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

北美生活网 首页 互联 专栏 Patty 查看内容

命運

2017-3-12 13:34| 发布者: 小海螺| 查看: 925| 评论: 0|原作者: Patty

摘要: 每逢星期六、日是“跳蚤市場”最熱鬧的日子。五花八門的商品,熙熙攘攘的人群,攤位一個連著一個。雪莉是賣服裝的,她有一張白净的臉,五官長得秀氣,她熱情、大方是個聰明人。四十開外的她,是個離婚的單身母親,帶 ...

    每逢星期六、日是“跳蚤市場”最熱鬧的日子。五花八門的商品,熙熙攘攘的人群,攤位一個連著一個。雪莉是賣服裝的,她有一張白净的臉,五官長得秀氣,她熱情、大方是個聰明人。四十開外的她,是個離婚的單身母親,帶著兩個孩子,從臺灣來美國謀生,經濟負擔很重。孩子都念初中了,家庭開支要靠雪莉一個人去賺,可想而知她的壓力有多大。所以每到這個時候,早晨4點就要起床,將準備好的幾大捆服裝,搬上一部舊卡車,幸好兒子力氣大,出力的活有兒子幫忙。有時候孩子貪睡,就沒有辦法了,衹好她一個人上陣。爲了賺錢養家,總是準時到“跳蚤市場”來賣她的服裝。有時候生意不錯,一個人管攤,既招呼客人又要收錢,還真忙不過來;遇到生意不好,這一天就算白來了。她在這個“跳蚤市場”已經有二、三年,算是老主顧了。

     一個夏天的早晨,天氣酷熱,即使有搖頭風扇對著吹,也無濟於事,做生意真是辛苦。這時有一個五十多歲的華人男子,走近雪莉的攤位,東張張西望望,又不像買衣服的樣子,突然對著雪莉冒出一句:“ 哎,妳這裏生意還好嗎?”原來他是要與雪莉搭訕。雪莉看著這個陌生人,覺得很奇怪,心裏在想:我生意好不好與你有什麽相干?但是出於禮貌,她還是微笑著對他說:“還好吧!”她上下打量這個男人:中等身材,還蠻結實的,一張大衆臉,沒什麽特色,聽他的口音好像是南方人。後來兩個人就如此這般地交談起來,這時正好也沒有什麽生意。他們好像蠻投機的樣子,給炎炎夏日帶來一絲涼意。看上去雪莉挺高興的,有這樣一個男人自己找上門來。

     以後好幾次,這男人常常來光顧“跳蚤市場”,主要是到雪莉的攤位,爲了接近她。這男人叫强生,從大陸南方來,也是做小買賣的,將大陸的商品運到美國來賣。他的目的是要與雪莉合作,但是他美其名曰,説是看到雪莉一個人怪可憐的,他想幫幫雪莉的忙。所以這個男人是蠻有心機的。目前他手上正有大陸出品的各種服裝。

    不出一個月,雪莉就不來“跳蚤市場”了,她和强生真的合作做生意了。他們在市中心租了一個小的門面,準備等生意上了軌道再慢慢發展。强生負責將貨源拿過來,雪莉負責銷售。到了晚上收市以後,兩人就約好在一個餐館共進晚餐,順便將一天的賬結了。反正小店離中國城很近,每天可以挑選不同的餐館。雪莉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 有這樣一個男人可以依靠,又有一份不錯的收入。想想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送到了她手上,連睡夢裏都會笑醒。

     因爲大陸剛剛開始發展,人工和貨源價格都便宜,這樣使美國的生意也好做。不出半年,雪莉已經有些賺頭了。正好有個機會,附近有人租的一個倉庫期滿了,不想續租,雪莉與强生商量,就將這倉庫租下來。這樣,大陸來的貨,全部放在倉庫的樓上,樓下就做門市。因爲業務擴大,還請了一個幫工。生意基本走上了軌道。

     有一天生意異常好,賺了不少錢。晚上雪莉和强生挑選了一家海鮮餐館喫飯,興致特別好,還喝了一些紅酒助興,兩人的臉都有些紅了,結完帳以後,强生開車送雪莉回家。到家時,雪莉邀强生進屋喝杯咖啡,强生欣然同意。這樣,一個單身女人與一個單身男人(他是個有家室的人,衹是家眷不在美國)就發生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他們日復一日,不僅在生意上聯接,連身體也合二爲一了。自從這事發生第一次,以後就越發不可收拾。

     雪莉發現自己懷孕了,怎麽辦?她看上去聰明,遇到感情問題卻變得優柔寡斷。這時候生意蒸蒸日上,收入不錯,她也喜歡强生。她想:如果通過這次懷孕能夠拉住强生,也許是一次機會。所以她先沒有聲張,等到肚子一天天大起來,隱藏不住的時候,才對强生攤牌。一次,强生照例來到雪莉家。“我懷孕了!”雪莉一面撒嬌似地說,一面將强生的手拉到自己的肚子上。强生前一段時間正好去大陸聯係生意,想不到回來就碰到這種事,心裏很不爽,他輕描淡寫地說:“去打掉吧!”“那怎麽可能? 已經要四個月了,我可要把他生下來!”那天兩個人大吵了一場。雪莉錯誤估計了這個男人,他老奸巨猾,不僅在生意上還是在肉體上,完全是在利用雪莉。他雖然造成了此後果,但是他是絕不會與原配離婚的。雪莉雖然知道他是這樣一個人,但是還是不能擺脫他。自己種下的苦果衹有自己喫了,他們在一條船上,誰也逃不脫。

      孩子生下來了,是個女孩。雪莉要做生意,衹得請人到家中照顧小孩。幸好生意不錯,收入穩定,這點開銷可以擺平。她與强生還是保持這種關係,大家互相需要。强生除了不肯離婚以外,對自己的孩子還是拿出一些錢來補貼,似乎是彌補一些什麽。

    美國是個自由世界,像這樣的事情發生,衹要互相不提告,就相安無事。再說人家男人又沒有與妳結婚,談不到重婚罪。妳要將小孩生下來,這是妳自己活該,怪不得任何人。所以雪莉也想開了,加上錢賺得不少,照顧家庭開支綽綽有餘,她還蠻開心的樣子。其實人都有雙重性格,不可能全是優點,也不會全是缺點。雪莉雖然在這件事情上處理不好,但是她這個人熱心腸,待人一點不小氣。家裏常常開派對,請那些剛剛移民來美國的朋友喫飯。喫完飯,還請她們將那些餘下的食物大包小包帶走。她還喜歡幫助那些生活更差的人。雖然那時候她還是租的房子,卻常常給暫時住房沒着落的朋友,在她家裏住。這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

      轉眼十年過去了,靠著她和强生的生意,也積纍了一些錢。在房地產低迷時期,趁著房價便宜,她也買了一個獨立屋,有四個房間。她原來兩個大孩子也搬回來與媽媽同住,與强生生的孩子也有十多嵗了,雪莉的日子過得還不錯。她喜歡幫助人,所以朋友也多。

     不知什麽時候,傳銷的風刮到雪莉那裏。她被洗腦以後,堅定地相信,傳銷可以幫助她下半輩子退休有保障。以致她全身心地投入,相反對服裝生意卻疏於管理。在外人看來,這簡直是本末倒置。在做傳銷的過程中,她慷慨地幫助下綫,並將自己的家開放,讓這些會員定期到她家中開會,還準備很多喫的、喝的。可以想象做她的下綫還是很幸運的。

    做傳銷最主要是動員人來參加,這不是件容易的事。雪莉那時候廣交朋友,衹要願意來聽講座,不管什麽人都熱情邀請,不會開車的,她會親自去接,有的還要請客喫飯。這裏面三教九流魚龍混雜。其中有一位做房地產經紀人的,也許她並不是一定要做傳銷,她也想通過這個團體來尋找做生意的機會。她一眼就看中了雪莉,知道她做生意,出手又大方,想必一定有些錢,想要讓她上鈎。於是趁有一天她早一點到,就向雪莉推銷房子。她將幾棟郊外的豪宅吹得天花亂墜。雪莉耳朵軟,完全失去了警覺,據然答應要與她約好時間去看看。有一個星期天,她們就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到那裏看房子。豪宅果然不錯,雪莉很滿意,但是一下子拿不出那麽多錢,經紀人說,可以幫雪莉做“零頭款”貸款,雪莉馬上就心動了,一下子買了兩棟。經紀人太高興了,這麽容易就做成了兩筆生意。她滿心喜悅的對雪莉說:“我請妳喫飯!”

       豪宅夢沒做了幾年,房地產又開始大跌。買房子如果不是自己住,想要做房地產投資,那麽除了Location 還是Location。這樣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連雪莉和她的子女都不願意去住,要將房子租出去談何容易,就是豪宅,也不會有人光顧。這樣偌大的房子空關著,房貸需要還,再大的老闆也要坐喫山空,更何況這樣一個小業主。錢天天就像流水一樣出去,加上她的服裝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因爲她的心思在傳銷上,沒有全力去關注服裝,等於兩頭落空。房價還在跌,爲了不至於全軍覆沒,她決定將現在住的房子和兩棟豪宅都賣掉,去償還銀行的貸款,使得她連最後落脚的地方都沒有了。爲了補這個黑洞,甚至還賣掉了她的服裝生意。僅管這樣還是沒有辦法還清銀行和欠朋友的債務。她好像坐著雲霄飛車,從天上滑到了地獄。

      折騰了二十年,落到了如此下場,沒有地方住,衹能去Live in,幫人家照看一下老人或小孩,開始了苦難的生涯。幸好她的身體還健康,可以讓她頂住這樣大的變化,“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一個人難道一定要自己去經歷痛苦,才會吸取教訓嗎?這個代價也未必太大了吧!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上一篇:献给大地的情意下一篇:含包怒放

最新评论

 作为游客发表评论,请输入您的昵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