“姑娘不必委屈,王爷命小的先赶了头起的马来禀报姑娘,明天是姑娘的生日,王爷说了是一定赶来的。”( Q7 G6 ~$ r+ p8 _1 ^4 V
2 a5 D. f/ Y4 _6 @
    屋子里的人一阵欢腾。9 b3 L" W, B. k. ~

! ?' r5 N' M  b' q7 F    邢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早命人为朱福泡好茶来,送点心,每年玉妙的生日,朱宣都会尽量赶来。早几天就有书信到,家里早就预备好了。
发表于 2017-3-5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家务(上), T/ u) n$ z- d0 N5 N/ Q

! q$ A& J/ v+ h! K, f    朱福坐下来端了茶在手里,在房里先扫了一眼,只见房间原有的摆设只存了三分之一,他是个机灵人,刚才从外面一路行来的时候,看得很是清楚。他笑道:“姑娘请宽心,明天王爷到了,请王爷为您作主。”5 `: P, V; [) z+ j9 ]

& g6 X4 J7 t; d7 P- e3 [: U3 g    玉妙知道也瞒不了朱福,他到自己这里来,一定经过三姨娘,四姨娘的院子,也就是隔壁不远。肯定是看得清清楚楚的。9 |% R; D3 b" ^1 M3 ^. U  D4 U- G

) `0 w9 k% f) i. H: v    她微红了脸,道:“你说的是,父亲不在家,姨娘们偶然有些口角。”. G  n8 M* Y# A" T3 e6 t8 m& ?& V/ [
& {% j; r: t6 ^; u
    朱福会意地笑道:“可不是,自己的牙齿还咬舌头呢。”他精灵的脸上透着活泼劲儿,玉妙听他这么刻意地讨好,心里的不快惭惭下去。
# p/ d( P! w! n: \. w- c
6 U6 D% N; s" }! j. {; _* p( C; E    邢妈妈也坐了下来,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朱福说话,问朱宣的近况。朱福一一回答了,因为常在外面行走,又讲了一些外面的趣事,就连地上的小丫头都听入了神,外面的喧闹声也不觉得怎么刺耳了。
' I3 I; l. g8 d4 }# X* ^- C) O6 q  ~0 |) k! F. G
    玉妙微笑扫了一眼朱福,还正在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种好吃的小点心,心里暗暗感激,亏了来的是小福子,对家里的情况一向了解,如果来的是别人,以后自己嫁过门去,还不被人背地里耻笑。
' b  T. r, r$ Z' C2 i8 \# o* q1 N- c+ S
    窗外又有小丫头禀道:“姑娘,七姑娘来了。”随了这一声,朱福就住了嘴,帘栊动处走进来的是一个年纪小小,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来,是玉妙的七妹妹玉真,是二姨娘所出。
# _' L/ p4 _' O% K2 V4 g: G8 W/ A% R! ~. P$ v
    玉真脸上带了几分惶惶,走进来也不及看房间里,就奔了玉妙而去,声音也带了不安:“大姐,我怕,她们在外面打架。”
' ]  W: ^. s/ W* H) @. s0 b
. ^/ r/ Y& v/ M# G    玉妙把玉真搂在了怀里,温柔地安慰道:“有大姐在呢,不怕不怕。姨娘呢”怎么二姨娘会放任玉真一个人过来呢。
+ Y8 G. j- I* ]) w8 V
: Z7 A; }0 H6 t# j    到了玉妙这里,玉真仿佛才有几分安定,忙回答道:“妈妈也害怕,让丫头们送我到大姐这里来避一避。”说完,眼睛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才看到榻西侧的椅子上坐了一个年青的小厮。她微红了脸,眼睛里带了询问看了玉妙。
* O5 i' S  @9 ^/ A( U" U4 F* k# M3 S. t) a% \5 ^& Z
    朱福早近前一步,行下礼来:“小人朱福,请七姑娘安。”5 E+ g. L. a6 e' C& a

$ s' l# a0 F: U# D; H1 X; [    玉妙唤起朱福来,对玉真笑道:“这是南平王府来人。”说到这里,也有些不好意思。或许过去的女人提起来未来夫婿的事情,都要有不好意思地表示才对吧。# a" U1 C: p7 Z' z5 G4 Y
3 w: D0 I! o: \5 O
    玉真这才安下心来,“七姑娘,请用茶。”春暖送上茶来,且不退下,对玉真微笑道:“今天在我们这里吃饭吧,一会儿有新鲜菜呢。”
: p. ^9 D# }9 R
' s0 w* S0 b! N" ?  L8 c    玉真高兴地欢呼了一声,又觉得不妥,看了朱福一眼。玉妙随了她的眼光看过去,轻轻一笑道:“小福子,你坐下来咱们继续说话。”
3 Z$ U7 D9 l: }$ m; b2 n1 W. G2 X
    朱福先不坐下来,想了一想笑道:“我带了几个人来在外面,我先出去安置一下。”
. w6 _8 u& N3 G* {2 q
& L! g2 N7 q, d    玉妙知道今天这笑话是被人看定了,想想朱福也是好心,忙欠身说费心。等朱福出去,大家的脸色都有点暗沉,什么时候没有笑话看,偏偏今天闹起来。) U# P, ]4 R+ e# L( N7 o* Z( B) P
. F4 \! R6 T5 P# x: K/ |
    朱福出了门,外面并没有象来的时候有一堆人了,地上倒是丢了几只鞋子,朱福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自己带来的人也安排在了院门以外。+ R& u& x$ ?' t$ Y- m

8 M) {5 v5 J+ i* x    院门口本来在两个男人和几个健壮的仆妇坐着,又添了几个人,显得有些站不下。
3 ]7 `' }9 `5 Z% f' G; M( G0 h* K
. p  O9 t- ]( Z6 R# X, g    又重新进了院子,见了榻上玩耍的两姐妹,一个笑脸迎人,一个温馨含蓄。那大的一位也才十四岁。
7 k6 |$ O4 o) o% `- n2 F* e6 Y$ u( n! f8 x( D, r) j( {
    朱福心里有了不平,按压下来,回了玉妙的话,又坐下来说闲话儿。8 ]8 I4 `; E2 ]* Y: D/ J+ C) X. u
9 h7 O' S; F+ u* w: \
    到了晚上,沈居安才从商铺里回来,一听说南平王府有人来了,忙让玉妙把朱福请过来。6 v+ G6 x% T) D: F3 j9 z$ M
) G! f& Y6 q/ w3 }8 t
    这是一个四十开外的中年男子,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青许多,穿一件深蓝色的袍子,脸上带了整日为生活奔波的严肃,而玉妙知道,这其实是为了银钱在算计。
$ u/ f/ R. f+ I% h6 N; V  B. |, W, F6 _9 K' D! ^2 w
    商人重利轻别离,这句话可以很好的形容自沈居安这个人。所以大太太去世后,家里才会乱成一锅粥,沈居安是个敬业的生意人,却不是一个好家长。/ P6 g0 S2 A2 X) b# G; a- @# J
' H" q' @9 s# r1 C2 j9 M
    听说了朱宣明天要来,沈居安的脸上带了笑容。每年玉妙的生日,朱宣都要来,四时八节也总有东西送来给玉妙。: k# `" t3 M$ c% |+ B7 W

" o5 H/ H  e; d$ P/ M" _2 j    安置了朱福的住处,让管家陪了过去。沈居安这才向女儿对面坐下来,看到一直跟在玉妙身后的玉真也在,笑道:“真姐儿今天一直与姐姐在一起啊。”; y8 O+ ?! }, q. L% g

3 X" f0 f% |% K" |6 [8 M. |    玉真的声音还带了童音:“家里今天吵架,我怕,就到大姐这里来躲一躲。”说完了,怯怯地往玉妙的身上靠了一靠。9 G6 d4 s( H- [) D

+ C9 I. h: [# G: q; R- u3 ~    沈居安这才想了起来,管家有派人告诉自己,可那会儿正在陪衙门里的孙老爷,夏天衙门里要更换一批物件。( y9 n7 g% P+ m5 ?

) t: O4 k5 f/ i( w& U7 K7 Q, H/ ~1 P0 Y    “哦,”沈居安就拍拍额头,玉妙看了他不以为然的脸色,心里有些好笑又好气。9 U5 E# m! T# E6 v0 E
2 J& F" e% Z: [- ^- Q: {9 K
    拍了额头的手还没有拍两下,沈居安这才明白过来,带了三分急色对玉妙道:“朱福来的时候,家里还在闹”/ t) w9 z* c6 o  V) G  r

7 I( t) L1 S- N- [) E; J1 u    玉妙就点了点头,看了沈居安有表情转为羞色。这真是难得的。
, H2 c/ ]* S# f$ v. f, s
0 S# r) ?) K9 C/ c# e; B" `    “真姐儿,天这么晚了,回去吧,免得你娘担心。”打发走了玉真,沈居安这才不好意思地对女儿道:“我一会儿去说说她们,明天南平王爷来,不会给你再丢脸的。”! \% b# U3 U( ~& e/ p9 ~; q

2 l4 W9 }7 i* f9 j" D' h- y    现在丢的不知道是谁的脸,玉妙在心里叹气,想到沈居安倒也不是对姨娘们偏心,只是对于家里的事情疏于管理,有事情出来了就会和一下稀泥。
: v6 H; v& x: `6 h( [; R: `% t: ]
  z: d+ {) d' p    玉妙无法怪他,因为他不能说不是个好父亲,对家里的妻妾子女在吃穿用上都是极大方的。5 P8 r- s$ h+ S* Y
4 D2 X& F  r8 {, B, ~9 y: @/ r
    对房间里的丫头们使了个眼色,春暖等人会意地退出去。玉妙才对父亲道:“姨娘们争吵把外面的男人也带了来,父亲可知道?”2 z9 d* ]/ z$ _" H  k" H
8 V$ C3 ?$ o" b2 Q) _
    沈居安这一下子挂不住了,他仔细回想了管家当时的禀报,越想越气,突然就激动起来,奋然起身道:“太不象话了。”+ F" Z2 V6 k& [, P. u3 y: C; f( o  Q

+ i6 B( D3 s2 q* L3 i    门外站着的小丫头不及打帘子,只见帘子摆动,沈居安一脸怒色走了出来。+ x6 V6 g! _8 E9 k$ x4 i  ?5 g
& Y3 Y' h" u3 {: @* ?5 O
    春暖陪了玉妙先回了房子里,吁了一口气。2 ?- n- n5 q/ S+ Z  ^: D

/ C+ y, @& U4 K5 L- \" C; S: @2 L6 Y    玉妙就笑了,问道:“你这是出的哪门子长气?”7 Z& O4 @; k: ?+ O( R; C1 ?
& ~/ C! I9 t: F" u- U( B2 ]/ z" B
    春暖灯下笑道:“好姑娘,您也可以问一问这府里的事儿,姨娘们要是当了家,那还了得。”: u+ U' M& N) {$ l% A; p7 s
% D( S' a  y2 t9 ?9 c6 }  N
    玉妙带了淡然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道:“姨娘们的事情是父亲的事情。”
发表于 2017-3-5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家务(下)
" m. }2 l# u4 z- t8 Z2 _5 J+ }8 M7 g. F/ p
    已经是掌灯时分,玉妙坐在梳妆台前,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仿佛家里的这些事情事不关已。
' D5 x$ @; Z( T6 w: F  f
2 `  N5 y9 D0 f8 U) ~9 s8 O3 p    春暖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夏波也走过来,两个人一起为玉妙卸了钗环。
  F  e% c: O5 h& R( p' t
% G# E# `* ?  _( @    镜子里的人没有了珠玉的陪衬,只是光溜溜的一头乌发,更显得白生生的肤色儿。春暖想到了姑娘过了明天就是十四周的整岁了,再过两年有十六岁,就要去做南平王府的王妃了。4 e0 i8 g' I2 {

% R6 T7 H- [, Z# w# j    想到了这里,不禁扑哧一笑,玉妙斜了她一眼,嗔道:“又笑什么”# c2 r# y5 @! s- B7 C
- t& D8 Z& c; l  _' ?& ~* p8 b$ w
    春暖忙用话掩盖:“有个小虫子飞来飞去,才笑的。”忙唤小丫头来打。' ], }4 H2 H" W* y4 [
# F# ?& |( K( \5 e- A( \( q
    因为明天是生日,有不少的人来贺喜,玉妙原就说了早早睡的。春暖待玉妙睡了下来,今夜当班的是水兰,春暖与夏波两个人携手走出房,打虫子的小丫头急急地过来,小声道:“好姐姐,我怎么就没有看到有虫子”2 Y9 S( R9 @2 |
, j5 y. c( N- Z/ d
    春暖悄声笑着,竖了一根手指在小丫头额上点了一下,道:“没看到就去吧。”小丫头答应了一声高兴地走了。
. x% @/ d3 }, [# s; B
3 c. X7 \0 ?6 C  M7 z    夏波站在灯影里,贴了春暖,悄悄笑道:“姐姐不用对姑娘说管家里的事,姑娘是南平王府的未来王妃,哪一个敢小瞧了,过了这两年,姑娘出嫁了,这家里没有大太太,肯定不会常走动的。”$ ]1 Z- n1 a5 H5 B# R5 O& J

$ Y$ z2 S' W7 \4 a$ ?# b' `    春暖刚才笑,也就是想起来这一层,听见夏波也这样说,两个人索性走到了院子里的假山石后面。& K  s/ u/ u: u; W3 n* Q2 m1 u: \
" c( g, Y- }2 c/ T
    春暖也悄声道:“幸亏大太太从小为姑娘指了这门婚事,不然太太一走,你看家里乱成不成样子。老爷只知道赚银子,除了我们姑娘身上还上点心,从别人算起,不管是从小夭折的二姑娘,三姑娘,五姑娘,还是现存的六姑娘,七姑娘,他一并都是不管的。”7 a# {. g/ K) y
! \6 \$ A! a- A9 D4 W
    话说到了这里顿了一顿,夏波又接了下去道:“可不是,就是四少爷,是个爷,也只是生下来的时候香那么几天,老爷心里啊,只有银子,在我们姑娘身上留点心,还不是因为一则是大太太生的,二则借了南平王府的名头,不知道为他挣了多少钱。”3 t; q! ^7 `; y1 y$ ]" P

. f4 W2 F, U, K/ T+ X    两个人正说着话,黑影里走过来一个人,先开始看不清楚是谁,走到了月光下面看到是一个白净净的丫头,春暖就唤一声道:“碧月,这么晚了还往我们院里来做什么”
7 l! ^# E4 E1 o" ^, V
3 o( [# z: ]4 \: Q+ M5 b    碧月是三姨娘的丫头,她被吓了一跳才认出来,笑道:“我来找姐姐说会子话。”又对了夏波道:“姐姐也在。”- K! v& R: {6 X1 J. @

! z: x# \, G) x2 d% P) \  b    夏波看左右无人,笑道:“你来一定是有事情的”碧月还是大太太在的时候买进府来的,平时也多有照顾,所以有什么事情就会过来通个声气儿。7 |, B& E0 K! y2 k$ g1 i" T

6 k5 S3 c' c; b" W" t: w. e    眨了亮晶晶的眼睛,碧月果然是有话说:“我来对姐姐说一声儿,明天姑娘生日,有什么好东西千万别摆出来,我们三姨娘又掂记了大姑娘房里的一对宝瓶儿,就是前年王府里送来的那一个画了观音像。”/ T5 n- |/ C. \, a2 u7 N1 n) Q( o
3 f/ r  D) Y. E7 R6 g
    春暖与夏波脸色沉下来,忙齐齐拉了碧月道:“你仔细说出来听听。”
) e9 e( ]6 H5 n' P6 I% p3 y
, S% z; n" y2 e" v: E8 ~5 s    碧月说话也是谨慎的,她笑道:“不忙,等我先转一圈去。”她围了假山石转过来,才小声说明白:
# |+ I' m7 a1 D1 ?# G+ x* d2 q, k/ J. q/ B& v4 G3 P; k$ P5 B
    “老爷带了气进来,一开始和三姨娘发脾气,还说要找四姨娘来问话儿,你们也知道,今天家里的事情儿。三姨娘一见了老爷哪里肯放,又说四少爷有些不舒服。
* p( a! w3 {( [7 U" W5 g
- X9 h  [! O' r, H5 ^- F0 \. E: o# O% K    老爷那个人,家里的事情得过且过,又去看四少爷,就消了气。三姨娘见老爷不生气了,就提起来四少爷的抓周礼,说没有好的摆设会让人笑话,又说少爷虽然行四,却是家里的一根独苗,说要借姑娘的宝瓶儿来摆上一天,“  X" d8 ^: t# K+ `

0 M! \/ E8 R3 l+ B    春暖气得白了脸,抓住了碧月问道:“老爷怎么说”碧月悄声道:“老爷当然是不同意,可是我想啊,还是来告诉姐姐一声,姨娘开始打主意了,没有要到手还会再要的。姐姐得空儿知会姑娘一声,凡事小心一点儿。我听说啊,”
: c' q2 S# z; K8 K3 C8 \. e0 K% J. P; w# t& Y+ q
    碧月更是压低了声音道:“老爷要姨娘里面挑一个扶了正呢。”话音刚落,远处扑腾腾一声响,原来却是一只鸟。
: S; K$ F$ e8 U! I, h# P: c+ D2 G2 [  ]- Y& O# ?/ ?) n
    碧月四处看了看,摆了摆手就离开了。
- Y' T6 [  i% @, x" k9 H$ n; G" u2 [" v1 p; n
    春暖与夏波各有了心事,两个人互相看看,姨娘扶正,论先后论规矩,都要扶有儿子的那一个。
+ A, U* m( U( C8 B. H, R% X  M/ H  G
    这个时候儿,四姨娘房里却传出来摔打的声音,四姨娘对面坐着一个男人,不是沈居安,眉毛眼睛与四姨娘与几分相仿,正苦劝她:“姐姐,你何苦与三房的生气,老爷今天不来,明天会来的。”
2 b7 r9 B. E; S$ i% Q! V/ c
3 {7 g( W" Y% a) a8 n" ]    四姨娘挑起了眉毛,骂道:“老爷昨天说了今天会来我这里的,先去了三房就留下了,有个儿子象得了祖宗,谁又不是不会生。”一面看了兄弟,拉了脸道:“都是你不争气,让你管个铺子都管不好。”0 t7 D% r( a2 _* Q

( P+ N* i  L( w) b    四姨娘的兄弟张堂一看怪到自己身上了,忙笑道:“都怪我,都怪你兄弟没有本事,可是三房里也没有管好啊,她的三个兄弟个个都有差事,比我还糟呢。”
/ d7 S; \2 I% o: N7 K
; h# W. Q/ c8 k4 t1 r3 A" j    四姨娘抽了手帕子随意擦拭了一下,道:“你说话有根据吗?”
& s9 N* e: C3 ]% Q2 v+ \6 ]: |  d7 v/ A8 X0 u% i
    张堂从怀里取出一卷帐本,在手里拍了拍,笑道:“姐姐你看,帐本儿我都弄来了。”
. [- K3 j! J& E% }$ G6 y7 p3 E: m3 Q$ _/ G- ]
    四姨娘伸手去拿,张堂闪开了,托了帐本笑道:“这个你不懂的,还是姐夫来了,我自己和他说去。”* `- |; y/ d: A) i

' [* W; J. u" A$ z    四姨娘就动了气,看了自己的兄弟,道:“姐夫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喊的,他沈家原先是个书香门第,一贫如洗,娶了先头太太,得了一门好陪嫁,书不念了,去经商,现在有了点钱,又从头闹起穷书生的规矩来,我不是正房太太,你哪里能喊他姐夫。”
$ T4 [1 {( o  e! D6 q% z8 m$ y  q
    张堂不明白她哪里来的气,忙陪笑道:“还不是在姐姐这里喊一声,大太太没了,姐姐是年龄最小的,一直都是姐夫最疼的嘛。”
5 i* u! r( u8 O) J8 k
! m7 A4 S( G0 R! L    四姨娘越发生气,把脸扭了,道:“我要睡了,你也去歇着吧。”
! l* g" K" a4 s/ p9 f# c" w! I# C2 F& j7 c
    张堂走出了门才明白过来,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灯下有些伤心的姐姐,心想:他不把你扶正,你把气出在我身上有什么用。
发表于 2017-3-5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生日(上)( O4 o1 _3 f: g7 }

2 f) Y8 y7 @0 N# |, {    第二天一早,玉妙房里的丫头们都起来得很早,往年都会来很多人,今年南平王爷要来,凑趣的人应该更多才对。
/ R) t8 B4 C; f+ M7 e+ S# z' N# _( y
    玉妙穿了月白色的睡衣,听了外面细碎但繁杂的脚步声,这就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的写照吧。& n* y8 N; O( i! ?) J$ y  q
* j- r! P5 ~+ R/ a5 e) [
    沈居安破例地没有出门,他也出不了门,从三姨娘处起来,就有当地的县令,富绅之家纷纷前来送贺礼,早几天就有至友相好家来打听南平王爷正日子来不来。, K  p4 ~1 i% S+ k
' R' l/ K, E6 Z5 D# q
    不止一次玉妙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如果穿越过来,是廊下喂鹦哥的小丫头,那可怎么办!
& f; S6 P/ l3 M6 V+ l: `
- \" q" C' l, _5 X9 |5 ]& t    没有容她想太久,几个大丫头见她睁开了眼,轮着翻来请起,如果不是生日,也还可以多睡一会儿,最多只有邢妈妈来唠叨几句。
2 F+ M. @, a: p2 a' L4 y9 b* G; u0 @" G" L" w7 v( f
    吃完了早饭,二姨娘就带了六姑娘玉秀,七姑娘玉真进来,贺礼前一天已经送了来,是二姨娘亲手做的一双鞋。! P: t# a% x- E
# r/ M3 ^5 m8 m' `
    见她们母女三人走上阶来,玉妙站起来,笑迎了几步。
: Z! s  y: u" l& R. I  w/ w% X, T9 r1 R
    二姨娘见玉妙身上穿了玉色绣金线蝴蝶穿花的锦袄,下面是洒花百折裙,一身明晃晃,额头正上方又插了一只穿珠凤。4 G5 q9 t  @; P* x4 o4 w

. I3 c! u  ^  F# b" I' q/ L) v% H. g    忙笑着道:“这是宫里的新花样吧,可真好看。”
, Q9 P4 V" Q6 i6 G! ^7 U; J) Z9 ]* U1 ^0 k: `9 [. ~
    玉妙倒也不避讳,笑着让二姨娘坐,又对六娘,七娘笑着说:“妹妹们坐。”才对二姨娘笑着道:“是昨天表哥差了小福子送来的,不好不带的。”$ h& T3 d+ ?0 W  O+ A) K

+ }0 c+ Z- U$ T" i# h( u    抬眼又看到三姨娘走了台阶来,身后是抱了四少爷的丫头妈子,笑着又站了起来。
3 w) a+ e" U/ Y9 O  @( O
9 O9 ^0 g7 E; R0 ~1 q9 t    三姨娘老远地就看到了玉妙头上的首饰,恰又听到了最后一句:“不好不带的。”心里一阵的酸涩,见玉妙站起来迎,带了笑走进来,笑道:“姑娘好,姑娘这一身的打扮真是象那戏文里说的神仙妃子,什么襄王会神女的神女了。”
; F7 p; A# Q+ v4 @! c0 Q' R1 m
& Y9 }+ _1 B5 {. p; n2 D9 ]    二姨娘粗通文墨,听见三姨娘说得不雅,忙低了头吃茶。玉妙淡淡一笑,伸过手来逗四少爷玩。
8 m" ]; E, Q; H9 v( [: w0 |
. l& \5 X3 }% C2 k! Q    四少爷才只九个月,见人就格格笑,三姨娘见玉妙挂了笑容逗自己的儿子,忙凑上来笑道:“哥儿也来给姐姐请安,以后有姐姐在,就什么都有了。”$ a' d0 O; t/ B0 D
9 \+ ~1 j" p/ O* v2 p. @6 [4 }; S
    二姨娘又低了头吃茶,院子里一个人俏声道:“什么什么都有了,哥儿这么小就有这样的心思了吗?”
- {, x; Y6 q% R5 e+ y6 B! B! y0 B+ Z% B6 |) B) A/ H3 O' a
    四姨娘扶了小丫头也走了进来,三姨娘变了脸色,正在说话。站在一旁的邢妈妈咳了一声,对玉妙笑道:“一会儿本家的亲戚就该来了,姑娘还该坐下来歇着,今天要劳累一天的。”
. s4 u! r/ V6 S! D+ y: e* f# o$ Y. r! E2 p5 P* b  Y: s; d/ C
    三姨娘与四姨娘这才住了嘴,四姨娘先不坐下来,对了房里一阵打量,三姨娘也不甘示弱,把房里所有的摆设看了过来。9 G6 m# ?3 w4 _; x0 {

& o" a: D9 m3 ]8 m/ v# z" R    春暖等大丫头们随着她们的眼光,就如临大敌。玉妙觉得自已的这具身体应该是生气的,可是骨子里不由得一阵好笑。
2 y3 z- O  N7 \. p) W
" i+ ~5 C4 C# W5 ?    好在亲戚们来得早,大太太是远嫁到此地,沈居安还有兄弟姐妹,也就是玉妙的的婶婶,表姐等人来了,房间里一时坐满了人,邢妈妈才松了口气,要是姨娘们在这里争起来,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收场才是。- d$ x# _; G% g
, f, ], U5 e7 @  F$ O  F2 C/ {
    沈居安坐在外面陪亲戚朋友,县令周大理不一时也到了,下了轿子先对沈居安拱手道:“沈翁,王爷一行应该到了吧?”
8 r7 _8 t" m) {+ d! V; L/ E1 P+ o" `2 r; h7 C
    周大理是个胖子,胖子应该不怕冷,他偏怕冷,格外穿得多,官服下面不知道罩了些什么,越显得臃肿。9 |) ^( s+ d' g
: P, |6 J7 n# B8 \& Q' u
    沈居安知道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只是拱手还礼:“小女生日,劳动周父母驾临,少礼啊少礼。”
! e" {! _5 t1 J7 n/ i' W
) i2 O& V* j: a$ j4 `    他把周大理让进了花厅,花厅外的戏台子上早就开演,请的是一班外面的小戏子。
" [6 ]  p( R  x+ g- |0 E
5 Q- F" V" l. U8 t! p( ]    果然过了一时,周大理对他使了个眼色,沈居安只得陪了他走到侧厅去耳语一番,出来时,两个人脸色都有些凝重。
7 k6 e$ \* j* W8 W! S, I1 g
4 o9 H- c8 b" [! J  @, u    沈居安更是气恼又不能表露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尴尬。/ }/ H% G* r; Z2 ]( o, D3 H
/ Z! M) k$ o% I! a  x8 [+ |
    跟在沈居安身后出来的周大理象是不放心,低声又说了一句:“请王爷示下。”7 @8 _; c. j5 S

! p: P/ Y4 }% f" W/ ?    沈居安点了点头,道:“晓得。”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4 E( M4 l) f: {) F, w0 W. X" P
3 e# L* D8 _/ [- G, S
    南平王爷朱宣是午时前一刻到的,他轻衣简从出现在沈府时,立即就有人一溜小跑进来报于玉妙。$ j; d6 M5 |0 ^
$ i% k0 ~( }$ Q  k( ^
    房里的人就都对了玉妙笑,独玉妙红了脸。玉妙的婶婶姚氏就笑着说了一句:“快吃饭了,我们还是先去饭桌上坐着吧,一会儿王爷来了,我们也是要回避的。”
4 Z7 [' W' R  F" J6 e' t3 u; Z: X1 h" l& R+ v& W
    说得玉妙羞答答地低了头,众人会意地笑着,邢妈妈就笑道:“二夫人请先留步,再陪姑娘坐一会儿,前厅有客人,王爷估计还要一会儿才得进来。”2 g0 F1 m) x0 u
+ r1 @# u* }6 g9 n9 R: _6 _) r
    姚氏本来就是在开玩笑,说要走,人还坐着不动,见玉妙低了头不肯抬起来,忙又话岔开。玉妙才慢慢抬起头来,听她们说笑。
& |: x  {, H; h* H4 m* ~# V) n7 a. `, _5 N' m; C# J# b4 _
    直到朱福走进来:“王爷往这里来了。”大家才站起来随了姚氏避到花厅去。, R: D3 ?; X5 T- C8 c6 k4 d

! N- i2 F" i6 T3 I( [2 W; U    朱宣是在沈居安的陪同下过来的,玉妙带了邢妈妈与丫头们站在滴水廊下行礼,耳边听到温和的声音,一双薄底官靴和蓝色衣襟下摆出现在眼前。+ l' J. {5 W. a+ Y% c2 Z! M4 V

% y6 l. F5 j. F. P! _) J$ G    “妙姐儿起来吧。”朱宣并没有扶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先往房间去了。玉妙跟在身后走了进来,重新又福了几福,才站直了身子仍是垂了头。3 [0 z, r# O' z( L

1 d. q: f/ n" j    沈居安只送到了院外就回去了,邢妈妈与丫头们都停在了廊下。朱宣看了眼前站着的纤细的身子,温和道:“坐吧。”
* a2 I0 \( C9 g# [8 o
% K5 ?+ |9 t0 k: ]0 A- t% E) ?) e; h" G    玉妙坐了下来,不由得抬眼,正与朱宣的眼光碰在一起,嘴角边的笑意就浮现出来,却并不低头,反而对了朱宣打量几眼。
* I8 q% x6 A. S- Y& ]/ |/ u& a1 C( K; ?; _2 f) N( M
    朱宣见丫头们都站在门外离得远,任由玉妙看自己,他却对了房间里看了看,眼底就多了疑惑。
: M% y  {: }9 p  Q6 H, [! U( z. Y9 v+ [, f( H& N+ N( |
    “你坐着。”这是朱宣在房间里说的第三句话,他自己踱步到了玉妙的闺房里,一会儿又走出来。
+ ~6 f% g( Q( p0 i1 s& o6 Z$ g6 `, p# i# p5 [
    朱宣走后,玉妙有些狐疑,走进内室一看就明白了,回头唤了春暖来。
- r2 X# G3 D: t, ], m6 ]
8 a' S- ?4 H5 M    春暖笑吟吟走了进来,玉妙却板了脸,指了床榻道:“这是怎么回事?”床上本来还铺垫得厚厚的,现在也只有薄薄的被卧在。
$ R4 U' P* [4 P$ I0 W0 h( o+ d6 }. V* y+ A7 M
    夏波等三个大丫头也进了来,与春暖一起跪了下来,道:“请姑娘责罚,这事是我们的主意。并不是春暖姐姐一个人的意思。”, y" o* a% p+ H. U) |2 s% i2 A8 G  S/ u

8 c3 d) l; H+ d1 a    玉妙平日里对丫头们十分宽厚,今天真的有些生气了,道:“把摆设的东西收起来,防着姨娘们是对的,让表哥以为老爷苛刻我,你们怎么能这么丢老爷的人。”) F" @; E" H, R$ C2 r6 d- P

% b* P* S' m0 T/ Y+ D6 @+ J9 H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水兰先回话道:“姑娘不要生气,自从太太不在了,姨娘们大胆妄为,只为了姑娘有王爷撑腰才收敛几分,今年越发的不象话,娘家来人,管事的一时不在,茶叶点心都往这里找,就说这被卧,四姨娘年前借了几床去,到现在也没有归还呢。”
8 B: [8 `3 V7 R1 r5 N/ O1 f
$ E. o) w+ \/ }, V    玉妙一时无话,愣坐了下来,不知道如何才好。
发表于 2017-3-5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生日(中)
) A7 X+ Z- M6 W0 h( i$ l0 }1 B
9 Q) B0 ?, f$ D6 F    大太太的慈爱,沈居安的关切,众丫头的相伴,一一拥上玉妙的心头。% z) ?$ g% j$ ~# ]7 j
# Z, _0 \* C6 f' H6 N4 l: {% }
  这个时候怎么合适去想,姨娘们的纷争。1 c% v) I9 J7 ?% L! W
5 \* z# \6 z6 V+ z( l& u: |6 W
  邢妈妈也走进来,颤巍巍的跪下,玉妙坐不住了,忙扶起来,一并扶起来几个大丫头。( \5 K8 H1 ^2 ?

/ C( e! [, v. g# l+ H5 w  邢妈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这件事情,我也是有责任的。都怪我对姑娘照顾不周到,对不起去了的太太。”
9 Z6 n7 ?4 @" i1 M5 @' {% |. d( p& l6 k" F: w: P1 e4 U+ o( P) h& w; r
  以前再怎么管事,也总是个下人。玉妙突然心酸,朱宣走时平静无波的表情在心里闪了一下。
3 z7 e5 A( q$ W; @. Q9 m9 I+ o' j4 a7 B. x) I5 ]9 w% h2 P0 H
  不容她对这件事情再说什么再想什么,一群嘻嘻哈哈的人笑着往这边来,姑姑沈氏的声音最响亮:“寿星佬不出来,我们可没饭吃了。”
6 e# h* P% a9 Z& x
, l/ _, z# l4 G% b, _  玉妙匆忙走到镜前照了照,丫头们为她整了整衣服,笑容重新回到玉妙的面庞上,她扶了春暖的手一手扯了裙裾走出去。
0 A2 u# l) h- G1 a0 n. w  c
* B# c9 K" z0 G  酒宴一直吃到晚上,沈府宅外的街上都可以听到锣鼓喧天,路过的行人都贺彩:“一定是沈家的大姑娘过生日。别人家是没有这样的热闹的。”! D0 `, a3 E, h
9 p  n( D5 ]/ Q/ G1 |& M
  朱宣坐在花厅外面的首席,里面都是内眷,他执意要坐在外边,不肯打扰里面。
5 Y% O& L" ?# x  |0 v' h
, i/ w/ ]1 j4 G3 C5 c! f9 ~  听了花厅上不时传来的莺声笑语,扫一眼过去,就可以看到玉妙坐在首席上,中途又去换了衣服,身量还没有长成,却有春桃夭夭之态。
* C  Z* u; K, G* {6 d$ J* J
" w1 n% W+ D0 q* v  看到朱宣打量自己,玉妙有些慌乱,面前一杯酒又递了过来,却是周小姐寒梅,家里也是商人家,虽然没有沈家富贵,一向走得很近。* |' @6 s: P5 k, M

# A2 ]% A5 }2 m" M) V  胡乱喝了两口,玉妙又偷眼看了朱宣,正盯了戏台象是看得很入神。6 l1 I: o9 F! k% _& y# q* Y$ h

3 Q' j5 Q* w/ V; h3 V9 b, T  面前一群凑热闹的人,玉妙心里还在想刚才的那件事,沈居安陪着朱宣坐着,旁边就再没有别人。
& x! I( l% u, c: x
$ p/ q6 p  {4 d0 u! G" j$ l  这里还是朱宣治下,论官阶论门户,没有人可以和朱宣对坐。
( J) n- N' J" I8 l" K# C
9 k6 T% N& V' M4 W. v  朱宣看了桌子空了的两边,命人请了县令周大理来及当地一位名士来。
9 _8 G3 I/ _& R: M0 e9 E
8 Y1 t, e8 D& [! h9 @  周大理受宠若惊,站在朱宣面前不知道如何是好,堆了笑容先不就坐道:“小人怎敢与王爷同坐?”3 c2 \3 N7 Z+ g6 W4 L, z1 c) j' f

9 r$ v8 S& s, w) p# f! N  周大理还是第一次见到朱宣,以前朱宣虽然也来,总是闭门谢客的多,周大理调到这里也才一年多。
8 W4 k) I+ I+ L  K& p6 d6 n6 G
4 l6 b5 o6 j; {- s  面前这个的年青人,英武壮实,看似憨厚的眉梢眼角有斯文之气,是这一方平安的封王,却没有敢小看他看上去只有二十有余的年纪。* @6 G# `% [. t+ F1 ~! R% t
; W1 S! A& Z3 L3 V- s
  南平王爷是以战功封王的。8 I8 W7 M- |7 E* v" J8 \
* X7 N% f6 _2 C' \0 _
  朱宣笑了笑,道:“我来以前,曾令各方官尹,不得撤离职守来拜寿。周县令此来,也算是你我兄弟有缘,请坐吧。”. A: u4 Z3 V  W3 J% Q8 c

* s4 J% [! E# ~  周大理更是心花怒放,全然没有想到朱宣话里的意思是,你的官职太小,我还没有通知到你。
7 d6 i0 b& h% d, d% [6 _, x2 q6 ?' u- o! h! c. u0 _) h2 d
  就是想到了,此时与王爷兄弟相称,他也只有忽略的。
1 S/ X5 K' S7 Y' V
% e2 v6 w* E& e  花厅上坐着的四姨娘就拿眼睛盯了自己兄弟,张堂明白姐姐的意思,但是装作没有看见。自己只是一个无所出的姨娘的兄弟,哪里还敢上前去敬酒。0 r3 h# z7 S- k# F& S  Q5 |0 F* V
2 c" r/ S0 B/ R
  再看了三姨娘的三个兄弟,不也是唯唯坐在一旁,挟个菜还要先扫一眼朱宣,其实离得十万八千里,坐在最侧远的一席。. H' \' \. C* N0 y/ p

5 y4 e4 W# P3 O! P& ~, T  嗑着瓜子的四姨娘就气得把瓜子皮用力向地上摔,三姨娘一旁微微笑,没有儿子还爱往热闹处显摆。% Q3 ^9 H0 j9 J# F, S) R) `
2 o7 D4 g7 B$ U% a+ r
  朱宣没有终席就离开了,玉妙松了口气,以前就觉得应酬是件累人的事情,至少还有中午饭下午饭之分,这古人的宴席却是从开席就一直吃到晚上的。
" l: |% S; q5 A# N' c8 p% y) E; ~/ A2 O1 O$ u' H# C9 {1 y
  朱宣一走,就有邢妈妈走上来笑道:“姑娘也累了,去歇歇如何?”
1 ?8 |% L0 I. W2 a  w. ]) u6 l  n2 C; Y: J* r
  两个主角一走,女眷们也就散了,玉妙一向不是冷人,却也不是爱热闹到极至的人。都是来往的熟人,知道她的脾气。/ d2 b, N  ~% O
+ q8 s* b( @. `- [8 ~  Q
  一大群丫头妈妈围着玉妙往房里走,行到书房外,玉妙停住了脚步。
( w. f) e- K0 O5 ~4 k0 u
2 _0 V2 j# K- Q* D) W  朱宣就住在书房里,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其实自己在这里并没有受到委屈。
$ G) {! N- j* ^0 |' g3 ?2 M) w& C8 I  f* R- G0 P
  迟疑主要是拿不准朱宣的心思,如果说喜爱,自己与他其实等于是盲婚,朱宣对自己的了解只是经常会派人送东送西的来。2 @1 ^. r3 U1 o& L* c9 U- @
. V$ J% [1 s. B. q
  自己对朱宣的了解却是从太太嘴里,丫头妈妈们的嘴里听说的。
9 K$ R; k2 m: p7 D, o& i. x$ }
- n8 D; r! T' @: |: O# F! h; Z  南平王府家大势大,自己嫁过去并没有娘家的支撑,朱宣对自己礼仪周到是眷顾大太太这个表亲呢,还是真的喜爱自己呢。。。。。。。
* e4 j0 [0 x% o0 X3 [  T3 c" M& A$ X2 G
  或许他并不在乎沈家如何对自己吧,家家都有一门难念的经。一个未来的女婿未必就愿意管未婚妻出嫁前的生活。2 O2 M6 e* z0 j% |' J, Y

6 ?* b7 B8 C# D2 p/ U# o$ d  再说,自己真的是没有受到薄待,想到了这里,玉妙反而拿定了主意。
4 {( K3 d- d" g. H; n% n% p" y9 h9 M# u" Q/ H  }+ O' _( m2 B2 }, F" }
  因为沈居安没有亏待自己,所以一定要去见朱宣为沈居安正名。一想到床上那刻意铺就的薄薄的被卧,玉妙拿定了主意,转过脸儿对邢妈妈道:“请妈妈去说一声儿,我要见表哥。”
! E# \8 J6 d& r  t3 G
3 A3 x( g* @! T. v  玉妙在这里停住了脚步,邢妈妈与丫头们就明白她的意思了,见她犹豫不定,又觉得奇怪。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说呢,还要在家里呆两年呢。' D. M) R) _+ z  Q9 D
& M7 x1 ]' Q+ p6 U* G
  姑娘没有了南平王府,早就是一根浮萍了。
0 b% |2 R! k- Y' m
: k3 C% r0 `# V6 }- u! B  邢妈妈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同来的还有朱福,笑着对玉妙行了礼道:“姑娘请。”
" U2 G; C2 W8 G- W/ [) \- z' E3 K7 U. Z
  朱宣已经换了衣服,是一件朴素的蓝袍。见玉妙进来并没有奇怪的意思。
, L. W! l& p! |
+ }! D4 D' l# F8 |9 i  虽然是简从,他随行也带了几个人,朱福都遣了下去,跟玉妙的人更是远远的站在院子里。
* a' ?. @$ Z% i7 P# E  O4 D2 V; v0 W) D9 c9 V7 H- u
  “坐吧。”这好象是朱宣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不过谁也不能一来就在他面前大刺刺地坐着吧。' R; q) E* K/ Z3 I- t5 ?/ A) p

2 R* ?! l- U+ i6 o  ^  玉妙没有动身子,涨红了脸抬起了头,手里攥了丝帕,说话以前总是要措词的吧。
8 z0 \( l6 U; ^1 `4 h
  O2 e6 T& b9 f9 K0 a' b$ @  见她局促不安的,朱宣就笑了,放缓了声音道:“坐下来再说吧。”9 D3 j, [' n4 _

, A  N" C& Y3 K  玉妙稳稳重重道了谢,象一旁放着的椅子上坐下,想了一下,低声道:“表哥,”$ q& ]- {! _1 q, b$ k

8 J7 Z" B7 X; p, Y, S  朱宣嗯了一声,又想笑。第一次妙姐儿主动找自己说话,难道以后都要这样扭捏着说话吗?
# u8 S7 h! Z- ~% r% _+ j( i
8 b4 X( G7 Q! ~# u" |  “父亲他,并没有亏待我。”清灵的声音从那低垂了头的人儿嘴里说出来,带了诚恳。
发表于 2017-3-5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生日(下)
/ ~. L- P2 e$ K6 m7 ?# B, N* T0 v2 Q
    那声音里带了真诚,坐在一侧的小小的身影也带了殷切的目光看着自己。
: P* e  x0 J6 K( ?, t7 ^/ c3 B( n7 {( E2 }% y1 F* |! W- v8 T- U
  朱宣更是带了笑意,妙姐儿自小珠玉围随,不知道什么是人心难测,也不知道什么是世事艰险。
# h4 w7 E1 \$ w7 X
- |! l4 [) ~" |* l: X6 |  M  @, }  他看了玉妙,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问道:“是吗?”
3 K. L. u1 k5 k1 E- t; X' M
/ l" ]9 \6 F0 ~( y$ c. X  玉妙站起身来,垂了双手在身前,回道:“父亲为了生计,常日不在家。姨娘们。。。。。。”说到了这里,有些慌乱:“姨娘们自太太去后,有此许不安,也是有的。”  P- `  E8 D$ m/ B8 F8 s
' q! [# f5 V8 v- h
  她大着胆子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容忍姨娘们胡闹的原因。, d4 u4 e' b" k5 Y
7 j1 s6 S7 I, \8 w# g1 G
  大太太不在了,如果老爷从外面续弦,姨娘们不安是情理之中。$ p3 P2 p& M4 S9 R' M
# Q* n6 ]% p# \, p& G* k
  但这只是玉妙的想法,朱宣开了口道:“平日里总是有去你那里拿东拿西的吧?”( `$ |, E) O" A- {+ C4 Z0 n

7 J$ N9 z) N# H0 A- j" a3 I1 r0 m  玉妙下意识地愣了一下,恭敬回答道:“是的,她们只有借用。”
8 |4 {% P9 q  _7 a! V% D: e
8 S5 ?8 V# |. D3 Z  朱宣继续道:“有还过吗?”玉妙抬起了头,不明白朱宣的意思,看朱宣面色如常,讪讪道:“茶叶啊,吃的啊,都吃用过了,这可怎么还呢?”! V$ _' {: ?- q8 e' b6 W) u" R0 J

$ n& y  d4 v# t  猛然间明白了朱宣的意思,又辩解道:“父亲,他真的对我好看。”
( `8 \  M+ ?& D6 H1 V2 w5 v, V  S
) W6 }9 ~% A' T: K  话虽然出了口,见朱宣神色依然没有波澜,玉妙恳求地喊了一声:“表哥。”
1 r! J7 O* f5 P& H
0 S1 t, p+ {3 [% _2 ^  穿戴得灿丽的小小人儿眼里水光盈盈,象是有了泪,朱宣心里笑意更浓,脸上却不带出来,又不愿她忍泪,柔声道:“坐着吧。”
! r6 ]2 Y6 o# A! G: G/ U+ Q! B: c/ _
  又是坐下来,玉妙不敢不坐,虽然在别人看来,在南平王爷面前有个座是个光彩的事情,可玉妙这会儿有了后怕,幸好自己来了。
% T% N$ |- j1 D2 P* ~, `
1 E- c5 t8 q) `& R2 \: ?  如果自己不来解释,表哥不知道会如何误会沈居安呢。玉妙现在有了几分把握,朱宣对于自己在家里的待遇还是非常上心的。
) {- o2 U% m7 M) Y- m5 k% a  g% W& a+ u8 C
  她又舒心又害怕,占了上风的想法则是要为沈居安解脱,那是一个不会管理家庭的老好人。% H: \* N" i: m; z: F( L3 B
3 W7 R7 ~, O$ _8 R
  朱宣闲闲的开了口:“妙姐儿,你可知道你父亲要续弦?”这件事情也是朱宣一进门就与沈居安谈话的主因,不过没有想到,沈居安还有别的事情要与自己说。
* H) d* p' [' p( n5 j6 f* N" L* A! `- `
7 |& ?, U8 b* y4 W& ]  玉妙并不意外,但坐在朱宣面前,忽然放松,她欠着身子道:“家里无人主持中馈,父亲有这种打算也是为了家里好。”( @7 c8 {7 d1 V0 O5 _3 P! o1 `
( s, {8 b' ~( c  Y! L2 y
  玉妙说得十分诚恳,朱宣也就不再逗她,淡然道:“我已经对表姨父说过,续弦要从世家里找。”5 u2 }3 O8 P0 d' N* a5 ]
* u0 w' S9 c( Z0 n" j9 g
  惊诧的双目投在了自己的脸上,玉妙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沈居安要续弦,因为怕以后糟心,一直是想从姨娘里找一个来扶正,三姨娘的希望是最大的。# i  I7 j( L, c  p

4 a9 d2 o! O2 s! l# o0 z  现在看来,变化颇大。朱宣如果这样说了,那么家里的姨娘们就永远只能是姨娘了。
& }2 }7 d2 V3 y0 t. o! a* P4 r$ f% X, \
  朱宣象是不愿意再谈这件事情,反而问起玉妙来:“妙姐儿,你还记得表姨母去世时,我来看你。”" O9 A# R2 y/ J

- G5 O- B0 ^- j9 H% a  玉妙忙道:“记得。”心里生出了一丝警惕,旧事重提为了什么?, g, u" |% |6 e
, @) H8 Y8 z% V' l5 B0 S
  朱宣看也不看她,道:“还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吗?”
5 Q* u: U- @6 l: r1 C* t" R7 |) {
  玉妙这才恍然大悟,泪水一时忍不住顺了面颊流下,站了起来哽咽道:“都记得。”
0 s! D/ U2 R( V: L  V7 V# j7 }0 D- F: ^/ W7 ^! k; T; ^1 j
  朱宣既没有让她坐,也没有劝她不哭,还是平静的语调:“既然记得,那就说出来吧。”
- |$ _; m1 u8 h- ?
6 w* t& ^' q, I4 h1 d  玉妙没有立即回答,片刻后呜呜的低声轻泣在房间里传出来。她有心不哭,酸楚却促了眼泪一直地在流。9 J, l0 Q  }6 U2 w) v3 c

+ E9 [6 N! o  z# m, |! |' ~* X5 P  过了好一会儿,才呜咽说了一声:“表哥。”& t. ~( r7 q8 {6 Y

* r. G* V. C) u: _  朱宣象是未闻。玉妙想起了两年前,大太太去世时,表哥来奔丧,对自己说:“以后你的事情,就是表哥来管了。”
2 U+ N) L! `  b. Y
( c/ @$ x! ~3 f9 @% m1 j  外面站了一堆的下人,玉妙用手帕擦拭了眼泪,仍是低低说了一句:“父亲,他真的对我很好。”  l, E; y' `7 D  y3 m" b
; t4 D1 ?$ `5 m# @! I
  送走了玉妙,朱宣坐着,嘴角边渐有了笑意。
' D" d3 u! ~+ o1 @' K1 g7 Q
6 _$ b  a8 T9 S) M% N# ~  房里不敢摆设,床铺不敢铺垫,在这样的情况下,妙姐儿仍然不肯说自己父亲不好。真是孝顺的好孩子。% p5 R3 Z1 [+ L4 V/ g4 s
7 W( n0 b+ t0 g3 d
  想到了沈居安一迎上了自己就与自己匆匆说话,沈家的三姨娘的兄弟与四姨娘的兄弟为了争差事,在外边争斗也就算了,居然敢打了南平王府的名号。
# x) E& R9 m. z% z+ d! _3 H6 g" \& ]2 h1 A. h
  县令周大理不敢处置,这才把这件事情捅到了自己面前来。9 Z& U# l+ [% j) n& s+ w" S! p
- @+ f; r$ \3 h" s/ X
  战场上杀人无数的朱宣这才有点觉得伤脑筋,要守遗训,还要等两年才能迎娶,不守遗训,这两年妙姐儿的日子可怎么过。, L4 c4 Q( H9 q7 Z/ g

8 q# J* r* I* m  朱福殷勤地捧上茶来。啊,是了,还是朱福对自己说的,沈家的吵闹都出了格。1 R2 z8 B3 o  ?

! ]* p2 i4 s% p. t. l6 L  朱宣端起茶碗来,却好笑起来,这都是些小事,要是平时早就处置好了。现在牵扯到妙姐儿,自己就思前想后的。. Z+ |! ]% S) N4 y
9 g3 k7 d0 t$ C8 V
  他有了主意,唤了一声:“朱福。”1 M+ [5 W/ G2 T

+ U" j% m' a0 f6 g6 G, ^& t  自从玉妙走后,朱宣一个人在书房沉思,朱福早就觉得不安。听见朱宣叫,忙走过来笑道:“王爷。”
  B/ ^0 g' N0 _0 X1 f$ x; c. Z0 C9 ~
; p$ G7 u8 E2 c8 d; e. `" n0 Y0 b  朱宣放下了手里的茶碗道:“去看一下沈老爷在哪里,请他过书房来。”0 }" e- `. ^3 U1 g5 J

( W  K' _8 Z1 l( t8 [  朱宣与玉妙离开花厅后,花厅里就醉酒猜拳,无所不为。朱福请了沈居安来,就守在了门口。
1 {7 \# |' d) {1 Y5 T5 G) D, W- N
1 f! ]5 s* J4 e7 z; s& f  第二天,朱宣就离开了,家里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前,只是有些让人纳闷,就是姨娘们三日一大吵,两日一小闹的场景不见了。  a+ h; D0 T8 _/ u) w
7 g; l' \9 R  ~4 l2 c& U( N
  丫头们仍是每日里伴了玉妙针指闲话,外面小丫头刚说了一声:“三姨娘来了。”# Y- h! G8 w8 d+ R# w  w' P
  f9 u$ G$ p5 i, d( s) D7 @) T
  三姨娘就走了进来,她气势是气汹汹的,人却如泪人儿,一进门就跪了下来:“还请姑娘为我这苦命的人作主啊。”
0 t; v- z+ B0 ^. @$ t
" ?, u4 e7 Z  K( K5 d' ]; H  满屋的人都被她吓倒了,只有玉妙倒有几分明白,她放下了手里正在赶的针指,吩咐春暖等人:“扶三姨娘起来说话。”
8 c5 P+ M$ j# s2 c3 U5 @
+ g7 U# K) v% F' |6 R  扶了三姨娘起来,又接到姑娘的眼色,春暖等人避了出去,房里只留下来了玉妙与三姨娘两人。* {9 F9 X5 H! y# H) \
+ i( h9 c3 Y* v  b% i
  玉妙这才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姿势,轻声道:“姨娘请说吧。”
4 `' Y& }7 V7 {& [8 a: S2 M  r* v* U
* [3 ?3 y; m5 l0 ^/ `  站在门外的众人只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三姨娘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然后就是压抑着的语声与哭声,象是心中有千万年不平事一般。- r+ O% g) R0 [" T4 f! q
, v1 S: }* ~5 B# h2 e
  几个大丫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怎么了。院子里三姨娘房里的丫头惶惶不安地抱了四少爷踱步,不时看着掩盖了门帘的房间。
/ d) j, T8 j/ \: B. O4 p% n% a
) G+ e) L" X# l- W$ E: a0 J7 Y  虽然不屑,邢妈妈还是示意春暖等人:“快请了四少爷厢房里去,这天气风还凉着,要是冻着了可怎么办。”
发表于 2017-3-5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得罪
: |$ W' h9 T* [6 \. h
6 d# B7 Z. G# y) f# |, K    三姨娘的哭声渐低,她低了头用手帕子捂了脸仍是不住声,口中只是喃喃:“请姑娘为我作主。”0 W% Y5 T; E$ b$ R0 A& O( M

% o  W  L; f; M; n: s" l0 i  拿在纤细手指中的手帕已经湿透,房里又没有别人,玉妙不愿意唤丫头进来,取了自己常用的一块丝帕送过去。
: P0 T4 [9 o" g$ i- z; W
+ K: U( |9 F, i0 p" ?4 f  接了丝帕在手里,三姨娘这才勉强住了哭声。哭红了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了玉妙。9 V4 T, V% Z4 W1 O
4 u0 |- q& J' B8 m
  一直以来,都避免与姨娘们深谈,道不同不相谋,各人的心思不一样,谈得到一起才怪。% ~6 k$ g9 ~/ a9 Z- w

3 K; K6 l% T8 K# ?  可是今天,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
8 Z+ Z0 C, g# Z" j% y& Y' j* ?8 F- R4 Q1 i# N3 |5 ^) L' R6 ^) w
  玉妙先停顿了一会儿,才正色道:“姨娘刚才对我说,老爷不把你扶正与我表哥南平王爷有关是吗?”
* D$ x2 k' Q% G, J, B1 U1 n- \  E6 T5 x* T1 t3 G2 w
  三姨娘还没有听出来,只是觉得不对,忙辨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请姑娘为四少爷想想,姑娘在一天,四少爷当然会有人照顾一天。”' {  Y1 q6 |0 X. C% C# e+ J

+ T6 M2 V% S& p# P' d# c; E# F  玉妙不由得皱了眉,我在一天,就照顾他一天,我是四少爷的什么人?三姨娘说话不妥当在家里一直如此,以前不和她理论,现在玉妙也当作没有听见,免得打断了她下面的话。
9 z1 j, D5 Q: C8 a$ i# B! L7 C* U3 t: w9 M
  “老爷四十岁的人,才只有四少爷这一个独苗,如果老爷从外面续了弦,谁生的谁亲,四少爷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四少爷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活啊。。。。。。”说着又假意地哭起来。
3 T, `2 H9 L& [' l) V. I% r
& \, {9 v- ?# q' u% |& g  玉妙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老爷要从外面续弦?”
) w* h0 y( I3 o
; }2 y- f  H/ }* R% y  一向是欺负玉妙不言不语好脾气惯了,三姨娘在她面前也就敢说话,她窥着玉妙的脸色,道:“本来老爷一直说在我们姐妹几个里找一个扶正的,原以为是二姨娘,她年龄最大。可是听老爷身边侍候的人说,朱王爷为姑娘庆生的那天,与老爷在书房里谈了会话,其中就谈到了续弦的事情。”) Z, K9 {5 W* s8 ?3 h! _2 n

! V% G% _7 I  O0 Y* r  第一次觉得家里实在是八面露风了,如果是大太太在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消息满天飞。1 j, ~  g) m5 A3 P
8 T  m. _6 A, R/ z, w4 {
  而眼前这个殷殷对了自己的三姨娘也实在太蠢,既然知道表哥过问了这件事情,难道还指望着有婉转的余地吗?
- \0 q' R" W, u/ b. M
# e3 A  @5 m( b  m5 I0 y: ]4 v6 K  三姨娘此来,不过是以为是自己在表哥面前吹的风罢了。三姨娘又傻傻的说了一句:“姑娘忘了,那天姑娘不是先去了书房与朱王爷说了会话吗?”
2 H; [" P- E/ H& V4 n% |& I3 ^  o8 a/ f; C  U( v. X$ Y% o/ }# s
  玉妙努力板了脸才没有啼笑皆非,一加一等于二,这就是三姨娘的小九九。
/ {. _2 T! Z4 C3 u; l& {& @$ h8 u  K* l% A5 r' H; g
  因为自己先去见了表哥,表哥又见了老爷,所以老爷要从外面续弦,就等于是自己的主意。
7 H8 g9 K! Y6 Z1 H& a  X/ Z
0 C  O; j; T3 U8 j. C  表哥就有这么好指使?9 ]5 q* K  ]' c: O
- o! [0 z. D2 X0 y: g5 `
  玉妙的心里倒明白了,沈居安一定是早就许了三姨娘要扶正的,谁让她有个儿子呢,为了儿子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J6 q' |* c; {/ l+ J3 D7 p
8 M) A3 ]3 g* R) X" X, X. M" d
  但是表哥从中一拦,这件事情肯定是黄了。所以三姨娘要跑来找自己算账,自己这个黑锅背得也不冤枉。- [' l9 r. h  G7 z# d; J8 W/ W) j

) f+ `6 n. Q8 i# m/ C. P  表哥不让老爷从姨娘中扶正,原意也就是怕姨娘会刻薄自己。不,等等,朱宣当时说的是要沈居安从世家里续弦,看来还有不愿意让姨娘们当自己以后的岳母的意思。
' Z. l" ]/ I* T5 W( w0 Q/ H3 w) W
! E# M1 g: U& P* W; p  心里的不解一下子全亮堂了,为什么朱宣会特特地与沈居安谈了半天,三姨娘有人通信,玉妙当然也有人通报。
( q0 ~, Q1 W9 _6 r3 O; j5 u" x  v' q) P: P- V# [; h$ J5 s4 x' e
  玉妙不动声色的握了手里的丝帕,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有了谱,她还是板了脸,道:“姨娘的意思我都明白了,只是有话你该去问老爷,怎么跑来责问我?”
0 y9 S& ]4 l. ~3 y8 I0 s4 P3 f: [9 ^0 E8 D+ ?3 Z
  三姨娘一下子怔了,眼前的人带了从来没有过的冷淡气色,又继续道:“老爷该续弦,还是在家里扶正,都是由老爷作主的,姨娘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
+ i, M+ \2 d. o3 U  v! @# W. d1 J" n7 @$ E6 X  q! q
  张口结舌的三姨娘正要说什么,玉妙不容她说什么,就起身道:“姨娘先回去吧,晚上我会和老爷说的。”5 g% X3 L3 ~' y. d5 m+ p
6 k6 J0 d6 E) t, o$ C8 J  c
  “哎,”三姨娘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只见玉妙已经唤了丫头们进来。只得悻悻然离去。
3 O+ ?- \4 z. F# V9 i9 e* W/ r3 Q3 s, D+ I6 K/ z+ v# z' }3 M; S
  玉妙就坐在了房间里,不是不生气的。又想到三姨娘被自己训了几句,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又要有别的主意出来了吧。) k1 u/ k' r* f% M3 ^

" X3 d! t- z7 w, h/ ?  三姨娘这一下却实在是蒙了,以前在玉妙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是因为太太没了,而姑娘一直是个好性子。! J* Q! K4 r- [5 `

( {; e8 r4 n4 ^4 U  她在房间坐卧不安,与丫头春雨悄悄谈起来。春雨大惊失色,道:“我要是知道姨娘去和大姑娘谈这个,我一定拦着的。”8 S! j- p) ^/ Y9 ]# M8 c0 v0 H# N
: z4 O+ x9 a; s3 f" L+ Z: t
  房里一时无人,春雨隔窗看了廊下给鸟添水的碧月,道:“碧月也不拉着姨娘。”
: m  k; s2 ?+ L4 _8 g  |
. j- E- L+ Z1 c( _! L/ \7 ]' x9 V  三姨娘道:“你别怪她,她不知道我去作什么的。”碧月到底是大太太手上买来的人,三姨娘一向不信任她。* ~$ K' e/ T/ l3 D# L
- f  S+ Z7 X$ J4 w& q# _( k
  春雨带了迟疑,道:“姨娘怎么知道老爷要在外面续弦与大姑娘有关?”# V; T( c- `2 H* [7 e0 q6 y

9 N5 q; m; U7 w! o3 ?  三姨娘支吾着,只道:“这你别管了,”她拉了春雨的手,道:“我这会儿觉得心里直跳,你说我是不是把大姑娘给得罪了?”
% {9 I  ^# v: e) {0 @$ T  P  T1 t' k! p( G8 f
  春雨先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定定地看了三姨娘,又道:“是四姨娘告诉你的吧?”对自家的姨娘太了解了,又有了少爷又要花钱,哪里还有打赏家里人听消息的想法。
: \6 l. O) V' E, @. @& X
1 I! ~/ \. _, |  三姨娘没有说,但表情却泄露了几分。春雨就恨恨道:“她自己怎么不去找姑娘闹,就会挑唆了姨娘去。她又没有小少爷,又没有姑娘,光身子一个,现在是求不到大姑娘什么。”
- }8 B( K6 N* F2 l6 r2 ?/ M5 j0 g1 h% j! N
  一语提醒了三姨娘,带了愁容道:“我,我当时只是生气了,原以为老爷为了四少爷,一定会把我扶正,听了四房的话就按不住性子了,现在怎么办?”
2 X9 U% r" A% A3 E' y' t% ~8 H1 n: u5 _% v8 o
  两个人正在犯愁,就听到碧月在廊下笑着问好:“三位舅爷来了。”# x9 x$ e% N& j: E9 k

  a7 \0 _/ g% |% _  三姨娘的兄弟大步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对春雨道:“你先出去,我们和姐姐有话说。”! J8 \9 }" ~; f5 q6 f" H9 v+ |' F

' Q' ?; W' u3 O: n  春雨走出来,与碧月坐在栏杆上听鸟叫,过了片刻,三姨娘的三个兄弟离开,房里就是一声:“春雨。”" b9 t3 c  t8 }( V0 L: X
! ]' z* x" j8 C$ ^( x$ `
  碧月抿了嘴儿笑,悄声道:“快去吧,姨娘离了你可不成的。”
" Z' b0 B, t: v' }
8 h! X9 X. o- w" ]1 d1 U  春雨走进来,见三姨娘更添了愁色,道:“这可怎么好,这三个不争气的东西,把什么帐本儿落在了四姨娘的手里,现在赶着要我去求大姑娘。”; {- `# z% e: F
" t$ Q# K+ \" E/ T' {9 T6 }& p) i
  春雨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了。
发表于 2017-3-5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信柬7 a* M  \& w6 |% O! Q* H) T2 ^
) ~2 ~' d6 f$ S  F  c4 c6 R, @
    一个多月后,一匹快马在沈府门前停了下来,门前有两个守候的人,看清楚了马上人的面孔,忙笑着赶过来。6 z2 L& b! X7 C
- b; I% h7 O+ S$ [3 o
  朱福笑着道谢,把马缰丢给了守门的人,看了看近黄昏的天色,道:“沈老爷在家吗?”6 k+ a7 l+ [: i1 j% z
) Q' V$ q: t2 i" `1 p
  “老爷刚回来。”守门的人一说完,朱福就疾步走了进去,倒把守门的人弄愣了,这出了什么事情,弄得一头的汗。
4 K" M, j5 ?  S9 g+ h( ]6 {# @) ?! }; g
& Z% }- q) Y3 G6 J  正在吃晚饭的玉妙也糊涂了,对春暖道:“这个时候过来,你不会弄错了吧?”就算送端午节的礼也有些早,这才四月里。
( h0 l3 L! S5 j# Q0 D
, O0 _7 m8 V, D0 S0 n. F: x1 Z1 s5 B; w  眼尖的夏波对了窗外道:“姑娘看,真的是朱福。”& f& b3 t6 ?+ u

' [" `3 w4 R5 P  暮色中,朱福笑眯眯地往这里走,他在沈家是熟门熟路,也不用人带路。2 J2 G0 Z5 k0 M3 \7 l5 }, ^

8 |; T7 O, p4 |0 Q  玉妙也笑了。3 C0 e# Z7 \/ C8 L  ]
* R  r% F5 _. \& b7 k4 C
  朱福走进来利落地行了礼,站起来才笑道:“一个多月没见姑娘,姑娘象是又长高了些。”
& O; u" @1 G+ H$ Y: f( r; @- u! V( H8 J6 D
  满屋子的丫头都笑了,春暖笑道:“姑娘坐着呢,你怎么看出来长高了?”. h5 i7 h/ Y3 v

- w  W! p9 J5 w  朱福嘿嘿笑了两声道:“上次姑娘坐着,我跪着,觉得姑娘的背影只到墙后观音像的一半,现在能盖住一大半了。”2 l$ Q  ^! J, w" R" H
" ]4 ]6 ]+ C, f# D* f, O
  玉妙看了春暖,嗔道:“还不去给小福子传晚饭来,再去弄热水让他洗洗。”房间里刚掌了灯,可以看到朱福脸上未干的汗水。. ^! l$ _( ]9 h0 S. F  Y. \" B# X! p
" B4 y1 x6 w: {8 a
  春暖忍了笑带了朱福出去,不用小丫头,亲自为他端了水来,朱福说话客气:“有劳姐姐了。”人却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伏下身子就洗,也不拿巾帕。
: x. ^* K% E5 Z2 w5 V* \, B5 r$ t% w: {
  三把两把洗完了,一才伸手要擦脸的巾帕。春暖递给他,又取笑道:“看你,象是谁家的爷。”
  O9 i) s0 p+ p; E' p, {& ~5 }( i+ n$ S6 I/ O. n
  朱福把脸擦干了,站开了两步,才对了春暖笑道:“好丫头,难怪姑娘这么疼你。”
0 `/ r" L! x. Z9 g$ j* d7 Y. E/ C+ x' r' Z% z4 {1 E! I" _& q1 G
  不等春暖发脾气,先跑开了,吃饭的房间他也是知道路的。4 z, R! k* z- B9 D

1 X0 p" C7 f1 l. b3 a6 {  春暖急了,轻声道:“哎,你倒是告诉我,你来作什么?”7 j6 H/ n, ~3 I: p# \: h
  W3 m% x/ U6 m
  朱福嘻嘻笑着回头道:“反正是好事。”不管不顾的去吃饭了。
8 i, F- ~; p# `. R6 l% T. N! q  Y! N$ r) B& ]* ^/ S2 f
  春暖一向与他闹惯了,甩了巾帕在盆里,自回到房间里去侍候玉妙吃饭。
, \( y0 t. k( c( v1 [' \5 j, L7 x+ M
  饭后,沈老爷命人请了玉妙过去,春暖让夏波,水兰陪着去了,自己带了小丫头铺床,看着差不多了,又命人请了朱福来,盘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王爷为什么这个时候差你来?”
4 [+ ~7 i: T9 ]) D( X2 r, J8 T6 q( e2 y
  朱福只是看着她笑,盘问半天,才说了一句:“等姑娘回来会告诉你的。”见房子里只有几个小丫头在里面,伸了个懒腰:“跑了几天的快马,我可累了。”自打了帘子扬长出去,不管春暖在后面跺脚。
& v2 u. u! y! T5 _6 x; u$ Y: x
! T* d3 m. O- u5 t9 F/ ~  书房里,沈居安与玉妙对坐着,中间炕桌上摆了两封书信。一封是朱宣来的,一封的署名却是京都的表姨娘,朱宣的母亲。
: m' x! |# g8 f' `
  \% h( `% k  p7 z- ^* X: \5 n" u  两个人都看过了信,沈居安的目光缓缓地从女儿的脸上身上看过,心里舍不得。, y6 R0 t* N# x' `1 I
8 J2 \+ |9 {# j$ k5 A
  一眨眼就成了大姑娘了,这是妻子唯一所出。
( b* _7 x# u1 N8 ]$ a$ ~( g/ Z" ?! k, F2 t! l6 Z
  再看了看桌上的两封信,南平王府此举,分明就是认为自己没有照顾女儿。  L" e! e2 g4 r6 H5 o
2 O: P5 [: a6 s  H+ x
  玉妙则低了头,心里振荡不已,万万没有想到朱宣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感觉到沈居安的眼光,她也抬了头。! X1 f; v6 j3 k$ b% L/ {. C
, j0 P# a1 i$ l5 A$ |4 K" D
  却看到几丝白发在沈居安的鬓边。玉妙反复想了想,毅然道:“父亲,女儿不去。女儿出嫁前还能在父亲面前尽孝几年。”
1 p" i/ a4 j" C% g6 {, L
! g9 q  Z8 g9 b! ^  t% h0 ~4 c+ t3 h) @  桌上的两封信虽然出自于两个人的手笔,意思却是一样。朱宣的母亲南平老王妃说自玉妙的母亲去世,日夜思念,祈盼接去同住,且家中无人中馈,也就便教导。
4 [# E9 `8 G# e& H# E
+ u/ F1 l. t9 v% ?% m2 G  一顶无人中馈的大帽子压下来,沈居安想想家里的情况也有些脸红。
/ ]: U% `, s+ g
, ~% S2 i* N4 P! L' \  朱宣的信就简单多了,奉母亲之命,先迎了玉妙于自己府中,年末回京再送到母亲身边。
( L& Q! _) f. X. C4 D0 Q' h8 H  }
9 B1 j( P+ j; h, K9 V  虽然措词亲近,但不由得沈居安心里难过。这里离朱宣住地不过五,七天的路程。既然是年末才进京,年底再接也还来得及。
7 M. B: k0 N& s0 k& @% b$ P4 z1 C+ ?& g2 C
  而两封信里都是急切地希望玉妙立刻动身,象是这家里片刻也呆不得的意思。
' \$ ~% E/ N+ w6 ^" T" p  e0 m' ]6 j8 L4 [; K& q$ Y: Z3 q
  而朱福随信带来的口语就更明了:“王爷说了,快船已经沿江而下,三,两天,姑娘一收拾好,就可以动身了。”
; K! ^& H6 b0 N/ k8 h$ E* Y+ X: v2 J# a( b6 X+ R
  自从与南平王府攀了亲戚,这几十年来,第一次以权势压人。信到船随后就到,不走也不行。
) W0 E; {0 q. e6 U* \
- f! r6 e/ J) \6 k) m* K0 h  对了女儿眼里的坚决,沈居安欣慰了。自己不善于管家自己还能不清楚,他含了笑语重心长地道:“好孩子,既然来接,你就去吧。京里除了姨母,还有几位表姐妹,可以相伴。”
% z6 Z. [# ]! k5 P1 u( U* p. {% _; Z% a
  早早晚晚都是人家的人。8 `$ s, g* C8 M( v8 O

* p% w9 k' X- D! ?* ^, L  三姨娘与四姨娘站在廊下悄无声息,这一会儿相安无事。侧了耳朵也听不到房间里在说什么,半日静悄悄的,沈居安携了玉妙的手突然走了出来,四个人都吓了一跳。* I! @* C& T( ]& O9 S
4 @7 k) G: m: {& m/ Y
  静夜里,沈居安发怒地声音传得很远:“谁让你们站在这里的?”
& C2 K: b# N' X0 U4 p& t4 S9 z, z# h% ^% W
  过了一会儿,玉妙走了出来,院子里,只听到三姨娘与四姨娘此起彼伏的哭声。
3 a% ?0 i7 E+ a* z& _# J' N& b
* A+ V9 i& Z6 j4 _! U) L  十日后,一艘挂了南平王府灯笼的快船沿江而上,玉妙在舱里,透过船舱窗户的竹帘,还可以看到前面各跟着两艘小船。: n6 N. l) \6 z$ ?
0 q) Z4 M$ _, {" d
  带船的是朱福的父亲,朱宣的大管家朱子才。. Z+ o9 m1 K/ ~3 Y# Q3 v0 z" q
/ _6 ]' ~: F& Z) K- j
  丫头们没有做过这么大的船,新鲜得不得了,船只走了半日,就晕倒了两个。倒是邢妈妈积年的老人家,反而没有事情。. M; f9 D: F: R  G( j6 o% }2 }( x* U5 ^

( e9 ^4 T- @2 c  邢妈妈坐在一边,自从知道南平王府要接玉妙走,整日里脸上就乐开了花,她家里本来又没有什么人,却也不愿意跟随玉妙走,怕去了王府里给玉妙添麻烦。
2 a/ @/ ^5 B5 k% [& G- ?6 D0 b4 _4 l2 D5 i6 Y
  玉妙好说歹说才把邢妈妈带了来,只要自己能照顾到一分,她是愿意照顾这些一直照顾到自己的人。& g. n+ k; e2 p: F! t' m) P

$ Y! i" l" u" \/ O! U- O8 G+ O  邢妈妈落了泪犹自说:“王府里一定给您准备了侍候的人,我们这没有见过世道的人去了,只怕让别人笑话。”* A1 e) y6 |1 y4 w

  |" l) P" @) a+ \, s# Q  但是上了船,又欢天喜地的。她本来就是大太太预备了给玉妙带孩子的。
8 q9 q; Z3 L0 W* F" d, g) F$ v  O/ D4 ~; |$ I
  也是邢妈妈给玉妙出的主意:“姑娘今年十四周了,去住上一年,再回来一年,出嫁的日子就到了。姑娘就当去走亲戚吧。”
6 E; b2 `5 N- w0 \; r: B
! Y* c+ A5 J1 L3 w! a0 A+ j+ L  这才打消了玉妙最后一丝顾虑,听从了父亲的劝说出行。
发表于 2017-3-5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进府. `; q; I: q) M6 \( |$ r8 M# \
% ^2 F) p  X9 E  A; Z
    看了船头上站着的朱子才,笔挺的身姿立于船头上,如钉子钉着一样站在船头与沿途官员寒暄。
0 g1 k7 E) ?  U" |% y- a
' @" q9 d& X1 `3 C$ T+ @  沈家大姑娘此行虽然没有张扬,但多有好事人打听了朱子才此行的原由,就有先得风声的备了礼物送来。5 K( Z- }/ T2 r( `
7 Z8 y5 N0 a5 n; ]! N. U
  朱子才有的不收,直接回绝,有的则收了,送到舱内给玉妙看过收起来。. D( q4 X# X' ~# Q: o5 S

5 A5 m! o1 R. O! p: \1 a  玉妙手里正把玩了一个玉玲珑。除了邢妈妈外,还有两个上了年纪的妈妈从南平王府里来,笑着坐在一旁。
9 ?& L$ O, F1 R5 c. u
7 P$ N5 k2 I7 ]# ~( p  O5 I" X  她们也是有眼色的人,如果玉妙不唤,只坐在舱外等招呼。两个人服饰气度不同于平常人家,又是朱宣派来接的,玉妙也不敢怠慢,每日请了两人与自己相伴,半点儿也不敢错。# {* R$ b5 D# F" N" C9 V0 N$ u
2 ~/ P" V" u! T, Q$ y0 s- Z
  邢妈妈与丫头们更是刻意地与王府来的人相好,把王府的事情一点点传到玉妙的耳朵里来。
* B; F; ^( C+ b! C- ?  z& D3 f6 l+ _3 p
  行了三,四天,玉妙也基本上了解的差不多了,朱宣的身边,这两年来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几个人。$ d" `5 ?' m7 `: [: t4 K

8 b* d; w; a' P  因为第二天就要到了,玉妙早早地吩咐邢妈妈把带给朱宣的土仪准备好,又拿出来一封一封的赏封,准备赏人。
( C$ x+ D. G2 [* G/ @
; i. T( \, q$ @  来接玉妙的祝妈妈就笑着上前道:“姑娘不用费心,这些个,王爷早就准备好了。王爷有交待,姑娘去到了,就如自己的家一样。”
# m6 k5 B. X( l' {
& U0 J0 }6 v0 N& ^+ J* K  另一位杜妈妈也欠身笑着附合。8 k; B( X  d) h" h

' \6 B  w6 q% a. i: ]  玉妙忙笑着答应了,祝妈妈走了出去,就听见她唤了王府的人,低声的吩咐。/ u/ I  ~! B" H5 Z( p5 Y# B

+ Q; f8 d( a7 b1 y% `  走水路,行程缩短了几天,最后一个在船上睡的晚上,玉妙听了水波拍荡,拉了拉身上盖的大红色绫被,透过洒花纱帐往外看,值夜的夏波,水兰,带了两个小丫头睡得正香。
9 T& l2 p) g4 L6 e% v) R" \: s" b. }9 Z: }0 A: e
  船随水摇,一开始不习惯,习惯了反而象睡在摇篮里,摇啊摇的不知道多惬意。
0 S* L% I3 s2 v- {
7 t# K: Z# }* ]  裹了被子的玉妙舒服的轻叹了一口气,明天就要到了,心底里并不是不担心的。8 k( _. r7 g, }( S- @

. `; s# [) q" w5 c4 R' B  船到了的时候,刚过午时不久,就在船上用了饭,一乘八人大轿上了船,接了玉妙下船。
! m# V  J/ b. p% \& ]  L0 f. A; D) O
  春暖等丫头一个不少的跟了来,看着亮堂的桐木八人轿,都压抑不住自己的笑容。
3 {. C/ E9 @2 S3 j& N/ F
- P1 I0 t0 o: P$ U% `$ O  十年寒窗苦,中了秀才也不能坐八抬大轿,姑娘真是好福气!* Q; G# m. \/ t: X+ f; X, V! y! \
3 r% r9 T7 \8 w* u
  心里夸赞着,又是几抬小轿,祝妈妈这几日里已经摸清了春暖等人的身份,陪了笑先请了春暖坐上去,随了玉妙的轿子而去。
6 W8 f3 r( c* t( M% \4 X9 ^/ ^$ z7 L- [( o1 Z9 e3 U, n
  然后就是邢妈妈,夏波。水兰与另外一个大丫头引冬笑着辞了,祝妈妈这才与杜妈妈上了小轿,剩下的人坐了马车行了足有半天,才远远的看到城门。
7 X$ u9 a( n9 |  Z
7 C+ F$ P9 ^! F: j7 l" b  朱福骑在马上一直在玉妙轿前轿后跟随,他在马上伏下身笑道:“姑娘,王爷接您来了。”
2 v" |- b# c5 E. U7 G2 ^0 I* k6 ?- {3 J2 H& W9 n, U1 L
  玉妙也看到城门外散着几匹马,朱宣还是便衣,随身只带了两个人。轿子又前行一程,朱宣脸上笑吟吟的表情都可以看得清楚。
1 `  X3 \$ z/ [
- C4 b0 @% d! D+ s  a- _  春暖虽然在轿内,四周的动静却通过朱福打探了个清楚,刚要说话,听到朱福命抬自己的轿夫快步前行几步,停下来。3 H: g! f. [  X0 {: \# f

; u7 F7 N+ e! K3 `: s( u. h  春暖下了轿,不无褒赏地看了朱福一眼,走到玉妙的轿前搀了玉妙下轿,盈盈对朱宣拜倒。
9 e  \0 B& t% g; p
: }* |) O+ a* e4 g2 |8 h2 z  朱宣这一次不是先说起来吧,而是走过来伸出一只手扶起了玉妙,对她上下看了,也笑道:“象是又长高了些。”
2 V, a; |$ b" h% T( E& p* Y, K- l" N" [% R( f0 y0 Y) b
  玉妙低了头,微嘟了嘴,虽然对以后的生活有戒备,虽然前路未卜,但还是有些飘飘然的。5 J+ {6 O/ @: T# L& X* Y; C  i
4 N1 W, k, n0 _0 {1 f2 Z
  朱宣看她孩子气,携了她的手又送她回轿内道:“有话回去再说吧。”
6 w, T8 j" Q9 O( _( b
, Q) x  ~! i% j/ p8 V  朱子才与朱福带了下人也来行礼,朱宣命起来。自己先上了马前行,玉妙的轿子跟在其后,一路招摇到王府。5 g7 ]3 X# a! I' L2 _- C" c) p) ?
0 v7 V9 g( q1 W5 p6 a
  春暖早就听说了省城的盛况,以后在王府指不定什么时候出来一回,抓住了机会拼命看,见到了宽阔的青石板大街,见到林立的酒楼,店铺,却有一个疑问,怎么大街上没有什么人呢?只见隔了不远就有士兵。
4 d5 Z9 H6 [' c5 ^7 K8 M
* ?3 e  ]- `: @, b  虽然没有看到人,也饱了眼福,春暖把绸缎铺,针线铺等记在心里,万一姑娘有差遣,也不会跑错地方。
# u4 K" |& V4 m/ _1 z7 c* N1 @" Y; e' C: [, e
  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街道,静谧悠长、绿树荫荫。再过去不远,王府的正门出现在眼前,两个大石头狮子蹲在两边,兽头大门前坐着十几个人,正门却没有开。
) X6 S$ v+ U- g, j. {( r# [; W+ U
5 v1 G* S9 _0 `4 a, K  玉妙的轿子被人引着从角门里进来,朱宣也是从角门进去的。
& c9 x/ W+ x6 I: x  _6 j
2 U8 M- t" v& ]6 Z  轿子在二门以外停了下来,轿夫们退下去,换了几个健壮的小厮。朱宣下马在轿前步行,从后面看,他的背影厚实而有力。
% j. d( T( |5 P0 P+ n( V/ t& C. g9 p  a* a! [8 l, V; X/ k6 k* L; L
  一大群人等在正厅的门口,玉妙在正厅里重新给朱宣见了礼。$ z& m0 r6 |: S5 A& N+ d

2 [$ S" h/ ~) X- W  这个时候的朱宣不象是城门口那个和蔼可亲的表哥了,也不象在沈家时的平易近人。没有表情的朱宣在厅内严肃的气氛下,才象是八面威风的王爷。
% r: [* @2 b$ K) q# j/ Z4 u
' Q/ V) f  v0 v& i! k& Y  问了沈居安的起居,朱宣就道:“马上就五月了,你住在园子里,那里凉快,这几天就先在东院里住下吧。东院是你冬天的住所。”
4 @  Y0 w% ~; K2 F. o/ q
( c- e4 \: z+ i% ~" S  玉妙站着一一答应了,也许是光线的原因,总觉得朱宣象是隐藏在暗影里的雕像,就象庙里高高在上的佛像,说话的声音也带了嗡嗡声。
- b" ^: L% n5 K" }9 d2 ]: A7 e+ t! {# g5 }" M3 Q
  朱宣说完了,眼睛就看向了门旁侍立的人。就有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青妇人走过来给玉妙磕头,口里说:“易氏给表姑娘请安。”7 H6 c: G0 q$ g( _6 a0 N- X0 B
* b. Y1 ?- ?/ z# B( y5 ~
  “石氏给表姑娘请安。”
+ e- X+ C  W6 f0 ?
& p$ P, @! a- s  玉妙就知道是朱宣现收在房里的姬妾了,她忙要站起来,朱宣冷眸扫了她一眼,道:“不用起来。”
% `: }2 J- l; p7 L4 }: |$ R* }1 {1 T3 {! F! T4 i2 H
  虽然这么说,玉妙还是欠了身子,让邢妈妈取了上等的赏封来。
3 Q/ S+ b, E' ~3 T
5 A0 M. E5 ]; G  X" s  易氏站起来,就对朱宣陪笑道:“姑娘应该累了,是不是先请了姑娘回房里歇息?”她看过朱宣的表情,象是也没有话要说。
# y8 K; U2 P* G1 Z4 S! p
2 D( S" K6 P) `; A! t3 r  朱宣就点头道:“你说的是。”& x4 G6 n/ X8 `# U; m: P

5 A! v1 d8 e' _2 I  易氏与石氏就簇拥了玉妙出门,玉妙也松了口气,在正厅里呆着,总觉得有压抑感。
4 R9 f" c0 h6 n# o- r  b' I4 }' t- Y- N3 y1 |8 j
  进了东院的石拱门,易氏与石氏也活泼了许多,石氏先笑道:“早几天我就和易姨娘收拾好了,只是不知道姑娘喜不喜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