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听他/她说] 论偷情,谁更胜一筹?||蜜思喵 陆拾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4 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落汤鸡 于 2018-2-4 03:23 编辑 - g+ _+ B7 j8 p2 Q! `* a% x* Z7 N
- T' M/ O2 Z- r- x7 o- \2 Y
932eaa5071acb8ea50adbeb0cac1cc9d.jpg

* F6 j  ^3 I6 |4 E: V
《论偷情,谁更胜一筹?》
# v9 u1 ]$ p; z/ C5 M6 i" f! q
办完离婚手续以后,杜平与许晴携手从民政局出来。! G  |" P  P  w+ K2 h" Q1 ]
* X# u/ g2 h4 l/ h
许晴晃着手中的深红色小本本,朝杜平娇笑:“现在我俩可都是单身啦!尤其是你,秒变黄金单身汉呀!”

' M0 Y( l6 I! n% P( F; M3 }
杜平一把揽过“前妻”的肩膀,戏谑道:“还不都是为了儿子嘛,房子车子都在你名下,我还怕你跑了呢!”

; w: J/ ^  R) q; V  z5 q2 u
许晴斜倪他一眼:“就你鬼主意多!”

! S! k1 H% j2 x7 m6 h/ Y
房产新政出台以后,这城市里许多夫妻为了添置一处学区房,不得已“假离婚”,将共同房产转移到其中一个人名下,另一个便能无拘无束的钻法律空子。

3 o2 @! v1 Q/ c- Z5 X
当然,到最后弄假成真的也不少,但杜平和许晴都坚信他们不会出岔子。
4 D# _/ Q; r, C4 U
结婚八年,虽有磕磕绊绊的时候,但感情基础是深厚的,甜蜜度也维持得恰到好处。

8 [. B% Y' Q) {  l" ~
比起那些捆绑在无性婚姻里的夫妻,他们对彼此的身体依然充满向往,在这婚外炮火连天的时代,实属难得。

4 G6 z4 L8 I% f. Y9 _0 s1 ?: n
刚一到家,许晴就被扑倒在大床上,她欲拒还迎的抵抗了两下,随即软化成一滩柔水。

  e! ?, P: J7 v; A
其实,她向来习惯了杜平和和缓缓的推进,他这次的动作比以往稍显粗暴,她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并不反感,反倒更加激动,浑身的细胞都像是在叫嚣:“快点,快点……”
8 P2 l! l% }+ D7 k
也许是现实中身份的转变,兴致也跟着水涨船高,彼此心里都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新鲜劲儿,于是不断变换姿势,任爱欲的浪潮在惊风骤雨中恣意席卷。

) I& X0 W( k$ l: f; L( j
不记朝夕,不问归期,不知疲倦。
# x! z( C$ P6 E4 A; y) N! ~1 s6 u
他们找回了宛如新婚的体验,就像书里写的那般:“也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下酒。”

1 h3 G; A: K8 g4 u9 I. R) a7 [
此时此刻的许晴,很幸福很满足,丝毫没感觉危险在逼近。
7 r( m2 M" V1 N1 ]7 T
学区房很快办好合同,就等着拿证,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顺。5 L4 o8 e; x. c: a% y/ P
& p5 S8 |7 R1 \6 q; N% t  X
杜平又要出发去广州,代替公司洽谈一个大业务,许晴早已习惯了这种突发情况,熟门熟路的帮他收拾好行李箱。

$ a  z8 L5 j8 N4 @7 n) U
她一向是个温柔小女人,但她身上并没有许多小女人视作撒娇的矫情劲儿,她从不自怨自艾,从不在意各种纪念日时老公身在异地,忙得忘记了礼物和红包。
9 s. S- N0 y* b. ^) \
她很拎得清,单靠她在银行坐柜台那点死工资,连维持日常开销都不够。
0 I( G1 D8 X9 P. o
所以,她一门心思当好贤内助,杜平也最欣赏她的善解人意。
, _: E; @+ c  N1 x2 }
但许晴不知道,杜平时常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相信这绝不是他独有的经历——傍晚时分,穿越一路的红灯疲惫归家,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看着厨房里煎炒烹煮的妻子,看着地板上认真摆弄积木的儿子,眼前明明是一幅岁月静好的温馨画面,心里却莫名的寂寞而凄凉。

) s% z6 d) g, Y* U( k3 P
他总觉得自己还年轻,可骨子里那种蓬勃的、热血昂扬的生命力已经被一点一滴的剥夺了,一点一滴的在流逝。

. }6 {; G2 J8 H0 [( k
他害怕这样生活循环不休,这意味着衰老提前到来。

1 `  t4 O$ E6 e! O
在他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他想挣脱这种惶恐,又找不到突破点。
5 k7 f! E% f. n
直到在酒店附设的酒吧里偶遇陈欢。

2 E- m# v# S& k; u/ [, ~
fb9d08ddc6816cb3d93ea5cc6fad5046.jpg

4 }1 Z# T7 K; f: D
之前,身为对方公司主力军的陈欢,在利润分配比例的细微差距上紧咬不放,而杜平严防死守,次次都有惊无险的避开了她话里埋伏的大坑。
4 q0 Y5 \5 R+ `0 B- }
这位商务总监一头利落短发,每天不重样的精致职业装,气场强大,逻辑清晰,看问题一针见血。

! S4 z. l' M. K, {1 @' n
杜平知道,这是职场一路浴血厮杀攒下的杀气,那种不服输的劲头和他很像,他甚至感觉到一种隐隐的压迫。

: y( T+ ^: ~7 M5 P; ~/ l; x4 b
几次交锋,两人斗得旗鼓相当,谁也不甘下风,谈判进行了半个月,依然僵持不决。
9 Z0 k( U7 ?9 J- e
而此刻的陈欢,脱下了充满距离感的职业装,一袭卡其色高领修身针织裙,搭一条B家同色系大格子羊绒披肩,独坐吧台高脚凳上,正端着酒杯若有所思。

& [2 l7 |. \3 A. C7 U
几分温婉,几分含而不露的妩媚,与白天横扫千军万马的姿态判若两人。
' K2 `. K" Y6 y" C
杜平愣了几秒,犹豫了几秒,到底还是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 @5 {+ _. D# l* m' S
陈欢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点了个头,又自作主张的招呼酒保添杯子,亲手倒了半杯酒递到他手上,与他轻轻碰了下杯,仰头一饮而尽。
' o' }* u- Z! }  p
杜平这时候才发现,她神色哀伤,像一个受尽委屈,却倔强如故的少女。

$ _4 v" T" b2 Y
他不便询问,也不知该怎样得体的安慰,陈欢显然也不需要安慰,只管一杯接一杯,他只能紧跟她的节奏,适时给她倒酒,与她碰杯。

" v6 o' s1 I5 [5 [
半瓶酒落肚,陈欢才平静的解释缘由:“让你见笑了,我和男朋友刚刚分手了。”

  ^6 ]+ c$ F3 l. P
然后,几句话概括了一个俗套故事的起末:七年时光,七年之痒,一个极速腾飞,一个原地踏步,一个想要星辰大海,一个只要锅边灶台,终于聚少离多,渐行渐远,挥手告别。
% T& D- [% p- N- C, q+ w
陈欢说完,低头掩饰眼底的泪光,杜平大为触动。
4 ?2 V$ c$ n( R0 F
他没想到,这朵看似百毒不侵的铿锵玫瑰,看似对感情收敛了太多期待,得失无谓,只望征途。坚强背后,亦有寻常女子的失落和向往。

  A2 h" w8 f- C7 Z# ]6 K* }$ ^! A
这令她瞬间充满了烟火味儿,不再高高在上,冷若冰霜,也令他大为改观。
( X. y% S2 D, Z9 I
他慌忙在头脑里组织措辞,想给她灌一碗浓稠的“鸡汤”,以彰显自己的才学和见地,陈欢也正欲语还休的看着他,一丝丝暧昧的情愫在偷偷蔓延。

% T  d- \0 L3 g0 E0 c
可情愫还没来得及发散,他的电话就响了,他讪讪地拿出来一看,是许晴。
2 v8 D: F% e. o* ~# ?+ z5 \
许晴很少在这个点给他打电话,他担心家里有什么急事,一面连声跟陈欢说“失陪”,一面急匆匆走到酒吧外面。
+ D5 g/ j: p3 T  |& l7 V
许晴在电话里跟他商量儿子要不要在幼儿园报绘画班的事,老师要求明天给答复。

' e. A# V' ^. C5 K( m( ^+ q5 w
儿子才3岁,对绘画也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许晴却想让他上,觉得才艺要从小培养,也能让帮着带孩子的外公外婆每天多休息一会儿。
- @. W( n, x% {. Y/ h
杜平随口说了句:“就这点事啊?你看着办吧,上也行不上也行,反正他还小。”
7 E; m- P9 l' O1 L# x
许晴不满:“你干嘛这么敷衍啊?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到底有没有把儿子的事放在心上啊?”
# Q$ ?& x: Q) w0 g
许晴反应如此之大,前所未有,杜平又诧异又恼火,跟她争执起来,两个人都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6 O6 a, M2 d: B: ~3 l! s
喝酒的心情也没了,看他余怒尚存的模样,陈欢善解人意的拎包起身,干脆利落的招呼道:“走吧!”
' I/ y3 S: W! Q( F: s
两家公司都在酒店给谈判代表定了房,两人的房间在同一层,许是之前一直针锋相对的较量和刚刚那场未完成的谈心,让他们的关系突兀扭转。

+ q0 p1 V8 x$ b) `+ y$ l9 t0 x
他们都知道,那种泾渭分明的距离感已经消融,可彼此还未完全适应新的身份,于是一路无言,略显尴尬。

4 I5 U/ r% S: F
陈欢的房间先到,他们礼貌道别,杜平走出几步后,身后却又响起陈欢的声音,他转头一看,陈欢正慵懒的倚在门上朝着他笑,走廊里浅淡的光影衬得她眉秀似山,眼拥星尘。
( O+ B2 V0 M# J$ j) j6 ^
她柔柔的说:“今晚谢谢你陪我。”

0 {2 f% P8 f" T# T0 A' o% x
被中断的暧昧情愫又缠缠绕绕的续上。
- E; T" p* }! \) L: I: U  x7 m( B
他面不改色回应:“客气了。”,随后开门进房。
4 G9 T' ~9 q1 P- c! e9 B7 T8 n" k5 b
其实,心里霎时就像涌进了全世界的昆虫,有无数触角在挠痒,关上门后,他赶紧去洗了个冷水脸来平复。
8 T; K6 ^2 g8 {! Z( r5 R6 n* m, T
他是个有分寸的男人,灯红酒绿见识不少,想被他“潜”的女人也不少,他向来不好这口,从没干过拈花惹草的烂事儿。
9 k8 a6 M2 c! R! G
可此时此刻,他躺在床上,总忍不住把许晴与陈欢拿来比较。

: }$ Y) q  C0 l% ?9 A  t" M
许晴是一眼就能望到头的一条小溪,他连溪边几丛野花,溪底几根水草都了如指掌。
* o+ n; y0 ]( m( V
而陈欢却像一条绵延不绝的长河,长河里承载了许多故事,他有泅渡而去的探究冲动。
2 J& w6 P7 {3 n; [
他想,她是懂他的,他渴望她能给他一个昭然若揭的崭新天地。
: u! {" o) w* H1 d
这冲动和渴望,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摒弃衰老。
* x  n# B# Z0 H* P4 S; A
所谓年轻,绕不过风清月明,绕不过三月桃花人酩酊,回首处,少年最是深情。

* F& H) z* S8 f, g( a, |; d
杜平决定,不管合作能不能谈成,他都要成为陈欢的“蓝颜知己”,干干净净的那种知己。
2 u) \4 R8 k& T; ]1 `! T
能够交心,能够提供精神上的慰籍,能让他暂时忘却和许晴在一起时,无路可逃的琐碎烦扰。

$ a. k3 o3 D0 X% \9 U8 W1 f
ffa890d01c7c02cb133ca7e2d73ce14d.jpg
* ?- q3 _$ c6 ]0 }
. q: ^) g) ~" b# x6 G& w+ K

$ x6 ]' R# l+ q: j- n6 I2 e
% J1 M5 I. j' d) O
杜平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许晴的反常在他心底并未激起任何波澜。

# [2 j0 @4 @+ B7 W) t5 ~5 }& h5 [  s( O
许晴当然也不会告诉他,不久前和林宽的偶遇。
2 z/ ?- [3 ~1 V& {
林宽是她当年没看上的相亲对象,杜平去广州的第三天,开着保时捷来她上班的分行办事。

# G/ K2 d/ ]9 C8 ?$ r8 H' K
说实话,改头换面的林宽让她很讶异,差点没认出来。

. q8 l% o/ F& F7 s) D
彼时的林宽,是初涉商海的创业者,额前挂着油腻的斜刘海,廉价的修身西服配窄腿裤,一副跳社会摇的打扮。
( g/ W, f0 t! B- v7 |: i
许是压力太大,他精神很萎靡,黑眼圈可媲美熊猫,但他明显表现出对她的好感,努力的在发掘话题,但讲的都是些过时的段子,她只能辅以礼貌的干笑。

1 c/ l2 \9 T: C5 O$ w: q% V
他捕捉到她的漠然,瞬间局促起来,第一次会面在无限尴尬的氛围里终结。
6 |! P4 V' [+ p& I! i( `# }8 h: G
但林宽契而不舍的追了她大半年,约过她无数次,都被她找各种理由推掉,介绍人专门来劝,她也坚定口风——性格不合。

$ |4 e- j. o. B1 m0 @" l# N8 N
直到认识了杜平,确定了恋爱关系,林宽那边收到消息,才算偃旗息鼓。
* p6 u- I: ?/ S0 T: i+ B
这个一面之缘的男人,从此淹没在许晴的记忆。

  j# H" Q0 b: @3 E: G* d& N0 k6 \
而今,再度出现的林宽,哪还有一点过去的影子?利落的平头,剪裁合体的休闲款西服套装,手戴Relax,脚踩Bally,身板挺的倍儿直,说话也沉稳自信。
4 L' ~# J5 a9 E3 r+ b) M
他看上去非常惊喜,说了好几句“真巧”,热情的邀请许晴吃饭,像对待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 L$ z) [& U" U; D5 F1 y! a/ I" i2 c0 r
许晴原本是拒绝的,但林宽契而不舍,她也有点好奇他的发迹史,犹豫了一下,便半推半就的答应下来。
6 Y& o6 b% B, j  P/ X0 G) s
一家环境优雅的会员制私房菜馆里,林宽侃侃而谈,将生意场上的勾心斗角讲得一波三折,险象环生,许晴听得津津有味,一顿饭的时间很快滑过。
* t! f3 _" D! f' L
末了,他很有绅士风度的送许晴回家,临分别时不无惆怅地透露出自己还是单身,每晚寂寞难眠,能不能去她家喝杯茶,继续聊聊天。
) B, z0 ~, i0 D+ v
许晴明白他什么意思,没有接茬,岔开了话题。

1 k7 e; P9 ~/ c4 l$ y+ D
世间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婚姻,纵然她对杜平也有不满,却从来没想过在婚外搞事情。

- T/ \" @1 x0 C: q/ _
而林宽,不管不顾的再次发动了攻势,微信嘘寒问暖不断,竟然还自发充当司机,算准了许晴的限号日期,准时管接管送。
" E7 j& T" H# u  J
一个结婚多年,与老公交流早就限于琐事、大事、孩子、床上的女人,实在太容易被这种殷勤打动。
( v& ?3 [. ~( h. r5 Z, w' M
明知对方有备而来,却依然贪恋这久违的,少女时代的待遇。

3 \) w. d9 E& p3 D$ `6 {' K* ^! h
于是,她不再强硬抗拒林宽的接近,也会在微信里适时的撩拔他一下,说点暧昧的话,想象他面红耳赤的样子,是她平淡生活里难得的亮色。

: _+ K  a- t; e' q1 _
她当然不会傻到和林宽上床,这是她的底线。
! \9 `0 y2 Q$ b8 r
得到的就是能握在手中的,是斩钉截铁的捆绑,是利益的共同体。
: F) j; ~! j) Z/ j% H
而那些欲言又止、望而却步、再三思量的偶然,是命中注定的失去。

4 r6 U& m/ ]* b% D; j1 G+ c
可清醒归清醒,心里一旦进驻了另外的男人,对老公自然而然地也少了些包容和耐心。

3 V: d# X; |" s1 [0 p+ d% M( Q) ~
自然而然地,也会忍不住将杜平和林宽相比。
元旦之前,杜平终于回来了。
5 U- }* J$ p' [  e$ x8 u
c57cc81e603ebf1d1351fd77294eb45e.jpg

* I) B2 Y( y8 o3 J4 F& J- u% k" s
合作虽然还没落实,但他和陈欢的关系已突飞猛进,甚至达到了可以在微信里聊性经历的阶段。

9 f6 X6 e2 h" [5 H1 p
他们会在谈判结束时,交换一个只有彼此才懂的眼神;会在深夜偷偷约着出去小酌;他送她一枚香奈儿的胸针,她回赠一个卡地亚的领带夹。
, {) [0 ^* d/ P1 u% b
牵过手,搂过肩,亲吻过额头,少男少女们的恋爱铺垫流程,他们都走了一遍,只差最后一步。
: ]0 g( r: z( Q  v
杜平觉得,他有点失控,他不再满足于将陈欢当作“红颜知己”,他想彻底占有她,宠爱她,独霸她小女人的那部份。
% Z. S! P! C6 q1 R" T  k( {$ F
他也不敢置信,不过短短一个月,陈欢竟有如此大的魔力,像修炼成人的妖精,让他欲罢不能。
# F7 L' i3 R0 p3 ]7 _
他知道这样的自己很自私,很对不起许晴,可他已近不惑,只想再任性一回。
( o4 J) |# ]5 a% G% u; |0 u8 M
人生太长,他害怕空虚,人生太短,他怕来不及。
. U, h, o- w" Z% D, S
他满脑子都是陈欢,回来五天了,对着许晴也丝毫没有欲望,他宁愿想着陈欢的脸,自己动手解决。
0 W/ t1 A$ D  J) K! p* j
他丝毫没发觉,许晴对这事儿也压根不以为意,除了一起陪儿子的时候,她几乎不离开手机。
  Y1 B: X$ @$ |" |; v8 B
到了周末,两人终于心有灵犀的进行了一次礼貌性的夫妻生活。
4 Z# d% A# c3 y6 n5 Q7 T) E
很仓促,很僵硬,很尴尬,没有高潮。

+ [4 h- N- u- c) r. P
a031d4309a708396d4a03922df422320.jpg
8 N7 Z; f, t" j% e/ E: X
许晴终于意识到杜平的变化,却不敢询问,她和林宽虽然清白无虞,终究还是有些心虚。

' d# o& X+ P6 Z/ P: Z1 x
她只是一瞬间想了许多,她想,林宽至今不知道她和杜平“假离婚”的事,如果她不复婚,林宽会不会与她更进一层?会不会嫌弃她离异的身份?会不会将她的儿子视如己出?
# C2 \% ~- _2 {" F3 a9 p& Q; o
杜平当然也察觉了许晴的转变,但他了解许晴的秉性,他知道她不会有实质性的问题。
) a2 K! T0 q5 s4 Q. u9 }
所以,他更加没有质问的底气,他隐隐希望许晴真的爱上了别人,先跟他提出“弄假成真”的要求,这样他就不会太愧疚。
' p/ k6 k! z; B5 c7 s) a# p/ _, |
两人背对背的装睡,心底五味杂陈。

) c! F# o2 e: O: @. x$ D$ k
谁都不曾想过,传说中同床异梦,心怀鬼胎的场景,会在自己身上上演。

3 W- K- n* p6 Z& q4 E

7 }  Z& L- _2 N* S6 Z. z: E! t/ ?& V# c4 m8 `- y4 Q
几天后,陈欢通知杜平,说自己要过来旅游,让杜平做好接待准备,提供一条龙服务。

2 g/ q. \5 |: r5 I
杜平激动得快要飞起,陈欢赤果果的暗示,他怎能不懂?他有种熬出头的成就感,更多是得偿所愿的欣喜。

! M7 M1 U1 [# j
他想着,等和陈欢生米煮成熟饭后,就跟许晴摊牌,她要什么,他都愿意给她,只求好聚好散。
! b! g  A$ k5 x" H2 {# h0 G
可陈欢还没到,一纸公文先下来——那套学区房附近的待建小学要迁址。

0 D$ ]0 ?4 I2 m' o2 v; M: H$ ]5 A
那个地段邻近郊区,配套设施极不完善,如果没有这所知名小学的分校存在,没几人乐意买这边的房子。
: {. ^' e1 b2 Z- h0 i
如今,学校都不在了,那所谓的学区房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4 N( e3 |$ {3 s+ _1 @4 v" C
业主们群情激愤,质疑开发商事先就知道小学迁址的消息,只是故意压着不说,故意抬高房价,纷纷要求退款,还闹到要去上fang。
3 T3 p3 w0 N7 r* J, g  L2 y
杜平只好把陈欢先搁置一边,通知她延后再来,一心和许晴一起解决眼下的事情。
) Z$ h3 s8 Q- h$ d
两个同仇敌忾,和其他业主聚会讨论对策,一起找开发商理论,一同在外奔波跑关系……
) s0 q7 I) k9 b; x! f
有次,去开发商那边讨说法时,保安推搡了杜平一把,杜平脚下趔趄了一下,娇小的许晴见状,冲破重重障碍,直接把那个高大的保安撞得跌坐在地,旁人纷纷称赞许晴“侠女”。
* u0 w& V# T& _" L3 z1 W4 B( E
杜平很感动,他知道,许晴是真的心疼他,不顾一切的要为他讨回面子。
) D5 G4 a6 G! u( ?% E% V* G) ?5 c& G7 K
一来二去的,杜平冷静了不少,杜平恍然发觉,遇到利益问题的时候,能一起面对承担,并肩作战的只有真正的夫妻。
+ A& l) p7 A* U  T6 P
许晴虽柔弱,但这么多年,是她无怨无悔的撑起了他的大后方。

, Y7 N7 S" c: `) P. a/ P5 f3 L
而陈欢,虽比许晴优雅迷人,见多识广,处处比许晴优秀。
4 {1 [: Y/ \! S
可归根结底,她在事业上那股强势的狠劲儿,根源是对自身利益的誓死维护,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她骨子里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0 a: N2 W2 a; [
比如他让她延期再来时,她丝毫没过问他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只是惊呼:“啊,退不了票呢,损失好大!”

+ V2 {+ O/ m! ]8 X9 V( a) }) o6 d0 j
若他遭遇大难,她必定毫不拖泥带水的潇洒离去,而许晴,他相信她会搀扶着自己坚持到最后。

- Q6 b$ J$ T5 Y; W6 l
于是,对陈欢那种急不可耐的躁动,缓缓的也就淡薄了一点。
- ^( J0 ]8 _" B' h. w% U- F
几天后,杜平正在和其他业主开会时,接到老总电话,让他火速赶回公司,他以为又要派他去跟进陈欢那边的项目。
' U8 X, G. {, ^5 ]3 x! [/ P8 J
老总直接把一叠照片甩在桌上,他看到照片上,是陈欢与一个年轻帅哥赤身裸体的在拥吻。

* X+ \( r; f$ z# a3 ^9 ]2 w% y
老总同时告诉他,合作取消。
/ O) M- g2 e) L" \# J. R
不是他谈判不力,而是老总调查到陈欢在那边的商界里,名声太烂。
4 w1 b# y$ y. ]
她的确很有能力,但她也不介意为了促成合作,拿可观的提成,一次次勾引献身,然后用赚来的钱,去包养鲜嫩的大学生。
% K( @- W; l' p9 J- x
老总是个正派人,对陈欢这样的作风很是不屑,连带着对她效力的公司也不屑,加上对方锱铢必较的劲头,想必真合作起来,也后患无穷。
# D7 J& i' z9 ^
杜平一头冷汗,只敢附和老总,不敢多说一个字。
! b& a3 U! Q' v
从老总办公室出来,他狠狠抽了两根烟,掐灭烟头后,倒生出一种绝处逢生的欣慰。
( C6 K* a3 [  M* F
他万分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和她发生什么。

  Q# Y0 C3 C5 J  R% B
现在回想起来,激烈的交锋,酒吧的偶遇,刻意营造的暧昧感,恐怕都是她预先抛出的诱饵,只等着他咬钩。

; i. E" B( P, z+ |0 d) T8 K1 c
毕竟,他在这个项目里,有很大的话语权。
( Q, F! i' N8 F1 t. U% ~
如若不是老总明察秋毫,他只怕一步步进了她的圈套,着了她的道,从此被动的由她摆布。
) T$ J6 K, y% O$ ?8 F! f
思及于此,杜平果断拉黑了陈欢所有联系方式,将她整个人从生活中剥离。
9 _7 y2 w5 R: |' c7 Q: R+ Y/ P
失落当然是有的,这种不伦的诱惑,最残忍的地方就在于——那种怦然心动,那种想要收割对方的强烈欲望,那种迫不及待要包揽未来的期许,从它发生的最初,就已到达巅峰。

+ K/ p5 i. G- O- J# e6 A
可它是不堪一击的,一片落叶,一场秋雨,就能让它分崩离析。
& r/ Q" b; ?8 ]( V+ E0 V  h
许晴那边,也不太平。

" P4 M  \9 Z8 d$ c/ ~8 a
她收到了林宽未婚妻的短信,声称已看过她和林宽所有的微信对话,随后对她极尽羞辱。

/ Q& M; t1 E3 I& i" p" y4 I
她这才发现,林宽的演技现在真的成了精。
( d$ L) F! e7 H* F1 a
用林宽未婚妻的话说,林宽亲口承认,和她聊骚只是想“一雪前耻”,她以前看不起他,他现在就偏偏要玩弄一下她的感情。
- ]+ t8 t  S) d2 b
绝对没有上床,因为他“看见她下垂的胸部就想吐”。

9 d) A( Y0 X# a# i6 \- D2 C
许晴没有伤心,淡定的回了句:“是啊,他说得是事实,的确没几个女人有你那样大的勇气,对着一坨屎也下得了嘴。”
; E+ L7 n% e1 f) o6 ]9 F1 {4 s
到底是拎得清的女人,她什么也没有损失,只感觉像吞了只苍蝇般恶心,迅速拉黑了林宽所有联系方式。

0 W3 c; @) g9 d
她决定,要把这段插曲死死的捂住,带进坟墓里。

' p" g8 H0 Q* J% r" V. _2 k
8339b6cf538aea3498946d5be6be1b1b.jpg

3 L" q3 p4 J$ D. Y1 P; @/ H& z( y7 \9 z/ U0 ^& ~# y
开发商应承诺退还大部份差价后,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 u: V+ b0 K9 T$ m! I2 Q- g. S0 K
杜平和许晴并没去办理复婚手续,他们还筹划着贷款再买一套实打实的学区房。

" S1 {. L" M9 L8 B, ^$ \5 I" m
但感情确实回暖了,床事也频繁起来。
+ W7 E, G+ `$ ~2 [( |# @8 C  C
都带着一种无声的愧疚,于是,一个辛勤卖力,一个婉转逢迎,倒也皆大欢喜。

# I0 J) P0 I# l/ @: y
谁都不会追究对方那片刻的走神,幸福婚姻的核心,无外乎闭上一只眼睛。

( b/ K& U7 Y' ^# q7 U
年轻时,他们也轰轰烈烈的爱过;后来,多年夫妻成至交,他们并非没有真感情。

9 @! t, E8 L8 w
而今,他们都确信,还会继续陪在彼此身边,共同探讨孩子的教育,赡养双方父母;到老了,一起含饴弄孙,手挽手去散步;一个生病时,另一个会守候榻前;一个先走了,另一个会肝肠寸断,哀哀哭泣……

2 ]: g3 v& p- q+ o
即使岁月曾以刻薄与荒芜相欺,生命的繁华与慷慨依然会赐予聪明的人,继续相爱。
- q8 U2 G) h7 Q
这已经足够。

! ?$ C- `, L8 x+ z0 @: b8 ]! z
—END—
3 q- X' [/ Q$ ]& R" s' r

- v* c) Z  }' y$ ?  w1 R6 U/ H: ?# P  S' B% n9 r( v
8 K& D3 @' z6 H' _: \
作者简介:蜜思喵  个人公众号:蜜思喵(Mrs_miao_328) ,喜欢讲故事,也熬毒鸡汤,私下以拯救迷惘少女少妇or汉子为己任,专治爱情婚姻中一切疑难杂症。
这是一个畅所欲言的聚集地
' d, r: j7 s2 z8 q- u7 y/ T

8 @. Z5 o- v8 |  n3 e1 o1 y% \
0 A# e( \% b5 U0 z! E
文能带你谈情说爱   武能教你翻云覆雨
等你来撩

. }# e2 ?; O# F( X
6 s1 O8 Y4 V1 t- X- m) v+ _! |朋友,你是不是忘记点赞了?
5 |% P' Q% g' g' r6 S7 ^  B- r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69985-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