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

首页
北美生活网 首页 互联 专栏 查看内容

美文美声:大甜甜《明月来相照》朗诵 乔峰

2018-1-14 01:31| 发布者: 吹胡子邓眼| 查看: 160| 评论: 0|原作者: 吹胡子邓眼

摘要: 多彩美文专业诵读 精良制作精彩呈现◆ ◆ ◆﹣《明月来相照》作者:大甜甜春节刚过,小徐从加拿大打来电话, ...
多彩美文  专业诵读
精良制作  精彩呈现


◆ ◆
﹣点击下方音频收听节目﹣


《明月来相照》
作者:大甜甜

春节刚过,小徐从加拿大打来电话,寒暄后,托我在天津寻找一位治疗小儿斜颈的医生。小徐是我的中学同学,早年出国留洋,奋斗成著名画家。称小徐是因为上学时他年龄最小,虽说现在都已年届花甲,可“小”字仍然如影随形。事无百顺,他用沙哑的声音沮丧地说:刚出生的小孙子脖子不能直立,当爷爷的短暂快乐后,就是全家人的令人疲惫的异国他乡的寻医问药。可是治疗半年多,效果甚微,全家人处于极度的焦虑中。在一次画展上,小徐偶遇一个天津老乡,告诉他,中医对此症有独门绝技,特别是天津,有位韩大夫更擅此道。全家人如获至宝,马上给我打来电话。


放下电话,我打开百度,输入“治疗小儿斜颈中医韩大夫”。几封感谢信在屏幕上展开,其中一封写道:


儿子的出世,使我欣喜万分,初为人父的喜悦萦绕着我。我盼着他出院,盼着他长大,也畅想着他的未来。但一个意外打破了一切。孩子刚满20天,有次老婆给他洗脸,惊讶发现儿子脖子上鼓出一块东西。


辗转求医,都没有什么效果,我们心急如焚。夜里他妈妈哭了好几次。



工作中的韩大夫


老婆在网上查到了一附属韩世春主任的电话。我马上放下手头工作打电话过去,韩主任问多大了?我说26天,他说抱过来看看吧,我已经退休了,在华西中医门诊。我们寻着地址找过去,进门第一眼就傻了,那么多小孩儿。韩主任看了看我们的孩子说,估计得4到6个月,你们这个疙瘩大。于是我们便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之路,每天早上8点出发,一直等到十二点。韩主任按摩的手法跟之前的医生有很大区别,并不是直接刺激患处,而是从手上、前胸、后背等几个穴位入手或轻点或长按,以促进肿状物的吸收。韩主任是个很幽默的老头,他自己说二十岁就开始从事这个行业,手下按了上万个小孩儿了。


一个月后我终于发现儿子的疙瘩小了,也软了。两个月后更小了,已经摸不到了,我兴奋极了。三个多月过去了,我们再做B超,儿子已经全好了,我们太高兴了!来这里主要是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谢,我不知道如果没有遇到这样一位好大夫,会是怎样的后果,这是我们全家的幸运。在此感谢韩世春大夫!


感谢信里“韩世春”三个字在字里行间跳动。啊,会不会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我又输入“韩世春”。一张熟悉的面孔赫然屏幕:


果然是邻居韩大哥!



韩大夫


世界真的很小。我马上给韩大夫打电话,自报家门后,韩大夫用浓重的家乡口音连续说了三个“没问题”。


我把喜讯告诉了大洋彼岸的小徐,让他们把孩子的视频和前期的治疗资料发来。


30多年前,我家住的小院里搬来了新邻居。一家三口,据说男的是大夫,女主人是幼儿教师,还有一个三岁多的女儿。有一次我去打水,大夫也提着壶站在边上,我一抬头,吓了我一跳,大夫满脑袋扎着针灸,像一个大刺猬。光顾看“刺猬”了,水漫出来洒了一地。


这次的相遇,使我确信他是大夫,而且是中医大夫。因为是近邻,有时叫他大夫,有时也喊大哥。那时的韩大哥,快一米八的身高,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满头黑发,眉毛浓浓,一脸正气,说起话来,声若铜钟,底气十足。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只有脸上那副厚厚的眼镜,表明他对传统中医学的刻苦、执著与坚守。



韩大夫和孩子们在一起

自从大夫搬来,总有家长抱着小孩问韩大夫住哪个门。有时赶上韩大夫家没人,我们也免不了帮忙转收个礼物、传个口信。


寒来暑往,我们在一起住了20多年。后来拆迁,邻居们也都各奔东西了。


我把网上的资料传给小徐,又把他孙子的视频和资料传给韩大夫。大夫爽快地答应收治。小徐一家闻讯象找到救星,马上准备启程回国,回到久别的家乡,给自己的孙子治病。



韩大夫和孩子们


那天晚上,我们敲开了韩大夫家的大门。韩嫂热情地连说请进。韩大夫也从里屋出来,微笑着看着我们。小徐忙说:“换一下鞋吧,这么干净的地。”小徐的妻子抱着孙子站在门外。韩大夫忙说:“不用,不用。别客气。”他指着我说:“我们是发小。快让孩子进来!”


韩大夫仔细端详着小孩,和蔼地问:“叫什么名字?”


孩子奶奶说:“大宝。来,让韩爷爷看看。”


当年的韩大哥,今天确实已经变成“韩爷爷”了。那时的一头黑发已经花白,浓浓的眉毛里有几棵银丝闪动,眼镜好像不如当年那么厚了,眼睛反而显得炯炯有神。


韩爷爷说:“有希望,但,怎么也得三个月。你们还得坚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不行。”


小徐坚定地说:“您有信心,我们更有信心。我们了解您。我们租的房子离您这很近的。“


韩爷爷说:“我已经退了,现在叫渔舟唱晚了。”话语中充满幽默,也流出一抹沧桑。“你们就晚上来吧,清静。今天就算第一次。”


“太好了。”大宝的奶奶感激地说。“治好,没有问题吧?”


韩大夫一边按摩一边坚定地说:“外人,不敢打保票。自己人,实话实说,三个月左右应该没问题。越早治越好,别耽误。”


我插话说:“韩大夫在中医院干了40多年,治愈的婴孩上万例了。大宝不算太重的。”



从医四十年

韩大夫边按摩边说:“最小的十天。”


“啊”我惊讶地几乎要喊出来:“大哥,你太伟大了。这么小的小孩儿,软软的谁敢下手?”


大夫的脸上浮起一丝不易觉察的自豪和满足的红晕。


韩嫂给我们拿出一本相册。厚重的相册里珍藏最多的就是“韩爷爷”和治愈的孩子与其家长的合影。尤其是封面的一张合影满满的视觉冲击力:家长们抱着自己的孩子,簇拥着“韩爷爷”。韩爷爷坐在中间特像一尊救苦救难的菩萨。抱着孩子的有爸爸妈妈也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


是啊,一个畸形婴孩的诞生,牵动的是整整一个大家庭的苦辣辛酸。孩子的痛苦无时不刻地刺痛着父母的心、爷爷奶奶的心、姥姥姥爷的心。寻医问药的跋涉与疲惫,希望与失望的双重折磨,不可言表与不可名状的压抑与无奈。这其实就是一个大家庭的灾难。而对于孩子,以这种畸形所面对的人生的痛苦是确切的和令人肝肠寸断的。能够治愈一个孩子,其实就是在拯救一个家庭,拯救一个人的命运。使其未来走上人生的康庄大道,过上正常人的幸福生活。这或许是人间最伟大的事业,而从事这个伟大事业的人就坐在我们的面前,他是那么平凡而又那么普通,以至于混迹人群,你都不易发现他的崇高与伟大。


韩大夫家的客厅很整洁,墙上挂着一幅“梅兰竹菊”,朴素而典雅。


韩大夫好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坐在椅子上,微微探身,一边按摩,一边微闭着双眼。他好像要把全身的正能量通过这一按一摩,一推一拿,一揉一捏,输送给手下的这个稚嫩的小生命中,让它恢复生命应有的完美的姿态,让它以这完美的姿态迎接完美的未来的生活。40年啊,何等枯燥而又何等伟大的事业啊。正是无数的像韩大夫这样的医生坚守对生命的尊重和信仰,救苦救难,普度众生。同时,也使伟大深奥的祖国医学薪火相传,代代不衰。



韩大夫和他的外国学生

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奇迹真的出现了,大宝的脖子终于挺直了。这让海外寻医的一家人感激万分。


告别那天,小徐特意画了一张油画明月图送给韩大夫。韩大夫直率地说:“我就喜欢中国字画。西洋画不是太懂。”


我说:“大哥,中西结合嘛,小徐可是著名画家。您知道这首诗吧: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说您是太阳不合适,您就是明月,给人间无数家庭带来美好和安宁。”


  韩大夫不好意思地说:“过奖啦。就是熟练工,熟练工。”


大家围拢过来欣赏小徐的画作,大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小手不住地往前抓着,只见画卷上蓝天深邃,夜色朦胧,一轮明月,冉冉升起,照耀四维,照耀众生。






◆ ◆ ◆
作  者

大  甜  甜

薇伙伴,文学艺术与朗诵艺术爱好者。




朗 诵 者
0?wx_fmt=gif.jpg
乔  峰
天津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主持人

音 乐 合 成

危  羚

高级编辑,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百优理论人才”获得者,中宣部、教育部“千人计划”入选专家。曾受邀在多所高校讲授广播课程多年,出版多本专著、广播专业教材。



0?wx_fmt=png.jpg

【近期回放】


薇电台特辑
梦薇《繁花—写在美文美声500期》朗诵 林平

深情岁月:杨俊文《那些个黄昏与黎明》朗诵 林平深情岁月:《最后一拨知青的乡村生活》(作者/朗诵 大甜甜)

美文美声  声音盛宴
[ 微信号:meiwenmeisheng ]
640?wx_fmt=jpeg.jpg
  长按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
出品人/ 张东光  张梦薇
节目监制 / 危羚
责任编辑 / 杨娟
投稿邮箱:wdtmwms@qq.com
(薇电台美文美声首字母)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最新评论

 作为游客发表评论,请输入您的昵称

寻好东西

下水道漏水的烦恼

下水道漏水的烦恼

厨房水槽下漏水了,就在下图红框处。我拉了下红框下方的水管,就把水

晚词 (三十二)

晚词 (三十二)

晚词 (三十二)在镜子中我播种自己以瞬间的全神贯注我的孩儿你们长

返回顶部